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rrison Huang
updated: 10/12/18

蟋蟀
山有樞
揚之水
椒聊
綢繆
杕杜
羔裘
鴇羽
無衣
有杕之杜
葛生
采苓

〈國風・唐風〉

季札觀樂】使工為之歌唐,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遺民乎。不然,何其憂之遠也。非令德之後,誰能若是。」

【漢書・地理志】河東土地平易,有鹽鐵之饒,本唐堯所居,詩風唐、魏之國也。周武王子唐叔在母未生,武王夢帝謂己曰「余名而子曰虞,將與之唐,屬之參。」及生,名之曰虞。至成王滅唐,而封叔虞。唐有晉水,及叔虞子爕為晉侯云,故參為晉星。其民有先王遺教,君子深思,小人儉陋。故唐詩蟋蟀山樞葛生之篇曰「今我不樂,日月其邁」、「宛其死矣,它人是媮」、「百歲之後,歸于其居」,皆思奢儉之中,念死生之慮。吳札聞唐之歌,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遺民乎。」

【唐譜】唐者,帝堯舊都之地,今曰太原晉陽,是堯始居此,後乃遷河東平陽。成王封母弟叔虞於堯之故墟,曰唐侯。南有晉水,至子燮改為晉侯。其封域在禹貢冀州太行、恒山之西,太原太岳之野。至曾孫成侯,南徙居曲沃,近平陽焉。昔堯之末,洪水九年,下民其咨,萬國不粒。於時殺禮以救艱厄,其流乃被於今。當周公、召公共和之時,成侯曾孫僖侯甚嗇愛物,「儉不中禮」,國人閔之,唐之變風始。其孫穆侯又徙於絳云。

陸曰:唐者,周成王之母弟叔虞所封也。其地,帝堯、夏禹所都之墟,漢曰太原郡,在古冀州太行、恒山之西,太原、太嶽之野。其南有晉水,叔虞之子燮父因改為晉侯。至六世孫僖侯名司徒,習堯儉約遺化,而不能以禮節之,今詩本其風俗,故云唐也。

【詩集傳】唐,國名。本帝堯舊都。在禹貢冀州之域,大行恆山之西,大原大岳之野,周成王以封弟叔虞為唐侯。南有晉水,至子爕乃改國號曰晉。後徙曲沃。又徙居絳。其地土瘠民貧,勤儉質朴,憂深思遠。有堯之遺風焉。其詩不謂之晉而謂之唐,蓋仍其始封之舊號耳。唐叔所都,在今大原府,曲沃及絳,皆在今絳州。

114〈唐風・蟋蟀〉

蟋蟀,刺晉僖公也。
儉不中禮,故作是詩以閔之,欲其及時以禮自虞樂也,此晉也而謂之唐,本其風俗,憂深思遠,儉而用禮,乃有堯之遺風焉。箋憂深思遠,謂宛其死矣,百歲之後之類也。 ○僖公,史記作釐侯。
河東,地瘠民貧,風俗勤儉,乃其風土氣習有以使之至今猶然,則在三代之時可知矣。序所謂「儉不中禮」,固當有之。但所謂「刺僖公」者,蓋特以諡得之。而所謂「欲其及時以禮自娛樂」者,又與詩意正相反耳。況古今風俗之變,常必由儉以入奢,而其變之漸又必由上以及下。今謂君之儉反過於初而民之俗猶知用禮,則尤恐其無是理也。獨其「憂深思遠」、「有堯之遺風」者,為得之。然其所以不謂之「晉」而謂之「唐」者,又初不為此也。

蟋蟀在堂。歲聿其莫。dang 陽, mak
今我不樂。日月其除。dia
無已大康。職思其居。khang, kia
好樂無荒。良士瞿瞿。xuang 陽, giua 鐸魚通韻

蟋蟀,蛬(同蛩)也。九月在堂。聿,遂。除,去也。箋云我,我僖公也。蛬在堂,歲時之候,是時農功畢,君可以自樂矣。今不自樂,日月且過去,不復暇為之。謂十二月,當覆命農計耦耕事。
已,甚。康,樂。職,主也。箋云君雖當自樂,亦無甚大樂,欲其用禮為節也,又當主思於所居之事,謂國中政令。
荒,大也。瞿瞿然顧禮義也。箋云荒,廢亂也。良,善也。君之好樂,不當至於廢亂政事,當如善士瞿瞿然顧禮義也。

賦也。蟋蟀,蟲名。似蝗而小,正黑,有光澤如漆,有角翅。或謂之促織,九月在堂。聿,遂。莫,晩。除,去也。大康,過於樂也。職,主也。瞿瞿,却顧之貌◯唐俗勤儉。故其民閒,終歲勞苦,不敢少休。及其歲晩務閒之時,乃敢相與燕飮為樂而言,今蟋蟀在堂,而歲忽已晩矣。當此之時,而不為樂,則日月將舍我而去矣。然其憂深而思遠也。故方燕樂,而又遽相戒曰,今雖不可以不為樂,然不已過於樂乎。盍亦顧念其職之所居者,使其雖好樂而無荒。若彼良士之長慮而却顧焉,則可以不至於危亡也。蓋其民俗之厚,而前聖遺風之遠如此。

蟋蟀在堂。歲聿其逝。dang 陽, zjiat
今我不樂。日月其邁。meat
無已大康。職思其外。khang 陽, ngnat
好樂無荒。良士蹶蹶。xuang 陽, kiuat 月

邁,行也。
外,禮樂之外。箋云外謂國外至四境
蹶蹶,動而敏於事。

賦也。逝、邁,皆去也。外,餘也。其所治之事,固當思之。而所治之餘,亦不敢忽。蓋其事變,或出於平常思慮之所不及。故當過而備之也。蹶蹶,動而敏於事也。

蟋蟀在堂。役車其休。dang 陽, xiu
今我不樂。日月其慆。thu
無已大康。職思其憂。khang 陽, iu
好樂無荒。良士休休。xuang 陽, iu 幽

箋云庶人乘役車。役車休,農功畢,無事也。
慆,過也。
憂,可憂也。箋云憂者,謂鄰國侵伐之憂。
休休,樂道之心。

賦也。庶人乘役車。歲晩則百工皆休矣。慆,過也。休休,安閑之貌。樂而有節,不至於淫,所以安也。

【論】蟋蟀之義,簡而易明。鄭氏以農功為詩,考序及詩,但刺僖公不能以禮自娛樂爾,初不及農功也。國君之尊,以禮晏樂,自有時,豈如庶人,必待農隙乎,鄭惟此為衍說爾。「職思其外」,毛謂禮樂之外,鄭謂國外至四境。鄭又謂「職思其憂」為鄰國侵伐之事,皆失之。詩曰「蟋蟀在堂」者,著歲將晚而日月之速,冝為樂也。「職思其外」者,謂國君行樂有時,使不廢其職事而更思其外爾,謂廣為周慮也。一國之政,所憂非一事,不專備侵伐也。

【朱子語類】問「如蟋蟀之序,全然鑿說,固不待言。然詩作於晉,而風係於唐,卻須有說。」曰「本是唐,及居晉水,方改號晉。」琮曰「莫是周之班籍只有唐而無晉否。」曰「文侯之命,書序固稱『晉』矣。」曰「書序想是紀事之詞。若如春秋書『晉』之法,乃在曲沃既命之後,豈亦係詩之意乎。」曰「恁地說忒緊,恰似舉子做時文去。」(琮)

蟋蟀自做起底詩,山有樞自做到底詩,皆人所自作。(升卿)

115〈唐風・山有樞〉

山有樞,刺晉昭公也。
不能脩道以正其國,有財不能用,有鐘鼓不能以自樂,有朝廷不能洒埽,政荒民散,將以危亡,四鄰謀取其國家而不知,國人作詩以刺之也。○樞,本或作蓲。昭公,左傳及史記作昭侯。埽,本又作掃。
此詩蓋以答蟋蟀之意,而寬其憂。非臣子所得施於君父者。序說大誤。

山有樞。隰有榆。thjio, jio
子有衣裳。弗曳弗婁。lo
子有車馬。弗馳弗驅。khio
宛其死矣。他人是愉。jio 侯

興也。樞,荎也。國君有財貨而不能用,如山隰不能自用其財。
婁,亦曳也。○婁,馬云「牽也。」
宛,死貎。愉,樂也。箋云愉讀曰偷。偷,取也。○宛,於阮反,本亦作苑。愉,毛以朱反,鄭作「偷」,他侯反。

興也。樞,荎也。今刺榆也。榆,白枌也。婁,亦曳也。馳,走。驅,策也。宛,坐見貌。愉,樂也◯此詩蓋亦答前篇之意,而解其憂。故言山則有樞矣,隰則有榆矣。子有衣裳車馬,而不服不乘,則一旦宛然以死,而他人取之以為己樂矣。蓋言不可不及時為樂。然其憂愈深,而意愈蹙矣。

山有栲。隰有杻。khu, niu
子有廷內。弗洒弗埽。su
子有鐘鼓。弗鼓弗考。khu
宛其死矣。他人是保。pu 幽

栲,山樗。杻,檍也。
洒,灑也。考,擊也。
保,安也。箋云保,居也。

興也。栲,山樗也。似樗,色小白,葉差狹。杻,檍也。葉似杏而尖,白色,皮正赤。其理多曲少直。材可為弓弩幹者也。考,擊也。保,居有也。

山有漆。隰有栗。tsiet, liet
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shet
且以喜樂。且以永日。njiet
宛其死矣。他人入室。sjiet 質

君子無故琴瑟不離於側。
永,引也。

興也。君子無故,琴瑟不離於側。永,長也。人多憂,則覺日短。飮食作樂,可以永長此日也。

116〈唐風・揚之水〉

揚之水,刺晉昭公也。
昭公分國以封沃,沃盛強,昭公微弱,國人將叛而歸沃焉。箋封沃者,封叔父桓叔于沃也。沃,曲沃,晉之邑也。
詩文明白,序說不誤。

揚之水。白石鑿鑿。tzôk
素衣朱襮。從子于沃。pôk, ôk
既見君子。云何不樂。lôk 藥

興也。鑿鑿然,鮮明貌。箋云激揚之水,激流湍疾,洗去垢濁,使白石鑿鑿然。興者,喻桓叔盛強,除民所惡,民得以有禮義也。
襮,領也。諸侯繡黼丹朱中衣。沃,曲沃也。箋云繡當為「綃」,綃黼丹朱中衣,中衣以綃黼為領,丹朱為純也。國人欲進此服,去從桓叔。○繡音秀,眾家申毛並依字,下文同。鄭改為「宵黼」,音甫。宵音消,本作綃。
箋云君子謂桓叔。

比也。鑿鑿,巉巖貌。襮,領也。諸侯之服繡黼領而丹朱純也。子,指桓叔也。沃,曲沃也◯晉昭侯封其叔父成師于曲沃。是為桓叔。其後沃盛强,而晉微弱,國人將叛而歸之。故作此詩。言水緩弱而石巉巖,以比晉衰而沃盛。故欲以諸侯之服,從桓叔于曲沃,且自喜其見君子,而無不樂也。

揚之水。白石皓皓。huk
素衣朱繡。從子于鵠。siuk, huk
既見君子。云何其憂。iu 覺幽通韻

皓皓,潔白也
繡,黼也。鵠,曲沃邑也。○鵠,戶毒反。
言無憂也。

比也。朱繡,即朱襮也。鵠,曲沃邑也。

揚之水。白石粼粼。lien
我聞有命。不敢以告人。myen, njien 真

粼粼,清澈也。○粼,本又作磷,同。
聞曲沃有善政命,不敢以告人。箋云不敢以告人而去者,畏昭公謂已動民心。

比也。粼粼,水淸石見之貌。聞其命,而不敢以告人者,為之隱也。桓叔將以傾晉,而民為之隱。蓋欲其成矣◯李氏曰,古者不軌之臣,欲行其志,必先施小惠,以收眾情。然後民翕然從之。田氏之於齊,亦猶是也。故其召公子陽生於魯,國人皆知其已至,而不言。所謂我聞有命,不敢以告人也。

【論】詩人本刺昭公封沃而桓叔盛彊。而毛鄭謂波流湍疾,洗去垢濁,使白石鑿鑿然,如桓叔除民所患,民得有禮義。遂如二家之說,則是桓叔善治其民,非其盛彊為晉患也。據序所陳,直謂昭公微弱,不能制桓叔之彊。民皆舍弱就彊,叛而歸沃爾,非謂民知就禮義也。使民知就禮義,則晉雖弱而不叛也。詩王風、鄭風及此,有揚之水三篇(68, 92, 116)。其王、鄭二篇皆以激揚之水力弱不能流移束薪,豈獨於此篇謂波流湍疾,洗去垢濁。以意求之,當是刺昭公微弱,不能制沃,與不流束薪義同則得之矣。

【本義】激揚之水,其力弱不能流移白石,以興昭公微弱不能制曲沃。而桓叔之彊於晉國,如白石鑿鑿然見於水中爾。其民從而樂之,則詩文自見。毛鄭之說亦通也。

117〈唐風・椒聊〉

椒聊,刺晉昭公也。
君子見沃之盛彊,能脩其政,知其蕃衍盛大,子孫將有晉國焉。
○椒聊,椒木名。聊,辭也。
此詩,未見其必為沃而作也。

椒聊之實。蕃衍盈升。sjiəng
彼其之子。碩大無朋。bəng 蒸
椒聊且。遠條且。lyu, dyu 幽

興也。椒聊,椒也。箋云椒之性芬香而少實,今一捄之實,蕃衍滿升,非其常也。興者,喻桓叔晉君之支別耳,今其子孫眾多,將日以盛也。
朋,比也。箋云之子,是子也。謂桓叔也。碩,謂壯貌,佼好也。大謂德美廣博也。無朋,平均,不朋黨。○比,王肅、孫毓申毛,謂無比例也。
條,長也。箋云椒之氣日益遠長,似桓叔之德彌廣博。○且,子餘反。

興而比也。椒,樹。似茱莄,有針刺。其實味辛,而香烈。聊,語助也。朋,比也。且,歎詞。遠條,長枝也◯椒之蕃盛,則采之盈升矣。彼其之子,則碩大而無朋矣。椒聊且遠條且,歎其枝遠而實益蕃也。此不知其所指。序亦以為沃也。

椒聊之實。蕃衍盈匊。kiuk
彼其之子。碩大且篤。tuk 覺
椒聊且。遠條且。lyu, dyu 幽

兩手曰匊。
篤,厚也。
言聲之遠聞也。

興而比也。兩手曰匊。篤,厚也。

【取舍義】椒聊,刺晉昭公也。君子見沃之盛强,知其蕃衍盛大,子孫將有晉國焉。其詩曰「椒聊之實,蕃衍盈升。彼其之子,碩大無朋。」毛謂朋,比也。鄭謂平均無朋黨。「彼其之子」,曲沃桓叔也。詩人但憂桓叔盛大,將奪晉國,本不美其為政平均也。毛以朋為比,比者以類相附之謂也。無朋者,謂桓叔盛大無與為比,謂其特盛出於倫類也。義當從毛。

118〈唐風・綢繆〉

綢繆。刺晉亂也。
國亂則婚姻不得其時焉。箋不得其時謂不及仲春之月
此但為婚姻者相得而喜之詞未必為刺晉國之亂也

綢繆束薪。三星在天。sien, thyen
今夕何夕。見此良人。njien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njien 真

興也綢繆猶纒綿也三星參也在天謂始見東方也男女待禮而成若薪芻待人事而後束也三星在天可以嫁娶矣。箋云三星謂心星也心有尊卑夫婦父子之象又為二月之合宿故嫁娶者以為候焉昏而火星不見嫁娶之時也今我束薪於野乃見其在天則三月之末四月之中見於東方矣故云不得其時
良人美室也。箋云今夕何夕者言此夕何月之夕乎而女以見良人言非其時
子兮者嗟茲也。箋云子兮子兮者斥嫁取者子取後隂陽交會之月當如此良人何

興也。綢繆,猶纏綿也。三星,心也。在天,昬始見於東方,建辰之月也。良人,夫稱也◯國亂民貧,男女有失其時,而後得遂其婚姻之禮者。詩人叙其婦語夫之詞曰,方綢繆以束薪也,而仰見三星之在天。今夕不知其何夕也。而忽見良人之在此。既又自謂曰,子兮子兮,其將奈此良人何哉。喜之甚而自慶之詞也。

綢繆束芻。三星在隅。tshio, ngio
今夕何夕。見此邂逅。ho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ho 侯

隅東南隅也。箋云心星在隅謂四月之末五月之中
邂逅解說之貎

興也。隅,東南隅也。昏見之星。至此則夜久也。邂逅,相遇之意。此為夫婦相語之詞也。

綢繆束楚。三星在戶。tshia, ha
今夕何夕。見此粲者。tiya
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tiya 魚

參星正月中直户也。箋云心星在户謂之五月之末六月之中
三女為粲大夫一妻二妾

興也。戶,室戶也。戶,必南出。昬見之星至此,則夜分矣。粲,美也。此為夫語婦之詞也。或曰,女三為粲。一妻二妾也。

【取舍義】綢繆刺晉亂也國亂則昏姻不得其時其詩曰綢繆束薪三星在天毛謂三星參星也男女待禮而成若薪芻待人事而後束鄭謂三星心星也二月之合宿故嫁娶者以為候今我束薪於野乃見在天則三月之末四月之中見於東方矣故云不得其時參心皆三星而知鄭義為得者以其所見之月候嫁娶早晚為有理毛以束薪喻男女成昏於義不類鄭謂因束薪於野而見天星義簡而直故皆當從鄭

119〈唐風・杕杜〉

杕杜。刺時也。
君不能親其宗族。骨肉離散。獨居而無兄弟。將為沃所并爾。
此乃人無兄弟而自歎之詞。未必如序之說也。況曲沃實晉之同姓,其服屬又未遠乎。

有杕之杜。其葉湑湑。da, sia
獨行踽踽。豈無他人。不如我同父。biua, …, kiua 魚
嗟行之人。胡不比焉。biei
人無兄弟。胡不佽焉。tsiei 脂

興也。杕,特貎。杜,赤棠也。湑湑,枝葉不相比也。
踽踽,無所親也。箋云,他人,謂異姓也。言昭公遠其宗族,獨行於國中踽踽,然此豈無異姓之臣乎。顧恩不如同姓親親也。
箋云,君所與行之人,謂異姓卿大夫也。比,輔也。此人,女何不輔君為政令。

佽助也。箋云,異姓卿大夫女見君無兄弟之親。親者何不相推佽而助之。

興也。杕,特也。杜,赤棠也。湑湑,盛貌。踽踽,無所親之貌。同父,兄弟也。比,輔。佽,助也◯此無兄弟者,自傷其孤特,而求助於人之詞。言杕然之杜,其葉猶湑湑然。 人無兄弟,則獨行踽踽。曾杜之不如矣。然豈無他人之可與同行也哉。特以其不如我兄弟,是以不免於踽踽耳。於是嗟歎。行路之人,何不閔我之獨行而見親,憐我之無兄弟而見助乎。

有杕之杜。其葉菁菁。tzieng
獨行瞏瞏。豈無他人。不如我同姓。giueng, …, sieng 耕
嗟行之人。胡不比焉。biei
人無兄弟。胡不佽焉。tsiei 脂

菁菁,葉盛也。箋云,菁菁,稀少之貎。
睘睘,無所依也。同姓,同祖也。

興也。菁菁,亦盛貌。睘睘,無所依貌。

120〈唐風・羔裘〉

羔裘。刺時也。
晉人刺其在位。不恤其民也。箋恤憂也
詩中未見此意

羔裘豹袪。自我人居居。khia, kia
豈無他人。維子之故。ka 魚

袪袂也本末不同在位與民異心自用也居居懷惡不相親比之貎。箋云羔裘豹袪在位卿大夫之服也其役使我之民人其意居居然有悖惡之心不恤我之困苦
箋云此民卿大夫采邑之民也故云豈無他人可歸往者乎我不去者乃念子故舊之人

賦也。羔裘,君純羔,大夫以豹飾。袪,袂也。居居,未詳。

羔裘豹褎。自我人究究。ziu, kiu
豈無他人。維子之好。xu 幽

褎猶袪也究究猶居居也
箋云我不去而歸往他人者乃念子而愛好之也民之厚如此亦唐之遺風

賦也。褎,猶袪也。究究,亦未詳。

◎此詩不知所謂。不敢强解。

【一義解】羔裘晉人刺其在位不恤其民也其詩曰羔裘豹袪自我人居居豈無他人維子之故鄭謂此民卿大夫采邑之民爾又云我不去者念子故舊之人據詩乃晉人述其國民怨上之辭云我豈無他國可往猶顧子而不去爾在位者晉國執政之大臣民於上位何論故舊序但云不恤其民鄭何據而限以卿大夫采邑皆曲說也

121〈唐風・鴇羽〉

鴇羽。刺時也。
昭公之後。大亂五世。君子下從征役。不得養其父母而作是詩也。箋大亂五世者昭公孝侯鄂侯哀侯小子侯
序意得之但其時世則未可知耳

肅肅鴇羽。集于苞栩。hiua, xia
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ka, sjia
父母何怙。ha
悠悠蒼天。曷其有所。shia 魚

興也肅肅鴇羽聲也集止苞稹栩杼也鴇之性不樹止。箋云興者喻君子當居安平之處今下從征役其為危苦如鴇之樹止然稹者根相迫迮梱致也
盬不攻緻也怙恃也。箋云蓺樹也我迫王事無不攻致故盡力焉既則罷倦不能播種五榖今我父母將何怙乎
箋云曷何也何時我得其所哉

比也。肅肅,羽聲。鴇,鳥名。似鴈而大。無後趾。集,止也。苞,叢生也。栩,柞櫟也。其子為皁斗。殻可以染皁者是也。盬,不攻緻也。蓺,樹。怙,恃也◯民從征役,而不得養其父母。故作此詩。言鴇之性,不樹止,而今乃飛集于苞栩之上。如民之性,本不便於勞苦,今乃久從征役,而不得耕田以供子職也。悠悠蒼天,何時使我得其所乎。

肅肅鴇翼。集于苞棘。jiək, kiək
王事靡盬。不能蓺黍稷。tziək
父母何食。djiək
悠悠蒼天。曷其有極。giək 職

箋云極已也

比也。極,已也。

肅肅鴇行。集于苞桑。hang, sang
王事靡盬。不能蓺稻粱。liang
父母何嘗。zjiang
悠悠蒼天。曷其有常。zjiang 陽

行翮也

比也。行,列也。稻,即今南方所食稻米。水生而色白者也。粱,粟類也。有數色。嘗,食也。常,復其常也。

122〈唐風・無衣〉

無衣。刺晉武公也。
武公始并晉國。其大夫為之請命乎天子之使。而作是詩也。箋天子之使是時使來者
序以史記為文詳見本篇但此詩若非武公自作以述其賂王請命之意則詩人所作以著其事而陰刺之耳序乃以為美之失其旨矣且武公弑君篡國大逆不道乃王法之所必誅而不赦者雖曰尚知王命之重而能請之以自安是亦禦人於白晝大都之中而自知其罪之甚重則分薄贓餌貪吏以求私有其

豈曰無衣七兮。tsiet
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kiet 質

侯伯之禮七命冕服七章。箋云我豈無是七章之衣乎晉舊有之非新命之服
諸侯不命於天子則不成為君。箋云武公初并晉國心未自安故以得命服為安

賦也。侯伯七命。其車旗衣服,皆以七為節。子,天子也◯史記曲沃桓叔之孫武公伐晉滅之。盡以其寶器,賂周釐王。王以武公為晉君,列於諸侯。此詩蓋述其請命之意。言我非無是七章之衣也。而必請命者,蓋以不如天子之命服之為安且吉也。蓋當是時周室雖衰,曲刑猶在。武公既負弑君簒國之罪,則人得討之,而無以自立於天地之閒。故賂王請命,而為說如此。然其倨慢無禮,亦已甚矣。釐王貪其寶玩,而不思天理民彝之不可廢。是以誅討不加,而爵命行焉,則王綱於是乎不振,而人紀或幾乎絶矣。嗚呼痛哉。

豈曰無衣六兮。liuk
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iuk 覺

天子之卿六命車旗衣服以六為節。箋云變七言六者謙也不敢必當侯伯得受六命之服列於天子之卿猶愈乎不
燠煖也

賦也。天子之卿六命。變七言六者,謙也。不敢以當侯伯之命,得受六命之服。比於天子之卿,亦幸矣。燠,煖也。言其可以久也。

123〈唐風・有杕之杜〉

有杕之杜。刺晉武也。
武公寡特。兼其宗族。而不求賢以自輔焉。
此序全非詩意

有杕之杜。生于道左。tzai
彼君子兮。噬肯適我。ngai 歌
中心好之。曷飲食之。xu 幽, djiək 職

興也道左之陽人所宜休息也。箋云道左道東也日之熱恒在日中之後道東之杜人所宜休息也今人不休息者以其特生隂寡也興者喻武公初兼其宗族不求賢者與之在位君子不歸似乎特生之杜然
噬逮也。箋云肯可適之也彼君子之人至於此國皆可求之我君所君子之人義之與比其不來者君不求之
箋云曷何也言中心誠好之何但飲食之當盡禮極歡以待之

比也。左,東也。噬,發語詞。曷,何也◯此人好賢,而恐不足以致之。故言,此杕然之杜,生于道左,其蔭不足以休息。如己之寡弱,不足恃頼,則彼君子者,亦安肯顧而適我哉。然其中心好之,則不已也。但無自而得飮食之耳。夫以好賢之心如此,則賢者安有不至。而何寡弱之足患哉。

有杕之杜。生于道周。tjiu
彼君子兮。噬肯來游。jiu 幽
中心好之。曷飲食之。xu 幽, djiək 職

周曲也
遊觀也

比也。周,曲也。

124〈唐風・葛生〉

葛生。刺晉獻公也。
好攻戰則國人多喪矣。箋喪棄亡也夫從征役棄亡不反則其妻居家而怨思
獻公固喜攻戰而好讒佞然未見此二詩之果作於其時也

葛生蒙楚。蘞蔓于野。tshia, jya
予美亡此。誰與獨處。thjia 魚

興也葛生延而蒙楚蘞生蔓於野喻婦人外成於他家
箋云予我亡無也言我所美之人無於此謂其君子也吾誰與居乎獨處家耳從軍未還未知死生其今無於此

興也。蘞,草名。似栝樓。葉盛而細。蔓,延也。予美,婦人指其夫也◯婦人以其夫久從征役而不歸,故言葛生而蒙于楚,蘞生而蔓于野,各有所依託。而予之所美者,獨不在是。則誰與,而獨處於此乎。

葛生蒙棘。蘞蔓于域。kiək, hiuək
予美亡此。誰與獨息。siək 職

域營域也
息止也

興也。域,營域也。息,止也。

角枕粲兮。錦衾爛兮。tsan, lan
予美亡此。誰與獨旦。tan 元

齊則角枕錦衾禮夫不在斂枕篋衾席韣而藏之。箋云夫雖不在不失其祭也攝主主婦猶自齊而行事
箋云旦明也我君子無於此吾誰與齊乎獨自潔明

賦也。粲、爛,華美鮮明之貌。獨旦,獨處至旦也。

夏之日。冬之夜。jyak
百歲之後。歸於其居。kia 鐸魚通韻

言長也。箋云思者於晝夜之長時尤甚故極言之以盡情
箋云居墳墓也言此者婦人專一義之至情之盡

賦也。夏日永,冬夜永。居,墳墓也◯夏日冬夜,獨居憂思,於是為切。然君子之歸無期。不可得而見矣。要死而相從耳。鄭氏曰,言此者,婦人專一,義之至,情之盡。蘇氏曰,思之深,而無異心,此唐風之厚也。

冬之夜。夏之日。njiet
百歲之後。歸於其室。sjiet 質

室猶居也。箋云室猶塜壙

賦也。室,壙也。

125〈唐風・采苓〉

采苓。刺晉獻公也。
獻公好聽讒焉。
未見其必為秦仲之詩大率秦風唯黃鳥渭陽為有据其他諸詩皆不可考

采苓。采苓。首陽之巔。lyen, lyen, tyen
人之為言。苟亦無信。sien 真
舍旃。舍旃。苟亦無然。tjian, tjian, njian
人之為言。胡得焉。ngian, ian 元

興也苓大苦也首陽山名也采苓細事也首陽幽辟也細事喻小行也幽辟喻無徵也。箋云采苓采苓者言采苓之人衆多非一也皆云采此苓於首陽山之上首陽山之上信有苓矣然而今之采者未必於此山然而人必信之興者喻事有似而非
茍誠也。箋云茍且也為言謂為人為善言以稱薦之欲使見進用也旃之言焉也舍之焉舍之焉謂謗訕人欲使見貶退也此二者且無信受之且無答然
箋云人以此言來不信受之不答然之從後察之或時見罪何所得

比也。首陽,首山之南也。巓,山頂也。旃,之也◯此刺聽讒之詩。言子欲采苓於首陽之巓乎。然人之為是言以告子者,未可遽以為信也。姑舍置之,而無遽以為然。徐察而審聽之,則造言者無所得,而讒止矣。或曰,興也。下章放此。

采苦。采苦。首陽之下。kha, kha, hea
人之為言。苟亦無與。jia 魚
舍旃。舍旃。苟亦無然。tjian, tjian, njian
人之為言。胡得焉。ngian, ian 元

苦苦菜也
無與勿用也

比也。苦,苦菜也。生山田及澤中,得霜甜脆而美。與,許也。

采葑。采葑。首陽之東。piong, piong, tong
人之無言。苟亦無從。dziong 東
舍旃。舍旃。苟亦無然。tjian, tjian, njian
人之為言。胡得焉。ngian, ian 元

葑菜名也

比也。從,聽也。

論曰毛以采苓為細事與采葛傅同予於采葛論之矣鄭又轉釋細事以為小行詩人之意明白固不使後人須轉釋而後知也首陽山名人所共見而易知者毛以為幽僻鄭以為無徵皆失矣至於人之為言苟亦無信舍旃舍旃苟亦無然以文意考之本是為一事而鄭分為二謂人之為言是稱薦人欲使見進用舍旃舍旃是謗訕人欲使見貶退者考詩之意不然也蓋其下文再舉人之為言而不復舉舍旃舍旃者知非二事也

本義曰采苓者積少成多如讒言漸積以成惑與采葛義同其曰人之為言苟亦無信舍旃舍旃苟亦無然人之為言胡得焉者戒獻公聞人之言且勿聽信置之且勿以為然更考其言何所得謂徐察其虛實也義止如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