© Harrison Huang
updated: 10/12/18

緇衣
將仲子
叔于田
大叔于田
清人
羔裘
遵大路
女曰雞鳴
有女同車
山有扶蘇
蘀兮
狡童
褰裳

東門之墠
風雨
子衿
揚之水
出其東門
野有蔓草
溱洧

〈國風・鄭風〉

季札觀樂】使工為之歌鄭,曰「美哉。其細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

【論語】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衛靈公)子曰「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陽貨)

【漢書・地理志】鄭國,今河南之新鄭,本高辛氏火正祝融之虛也。及成皋、滎陽,潁川之崇高、陽城,皆鄭分也。本周宣王弟友為周司徒,食采於宗周畿內,是為鄭。鄭桓公問於史伯曰「王室多故,何所可以逃死。」史伯曰「四方之國,非王母弟甥舅則夷狄,不可入也,其濟、洛、河、潁之間乎。子男之國,虢、會為大,恃勢與險,崇侈貪冒,君若寄帑與賄,周亂而敝,必將背君;君以成周之衆,奉辭伐罪,亡不克矣。」公曰「南方不可乎。」對曰「夫楚,重黎之後也,黎為高辛氏火正,昭顯天地,以生柔嘉之材。姜、嬴、荊、羋,實與諸姬代相干也。姜,伯夷之後也;嬴,伯益之後也。伯夷能禮於神以佐堯,伯益能儀百物以佐舜,其後皆不失祠,而未有興者,周衰將起,不可偪也。」桓公從其言,乃東寄帑與賄,虢、會受之。後三年,幽王敗,桓公死,其子武公與平王東遷,卒定虢、會之地,右雒左泲,食溱、洧焉。 土陿而險,山居谷汲,男女亟聚會,故其俗淫。鄭詩曰「出其東門,有女如雲。(93)」又曰「溱與洧方灌灌兮,士與女方秉菅兮。(95)」「恂盱且樂,惟士與女,伊其相謔。(95)」此其風也。吳札聞鄭之歌,曰「美哉。其細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自武公後二十三世,為韓所滅。

【鄭譜】初,宣王封母弟友於宗周畿内咸林之地,是為鄭桓公,今京兆鄭縣是其都也。又云為幽王大司徒,甚得周眾與東土之人,問於史伯曰「王室多故,余懼及焉,其何所可以逃死。」史伯曰「其濟、洛、河、潁之間乎。是其子、男之國,虢、鄶為大。虢叔恃勢,鄶仲恃險,皆有驕侈怠慢之心,加之以貪冒,君若以周難之故,寄帑與賄,不敢不許,是驕而貪,必將背君。君以成周之眾,奉辭罸罪,無不克矣。若克二邑,鄢、蔽、補、丹、依、疇、歷、華,君之土也。修典刑以守之,惟是可以少固。」桓公從之,言「然。」之後三年,幽王為犬戎所殺,桓公死之,其子武公與晉文侯定平王於東都王城。卒取史伯所云「十邑之地,若洛左濟,前華後河,食溱、洧焉。」今河南新鄭是也。武公又作卿士,國人宜之,鄭之變風又作。

陸曰:鄭者,國名,周宣王母弟桓公友所封也。其地,詩譜云「宗周圻內咸林之地,今京兆鄭縣是其都也。」漢書·地理志云「京兆鄭縣,周宣王弟鄭桓公邑」,是也。至桓公之子武公滑突,隨平王東遷,遂滅虢、鄶而居之,即史伯所云「十邑之地,右洛左濟,前華後河,食溱、洧焉」。今河南新鄭是也,在滎陽宛陵縣西南。

【詩集傳】鄭鄭,邑名。本在西都畿内咸林之地。宣王以封其弟友為采地。後為幽王司徒,而死犬戎之難。是為桓公。其子武公掘突,定平王於東都。亦為司徒,又得虢、檜之地。乃徙其封,而施舊號於新邑,是為新鄭。咸林,在今華州鄭縣,新鄭,即今之鄭州是也。其封域山川,詳見檜風。

◎鄭衛之樂,皆為淫聲。然以詩考之,衛詩三十有九,而淫奔之詩,才四之一。鄭詩二十有一,而淫奔之詩,已不翅七之五。衛猶為男悅女之詞,而鄭皆為女惑男之語,衛人猶多刺譏懲創之意,而鄭人幾於蕩然,無復羞愧悔悟之萌。是則鄭聲之淫,有甚於衛矣。故夫子論為邦,獨以鄭聲為戒,而不及衛,蓋舉重而言。固自有次第也。詩可以觀,豈不信哉。(論語15/11: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

【朱子語類】鄭衛皆淫奔之詩,風雨狡童皆是。又豈是思君子,刺忽。忽愚,何以為狡。(振)

075〈鄭風・緇衣〉

緇衣,美武公也。
父子並為周司徒,善於其職,國人宜之,故美其德,以明有國善善之功焉。箋父,謂武公父,桓公也。司徒之職掌十二教,善善者,治之有功也。鄭國之人皆謂桓公、武公居司徒之官,正得其宜。
此未有據。今姑從之。

緇衣之宜兮。敝予又改為兮。ngiai, hiuai 歌
適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kuan, tsan 元

緇,黑色,卿士聽朝之正服也。改,更也。有德君子,宜世居卿士之位焉。箋云緇衣者,居私朝之服也。天子之朝服,皮弁服也。○敝,本又作弊。
適,之。館,舍。粲,餐也。諸侯入為天子卿士,受采祿。箋云卿士所之之館,在天子宮,如今之諸廬也。自館還在埰地之都,我則設餐以授之。愛之,欲飲食之。○粲,飧也。飧,蘇尊反。

賦也。緇,黑色。緇衣,卿大夫居私朝之服也。宜,稱。改,更。適,之。館,舍。粲,餐。或曰,粲,粟之精鑿者◯舊說鄭桓公武公相繼為周司徒,善於其職。周人愛之,故作是詩。言子之服緇衣也,甚宜。敝則我將為子更為之。且將適子之館,既還而又授子以粲。言好之無已也。

緇衣之好兮。敝予又改造兮。xu, dzu 魚
適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kuan, tsan 元

好,猶宜也。箋云造,為也。

賦也。好,猶宜也。

緇衣之蓆兮。敝予又改作兮。zyak, tzak 鐸
適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kuan, tsan 元

蓆,大也。箋云作,為也。

賦也。蓆,大也。程子曰,蓆,有安舒之義。服稱其德,則安舒也。

◎記曰,好賢如緇衣。又曰,於緇衣,見好賢之至。

076〈鄭風・將仲子〉

將仲子,刺莊公也。
不勝其母,以害其弟。弟叔失道而公弗制,祭仲諫而公弗聽,小不忍以致大亂焉。箋莊公之母,謂武姜。生莊公及弟叔段,段好勇而無禮。公不早為之所,而使驕慢。
事見春秋傳。然莆田鄭氏謂此實淫奔之詩,無與於莊公叔段之事。序蓋失之,而說者又從而巧為之說以實其事,誤亦甚矣,今從其說。

將仲子兮。無踰我里。無折我樹杞。tziə, liə, khiə
豈敢愛之。畏我父母。mə 之
仲可懷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hoəi, iuəi 微

將,請也。仲子,祭仲也。踰,越。裡,居也。二十五家為裡。杞,木名也。折,言傷害也。箋云祭仲驟諫,莊公不能用其言,故言請,固距之。「無踰我裡」,喻言無干我親戚也。「無折我樹杞」,喻言無傷害我兄弟也。仲初諫曰「君將與之,臣請事之。君若不與,臣請除之。」○杞音起。驟,服虔曰「數也。」「君若與之」,一本「若」作「將」。
箋云段將為害,我豈敢愛之而不誅與。以父母之故,故不為也。
箋云懷私曰懷。言仲子之言可私懷也。我迫於父母,有言不得從也。

賦也。將,請也。仲子,男子之字也。我,女子自我也。里,二十五家所居也。杞,柳屬也。生水傍,樹如柳,葉麄而白,色理微赤。蓋里之地域溝樹也◯莆田鄭氏曰,此淫奔者之辭。

將仲子兮。無踰我墻。無折我樹桑。dziang, sang
豈敢愛之。畏我諸兄。xyuang 陽
仲可懷也。諸兄之言。亦可畏也。hoəi, iuəi 微

牆,垣也。桑,木之眾也。
諸兄,公族。

賦也。牆,垣也。古者樹牆下以桑。

將仲子兮。無踰我園。無折我樹檀。hiuan, dan
豈敢愛之。畏人之多言。ngian 元
仲可懷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hoəi, iuəi 微

園所以樹木也。檀,強韌之木。

賦也。園者,圃之藩,其内可種木也。檀,皮青滑澤,材彊韌可為車。

077〈鄭風・叔于田〉

叔于田,刺莊公也。
叔處于京,繕甲治兵,以出于田,國人說而歸之。箋繕之言善也。甲,鎧也。
國人之心貳于叔而歌其田狩適野之事初非以刺莊公亦非說其出于田而後歸之也或曰段以國君貴弟受封大邑有人民兵甲之眾不得出居閭巷下雜民伍此詩恐亦民間男女相說之詞耳

叔于田。巷無居人。dyen, njien
豈無居人。njien
不如叔也。洵美且仁。njien 真

叔,大叔段也。田,取禽也。巷,裡塗也。箋云:叔往田,國人注心于叔,似如無人處。
箋云:洵,信也。言叔信美好而又仁。

賦也。叔,莊公弟共叔段也。事見春秋。田,取禽也。巷,里塗也。洵,信。美,好也。仁,愛人也◯段不義而得眾。國人愛之。故作此詩。言叔出而田,則所居之巷,若無居人矣。非實無居人也。雖有而不如叔之美且仁。是以若無人耳。或疑,此亦民閒男女相悅之詞也。

叔于狩。巷無飲酒。sjiu, tziu
豈無飲酒。tziu
不如叔也。洵美且好。xu 幽

冬獵曰狩。箋云:飲酒,謂燕飲也。

賦也。冬獵曰狩。

叔適野。巷無服馬。jya, mea
豈無服馬。mea
不如叔也。洵美且武。miua 魚

箋云:適,之也。郊外曰野。服馬,猶乘馬也。
箋云:武,有武節。

賦也。適,之也。郊外曰野。服,乘也。

論曰叔于田之義至簡而明毛鄭於飲酒服馬無所解說而謂巷無居人者國人注心於叔似如無人處不惟其說迂踈且與下二章飲酒服馬文義不類以此知非詩人本意也雖為小失不可不正

本義曰詩人言大叔得眾國人愛之以謂叔出于田則所居之巷若無人矣非實無人雖有而不如叔之美且仁也其二章又言叔出則巷無可共飲酒之人矣雖有而不如叔之美且好也其三章又言叔出則巷無能服馬之人矣雖有而不如叔之美且武也皆愛之之辭

078〈鄭風・大叔于田〉

大叔于田,刺莊公也。
叔多才而好勇,不義而得眾也。
此詩與上篇意同非刺莊公也下兩句得之

叔于田。乘乘馬。mea
執轡如組。兩驂如舞。tza, miua
叔在藪。火烈具舉。kia
襢裼暴虎。獻于公所。xa, shia
將叔無狃。戒其傷女。njia 魚

叔之從公田也。
驂之與服,和諧中節。箋云:如組者,如織組之為也。在旁曰驂。 ○組音祖。中,竹仲反。
藪,澤,禽之府也。烈,列。具俱也。箋云:列人持火俱舉,言眾同心。 ○藪,素口反,韓詩云:禽獸居之曰藪。
襢裼,肉袒也。暴虎,空手以搏之。箋云:「獻於公所」,進於君也。○襢,本又作袒,音但。裼,素曆反。搏音博。
狃,習也。箋云:狃,複也。請叔無複者,愛也。 ○將,七羊反,請也。毋音無,本亦作「無」。狃,女九反。複,符又反,下同。

賦也。叔,亦段也。車衡外兩馬曰驂。如舞,謂諧和中節。皆言御之善也。藪,澤也。火,焚而射也。烈,熾盛貌。具,倶也。襢裼,肉袒也。暴,空手搏獸也。公,莊公也。狃,習也。國人戒之曰,請叔無習此事。恐其或傷汝也。蓋叔多材好勇,而鄭人愛之如此。

叔于田。乘乘黃。huang
兩服上襄。兩驂鴈行。siang, hang
叔在藪。火烈具揚。jiang 陽
叔善射忌。又良御忌。djyak, ngiak 鐸
抑磬控忌。抑縱送忌。khong, song 東

四馬皆黃。
箋云:兩服,中央夾轅者。襄,駕也。上駕者,言為眾馬之最良也。雁行者,言與中服相次序。 ○上襄,並如字。行,戶郎反。夾,古洽反。
揚揚光也。
忌,辭也。箋云:良亦善也。忌,讀如「彼已之子」之已。 ○忌,注作己,同,音記。下皆同。
騁馬曰磬。止馬曰控。發矢曰縱。從禽曰送。 ○磬,苦定反。控,口貢反。騁,敕領反。

賦也。乘黃,四馬皆黃也。衡下夾轅。兩馬,曰服。襄,駕也。馬之上者,為上駕。猶言上駟也。 鴈行者,驂少次服後。如鴈行也。揚,起也。忌、抑,皆語助辭。騁馬曰磬,止馬曰控。舍拔曰縱,覆彇曰送。

叔于田。乘乘鴇。pu
兩服齊首。兩驂如手。sjiu, sjiu
叔在藪。火烈具阜。biu 幽
叔馬慢忌。叔發罕忌。mean, xan 元
抑釋掤忌。抑鬯弓忌。piəng, kiuəng 蒸

驪白雜毛曰鴇。 ○鴇音保,依字作駂。驪,力馳反。
馬首齊也。進止如禦者之手。箋云:如人左右手之相佐助也。
阜,盛也。
慢,遲。罕,希也。箋云:田事且畢,則其馬行遲,發矢希。
掤,所以覆矢。鬯弓,弢弓。箋云:射者蓋矢弢弓,言田事畢。 ○掤音冰,所以覆矢也。馬云:櫝丸蓋也。杜預云:櫝丸,箭筩也。鬯,敕亮反。弢,吐刀反。

賦也。驪白雜毛,曰鴇。今所謂烏驄。齊首,如手,兩服並首在前,而兩驂在旁,稍次其後。如人之兩手也。阜,盛。慢,遲也。發,發矢也。罕,希。釋,解也。掤,矢筩蓋。春秋傳作氷。鬯,弓嚢也。與韔同。言其田事將畢,而從容整暇如此。亦喜其無傷之詞也。

◎陸氏曰,首章作大叔于田者誤。蘇氏曰,二詩皆曰叔于田。故加大以別之。不知者乃以段有大叔之號,而讀曰泰,又加大于首章。失之矣。

079〈鄭風・清人〉

清人,刺文公也。
高克好利而不顧其君,文公惡而欲遠之不能。使高克將兵而禦狄于竟,陳其師旅,翱翔河上。久而不召,眾散而歸,高克奔陳。公子素惡高克進之不以禮,文公退之不以道,危國亡師之本,故作是詩也。箋好利不顧其君,注心於利也。禦狄于竟,時狄侵衛。 ○克,一本作尅。遠,于萬反。將,子亮反。翱,五羔反。
按此序蓋本春秋傳而以他說廣之未詳所据孔氏正義又据序文而以是詩為公子素之作然則進之當作之進今文誤也

清人在彭。駟介旁旁。beang, peang
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翔。yang, ziang 陽

清,邑也。彭,衛之河上,鄭之郊也。介,甲也。箋云:清者,高克所帥眾之邑也。駟,四馬也。 ○旁,補彭反,王云彊也。駟,四馬也,一本「駟介,四馬也」。
重英,矛有英飾也。箋云:二矛,酋矛、夷矛也,各有畫飾。 ○矛,莫侯反,方言云:矛,吳揚江淮南楚五湖之間謂之鉇鉇音蛇。或謂之鋋鋋音蟬。或謂之鏦鏦音錯江反。其柄謂之矜。重,直龍反,注下同。酋,在由反。

賦也。淸,邑名。淸人,淸邑之人也。彭,河上地名。駟介,四馬而被甲也。旁旁,馳驅不息之貌。二矛,酋矛、夷矛也。英,以朱羽為矛飾也。酋矛,長二丈,夷矛,長二丈四尺。並建於車上,則其英重疊而見。翺翔,遊戲之貌◯鄭文公惡高克,使將淸邑之兵,禦狄于河上。久而不召,師散而歸。鄭人為之賦此詩。言其師出之久,無事而不得歸。但相與遊戲如此。其勢必至於潰散而後已爾。

清人在消。駟介麃麃。siô, piô
二矛重喬。河上乎逍遙。giô, jiô 宵

消,河上地也。麃麃,武貌。 ○麃,表驕反。
重喬,累荷也。箋云:喬,矛矜近上及室題,所以縣毛羽。 ○喬,毛音橋,鄭居橋反,雉名,韓詩作鷮。逍,本又作消。遙,本又作搖。荷,舊音何,謂刻矛頭為荷葉相重累也;沈胡可反,謂兩矛之飾相負荷也。近,附近之近。題,頭也。室,劍削名也,方言云:劍削,自河而北,燕、趙之間謂之室。此言室,謂矛頭受刃處也。削音笑。縣音玄。

賦也。消,亦河上地名。麃麃,武貌。矛之上句曰喬。所以懸英也。英弊而盡。所存者喬而已。

清人在軸。駟介陶陶。diuk, du
左旋右抽。中軍作好。thiu, xu 覺幽通韻

軸,河上地也。陶陶,驅馳之貌。 ○軸音逐,地名。陶,徒報反。
左旋講兵,右抽抽矢以射,居軍中為容好。箋云:左,左人,謂禦者。右,車右也。中軍,為將也。高克之為將,久不得歸日,使其禦者習旋車,車右抽刃,自居中央,為軍之容好而已。兵車之法,將居鼓下,故禦者在左。 ○抽,敕由反,說文作陷,他牢反,云:抽刃以習擊刺也。好,呼報反,注同。將,子亮反,下同。

賦也。軸,亦河上地名。陶陶,樂而自適之貌。左,謂御在將軍之左。執轡而御馬者也。旋,還車也。右,謂勇力之士在將車之右。執兵以擊刺者也。抽,拔刃也。中軍,謂將在鼓下居車之中。即高克也。好,謂容好也◯東萊呂氏曰,言師久而不歸,無所聊賴,姑遊戲以自樂。必潰之勢也。不言已潰而言將潰,其詞深,其情危矣。

◎事見春秋◯胡氏曰,人君擅一國名寵,生殺予奪,惟我所制耳。使高克不臣之罪已著,按而誅之可也。情狀未明,黜而退之可也。愛惜其才,以禮馭之,亦可也。烏可假以兵權,委諸竟上,坐視其離散,而莫之卹乎。春秋書曰,鄭棄其師。其責之深矣。

080〈鄭風・羔裘〉

羔裘,刺朝也。
言古之君子,以風其朝焉。箋言,猶道也。鄭自莊公,而賢者陵遲,朝無忠正之臣,故刺之。 ○裘,字或作求。朝,直遙反,下及注同。風,福鳳反。
序以變風不應有美故以此為言古以刺今之詩今詳詩意恐未必然且當時鄭之大夫如子皮子産之徒豈無可以當此詩者但今不可考耳

羔裘如濡。洵直且侯。njio, ho
彼其之子。舍命不渝。jio 侯

如濡,潤澤也。洵,均。侯,君也。箋云:緇衣、羔裘,諸侯之朝服也。言古朝廷之臣,皆忠直且君也。君者,言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 ○濡音儒。洵,徐音荀,又音旬。侯,韓詩云:侯,美也。
渝,變也。箋云:舍,猶處也。之子,是子也。是子處命不變,謂守死善道,見危授命之等。 ○舍音赦,王云:受也。沈書者反。渝,以朱反。

賦也。羔裘,大夫服也。如濡,潤澤也。洵,信。直,順,侯,美也。其,語助辭。舍,處。渝,變也◯言此羔裘潤澤,毛順而美。彼服此者,當生死之際,又能以身居其所受之理,而不可奪。蓋美其大夫之詞。然不知其所指矣。

羔裘豹飾。孔武有力。sjiək, liək
彼其之子。邦之司直。diək 職

豹飾,緣以豹皮也。孔,甚也。 ○緣,悅絹反。
司,主也。

賦也。飾,緣袖也。禮,君用純物。臣下之故,羔裘而以豹皮為飾也。孔,甚也。豹,甚武而有力。故服其所飾之裘者如之。司,主也。

羔裘晏兮。三英粲兮。ean, tsan
彼其之子。邦之彥兮。ngian 元

晏,鮮盛貌。三英,三德也。箋云:三德,剛克,柔克,正直也。粲,眾意。 ○晏,於諫反。粲,采諫反。
彥,士之美稱。 ○稱,尺證反。

賦也。晏,鮮盛也。三英,裘飾也。未詳其制。粲,光明也。彦,士之美稱。

論曰羔裘晏兮三英粲兮毛鄭皆以三英為三德者本無所據蓋旁取書之三德曲為附麗爾六經所在三數甚多苟可曲以附麗則何說不可據詩三章皆上兩言述羔裘之美下兩言稱其人之善其一章曰羔裘如濡洵直且侯者言此裘潤澤信可以為君朝服洵信也至其下言則稱其人曰彼其之子守命不變也其二章曰羔裘豹飾孔武有力言裘所以用豹為飾者以豹有武力之獸也故其下言稱其人云彼其之子之司直者謂服以武力之獸為飾而彼剛彊正直之人稱其服爾其三章曰羔裘晏兮三英粲兮亦當是述羔裘之美其下言始云彼其之子邦之彦兮者謂稱其服也英美也粲衣服鮮明貌但三英失其義不知其為何物爾故闕其所未詳

081〈鄭風・遵大路〉

遵大路,思君子也。
莊公失道,君子去之,國人思望焉。
此亦淫亂之詩序說誤矣

遵大路兮。摻執子之袪兮。lak, khia
無我惡兮。不寁故也。ak, ka 鐸魚通韻

遵,循。路,道。摻,攬。袪,袂也。箋云:思望君子,於道中見之,則欲攬持其袂而留之。 ○摻,所覽反;徐所斬反。袪,起居反,又起據反,袂也。攬音覽。袂,面世反。
寁,速也。箋云:子無惡我攬持子之袂,我乃以莊公不速於先君之道使我然。 寁,市坎反。「故也」,一本作「故兮」。後「好也」亦爾。

賦也。遵,循。摻,擥。袪,袂。寁,速。故,舊也◯淫婦為人所棄。故於其去也,擥其袪而留之曰,子無惡我而不留。故舊不可以遽絶也。宋玉賦,有遵大路兮,攬子袪之句,亦男女相說之詞也。

遵大路兮。摻執子之手兮。sjiu
無我魗兮。不寁好也。zjiu, xu 幽

箋云:言執手者,思望之甚。
魗棄也。魗,棄也。箋云:魗亦惡也。好猶善也。子無惡我,我乃以莊公不速於善道使我然。 ○魗,本亦作𣀘,又作𣀓,市由反。或云鄭音為醜。好如字,鄭云:善也。或呼報反。

賦也。魗,與醜同。欲其不以己為醜而棄之也。好,情好也。

082〈鄭風・女曰雞鳴〉

女曰雞鳴,刺不說德也。
陳古義以刺今,不說德而好色也。箋德,謂士大夫賓客有德者。 ○說音悅,下同。好,呼報反。
此亦未有以見其陳古刺今之意

女曰雞鳴。士曰昧旦。tan
子興視夜。明星有爛。lan
將翱將翔。弋鳧與鴈。ngean 元

箋云:此夫婦相警覺以夙興,言不留色也。 ○昧音妹。警音景。
言小星巳不見也。箋云:明星尚爛爛然,早於別色時。 ○爛,力旦反。見,賢遍反,又如字。蚤音早,本亦作早。別色,彼列反。
閒於政事,則翱翔習射。箋云:弋,繳射也。言無事則往弋射鳧雁,以待賓客為燕具。 ○弋,羊職反。鳧音符。間音閑。{敫系}音灼,本亦作繳。

賦也。昧,晦。旦,明也。昧旦,天欲旦,昧晦未辨之際也。明星,啓明之星。先日而出者也。弋,繳射。謂以生絲繫矢而射也。鳧,水鳥。如鴨,青色,背上有文◯此詩人述賢夫婦相警戒之詞。言女曰雞鳴以警其夫。而士曰昧旦,則不止於雞鳴矣。婦人又語其夫曰,若是,則子可以起而視夜之如何。意者明星已出而爛然,則當翺翔而往,弋取鳧鴈而歸矣。其相與警戒之言如此,則不留於宴昵之私,可知矣。

弋言加之。與子宜之。keai, ngiai 歌
宜言飲酒。與子偕老。tziu, lu
琴瑟在御。莫不靜好。xu 幽

宜,肴也。箋云:言,我也。子,謂賓客也。所弋之鳧雁,我以為加豆之實,與君子共肴也。 ○殽音爻,本亦作肴。
箋云:宜乎我燕樂賓客而飲酒,與之俱至老。親愛之言也。
○偕音皆。樂音洛,下同。
君子無故不徹琴瑟。賓主和樂,無不安好。

賦也。加,中也。史記所謂,以弱弓微繳,加諸鳧鴈之上,是也。宜,和其所宜也。内則所謂,鴈宜麥之屬,是也◯射者,男子之事,而中饋,婦人之職。故婦謂其夫,既得鳧鴈以歸,則我當為子和其滋味之所宜,以之飮酒相樂期於偕老,而琴瑟之在御者,亦莫不安靜而和好。其和樂而不淫,可見矣。

知子之來之。雜佩以贈之。lə, dzəng 之蒸通韻
知子之順之。雜佩以問之。djiuən, miuən 文
知子之好之。雜佩以報之。xu, pu 幽

雜佩者,珩、璜、琚、瑀、沖牙之類。箋云:贈,送也。我若知子之必來,我則豫儲雜佩,去則以送子也。與異國賓客燕時,雖無此物,猶言之,以致其厚意。其若有之,固將行之。士大夫以君命出使,主國之臣必以燕禮樂之,助君之歡。 ○珩音衡,佩上玉也。璜音黃,半璧曰璜。琚音居,佩玉名。瑀音禹,石次玉也。沖,昌容反,狀如牙。儲,直居反。使,所吏反。
問,遺也。箋云:順,謂與已和順。 ○遺,尹季反。
箋云:好,謂與己同好。

賦也。來之,致其來者,如所謂脩文德以來之。雜佩者,左右佩玉也。上橫曰珩。下繫三組,貫以蠙珠。中組之半,貫一大珠,曰瑀。末懸一玉,兩端皆銳,曰衝牙。兩旁組半,各懸一玉,長博而方,曰琚。其末各懸一玉,如半壁而内向,曰璜。又以兩組貫珠,上繫珩,兩端下交貫於瑀,而下繫於兩璜。行則衝牙觸璜,而有聲也。呂氏曰,非獨玉也。觽燧箴管,凡可佩者皆是也。贈,送。順,愛。問,遺也◯婦又語其夫曰,我苟知子之所致而來及所親愛者,則當解此雜佩,以送遺報答之。蓋不惟治其門内之職,又欲其君子親賢友善結其驩心,而無所愛於服飾之玩也。

論曰女曰雞鳴士曰昧旦是詩人述夫婦相與語爾其終篇皆是夫婦相語之事蓋言古之賢夫婦相語者如此所以見其妻之不以色取愛於其夫而夫之於其妻不說其色而内相勉勵以成其賢也而鄭氏於其卒章知子之來之以為子者是異國之賓客又言豫儲珩璜雜佩又言雖無此物猶言之以致意皆非詩文所有委曲生意而失詩本義且既解卒章以此又因以冝言飲酒與子偕老亦為賓客斯又泥而不通者也今徧考詩諸風言偕老者多矣皆為夫婦之言也且賓客一時相接豈有偕老之理是殊不近人情以此求詩何由得詩之義

本義曰詩人刺時好色而不說德乃陳古賢夫婦相警勵以勤生之語謂婦勉其夫早起往取鳬鴈以為具飲酒歸以相樂御其琴瑟樂而不淫以相期於偕老凡云子者皆婦謂其夫也其卒章又言知子之來相和好者當有以贈報之以勉其夫不獨厚於室家又當尊賢友善而因物以結之此所謂說德而不好色以刺時之不然也

083〈鄭風・有女同車〉

有女同車,刺忽也。
鄭人刺忽之不昏于齊。太子忽嘗有功于齊,齊侯請妻之。齊女賢而不取,卒以無大國之助,至於見逐,故國人刺之。忽,鄭莊公世子,祭仲逐之而立突。 ○太子音泰。妻,七計反。以女適人曰妻。取如字,又促句反,下注同。
按春秋傳齊侯欲以文姜妻鄭太子忽忽辭人問其故忽曰人各有耦齊大非吾耦也詩曰自求多福在我而已大國何為其後北戎侵齊鄭伯使忽帥師救之敗戎師齊侯又請妻之忽曰無事於齊吾猶不敢今以君命奔齊之急而受室以歸是以師昏也民其謂我何遂辭諸鄭伯祭仲謂忽曰君多内寵子無大援將不立忽又不聽及即位遂為祭仲所逐此序文所據以為說者也然以今考之此詩未必為忽而作序者但見孟姜二字遂指以為齊女而附之於忽耳假如其說則忽之辭昏未為不正而可刺至其失國則又特以勢援寡不能自定亦未有可刺之罪也序乃以為國人作詩以刺之其亦誤矣後之讀者又襲其誤必欲鍛鍊羅織文致其罪而不肯赦徒欲以徇說詩者之謬而不知其失是非之正害義理之公以亂聖經之本旨而壞學者之心術故予不可以不辨

有女同車。顏如舜華。kia, hoa
將翱將翔。佩玉瓊琚。ziang 陽, kia
彼美孟姜。洵美且都。kiang 陽, ta 魚

親迎同車也。舜,木槿也。箋云:鄭人刺忽不取齊女,親迎與之同車,故稱同車之禮,齊女之美。 ○同車,讀與《何彼襛矣》詩同。舜,屍順反。華,讀亦與《召南》同,下篇放此。迎,魚敬反,下同。槿音謹。
佩有琚玖,所以納間。
孟姜,齊之長女。都,閑也。箋云:洵,信也。言孟薑信美好,且閑習婦禮。

賦也。舜,木槿也。樹如李,其華朝生暮落。孟,字。姜,姓。洵,信。都,閑雅也◯此疑亦淫奔之詩。言所與同車之女,其美如此,而又歎之曰,彼美色之孟姜,信美矣,而又都也。

有女同行。顏如舜英。heang, yang
將翱將翔。佩玉將將。ziang, tsiang
彼美孟姜。德音不忘。kiang, miuang 陽

行,行道也。英猶華也。箋云:女始乘車,婿禦輪三周,禦者代婿。
將將鳴玉而後行。 ○將將,七羊反,玉佩聲。
箋云:不忘者,後世傳其道德也。 ○傳,直專反

賦也。英,猶華也。將將,聲也。德音不忘,言其賢也。

084〈鄭風・山有扶蘇〉

山有扶蘇,刺忽也。
所美非美然。言忽所美之人,實非美人。
此下四詩及揚之水皆男女戲謔之詞序之者不得其說而例以為刺忽殊無情理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sa, hoa
不見子都。乃見狂且。ta, tzia 魚

興也。扶蘇、扶胥,小木也。荷華,扶渠也,其華菡萏。言高下大小各得其宜也。箋云:興者,扶胥之木生於山,喻忽置不正之人於上位也。荷華生於隰,喻忽置有美德者於下位。此言其用臣顛倒,失其所也。 ○菡,戶感反。萏,度感反。菡萏,荷華也,未開曰菡萏,已發曰芙蕖。
子都,世之美好者也。狂,狂人也。且,辭也。箋云:人之好美色,不往睹子都,乃反往睹狂醜之人,以興忽好善不任用賢者,反任用小人,其意同。

興也。扶蘇,扶胥。小木也。荷華,芙蕖也。子都,男子之美者也。狂,狂人也。且,語辭也◯淫女戲其所私者曰,山則有扶蘇矣,隰則有荷華矣。今乃不見子都,而見此狂人何哉。

山有橋松。隰有游龍。ziong, liong
不見子充。乃見狡童。thjiong, dong 東

松,木也。龍,紅草也。箋云:游龍,猶放縱也。喬松在山上,喻忽無恩澤於大臣也。紅草放縱枝葉於隰中,喻忽聽恣小臣。此又言養臣,顛倒失其所也。 ○橋,本亦作喬;毛作橋,其驕反;王云高也;鄭作槁,苦老反,枯槁也。
子充,良人也。狡童,昭公也。箋云:人之好忠良之人,不往睹子充,乃反往睹狡童。狡童有貌而無實。 ○狡,古卯反。

興也。上竦無枝,曰橋。亦作喬。游,枝葉放縱也。龍,紅草也。一名馬蓼。葉大而色白,生水澤中。高丈餘。子充,猶子都也。狡童,狡獪之小兒也。

論曰有女同車序言刺忽不昏於齊卒以無大國之助至於見逐今考本篇了無此語若於山有扶蘇義則有之山有扶蘇序言刺忽所美非美考其本篇亦無其語若於有女同車義則有之二篇相次疑其戰國秦漢之際六經焚滅詩以諷誦相傳易為差失漢興承其訛繆不能考正遂以至今然不知魯韓齊三家之義又為何說也今移其序文附二篇之首則詩義煥然不求自得定本有女同車刺忽也所美非美然山有扶蘇刺忽也鄭人刺忽之不昏於齊太子忽嘗有功於齊齊侯請妻之齊女賢而不取卒以無大國之助至於見逐故國人刺之毛鄭之說與予之本義學者可以擇焉

本義曰有女同車顔如舜華將翺將翔佩玉瓊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云者詩人極陳齊女之美如此而鄭忽不知為美反娶於他國是所美非美也又曰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云者詩人以草木依託山隰皆得茂盛榮華以刺鄭忽不能依託大國以自安全遂斥其君此狂狡之童爾各舉一章則下章之義不異也

085〈鄭風・蘀兮〉

蘀兮,刺忽也。
君弱臣強,不倡而和也。箋不倡而和,君臣各失其禮,不相倡和。 ○蘀,他洛反。倡,本又作唱,注下同。和,胡臥反,注下同

蘀兮蘀兮。風其吹女。thak, thak 鐸, thjiuai
叔兮伯兮。倡予和女。peak 鐸, huai 歌

興也。蘀,槁也。人臣待君倡而後和。箋云:槁,謂木葉也。木葉槁,待風乃落。興者,風喻號令也,喻君有政教,臣乃行之。言此者,刺今不然。
叔、伯言群臣長幼也。君倡臣和也。箋云:叔伯,群臣相謂也。群臣無其君而行,自以強弱相服。女倡矣,我則將和之。言此者,刺其自專也。叔伯,兄弟之稱。 ○長,張丈反。稱,尺證反。

興也。蘀,木槁而將落者也。女,指蘀而言也。叔伯,男子之字也。予,女子自予也。女,叔伯也◯此淫女之詞。言蘀兮蘀兮,則風將吹女。叔兮伯兮,則盍倡予,而予將和女矣。

蘀兮蘀兮。風其漂女。thak, thak 鐸, phiô
叔兮伯兮。倡予要女。peak 鐸, iô 宵

漂,猶吹也。 ○漂,匹遙反,本亦作飄。
要,成也。 ○要,於遙反。注同。

興也。漂,飄同。要,成也。

【一義解】蘀兮刺忽也君弱臣强不倡而和也其詩曰蘀兮蘀兮風其吹女鄭謂風喻號令喻君有政敎臣乃行之近得之矣又曰叔兮伯兮倡予和女毛謂君倡臣和是矣鄭謂群臣無其君自以强弱相服女倡矣我則和之者非也詩人本謂蘀須風吹則動臣須君倡則和爾如鄭之說與上文意不相屬非詩人之本義國君以伯叔稱其臣者蓋大臣也

086〈鄭風・狡童〉

狡童,刺忽也。
不能與賢人圖事,權臣擅命也。箋權臣擅命,祭仲專也。 ○擅,善戰反。
昭公嘗為鄭國之君而不幸失國非有大惡使其民疾之如冦讎也況方刺其不能與賢人圖事權臣擅命則是公猶在位也豈可忘其君臣之分而遽以狡童目之耶且昭公之為人柔懦疎濶不可謂狡即位之時年已壯大不可謂童以是名之殊不相似而序於山有扶蘇所謂狡童者方指昭公之所美至於此篇則遂移以指公之身焉則其舛又甚而非詩之本旨明矣大扺序者之於鄭詩凡不得其說者則舉而歸之於忽文義一失而其害於義理有不可勝言者一則使昭公無辜而被謗二則使詩人脱其淫謔之實罪而麗於訕上悖理之虚惡三則厚誣聖人刪述之意以為實賤昭公之守正而深與詩人之無禮於其君凡此皆非小失而後之說者猶或主之其論愈精其害愈甚學者不可以不察也

彼狡童兮。不與我言兮。ngian
維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tsan 元

昭公有壯狡之志。箋云:不與我言者,賢者欲與忽圖國之政事,而忽不能受之,故云然。
憂懼不遑餐也。 遑,暇也。

賦也。此亦淫女見絶,而戯其人之詞。言悅己者眾。子雖見絶,未至於使我不能餐也。

彼狡童兮。不與我食兮。djiək
維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siək 職

不與賢人共食祿。
憂不能息也。

賦也。息,安也。

【朱子語類】鄭衛皆淫奔之詩,風雨狡童皆是。又豈是思君子,刺忽。忽愚,何以為狡。(振)

經書都被人說壞了,前後相仍不覺。且如狡童詩是序之妄。安得當時人民敢指其君為「狡童」。況忽之所為,可謂之愚,何狡之有。當是男女相怨之詩。(浩)

問「『狡童,刺忽也。』古注謂詩人以『狡童』指忽而言。前輩嘗舉春秋書忽之法,且引碩鼠以況其義。先生詩解取程子之言,謂作詩未必皆聖賢,則其言豈免小疵。孔子刪詩而不去之者,特取其可以為後戒耳。琮謂,鄭之詩人果若指斥其君,目以『狡童』,其疵大矣,孔子自應刪去。」曰「如何見得。」曰「似不曾以『狡童』指忽。且今所謂『彼』者,它人之義也;所謂『子』者,爾之義也。他與爾似非共指一人而言。今詩人以『維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為憂忽之辭,則『彼狡童兮』,自應別有所指矣。」曰「卻是指誰。」曰「必是當時擅命之臣。」曰「『不與我言兮』,卻是如何。」曰「如祭仲賣國受盟之事,國人何嘗與知。琮因是以求碩鼠之義,烏知必指其君,而非指其任事之臣哉。」曰「如此解經,盡是詩序誤人。鄭忽如何做得狡童。若是狡童,自會託婚大國,而借其助矣。謂之頑童可也。許多鄭風,只是孔子一言斷了曰『鄭聲淫。』如將仲子,自是男女相與之辭,卻干祭仲共叔段甚事。如褰裳,自是男女相咎之辭,卻干忽與突爭國甚事。但以意推看狡童,便見所指是何人矣。不特鄭風,詩序大率皆然。」問「每篇詩名下一句恐不可無,自一句而下卻似無用。」曰「蘇氏有此說。且如卷耳,如何是后妃之志。南山有臺,如何是樂得賢。甚至漢廣之詩,寧是『文王之道』以下至『求而不可得也』尚自不妨,卻如『德廣所及也』一句成甚說話。」又問「大序如何。」曰「其間亦自有鑿說處,如言『國史明乎得失之跡。』按周禮史官如太史、小史、內史、外史,其職不過掌書,無掌詩者。不知『明得失之跡』卻干國史甚事。」曰「

087〈鄭風・褰裳〉

褰裳,思見正也。
狂童恣行,國人思大國之正己也。箋狂童恣行,謂突與忽爭國,更出更入,而無大國正之。 ○褰,起連反。說文云:褰,袴也。
此序之失,蓋本於子大叔、韓宣子之言,而不察其斷章取義之意耳。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tzhen
子不我思。豈無他人。njien 真
狂童之狂也且。guang 陽 (遙韻)

恵愛也溱水名也。箋云子者斥大國之正卿子若愛而思我我國有突篡國之事而可征而正之我則揭衣渡溱水往告難也
箋云言他人者先鄉齊晉宋衛後之荆楚

狂行童昏所化也。箋云狂童之人日為狂行故使我言此也

賦也。惠,愛也。溱,鄭水名。狂童,猶狂且狡童也。且,語辭也◯ 淫女語其所私者曰,子惠然而思我,則將褰裳而涉溱以從子。子不我思,則豈無他人之可從,而必於子哉。狂童之狂也且,亦謔之之辭。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hiuə
子不我思。豈無他士。dzhiə 之
狂童之狂也且。guang 陽 (遙韻)

洧,水名也。
士,事也。箋云:他士,猶他人也。大國之卿,當天子之上士。

賦也。洧,亦鄭水名。士,未娶者之稱。

【論】褰裳之詩,鄭有忽突爭國之事,思大國來定其亂也。據詩,但怨諸侯不來,而箋意謂鄭人不往,義正相反,此其失也。其曰「子惠思我,褰裳渉溱」者,謂彼大國有惠然思念我鄭國之亂,欲來為我討正之者。非道遠而難至,但褰其裳、行渉溱水而來則至矣,言甚易而不來爾。而鄭謂有大國思我,則我揭衣渡水,往告以難也。且以難告人,豈待其思而後往告,亦不以難而不往也。「子不我思,豈無他人」者,但言諸侯眾矣,子不我思,則當有他國思我者爾。詩人假為此言,以述鄭怨諸侯不相救䘏爾。而鄭謂先鄉齊、晉、宋、衛,後之荆楚者,穿鑿之衍說也。又曰「豈無他士」者,猶言他人爾。鄭謂大國之卿,當天子之上士者,
亦拘儒之說也。

088〈鄭風・丰〉

丰,刺亂也。
婚姻之道缺,陽倡而陰不和,男行而女不隨。箋婚姻之道,謂嫁取之禮。 ○豐,芳凶反,面貌豐滿也,方言作妦。和,胡臥反。
此淫奔之詩序說誤矣

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phiong, heong
悔予不送兮。song 東

丰,豐滿也。巷,門外也。箋云:子,謂親迎者。我,我將嫁者。有親迎我者,面貌豐豐然豐滿,善人也,出門而待我於巷中。
時有違而不至者。箋云:悔乎我不送是子而去也。時不送,則為異人之色,後不得耦而思之。 ○為,於偽反。

賦也。丰,豐滿也。巷,門外也◯婦人所期之男子,已俟乎巷,而婦人以有異志不從,既則悔之,而作是詩也。

子之昌兮。俟我乎堂兮。thjiang, dang
悔予不將兮。tziang 陽

昌,盛壯貌。箋云:堂當為棖。棖,門梱上本近邊者。 ○堂並如字,門堂也。鄭改作棖,直庚反。
將,行也。箋云:將亦送也。

賦也。昌,盛壯貌。將,亦送也。

衣錦褧衣。裳錦褧裳。zjiang
叔兮伯兮。駕予與行。heang 陽

衣錦、褧裳,嫁者之服。箋云:褧,襌也,蓋以襌縠為之中衣。裳用錦,而上加襌縠焉,為其文之大著也。庶人之妻嫁服也。士妻糸才衣纁袡。 ○衣錦如字,或一音於記反,下章放此。褧衣,苦迥反,下如字。襌音丹。縠,戶木反。為其,於偽反。大音泰,舊敕賀反。糸才,側基反,本或作純,又作緇,並同纁,許云反。袡,如鹽反。
叔伯,迎己者。箋云:言此者,以前之悔。今則叔也伯也,來迎己者,從之,志又易也。

賦也。褧,禪也。叔伯,或人之字也◯婦人既悔其始之不送,而失此人也則曰,我之服飾既盛備矣。豈無駕車以迎我,而偕行者乎。

裳錦褧裳。衣錦褧衣。iəi
叔兮伯兮。駕予與歸。kiuəi 微

賦也。婦人謂嫁,曰歸。

089〈鄭風・東門之墠〉

東門之墠,刺亂也。
男女有不待禮而相奔者也。 ○墠音善,依字當作墠。此序舊無注,而崔《集注》本有。鄭注云:時亂,故不得待禮而行。
此序得之

東門之墠。茹藘在阪。zjian, puan
其室則邇。其人甚遠。hiuan 元

東門,城東門也。墠,除地町町者。茹藘,芧蒐也。男女之際,近則如東門之墠,遠而難則茹藘在阪。箋云:城東門之外有墠,墠邊有阪,芧蒐生焉。茅蒐之為難淺矣,易越而出。此女欲奔男之辭。 ○茹音如,後篇同。藘,力於反。茹藘,茅蒐,蒨草也。後篇阪音反,反又符板反。町,吐鼎反,又徒冷反。茅,貌交反。
邇,近也。得禮則近,不得禮則遠。箋云:其室則近,謂所欲奔男之家。望其來迎己而不來,則為遠。

賦也。東門,城東門也。墠,除地町町者。茹藘,茅蒐也。一名茜。可以染絳。陂者,曰阪。門之旁有墠,墠外有阪。阪之上有草。識其所與淫者之居也。室邇人遠者,思之而未得見之詞也。

東門之栗。有踐家室。liet, sjiet
豈不爾思。子不我即。tziet 質

栗,行上栗也。踐,淺也。箋云:栗而在淺家室之內,言易竊取。栗,人所啗食而甘耆,故女以自喻也。 ○行上並如字。行,道也。左傳云:斬行栗。啗,徒覽反,本又作啖,亦作噉,並同。耆,常志反。
即,就也。箋云:我豈不思望女乎,女不就迎我而俱去耳。

賦也。踐,行列貌。門之旁有栗,栗之下有成行列之家室。亦識其處也。即,就也。

090〈鄭風・風雨〉

風雨,思君子也。
亂世則思君子,不改其度焉。
序意甚美然考詩之詞輕佻狎暱非思賢之意也

風雨淒淒。雞鳴喈喈。tsyei, kei
既見君子。云胡不夷。jiei 脂

興也。風且雨,淒淒然,雞猶守時而鳴,喈喈然。箋云:興者,喻君子雖居亂世,不變改其節度。
胡,何。夷,說也。箋云:思而見之,云何而心不說。 ○說音悅,下同。

賦也。凄凄,寒凉之氣。喈喈,雞鳴之聲。風甫晦冥,蓋淫奔之時。君子,指所期之男子也。夷,平也◯淫奔之女言當此之時,見其所期之人而心悅也。

風雨瀟瀟。雞鳴膠膠。syu, keu
既見君子。云胡不瘳。thiu 幽

瀟瀟,暴疾也。膠膠,猶喈喈也。
瘳,愈也。

賦也。瀟瀟,風雨之聲。膠膠,猶喈喈也。瘳,病愈也。言積思之病,至此而愈也。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xuə, jiə
既見君子。云胡不喜。tziə, xiə 之

晦,昏也。箋云:已,止也。雞不為如晦而止不鳴。 ○不為,於偽反。

賦也。晦,昬。

091〈鄭風・子衿〉

子衿,刺學校廢也。
亂世則學校不脩焉。箋鄭國謂學為校,言可以校正道藝。 ○衿本亦作襟。注傳云「鄭人遊於鄉校」是也。公孫弘云:夏曰校。
疑同上篇蓋其詞意儇薄施之學校尤不相似也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kiəm, siəm
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iəm 侵

青衿,青領也,學子之所服。箋云:學子而俱在學校之中,己留彼去,故隨而思之耳。禮:「父母在,衣純以青」。 ○青如字。學子以青為衣領緣衿也,或作菁,音非純、章允反,又之閏反。
嗣,習也。古者教以詩樂,誦之歌之,弦之舞之。箋云:嗣,續也。女曾不傳聲問我,以恩責其忘己。 ○嗣如字,韓詩作詒。詒,寄也,曾不寄問也。傳聲,直專反。

賦也。青青,純緣之色。具父母衣純以青。子,男子也。衿,領也。悠悠,思之長也。我,女子自我也。嗣音,繼續其聲問也。此亦淫奔之詩。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buə, siə
縱我不往。子寧不來。lə 之

佩,佩玉也。士佩瓀瑉而青組綬。
不來者,言不一來也。

賦也。青青,組綬之色。佩,佩玉也。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that, khiuat
一日不見。如三月兮。ngiuat 月

挑達,往來相見貌。乘城而見闕。箋云:國亂,人廢學業,但好登高見於城闕,以候望為樂。 ○挑,他羔反,又敕彫反,說文作叟。說文云:達,不相遇也。
言禮樂不可一日而廢。箋云:君子之學,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故思之甚。

賦也。挑,輕儇跳躍之貌。達,放恣也。

論曰子衿據序但刺鄭人學校不修爾鄭以學子在學中有留者有去者毛傳又以嗣為習謂習詩樂又以一日不見如三月謂禮樂不可一日而廢苟如其說則學校修而不廢其有去者猶有居者則勸其來學然則詩人復何所刺哉鄭謂子寧不嗣音為責其忘已則是矣據詩三章皆是學校廢而生徒分散朋友不復群居不相見而思之辭爾挑達城闕閒日遨遊無度者也

092〈鄭風・揚之水〉

揚之水,閔無臣也。
君子閔忽之無忠臣良士,終以死亡而作是詩也。
此男女要結之詞序說誤矣

揚之水。不流束楚。tshia
終鮮兄弟。維予與女。njia
無信人之言。人實迋女。njia 魚

揚,激揚也。激揚之水,可謂不能流漂束楚乎。箋云:激揚之水,喻忽政教亂促。不流朿楚,言其政不行於臣下。
箋云鮮寡也忽兄弟争國親戚相疑後竞寡於兄弟之

獨我與女有耳作此詩者同姓臣也
迋,誑也。

興也。兄弟婚姻之稱,禮所謂,不得嗣為兄弟是也。予女,男女自相謂也。人,他人也。迋,與誑同◯淫者相謂,言揚之水,則不流束楚矣。終鮮兄弟,則維予與女矣。豈可以他人離閒之言而疑之哉。彼人之言,特誑女耳。

揚之水。不流束薪。sien
終鮮兄弟。維予二人。njien
無信人之言。人實不信。sien 真

二人同心也。箋云:二人者,我身與女忽。

興也。

093〈鄭風・出其東門〉

出其東門,閔亂也。
公子五爭。兵革不息。男女相棄。民人思保其室家焉。箋公子五争者謂突再也忽子亹子儀各一也
五爭事見春秋傳然非此之謂也此乃惡淫奔者之詞序誤

出其東門。有女如雲。muən, hiuən
雖則如雲。匪我思存。hiuən, dzuən
縞衣綦巾。聊樂我員。kiən, hyuən 文

如雲衆多也。箋云有女謂諸見棄者也如雲者如其從風東西南北心無有定
思不存乎相救急。箋云匪非也此如雲者皆非我思所存也
縞衣白色男服也綦巾蒼艾色女服也願室家得相樂也。箋云縞衣綦巾所為作者之妻服也時亦棄之廹兵革之難不能相畜心不忍絶故言且留樂我員此思保其室家窮困不得有其妻而以衣巾言之思不忍斥之綦綦文也

賦也。如雲,美且眾也。縞,白色。綦,蒼艾色。縞衣綦巾,女服之貧陋者。此人自目其室家也。員,與云同。語辭也◯人見淫奔之女,而作此詩以為,此女雖美且眾,而非我思之所存。不如己之室家,雖貧且陋,而聊可以自樂也。是時淫風大行,而其閒乃有如此之人。亦可謂能自好,而不為習俗所移矣。羞惡之心,人皆有之,豈不信哉。

出其闉闍。有女如荼。ta, da
雖則如荼。匪我思且。da, tzia
縞衣茹藘。聊可與娛。lia, ngiua 魚

闉曲城也闍城臺也荼英荼也言皆喪服也。箋云闍讀當如彼都人士之都謂國外曲城之中市里也荼茅秀物之輕者飛行無常
箋云匪我思且猶非我思存也

茹藘茅蒐之染女服也娛樂也。箋云茅蒐染巾也聊可與娛且可留與我為樂心欲留之言也

賦也。闉,曲城也。闍,城臺也。荼,茅華。輕白可愛者也。且,語助辭。茹藘,可以染絳。故以名衣服之色。娛,樂也。

【取舍義】出其東門閔亂也鄭公子互爭兵革不息男女相棄思保其室家焉其詩曰出其闉闍有女如荼毛謂荼英荼也言皆喪服也鄭謂荼茅秀物之輕者飛行無常考詩之意云如荼者是以女比物也毛謂喪服疎矣且棄女不當喪服而下文云雖則如荼匪我思且言女雖輕美匪我所思爾以文義求之不得為喪服當從鄭

094〈鄭風・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思遇時也。
君之澤不下流,民窮於兵革。男女失時,思不期而會焉。箋「不期而會」,謂不相與期而自俱會。
東萊呂氏曰君之澤不下流廼講師見零露之語從而附益之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duan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iuan
邂逅相遇。適我願兮。ngiuan 元

興也野四郊之外蔓延也漙漙然盛多也。箋云零落也蔓草而有露謂仲春之時草始生霜為露也周禮仲春之月令會男女之無夫家者
清揚眉目之間婉然美也邂逅不期而會適其時願

賦而興也。蔓,延也。漙,露多貌。淸揚,眉目之閒,婉然美也。邂逅,不期而會也◯男女相遇於野田草露之閒。故賦其所在,以起興。言野有蔓草,則零露漙矣。有美一人,則淸揚婉矣。邂逅相遇,則得以適我願矣。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njiang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jiang
邂逅相遇。與子偕臧。tzang 陽

瀼瀼盛貌
臧善也

賦而興也。瀼瀼,亦露多貌。臧,美也。與子偕臧,言各得其所欲也。

【一義解】野有蔓草,民窮於兵革,男女失時,思不期而會也。其詩曰「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願兮。」此詩文甚明白,是男女昏娶失時,邂逅相遇於野草之間爾,何必仲春時也。周禮言「仲春之月,會男女之無夫家者。」學者多以此說為非。就如其說乃是平時之常事。兵亂之世,何待仲春。鄭以蔓草有露為仲春,遂引周禮會男女之禮者,衍說也。
(《周禮・地官司徒第二》曰「媒氏:掌萬民之判。凡男女自成名以上,皆書年月日名焉。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凡娶判妻入子者,皆書之。中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奔者不禁。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司男女之無夫家者而會之。凡嫁子娶妻,入幣純帛無過五兩。禁遷葬者與嫁殤者。凡男女之陰訟,聽之于勝國之社;其附于刑者,歸之于士。」)

095〈鄭風・溱洧〉

溱洧,刺亂也。
兵革不息,男女相棄,淫風大行,莫之能救焉。箋救,猶止也。亂者,士與女合會溱、洧之上。
鄭俗淫亂乃其風聲氣習流傳已久不為兵革不息男女相棄而後然也

溱與洧。方渙渙兮。xuan
士與女。方秉蕑兮。kean 元
女曰觀乎。士曰既且。ha, tzia 魚
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ha 魚, lôk
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xiôk, jiôk 藥

溱、洧,鄭兩水名。渙渙,盛也。箋云仲春之時,冰以釋,水則渙渙然。
蕑,蘭也。箋云男女相棄,各無匹偶,感春氣並出,託采芬香之草,而為淫泆之行。
箋云「女曰觀乎」,欲與士觀於寛閒之處。既,已也。士曰己觀矣,未從之也。

訏,大也。箋云洵,信也。女情急,故勸男使往觀於洧之外,言其土地信寛大又樂也。於是男則往也。
勺藥,香草。箋云伊,因也。士與女往觀,因相與戲謔,行夫婦之事。其别,則送女以勺藥,結恩情也。

賦而興也。渙渙,春水盛貌。蓋氷解而水散之時也。蕑,蘭也。其莖葉似澤蘭廣而長節,節中赤。高四五尺。且,語辭。洵,信。訏,大也。勺藥,亦香草也。三月開花。芳色可愛◯鄭國之俗,三月上巳之辰,采蘭水上,以祓除不祥。故其女問於士曰,盍往觀乎。士曰,吾既往矣。女復要之曰,且往觀乎。蓋洧水之外,其地信寬大,而可樂也。於是士女相與戯謔,且以勺薬為贈,而結恩情之厚也。此詩,淫奔者,自叙之詞。

溱與洧。瀏其清矣。tsieng
士與女。殷其盈矣。jieng 耕
女曰觀乎。士曰既且。ha, tzia 魚
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ha 魚, lôk
維士與女。伊其將謔。贈之以勺藥。xiôk, jiôk 藥

瀏,深貌。
殷,衆也。
箋云將,大也。

賦而興也。瀏,深貌。殷,眾也。將,當作相。聲之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