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rrison Huang
updated: 10/12/18

宛丘
東門之枌
衡門
東門之池
東門之楊
墓門
防有鵲巢
月出
株林
澤陂

〈國風・陳風〉

季札觀樂】使工為之歌陳,曰「國無主,其能久乎。」

【漢書・地理志】陳國,今淮陽之地。陳本太昊之虛,周武王封舜後媯滿於陳,是為胡公,妻以元女大姬。婦人尊貴,好祭祀,用史巫,故其俗巫鬼。陳詩曰「坎其擊鼓,宛丘之下,亡冬亡夏,值其鷺羽。(136)」又曰「東門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137)」此其風也。吳札聞陳之歌,曰「國亡主,其能久乎。」自胡公後二十三世為楚所滅。陳雖屬楚,於天文自若其故。

【陳譜】陳者,大皥虙戲氏之墟。帝舜之胄有虞閼父者,為周武王陶正。武王頼其利器用,與其神明之後,封其子媯滿於陳,都於宛丘之側,是曰陳胡公,以備三恪。妻以元女大姬。其封域在禹貢豫州之東,其地廣平,無名山大澤,西望外方,東不及明(音孟)豬。大姬無子,好巫覡禱祈鬼神歌舞之樂,民俗化而為之。五世至幽公,當厲王時,政衰,大夫淫荒,所為無度,國人傷而刺之,陳之變風作矣。

【詩集傳】陳,國名。大皥伏羲氏之墟。在禹貢豫州之東,其地廣平,無名山大川。西望外方,東不及孟諸。周武王時,帝舜之冑,有虞閼父為周陶正。武王賴其利器用,與其神明之後,以元女大姬妻其子滿,而封之于陳。都於宛丘之側。與黃帝帝堯之後,共為三恪,是為胡公。大姬婦人尊貴,好樂巫覡歌舞之事。其民化之。今之陳州即其地也。

◎東萊呂氏曰,變風終於陳靈。其閒男女夫婦詩,一何多邪。曰,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禮義有所錯。男女者,三綱之本,萬事之先也。正風之所以為正者,舉其正者以勸之也。變風之所以為變者,舉其不正者以戒之也。道之升降,時之治亂,俗之汙隆,民之死生,於是乎在。錄之煩悉,篇之重複,亦何疑哉。

136〈陳風・宛丘〉

宛丘。刺幽公也。
淫荒昏亂,遊蕩無度焉。 ○宛丘,怨阮反。爾雅云:宛中,宛丘。郭云:中央隆高。
陳國小無事實幽公但以諡惡故得游蕩無度之詩未敢信也

子之湯兮。宛丘之上兮。thang, zjiang
洵有情兮。而無望兮。miuang 陽

子,大夫也。湯,蕩也。四方高,中央下,曰宛丘。箋云:子者,斥幽公也,遊蕩無所不為。 ○湯,他郎反,舊他浪反。
洵,信也。箋云:此君信有淫荒之情,其威儀無可觀望而則傚。

賦也。子,指遊蕩之人也。湯,蕩也。四方高中央下曰宛丘。洵,信也。望,人所瞻望也◯國人見此人常遊蕩於宛丘之上,故叙其事以刺之。言雖信有情思而可樂矣,然無威儀可瞻望也。

坎其擊鼓。宛丘之下。ka, hea
無冬無夏。值其鷺羽。hea, hiua 魚

坎坎,擊鼓聲。
值,持也。鷺鳥之羽,可以為翳。箋云:翳,舞者所持以指麾。

賦也。坎,擊鼓聲。值,植也。鷺,春鉏。今鷺鷥。好而潔白,頭上有長毛十數枚。羽,以其羽為翳,舞者持以指麾也。言無時不出遊,而鼓舞於是也。

坎其擊缶。宛丘之道。piu, du
無冬無夏。值其鷺翿。du 幽

盎謂之缶。 ○缶,方有反。盎,本亦作㼜,烏浪反。
翿,翳也。

賦也。缶,瓦器。可以節樂。翿,翳也。

137〈陳風・東門之枌〉

東門之枌。疾亂也。
幽公淫荒。風化之所行。男女棄其舊業。亟會於道路。歌舞於市井爾。
同上

東門之枌。宛丘之栩。xia
子仲之子。婆娑其下。hea 魚

枌白榆也栩杼也國之交會男女之所聚
子仲陳大夫氏婆娑舞也。箋云之子男子也

賦也。枌,白榆也。先生葉卻著莢。皮色白。子仲之子,子仲之女也。婆娑,舞貌◯此男女聚會歌舞,而賦其事以相樂也。

穀旦于差。南方之原。tsheai, ngiuan
不績其麻。市也婆娑。meai, sai 歌元通韻

榖善也原大夫氏。箋云旦明于曰差擇也朝日善明曰相擇矣以南方原氏之女可以為上處
箋云績麻者婦人之事也疾其今不為

賦也。穀,善。差,擇也◯既差擇善旦,以會于南方之原。於是棄其業以舞於市而往會也。

穀旦于逝。越以鬷邁。zjiat, meat 月
視爾如荍。貽我握椒。gyu, tzyu 幽

逝往鬷數邁行也。箋云越於鬷總也朝日善眀曰往矣謂之所會處也於是以總行欲男女合行
荍芘芣也椒芬香也。箋云男女交會而相說曰我視女之顏色美如芘芣之華然女乃遺我一握之椒交情好也此本淫亂之所由

賦也。逝,往。越,於。鬷,眾也。邁,行也。荍,芘芣也。又名荆葵。紫色。椒,芬芳之物也◯言又以善旦而往。於是以其眾行,而男女相與道,其慕悅之詩曰,我視爾顏色之美,如芘芣之華。於是遺我以一握之椒。而交情好也。

論曰子仲之子莫知為男也女也而鄭謂之男子榖旦者善旦也猶今言吉日爾鄭謂朝日善明者何其迂邪南方之原毛以為陳大夫原氏而鄭因以此原氏國中之最上處而家有美女附其說者遂引春秋莊公時季友如陳葬原仲為此原氏且原氏陳之貴族宜在國中而曰南方之原者何哉據詩人所陳當在陳國之南方也而說者又以不績其麻而舞於市者遂為原氏之女皆詩無明文以意增衍而惑學者非一人之失也原者猶東門之墠也

138〈陳風・衡門〉

衡門。誘僖公也。
愿而無立志。故作是詩以誘掖其君也。箋誘進也掖扶持也
僖者小心畏忌之名故以為愿無立志而配以此詩不知其為賢者自樂而無求之意也

衡門之下。可以棲遲。diei
泌之洋洋。可以樂飢。kiei 脂

衡門横木為門言淺陋也棲遲遊息也。箋云賢者不以衡門之淺陋則不遊息於其下以喻人君不可以國小則不興治致政化
泌泉水也洋洋廣大也樂飢可以樂道忘飢。箋云飢者不足於食也泌水之流洋洋然飢者見之可飲以疗飢以喻人君慤愿任用賢臣則政教成亦猶是也

賦也。衡門,橫木為門也。門之深者,有阿塾堂宇。此惟橫木為之。棲遲,遊息也。泌,泉水也。洋洋,水流貌◯此隱居自樂,而無求者之詞。言衡門雖淺陋,然亦可以遊息。泌水雖不可飽,然亦可以玩樂而忘飢也。

豈其食魚。必河之魴。biuang
豈其取妻。必齊之姜。kiang 陽

箋云此言何必河之魴然後可食取其美口而已何必大國之女然後可妻亦取貞順而已以喻君任臣何必至人亦取忠孝而已齊姜姓

賦也。姜,齊姓。

豈其食魚。必河之鯉。liə
豈其取妻。必宋之子。tziə 之

箋云宋子姓魴音房取音娶下文同

賦也。子,宋姓。

論曰毛鄭解衡門之下可以棲遲其義是矣自泌之洋洋以下鄭解為任用賢人則詩無明文大抵毛鄭之失在於穿鑿皆此類也鄭改樂為療謂飲水療飢理豈然哉

本義曰詩人以陳僖公其性不放恣可以勉進於善而惜其懦無自立之志故作詩以誘進之云衡門雖淺陋若居之不以為陋則亦可以遊息於其下泌水洋洋然若閲之而樂則亦可以忘飢言陳國雖小若有意於立事則亦可以為政以此勉其不能而誘進之也其首章既言雖小亦有可為其二章三章則又言何必大國然後可為譬如食魚者凡魚皆可食若必待魴鯉則不食魚矣譬如娶妻諸姓之女皆可娶若必待齊宋之族則不娶妻矣是首章之意言小國皆可有為而二章三章言大國不可待而得此所謂誘掖之也

139〈陳風・東門之池〉

東門之池。刺時也。
疾其君之淫昏。而思賢女以配君子也。
此淫奔之詩序說蓋誤

東門之池。可以漚麻。diai, meai
彼美淑姬。可與晤歌。kai 歌

興也池城池也漚柔也。箋云於池中柔麻使可緝績作衣服興者喻賢女能柔順君子成其德教
晤遇也。箋云晤猶對也言淑姬賢女君子宜與對歌相切化也

興也。池,城池也。漚,漬也。治麻者,必先以水漬之。晤,猶解也◯此亦男女會遇之詞。蓋因其會遇之地所見之物,以起興也。

東門之池。可以漚紵。dia
彼美淑姬。可與晤語。ngia 魚

興也。紵,麻屬。

東門之池。可以漚菅。kean
彼美淑姬。可與晤言。ngian 元

言道也

興也。菅,葉似茅而滑澤。莖有白粉,柔韌。宜為索也。

140〈陳風・東門之楊〉

東門之楊。刺時也。
昏姻失時。男女多違。親迎女猶有不至者也。
同上。

東門之楊。其葉牂牂。jiang, tzang
昏以為期。明星煌煌。huang 陽

興也牂牂然盛貌言男女失時不逮秋冬。箋云楊葉牂牂三月中也興者喻時晚也失仲春之月
期而不至也。箋云親迎之禮以昬時女留他色不肻時行乃至大星煌煌然

興也。東門,相期之地也。楊,柳之揚起者也。牂牂,盛貌。明星,啓明也。煌煌,大明貌◯此亦男女期會,而有負約不至者。故因其所見,以起興也。

東門之楊。其葉肺肺。phiuat
昏以為期。明星晢晢。tjiat 月

肺肺猶牂牂也◯晢晢猶煌煌也

興也。肺肺,猶牂牂也。晢晢,猶煌煌也。

141〈陳風・墓門〉

墓門。刺陳佗也。
陳佗無良師傅。以至於不義。惡加於萬民焉。箋不義者謂弑君而自立
陳國君臣事無可紀獨陳佗以亂賊被討見書於春秋故以無良之詩與之序之作大抵類此不知其信然否也

墓門有棘。斧以斯之。sie
夫也不良。國人知之。tie 支
知而不已。誰昔然矣。jiə, jiə 之

興也墓門墓道之門斯析也幽間希行用生此棘薪維斧可以開析之。箋云興者喻陳佗由不覩賢師良傅之訓道至陷於誅絶之罪
夫傅相也。箋云良善也陳佗之師傅不善群臣皆知之言其罪惡著也
昔久也。箋云已猶去也誰昔昔也國人皆知其有罪惡而不誅退終致禍難自古昔之時常然

興也。墓門,凶僻之地。多生荆棘。斯,析也。夫,指所刺之人也。誰昔,昔也。猶言疇昔也◯言墓門有棘,則斧以斯之矣。此人不良,則國人知之矣。國人知之,猶不自改,則自疇昔而已然。非一日之積矣。所謂不良之人,亦不知其何所指也。

墓門有梅。有鴞萃止。dziuət
夫也不良。歌以誶之。siuət 物 (誶,今本作訊。廣韻引詩作誶。依錢大昕、段玉裁、朱駿聲改)
訊予不顧。顛倒思予。ka, jia 魚

梅枏也鴞惡聲之鳥也萃集也。箋云梅之樹善惡自有徒以鴞集其上而鳴人則惡之樹因惡矣以喻陳佗之性本未必惡師傅惡而陳佗從之而惡
訊告也。箋云歌謂作此詩也既作又使工歌之是謂之告
箋云予我也歌以告之汝不顧念我言至於破滅顛倒之急乃思我之言言其晚也

興也。鴟鴞,惡聲之鳥也。萃,集。訊,告也。顛倒,狼狽之狀◯墓門有梅,則有鴞萃之矣。夫也不良,則有歌其惡以訊之者矣。訊之而不予顧,至於顛倒然後思予,則豈有所及哉。或曰,訊予之予,疑當依前章作而字。

142〈陳風・防有鵲巢〉

防有鵲巢。憂讒賊也。
宣公多信讒。君子憂懼焉。
此非刺其君之詩

防有鵲巢。邛有旨苕。dzheô, dyô
誰侜予美。心焉忉忉。tô 宵

興也防邑也邛丘也苕草也。箋云防之有鵲巢邛之有美苕處勢自然興者喻宣公信多言之人故致此讒人
侜張誣也。箋云誰誰讒人也女衆讒人誰侜張誑欺我所美之人乎使我心忉忉然所美謂宣公也

興也。防,人所築以捍水者。卭,丘。旨,美也。苕,苕饒也。莖如勞豆而細,葉似蒺蔾而青。其莖葉綠色。可生食。如小豆藿也。侜,侜張也。猶鄭風之所謂迋也。予美,指所與私者也。忉忉,憂貌◯此男女之有私,而憂或閒之之詞。故曰,防,則有鵲巢矣。卭,則有旨苕矣。今此何人,而侜張予之所美,使我憂之而至於忉忉乎。

中唐有甓。邛有旨鷊。byek, ngyek
誰侜予美。心焉惕惕。thyek 錫

中中庭也唐堂塗也甓瓴甋也鷊綬草也
惕惕猶忉忉也

興也。廟中路,謂之唐。甓,瓴甋也。鷊,小草。雜色。如綬。惕惕,猶忉忉也。

論曰詩人刺讒之意予於采葛論之矣鄭以防之有鵲巢邛之有旨苕處勢自然喻宣公信讒致此讒人其說汗漫不切於理若謂處勢自然則何物不然而獨引鵲巢旨苕邪至於中唐有甓則無所解蓋理有不通不能為說也

本義曰詩人刺陳宣公好信讒言而國之君子皆憂懼及已謂讒言惑人非一言一日之致必由累積而成如防之有鵲巢漸積累成之爾又如苕饒蔓引牽連將及我也中唐有甓非一甓也亦以積累而成旨鷊綬草雜眾色以成文猶多言交織以成惑義與貝錦同

143〈陳風・月出〉

月出。刺好色也。
在位不好德而說美色焉。
此不得為刺詩

月出皎兮。kyô
佼人僚兮。舒窈糾兮。lyô, kyu
勞心悄兮。tsiô 宵幽合韻

興也皎月光也。箋云興者喻婦人有美色之白晳
僚好貌舒遲也窈糾舒之姿也
悄憂也。箋云思而不見則憂

興也。皎,月光也。佼人,美人也。僚,好貌。窈,幽遠也。糾,愁結也。悄,憂也◯此亦男女相悅而相念之詞。言月出則皎然矣。佼人則僚然矣。安得見之,舒窈糾之情乎。是以為之勞心而悄然也。

月出皓兮。hu
佼人懰兮。 舒懮受兮。liu, zjiu
勞心慅兮。tsu 幽

興也。懰,好貌。懮受,憂思也。慅,猶悄也。

月出照兮。tjiô
佼人燎兮。舒夭紹兮。lyô, zjiô
勞心懆兮。tsô 宵 (懆,今本作慘。當從《五經文字》作懆)

興也。燎,明也。夭紹,糾緊之意。慘,憂也。

144〈陳風・株林〉

株林。刺靈公也。
淫乎夏姬。驅馳而往。朝夕不休息焉。箋夏姬陳大夫妻夏徵舒之母鄭女也徵舒字子南夫字御叔
陳風獨此篇為有据

胡為乎株林。從夏南。liəm, nəm
匪適株林。從夏南。liəm, nəm 侵

株林夏氏邑也夏南夏徵舒也。箋云陳人責靈公君何為之株林從夏氏子南之母為淫泆之行
匪適株林從夏南。箋云匪非也言我非之株林從夏氏子南之母為淫佚之行自之他耳觝拒之辭

賦也。株林,夏氏邑也。夏南,徵舒字也◯靈公淫於夏徵之母,朝夕而往夏氏之邑。故其民相與語曰,君胡為乎株林乎。曰,從夏南耳。然則非適株林也。特以從夏南故耳。盖淫乎夏姬不可言也。故以從其子言之。詩人之忠厚如此。

駕我乘馬。說于株野。mea, jya 魚
乘我乘駒。朝食于株。kio, tio 侯

大夫乘駒。箋云我國人我君也君親乘君乘馬乘君乘駒變易車乘以至株林或說舍焉或朝食焉又責之也馬六尺以下曰駒

賦也。說,舍也。馬六尺以下曰駒。

◎春秋傳,夏姬,鄭穆公之女也。嫁於陳大夫夏御叔。靈公與其大夫孔寧儀行父通焉。洩冶諫不聽,而殺之。後卒為其子徵舒所弑,而徵舒復為楚莊王所誅。

145〈陳風・澤陂〉

澤陂。刺時也。
言靈公君臣淫於其國。男女相說。憂思感傷焉。箋君臣淫於國謂與孔寜儀行父也感傷謂涕泗滂沱

彼澤之陂。有蒲與荷。piai, hai
有美一人。傷如之何。hai
寤寐無為。涕泗滂沱。hiuai, dai 歌

興也陂澤障也荷芙蕖也。箋云蒲柔滑之物芙蕖之莖曰荷生而佼大興者蒲以喻所說男之性荷以喻所說女之容體也正以陂中二物興者喻淫風由同姓生
傷無禮也。箋云傷思也我思此美人當如之何而得見之
自目日涕自鼻曰泗。箋云寤覺也

興也。陂,澤障也。蒲,水草可為席者。荷,芙蕖也。自目曰涕,自鼻曰泗◯此詩之旨,與月出相類。言彼澤之陂,則有蒲與荷矣。有美一人,而不可見,則雖憂傷,而如之何哉。寤寐無為。涕泗滂沱而已矣。

彼澤之陂。有蒲與蕑。kean
有美一人。碩大且卷。giuan
寤寐無為。中心悁悁。kiuan 元

蕑蘭也。箋云蕑當作蓮蓮芙蕖實也蓮以喻女之言信
卷好貌
悁悁猶悒悒也

興也。蕑,蘭也。卷,鬢髮之美也。悁悁,猶悒悒也。

彼澤之陂。有蒲菡萏。dam
有美一人。碩大且儼。ngiam
寤寐無為。輾轉伏枕。tjiəm 談侵合韻

菡蓞荷華也。箋云華以喻女之顔色
儼矜莊貌寤寐無為輾轉伏枕

興也。菡萏,荷華也。儼,矜莊貌。輾轉伏枕,臥而不寐,思之深且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