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rrison Huang
updated: 10/12/18

葛屨
汾沮洳
園有桃
陟岵
十畝之間
伐檀
碩鼠

〈國風・魏風〉

季札觀樂】使工為之歌魏,曰「美哉,渢渢乎。大而婉,險而易行,以德輔此,則明主也。」

【漢書・地理志】魏地,觜觿、參之分野也。其界自高陵以東,盡河東、河內,南有陳留及汝南之召陵、郦彊、新汲、西華、長平,潁川之舞陽、郾、許、傿陵,河南之開封、中牟、陽武、酸棗、卷,皆魏分也。[…]

河東土地平易,有鹽鐵之饒,本唐堯所居,詩風唐、魏之國也。周武王子唐叔在母未生,武王夢帝謂己曰:「余名而子曰虞,將與之唐,屬之參。」及生,名之曰虞。至成王滅唐,而封叔虞。唐有晉水,及叔虞子燮為晉侯云,故參為晉星。其民有先王遺教,君子深思,小人儉陋。故唐詩蟋蟀山樞葛生之篇曰「今我不樂,日月其邁」;「宛其死矣,它人是媮」;「百歲之後,歸於其居」。皆思奢儉之中,念死生之慮。吳札聞唐之歌,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遺民乎。」

魏國,亦姬姓也,在晉之南河曲,故其詩曰「彼汾一曲 (108)」、「寘諸河之側 (112)」。自唐叔十六世至獻公,滅魏以封大夫畢萬,滅耿以封大夫趙夙,及大夫韓武子食采於韓原(顏師古曰:韓武子,韓厥子曾祖也,本與周同姓,食采於韓,更為韓氏。此說依史記,而與釋春秋傳者不同。),晉於是始大。至於文公,伯諸侯(顏師古曰:伯讀為霸。),尊周室,始有河內之土。(顏師古曰:左氏傳所謂「始啟南陽」者。)吳札聞魏之歌,曰「美哉渢渢乎。以德輔此,則明主也。」文公後十六世為韓、魏、趙所滅,三家皆自立為諸侯,是為三晉。趙與秦同祖,韓、趙皆姬姓也。自畢萬後十世稱侯,至孫稱王,徙都大梁,故魏一號為梁,七世為秦所滅。

【魏譜】魏者,虞舜、夏禹所都之地。在禹貢冀州雷首之北,析城之西,禹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此一帝一王,儉約之化,於時猶存。及今魏君,嗇且褊急,不務廣脩德於民,敎以義方。其與秦、晉鄰國,日見侵削,國人憂之。當周平、桓之世,魏之變風始作。至春秋魯閔公元年,晉獻公竟滅之,以其地賜大夫畢萬。自爾而後,晉有魏氏。

【詩集傳】魏國名。本舜、禹故都。在禹貢冀州雷首之北,析城之西,南枕河曲,北涉汾水。其地陿隘,而民貧俗儉。蓋有聖賢之遺風焉。周初以封同姓。後為晉獻公所滅,而取其地。今河中府解州即其地也。蘇氏曰,魏地入晉久矣。其詩疑皆為晉而作。故列於唐風之前。猶邶、鄘之於衛也。今按,篇中公行、公路、公族,皆晉官。疑實晉詩。又恐魏亦嘗有此官。蓋不可考矣。

107〈魏風・葛屨〉

葛屨,刺褊也。
魏地陿隘,其民機巧趨利,其君儉嗇褊急,而無德以將之。箋險嗇而無德,是其所以見侵削。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shiang
摻摻女手。可以縫裳。zjiang 陽
要之襋之。好人服之。kiək, biuək 職

糾糾,猶繚繚也。夏葛屨,冬皮屨。葛屨非所以屨霜。箋云:葛屨賤,皮屨貴,魏俗至冬猶謂葛屨可以屨霜,利其賤也。
摻摻,猶纖纖也。婦人三月廟見,然後執婦功。箋云:言女手者,未三月未成為婦。裳,男子之下服,賤,又未可使縫。魏俗使未三月婦縫裳者,利其事也。 ○摻,所銜反,又所感反,徐又息廉反,說文作攕,山廉反,云:好手貌。
要,䙅也。襋,領也。好人,好女手之人。箋云:服,整也。衤要也領也在上,好人尚可使整治之。謂屬著之。 ○要,於遙反。襋,紀力反。屬音燭。著,直略反。

興也。糾糾,繚戾寒凉之意。夏葛屨,冬皮屨。摻摻,猶纎纎也。女,婦未廟見之稱也。娶婦三月廟見。然後執婦功。要,裳要。襋,衣領。好人,猶大人也◯魏地陿隘,其俗儉嗇而褊急。故以葛屨履霜起興,而刺其使女縫裳,又使治其要襋,而遂服之也。此詩疑即縫裳之女所作。

好人提提。宛然左辟。佩其象揥。dye, biek, thiek
維是褊心。是以為刺。tsiek 支錫通韻

提提,安諦也。宛,辟貌。婦至門,夫揖而入,不敢當尊,宛然而左辟。象揥,所以為飾。箋云:婦新至,慎於威儀。如是使之,非禮。 ○提,徒兮反。辟音避,注同,一音婢亦反。
箋云:魏俗所以然者,是君心褊急無德教使之耳,我是以刺之。

賦也。提提,安舒之意。宛然,讓之貌也。讓而辟者必左。揥,所以摘髮。用象為之。貴者之飾也。其人如此。若無有可刺矣。所以刺之者,以其褊迫急促。如前章之云耳。

◎廣漢張氏曰,夫子謂,與其奢也,寧儉。則儉雖失中,本非惡德。然而儉之過,則至於吝嗇迫隘,計較分毫之閒,而謀利之心始急矣。葛屨、汾沮洳、園有桃三詩,皆言急迫瑣碎之意。

108〈魏風・汾沮洳〉

汾沮洳,刺儉也。
其君儉以能勤,剌不得禮也。
此未必為其君而作崔靈恩集注其君作君子義雖稍通然未必序者之本意也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njia, mak
彼其之子。美無度。dak
美無度。殊異乎公路。dak, lak 魚鐸通韻

汾,水也。沮洳,其漸洳者。莫,菜也。箋云:言,我也。於彼汾水漸洳之中,我采其莫以為菜,是儉以能勤。
箋云:之子,是子也。是子之德,美無有度,言不可尺寸。

路,車也。箋云:是子之德,美信無度矣。雖然,其采莫之事,則非公路之禮也。公路,主君之軞車,庶子為之,晉趙盾為軞車之族是也。

興也。汾,水名。出大原晉陽山西南入河。沮洳,水浸處,下濕之地。莫,菜也。似柳葉厚而長。有毛刺可為羹。無度,言不可以尺寸量也。公路者,掌公之路車。晉以卿大夫之庶子為之◯此亦刺儉不中禮之詩。言若此人者,美則美矣。然其儉嗇褊急之態,殊不似貴人也。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piuang, sang
彼其之子。美如英。yang
美如英。殊異乎公行。yang, hang 陽

箋云:採桑,親蠶事也。
萬人為英。
公行,從公之行也。箋云:從公之行者,主君兵車之行列。

興也。一方,彼一方也。史記扁鵲視見垣一方人。英,華也。公行,即公路也。以其主兵車之行列,故謂之公行也。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khiok, ziok
彼其之子。美如玉。ngiok
美如玉。殊異乎公族。ngiok, dzok 屋

藚,水舄也。 ○藚音續,一名牛唇。
公族,公屬。箋云:「公族,主君同姓昭穆也。」

興也。一曲,謂水曲流處。藚,水舃也。葉如車前草。公族掌公之宗族。晉以卿大夫之適子為之。

109〈魏風・園有桃〉

園有桃,刺時也。
大夫憂其君國小而迫,而儉以嗇,不能用其民,而無德教,日以侵削,故作是詩也。
國小而迫日以侵削者得之餘非是

園有桃。 其實之殽。dô, heô
心之憂矣。我歌且謠。jiô
不我知者。謂我士也驕。kiô 宵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tzə, giə
心之憂矣。其誰知之。tjiə
其誰知之。蓋亦勿思。tjiə, siə 之

興也。園有桃,其實之食。國有民,得其力。箋云:魏君薄公稅,省國用,不取於民,食園桃而已。不施德教民,無以戰,其侵削之由,由是也。 ○殽,本又作肴,音爻。省,色領反。
曲合樂曰歌,徒歌曰謠。箋云:我心憂君之行如此,故歌謠以寫我憂矣。
箋云:士,事也。不知我所為歌謠之意者,反謂我於君事驕逸故。
○所為,於偽反,下「所為」皆同。
夫人謂我欲何為乎。箋云:彼人,謂君也。曰,於也。不知我所為憂者,既非責我,又曰:君儉而嗇,所行是其道哉。子於此憂之,何乎。
箋云:如是則眾臣無知我憂所為也。
箋云:無知我憂所為者,則宜無複思念之以自止也。眾不信我,或時謂我謗君,使我得罪也。

興也。殽,食也。合曲曰歌。徒歌曰謡。其,語辭◯詩人憂其國小而無政。故作是詩。言園有桃,則其實之殽矣。心有憂,則我歌且謡矣。然不知我之心者,見其歌謡,而反以為驕,且曰,彼之所為已是矣。而子之言獨何為哉。蓋舉國之人,莫覺其非,而反以憂之者為驕也。於是憂者重嗟歎之,以為此之可憂,初不難知。彼之非我,特未之思耳。誠思之,則將不暇非我而自憂矣。

園有棘。 其實之食。kiək, djiək
心之憂矣。聊以行國。kuək
不我知者。謂我士也罔極。qiək 職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tzə, qiə
心之憂矣。其誰知之。tjiə
其誰知之。蓋亦勿思。tjiə, siə 之

棘,棗也。
箋云:聊,且,略之辭也。聊出行於國中,觀民事以寫憂。
極,中也。箋云:見我聊出行於國中,謂我於君事無中正。

興也。棘,棗之短者。聊,且略之辭。歌謡之不足,則出遊於國中,而冩憂也。極,至也。罔極,言其心縱恣,無所至極。

【取舍義】園有桃,刺時也。大夫憂其君儉嗇,不能用其民也。其詩曰「園有桃,其實之殽」,毛謂園有桃,其實之食,國有民,得其力。鄭謂魏君薄公税,省國用,不取於民。食園桃而已。考詩之意,本刺魏君儉嗇不能用其民者,謂不知為國者用有常度,其取於民有道而過自儉嗇爾。非謂其不取於民,但食桃也。桃非終歲常食之物,於理不通。其曰「園有桃,其實之殽」,謂園有桃,尚可取而食。況國有人民,反不能取之,以道至使國用不足,而為儉嗇乎。毛說為是,當從毛。

【朱子語類】園有桃,似比詩。(升卿)

110〈魏風・陟岵〉

陟岵,孝子行役,思念父母也。
國迫而數侵削,役乎大國,父母兄弟離散,而作是詩也。役乎大國者,為大國所徵發。

陟彼岵兮。瞻望父兮。ha, biua
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無已。tziə, jiə
上慎旃哉。猶來無止。tjiə 之

山無草木曰岵。箋云:孝子行役,思其父之戒,乃登彼岵山,以遙瞻望其父所在之處。
箋云:予,我。夙,早。夜,莫也。無已,無解倦。

旃,之。猶,可也。父尚義。箋云:上者,謂在軍事作部列時。

賦也。山無草木曰岵。上,猶尚也◯孝子行役,不忘其親。故登山,以望其父之所在。因想像其父念己之言曰,嗟呼我之子行役。夙夜勤勞,不得止息。又祝之曰,庶幾愼之哉。猶可以來歸,無止於彼而不來也。蓋生則必歸,死則止而不來矣。或曰,止,獲也。言無為人所獲也。

陟彼屺兮。瞻望母兮。khiə, mə 之
母曰嗟予季。行役夙夜無寐。kiuet, muət
上慎旃哉。猶來無棄。khiet 質物合韻

山有草木曰屺。箋云:此又思母之戒,而登屺山而望之也。
季,少子也。無寐,無耆寐也。
母,尚恩也。

賦也。山有草木曰屺。季,少子也。尤憐愛少子者,婦人之情也。無寐,亦言其勞之甚也。棄,謂死而棄其尸也。

陟彼岡兮。瞻望兄兮。kang, xyuang 陽
兄曰嗟予弟。行役夙夜必偕。dyei, kei
上慎旃哉。猶來無死。siei 脂

偕,俱也。
兄尚親也。

賦也。山脊曰岡。必偕,言與其儕同作同止。不得自如也。

111〈魏風・十畝之間〉

十畝之間,刺時也。
言其國削小,民無所居焉。
國削則其民隨之序文殊無理其說已見本篇矣

十畝之間兮。桑者閑閑兮。kean, hean
行與子還兮。hoan 元

閑閑然,男女無別,往來之貌。箋云:古者一夫百畝,今十畝之間,往來者閑閑然,削小之甚。
或行來者,或來還者。

賦也。十畝之閒,郊外所受塲圃之地也。閑閑,往來者自得之貌。行,猶將也。還,猶歸也◯政亂國危,賢者不樂仕於其朝,而思與其友歸於農圃。故其詞如此。

十畝之外兮。桑者泄泄兮。nguat, jiat
行與子逝兮。zjiat 月

泄泄,多人之貌。
箋云:逝,逮也。

賦也。十畝之外,鄰圃也。泄泄,猶閑閑也。逝,往也。

112〈魏風・伐檀〉

伐檀,刺貪也。
在位貪鄙,無功而受祿,君子不得進仕爾。
此詩專美君子之不素餐序言刺貪失其指矣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猗。dan, kan, lian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dian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xiuan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tsan 元

坎坎,伐檀聲。寘,置也。幹,厓也。風行水成文曰漣。伐檀以俟世用,若俟河水清且漣。箋云:是謂君子之人不得進仕也。
種之曰稼。斂之曰穡。一夫之居曰廛。貆,獸名。箋云:是謂在位貪鄙,無功而受祿也。冬獵曰狩。宵田曰獵。胡,何也。貉子曰貆。 ○廛,本亦作「<土厘>」,又作「厘」,直連反。古者一夫田百畝,別受都邑五畝之地居之,故《孟子》云「五畝之宅」,宅是也。縣音玄,下皆同。貆,本亦作「狟」,音桓,徐、郭音暄,貉子也。宵音消,夜也。貉,戶各反,依字作「貈」。
素,空也。箋云:彼君子者,斥伐檀之人,仕有功乃肯受祿。

賦也。坎坎,用力之聲。檀,木可為車者。寘,與置同。干,厓也。漣,風行水成文也。猗,與兮同。語辭也。書斷斷猗,大學作兮。莊子亦云,而我猶為人猗是也。種之曰稼。歛之曰穡。胡,何也。一夫所居曰廛。狩,亦獵也。貆,貉類。素,空。餐,食也◯詩人言有人於此,用力伐檀,將以為車而行陸也。今乃寘之河干,則河水淸漣,而無所用。雖欲自食其力,而不可得矣。然其志,則自以為不耕,則不可以得禾,不獵,則不可以得獸。是以甘心窮餓,而不悔也。詩人述其事而歎之,以為是眞能不空食者。後世若徐穉之流,非其力不食,其厲志蓋如此。

坎坎伐輻兮。寘之河之側兮。河水清且直猗。piuək, tzhiək, diək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億兮。iək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特兮。dək
彼君子兮。不素食兮。djiək 職

輻,檀輻也。側猶厓也。直,直波也。
萬萬曰億。獸三歲曰特。箋云:十萬曰億。三百億,禾秉之數。

賦也。輻,車也。伐木以為輻也。直,波文之直也。十萬曰億。蓋言禾秉之數也。獸三歲曰特。

坎坎伐輪兮。寘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淪猗。liuən, djiuən, liuən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囷兮。khyuən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鶉兮。zjiuən
彼君子兮。不素飧兮。suən 文

檀可以為輪。漘,厓也。小風水成文轉如輪也。 ○輪音淪,漘,順倫反,本亦作「<辰月>」。淪音倫,《韓詩》云:「順流而風曰淪。淪,文貌。
圓者為囷。鶉,鳥也。
熟食曰飧。箋云:飧讀如魚飧之飧。 ○飧,素門反,《字林》云:「水澆飯也。」

賦也。輪,車輪也。伐木以為輪也。淪,小風水成文,轉如輪也。囷,圓倉也。鶉,䳺屬。熟食曰飧。

【一義解】伐檀刺貪也在位貪鄙無功受禄君子不得仕進也其詩曰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猗毛謂伐檀以俟世用若俟河水清且漣如毛之說是寘檀於濁河之側以俟河清不可得也據詩文乃寘檀於清河之側爾初無俟清之意知毛之說非也詩人之意謂伐檀將以為車行陸而寘於河干河水雖清漣然檀不得其用如君子之不得仕進莫能施其用矣其下章伐輻伐輪義皆同也

113〈魏風・碩鼠〉

碩鼠,刺重斂也。
國人刺其君重斂,蠶食於民,不修其政,貪而畏人,若大鼠也。
此亦託於碩鼠以刺其有司之詞未必直以碩鼠比其君也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sjia, sjia
三歲貫女。莫我肯顧。njia, ka
逝將去女。適彼樂土。njia, tha
樂土樂土。爰得我所。tha, shia 魚

貫,事也。箋云:碩,大也。大鼠大鼠者,斥其君也。女無複食我黍,疾其稅斂之多也。我事女三歲矣,曾無教令恩德來眷顧我,又疾其不修政也。古者三年大比,民或於是徙。
箋云:逝,往也。往矣將去女,與之訣別之辭。樂土,有德之國。
箋云:爰,曰也。

比也。碩,大也。三歲,言其久也。貫,習。顧,念。逝,往也。樂土,有道之國也。爰,於也◯民困於貪殘之政。故託言,大鼠害己。而去之也。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sjia 與, muək
三歲貫女。莫我肯顧。njia 魚, muək
逝將去女。適彼樂國。njia 魚, kuək
樂國樂國。爰得我直。kuək, diək 職

箋云:不肯施德於我。
直,得其直道。箋云:直猶正也。

比也。德,歸恩也。直,猶宜也。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sjia, miô
三歲貫女。莫我肯勞。njia, lô
逝將去女。適彼樂郊。njia, keô
樂郊樂郊。誰之永號。keô, hô 宵

苗,嘉穀也。箋云:不肯勞來我。
箋云:郭外曰郊。

號,呼也。箋云:之,往也。永,歌也。樂郊之地,誰獨當往而歌號者。言皆喜說無憂苦。

比也。勞,勤苦也。謂不以我為勤勞也。永號,長呼也。言既往樂郊,則無復有害己者。當復為誰而永號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