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rrison Huang
updated: 10/12/18

羔裘
素冠
隰有萇楚
匪風

蜉蝣
候人
鳲鳩
下泉

〈國風・檜風〉

【檜譜】檜者,古高辛氏火正祝融之墟。檜國在禹貢豫州外方之北,滎波之南,居溱、洧之間。祝融氏名黎,其後八姓,唯妘姓檜者處其地焉。周夷王、厲王之時,檜公不務政事,而好絜衣服,大夫去之,於是檜之變風始作。其國北鄰於虢。

【詩集傳】檜,國名。高辛氏火正祝融之墟。在禹貢豫州外方之北,滎波之南,居溱洧之閒。其君妘姓。祝融之後,周衰為鄭桓公所滅,而遷國焉。今之鄭州即其地也。蘇氏以為檜詩皆為鄭作。如邶鄘之於衛也。未知是否。

146〈檜風・羔裘〉

羔裘。大夫以道去其君也。
國小而迫。君不用道。好絜其衣服。逍遙遊燕。而不能自強於政治。故作是詩也。箋以道去其君者三諫不從待放於郊得玦乃去

羔裘逍遙。狐裘以朝。jiô, diô
豈不爾思。勞心忉忉。tô 宵

羔裘以遊燕狐裘以適朝。箋云諸侯之朝服緇衣羔裘大蜡而息民則有黃衣狐裘今以朝服燕祭服朝是其好絜衣服也先言燕後言朝見君之志不能自强於政治
國無政令使我心勞。箋云爾女也三諫不從待放而去思君如是心忉忉然

賦也。緇衣羔裘,諸侯之朝服。錦衣狐裘,其朝天子之服也。舊說,檜君好潔其衣服,逍遥遊宴,而不能自强於政治。故詩人憂之。

羔裘翱翔。狐裘在堂。ziang, dang
豈不爾思。我心憂傷。sjiang 陽

堂公堂也。箋云翺翔猶逍遥也

賦也。翺翔,猶逍遥也。堂,公堂也。

羔裘如膏。日出有曜。kô, jiôk
豈不爾思。中心是悼。dôk 宵藥通韻

日出照曜然後見其如膏
悼動也。箋云悼猶哀傷也

賦也。膏,脂所漬也。日出有曜,日照之則有光也。

147〈檜風・素冠〉

素冠。刺不能三年也。箋喪禮子為父父卒為母皆三年時人恩薄禮廢不能行也

庶見素冠兮。棘人欒欒兮。kuan, luan
勞心慱慱兮。duan 元

庶幸也素冠練冠也棘急也欒欒瘠貎。箋云喪禮既祥祭而縞冠素紕時人皆解緩無三年之恩於其父母而廢其喪禮故覬幸一見素冠急於哀戚之人形貎欒欒然膄瘠也
慱慱憂勞也。箋云勞心者憂不得見

賦也。庶,幸也。縞冠素紕,既祥之冠也。黑經白緯曰縞。緣邊曰紕。棘,急也。喪事欲其總總爾。哀遽之狀也。欒欒,瘠貌。慱慱,憂勞之貌◯祥冠,祥則冠之。禫則除之。今人皆不能行三年之喪矣。安得見此服乎。當時賢者庶幾見之,至於憂勞也。

庶見素衣兮。iəi
我心傷悲兮。聊與子同歸兮。pəi, kiuəi 微

素冠故素衣也。箋云除成喪者其祭也朝服縞冠朝服緇衣素裳然則此言素衣者謂素裳也
願見有禮之人與之同歸。箋云聊猶且也且與子同歸欲之其家觀其居處

賦也。素冠,則素衣矣。與子同歸,愛慕之詞也。

庶見素韡兮。piet
我心蘊結兮。聊與子如一兮。kyet, iet 質

箋云祥祭朝服素韠者韠從裳色
子夏三年之喪畢見於夫子援琴而絃衎衎而樂作而曰先王制禮不敢不及夫子曰君子也閔子騫三年之喪畢見於夫子援琴而絃切切而哀作而日先王制禮不敢過也夫子曰君子也子路曰敢問何謂也夫子曰子夏哀己盡能引而致之於禮故曰君子也閔子騫哀未盡能自割以禮故曰君子也夫三年之喪賢者之所輕不肖者之所勉。箋云聊與子如一且欲與之居處觀其行也

賦也。韠,蔽膝也。以韋為之。冕服謂之韍。其餘曰韠。韠從裳色。素衣素裳,則素韠矣。蘊結,思之不解也。與子如一,甚於同歸矣。

◎按喪禮為父為君,斬衰三年。昔宰予欲短喪。夫子曰,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傳曰,子夏三年之喪畢,見於夫子。援琴而弦。衎衎而樂。作而曰,先王制禮,不敢不及。夫子曰,君子也。閔子騫三年之喪畢,見於夫子。援琴而弦。切切而哀。作而曰,先王制禮,不敢過也。夫子曰,君子也。子路曰,敢問何謂也。夫子曰,子夏哀已盡,能引而致之於禮。故曰,君子也。閔子騫哀未盡,能自割以禮。故曰,子也。夫三年之喪,賢者之所輕,不肖者之所勉。

148〈檜風・隰有萇楚〉

隰有萇楚。疾恣也。
國人疾其君之淫恣。而思無情慾者也。箋恣謂狡㹟淫戲不以禮也
此序之誤說見本篇

隰有萇楚。猗儺其枝。tjie
夭之沃沃。樂子之無知。tie 支

興也萇楚銚弋也猗儺柔順也。箋云銚弋之性始生正直及其長大則其枝猗儺而柔順不妄尋蔓草木興者喻人少而端慤則長大無情慾
夭少也沃沃壯佼也。箋云知匹也疾君之恣故於人年少沃沃之時樂其無妃匹之意

賦也。萇楚,銚弋。今羊桃也。子如小麥,亦似桃。猗儺,柔順也。夭,少好貌。沃沃,光澤貌。子,指萇楚也◯政煩賦重,人不堪其苦,嘆其不如草木之無知而無憂也。

隰有萇楚。猗儺其華。hoa
夭之沃沃。樂子之無家。kea 魚

箋云無家謂無夫婦室家之

賦也。無家,言無累也。

隰有萇楚。猗儺其實。djiet
夭之沃沃。樂子之無室。sjiet 質

賦也。無室,猶無家也。

149〈檜風・匪風〉

匪風。思周道也。
國小政亂。憂及禍難而思周道焉。
詩言周道但謂適周之路如四牡所謂周道逶遲耳序言思周道者蓋不達此意也

匪風發兮。匪車偈兮。piuat, giat
顧瞻周道。中心怛兮。tat 月

發發飄風非有道之風偈偈疾驅非有道之車
怛傷也下國之亂周道滅也。箋云周道周之政令也廻首曰顧

賦也。發,飄揚貌。偈,疾驅貌。周道,適周之路也。怛,傷也◯周室衰微,賢人憂嘆,而作此詩。言常時風發,而車偈,而中心怛然。今非風發也。非車偈也。特顧瞻周道,而思王室之陵遲。故中心為之怛然耳。

匪風飄兮。匪車嘌兮。phiô, phiô
顧瞻周道。中心弔兮。tyô 宵

廻風為飄嘌嘌無節度也
弔傷也

賦也。回風謂之飄。嘌,漂揺不安之貌。弔,亦傷也。

誰能亨魚。溉之釜鬵。ziəm
誰將西歸。懷之好音。iəm 侵

溉滌也鬵釡属亨魚煩則碎治民煩則散知亨魚則知治民矣。箋云誰能者言人偶能割亨者
周道在乎西懐歸也。箋云誰將者亦言人偶能輔周道治民者也檜在周之東故言西歸有能西仕於周者我則懐之以好音謂周之舊政令

興也。溉,滌也。鬵,釜屬。西歸,歸于周也◯誰能亨魚乎。有則我願為之溉其釜鬵。誰將西歸乎。有則我願慰之以好音。以見思之之甚。但有西歸之人,即思有以厚之也。

論曰毛傳發發飄風偈偈疾驅是矣而云非有道之風非有道之車者非也至於誰能亨魚溉之釜鬵則惟以老子烹小鮮之說解烹魚二字今考詩人之意云誰能烹魚者是設為發問之辭而其意在下文也毛鄭止解烹魚至於溉之釜鬵則無所說遂失詩人之意

本義曰詩人以檜國政亂憂及禍難而思天子治其國政以安其人民其言曰我顧瞻嚮周之道欲往告以所憂而不得往者非為風之飄發非為車之偈偈而不安我中心自有所傷怛而不寧也其卒章曰誰能烹魚溉之釜鬵者謂有能烹魚者必先滌濯其器器潔則可以烹魚若言誰能治安我人民必先平其國之亂政國亂平則我民安矣故其下文又問誰將西至於周使其慰我以好音者謂思周人來平其國亂也

〈國風・曹風〉

【漢書・地理志】宋地,房、心之分野也。今之沛、梁、楚、山陽、濟陰、東平及東郡之須昌、壽張,皆宋分也。周封微子於宋,今之睢陽是也,本陶唐氏火正閼伯之虛也。濟陰定陶,詩風曹國也。武王封弟叔振鐸於曹,其後稍大,得山陽、陳留,二十餘世為宋所滅。

【曹譜】曹者,禹貢兗州陶丘之北, 地名。周武王既定天下,封弟叔振鐸於曹,今日濟陰定陶是也。其封域在雷夏、菏澤之野。昔堯嘗遊成陽,死而葬焉。舜漁於雷澤,民俗始化,其遺風重厚,多君子,務稼穡,薄衣食以致畜積。夾於魯、衛之間,又寡於患難,末時富而無敎,乃更驕侈。十一世當周惠王時,政衰昭公好奢而任小人,曹之變風始作。

○陵曰:曹者,武王之弟叔振鐸所封之國也。爵為伯。其封域在兗州陶丘之北,菏澤之野,今濟陰定陶是也。

【詩集傳】曹,國名。其地在禹貢兗州陶丘之地,雷夏荷澤之野。周武王以封其弟振鐸。今之曹州即其地也。

◎程元問於文中子曰,敢問,豳風何風也。曰,變風也。元曰,周公之際,亦有變風乎。曰,君臣相誚,其能正乎。成王終疑周公,則風遂變矣。非周公至誠,其孰卒能正之哉。元曰,居變風之末,何也。曰,夷王以下,變風不復正矣。夫子蓋傷之也。故終之以豳風,言變之可正也。惟周公能之。故係之以正。變而克正,危而克扶,始終不失其本,其惟周公乎。係之豳,遠矣哉◯籥章龡豳詩,以逆暑迎寒,已見於七月之篇矣。又曰,祈年于田祖,則龡豳雅,以樂田畯。祭蜡,則龡豳頌,以息老物。則考之於詩,未見其篇章之所在。故鄭氏三分七月之詩,以當之。其道情思者為風,正禮節者為雅,樂成功者為頌。然一篇之詩,首尾相應。乃剟取其一節,而偏用之,恐無此理。故王氏不取,而但謂,本有是詩而亡之。其說近是。或者又疑,但以七月全篇,隨事而變其音節。或以為風,或以為雅,或以為頌,則於理為通。而事亦可行。如又不然,則雅頌之中,凡為農事而作者,皆可冠以豳號。其說具於大田、良耜諸篇。讀者擇焉可也。

150〈曹風・蜉蝣〉

蜉蝣。刺奢也。
昭公國小而迫。無法以自守。好奢而任小人。將無所依焉。
言昭公未有考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hiua, tshia
心之憂矣。於我歸處。thjia 魚

興也蜉蝣渠略也朝生夕死猶有羽翼以自脩飾楚椘鮮明貌。箋云興者喻昭公之朝其群臣皆小人也徒整飾其衣裳不知國之將廹脅君臣死亡無日如渠略然
箋云歸依歸君當於何依歸乎言有危亡之難將無所就往

比也。蜉蝣,渠略也。似蛣蜣,身狹而長角。黃黑色。朝生暮死。楚楚,鮮明貌◯此詩蓋以時人有玩細娯而忘遠慮者,故以蜉蝣為比而刺之。言蜉蝣之羽翼,猶衣裳之楚楚可愛也。然其朝生暮死,不能久存。故我心憂之,而欲其於我歸處耳。序以為刺其君。或然。而未有考也。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jiək, biuək
心之憂矣。於我歸息。siək 職

采采衆多也
息止也

比也。采采,華飾也。息,止也。

蜉蝣掘閲。麻衣如雪。jiuat, siuat
心之憂矣。於我歸說。sjiuat 月

掘閲容閲也如雪言鮮絜。箋云掘閲掘地解閲謂其始生時也以解閲喻君臣朝夕變昜衣服也麻衣深衣諸侯之朝朝服朝夕則深衣也心
箋云說猶舍息也

比也。掘閲,未詳。說,舍息也。

【取舍義】蜉蝣刺奢也昭公國小而迫好奢而任小人也其詩曰蜉蝣之羽衣裳楚楚考詩之意謂曹國迫小而昭公無法自守將至危亡但好奢侈而整飾其衣服楚楚然如蜉蝣雖有羽翼不能久生也鄭謂不知君臣死亡無日如渠略者是也毛謂渠略猶有羽翼以自修飾則是昭公不能修飾衣服不如渠略爾與詩之義正相反也當從鄭

151〈曹風・候人〉

候人,刺近小人也。
共公遠君子而好近小人焉。○候人,官名。好,呼報反。
序遂以為共公,未知然否。

彼候人兮。何戈與祋。tuat
彼其之子。三百赤芾。piuat 月

候人,道路送賓客者。何,揭。祋,殳也。言賢者之官,不過候人。箋云是謂遠君子也。○祋,都外反,又都律反。殳,市朱反。
彼,彼曹朝也。芾,韠也。一命縕芾黝珩,再命赤芾黝珩,三命赤芾蔥珩。大夫以上赤芾乘軒。箋云之子,是子也。佩赤芾者三百人。○其音記,下皆同。芾音弗,祭服謂之芾,沈又甫味反。縕,音溫,赤黃之色。黝,於糾反,黑色。珩音衡。

興也。候人,道路迎送賓客之官。何,掲。祋,殳也。之子,指小人。芾,冕服之韠也。一命縕芾黝珩,再命赤芾黝珩,三命赤芾葱珩。大夫以上赤芾乘軒◯此刺其君遠君子,而近小人之詞。言彼候人而何戈與祋者宜也。彼其之子,而三百赤芾何哉。晉文公入曹數其不用禧負覊,而乘軒者三百人。其謂是歟。

維鵜在梁。不濡其翼。jiək
彼其之子。不稱其服。biuək 職

鵜,洿澤鳥也。梁,水中之梁。鵜在梁,可謂不濡其翼乎。箋云鵜在梁,當濡其翼,而不濡者,非其常也。以喻小人在朝亦非其常。
箋云不稱者,言德薄而服尊。
○稱,尺證反,注同。

興也。鵜,洿澤水鳥也。俗所謂淘河也。

維鵜在梁。不濡其咮。tio
彼其之子。不遂其媾。ko 侯

咮,喙也。○咮,陟救反。喙,鳥口也。
媾,厚也。箋云遂猶久也。不久其厚,言終將薄於君也。

興也。咮,喙。遂,稱。媾,寵也。遂之曰稱。猶今人謂遂意曰稱意。

薈兮蔚兮。南山朝隮。tzyei
婉兮孌兮。季女斯飢。kiei 脂

薈、蔚,雲興貌。南山,曹南山也。隮,升雲也。箋云薈蔚之小雲,朝升於南山,不能為大雨,以喻小人雖見任於君,終不能成其德教。
婉,少貌。孌,好貌。季,人之少子也。女,民之弱者。箋云天無大雨,則歲不熟而幼弱者飢,猶國之無政令,則下民困病。

比也。薈蔚,草木盛多之貌。朝隮,雲氣升騰也。婉,少貌。孌,好貌◯薈蔚朝隮,言小人眾多,而氣燄盛也。季女,婉孌自保,不妄從人,而反飢困。言賢者守道,而反貧賤也。

【論】候人,箋傳往往得之。至維鵜「不濡其翼」,則毛鄭各自為說。然皆不得詩之本義,而鄭猶近之。毛云「鵜在梁,可謂不濡其翼乎。」詳其語,謂在梁則濡翼矣。此非詩人意也。鄭謂當濡翼而不濡,為非常。考詩之意,謂鵜不宜在梁,如小人竊位爾。豈但不濡其翼為非常邪。「不遂其媾」,毛鄭訓媾為厚,鄭又以遂為久。今徧考前世訓詁,無厚、久之訓。訓釋既乖,則失之遠矣。鄭又謂天無大雨,歲不熟,則幼弱者飢。此尤迂闊之甚也。據詩本無天旱歲饑之事。但以南山朝隮之雲不能大雨假設以喻小人不足任大事爾。安有幼弱者飢之理。況歲凶饑人不止幼弱也。鄭箋「朝隮」,其說是矣。至「幼弱者飢」,則何其迂哉。媾,婚媾也。馬融謂重婚為媾,不知其何據而云也。鄭於注易又以媾為會。大抵婚、媾,古人多連言之。蓋會聚合好之義也。

【本義】曹共公遠賢而親不肖,詩人刺其斥遠君子,至有為候人執戈祋,以走道路者而近彼小人,寵以三命之芾,於朝者三百人,因取水鳥以比小人。鵜,鴮澤也,俗謂淘河,常群居泥水中,飢則没水求魚以食者。謂此鵜當居泥水中以自求魚而食。今乃邈然高處漁梁之上,竊人之魚以食,而得不濡其翼咮,如彼小人竊禄於高位而不稱其服也。其曰「不遂其媾」者,婚媾之義。貴賤匹偶,各以其類。彼在朝之小人不下從群小居卑賤,而越在高位處。非其宜而失其類也。其卒章則言彼小人者婉孌然佼好可愛。至使之任事,則材力不彊敏,如小人弱女之飢乏者,言其但以便辟柔佞媚恱人而不勝任用也。

152〈曹風・鳲鳩

鳲鳩,刺不壹也。
刺不壹也。在位無君子,用心之不壹也。
此美詩非刺詩

鳲鳩在桑。其子七兮。tsiet
淑人君子。其儀一兮。iet
其儀一兮。心如結兮。iet, kyet 質

興也。鳲鳩,秸鞠也。鳲鳩之養其子,朝從上下,莫從下上,平均如一。箋云:興者,喻人君之德,當均一於下也。以刺今在位之人不如鳲鳩。 下上,時掌反。
箋云:淑,善。儀,義也。善人君子,其執義當如一也。
言執義一則用心固。

興也。鳲鳩、秸鞠也。亦名戴勝。今之布穀也。飼子朝從上下,暮從下上。平均如一也。如結,如物之固結而不散也◯詩人美君子之用心均平專一。故言,鳲鳩在桑,則其子七矣。淑人君子,則其儀一矣。其儀一,則心如結矣。然不知其何所指也。陳氏曰,君子動容貌,斯遠暴慢。正顏色,斯近信。出辭氣,斯遠鄙倍。其見於威儀動作之閒者,有常度矣。豈固爲是拘拘者哉。蓋和順積中,而英華發外。是以由其威儀一於外,而心如結於内者,從可知也。

鳲鳩在桑。其子在梅。muə
淑人君子。其帶伊絲。siə
其帶伊絲。其弁伊騏。siə, giə 之

飛在梅也。
騏,騏文也。弁,皮弁也。箋云:其帶伊絲,謂大帶也。大帶用素絲,有雜色飾焉。騏當作璂,以玉為之,言此帶弁者,刺不稱其服。 ○弁,皮彥反。騏音其,纂文也,說文作璂,云:弁飾也,往往冒玉也。或亦作璂,音其。稱,尺證反。

興也。鳲鳩常言在桑。其子每章異木。子自飛去,母常不移也。帶,大帶也。大帶用素絲,有雜色飾焉。弁,皮弁也。騏,馬之青黑色者。弁之色亦如此也。書云,四人騏弁。今作綦◯言鳲鳩在桑,則其子在梅矣。淑人君子,則其帶伊絲矣。其帶伊絲,則其弁伊騏矣。言有常度,不差忒也。

鳲鳩在桑。其子在棘。kiək, thək
淑人君子。其儀不thək
其儀不忒。正是四國。kuək 職

忒,疑也。
正,是也。箋云:執義不疑,則可為四國之長。言任為侯伯。 ○長,張丈反,下同。任音壬。

興也。有常度,而其心一。故儀不忒。儀不忒,則足以正四國矣。大學傳曰,其爲父子兄弟足法,而後民法之也。

鳲鳩在桑。其子在榛。tzhen
淑人君子。正是國人。njien
正是國人。胡不萬年。njien, nyen 真

箋云:正,長也。能長人,則人欲其壽考。 ○榛,側巾反,木名也。又仕巾反,字林云:木叢生也。字林榛木之字從辛木,云:似梓,實如小栗,音壯巾反。

興也。儀不忒。故能正國人。胡不萬年,願其壽考之詞也。

【論】鳲鳩之詩本以刺曹國在位之人用心不一也。如毛鄭以鳲鳩有均一之德,而所謂淑人君子又如三章所陳,可以正國人,則乃是美其用心均一,與序之義特相反也。此由以鳲鳩為均一之鳥,而謂淑人君子為詩人所刺之人故也。其既以鳲鳩有均一之德,至於其子在梅在棘在榛,則皆無所說者,由理既不通,故不能為說也。又其三章皆美淑人君子,獨於中間一章刺其不稱其服,詩人之意豈若是乎。至為疏義者,覺其非是,始略言淑人君子刺曹無此人,而在梅在棘彊為之說以附之。然非毛鄭之本意也。序言在位之人非止曹君。蓋刺其臣事國懷私不一心於公室爾。

【本義】鳲鳩之鳥所生七子皆有愛之之意,而欲各盡其愛也。故其哺子也,朝從上而下,則顧後其下者為不足,故暮則從下,而上又顧後其上者為不足,則復自上而下。其勞如此,所謂用心不一也。及其子長而飛去,在他木則其心又隨之,故其身則在桑而其心念其子則在梅在棘在榛也,此亦用心之不一也。故詩人以此刺曹臣之在位者,因思古淑人君子其心一者,其衣服儼然可以外正四國,内正國人,歎其何不長夀萬年而在位,以此刺今在位之不然也,胡不萬年者已死之辭也。

153〈曹風・下泉〉

下泉,思治也。
曹人疾共公侵刻下民,不得其所,憂而思明王賢伯也。
曹無他事可考序因候人而遂以為共公然此乃天下之大勢非共公之罪也

冽彼下泉。浸彼苞稂。dziuan 元, lang
愾我寤嘆。念彼周京。than 元, kyang 陽

興也。洌,寒也。下泉,泉下流也。苞,本也。稂,童梁。非溉草,得水而病也。箋云:興者,喻共公之施政教教,徒困病其民。稂當作涼,涼草,蕭蓍之屬。 浸,子鴆反。稂音郎,徐又音良。溉,古愛反。蓍音屍。
箋云:愾,歎息之意。寤,覺也。念周京者,思其先王之明者。 愾,苦愛反,歎息也,說文云:大息也。音火既反。覺音教。

比而興也。洌,寒也。下泉,泉下流者也。苞,草叢生也。稂,童粱。莠屬也。愾,歎息之聲也。周京,天子所居也◯王室陵夷,而小國困弊。故以寒泉下流,而苞稂見傷爲比,遂興其愾然以念周京也。

冽彼下泉。浸彼苞蕭。dziuan 元, syu
愾我寤嘆。念彼京周。than 元, tjiu 幽

蕭,蒿也。 ○蒿,好刀反。

比而興也。蕭,蒿也。京周,猶周京也。

冽彼下泉。浸彼苞蓍。dziuan 元, sjiei
愾無寤歎。念彼京師。than 元, shiei 脂

蓍,草也。
芃芃黍苖隂雨膏之

比而興也。蓍。筮草也。京師,猶京周也。詳見大雅公劉篇。

芃芃黍苗。陰雨膏之。miô, kô
四國有王。郇伯勞之。lô 宵

芃芃,美貌。 ○芃,薄工反,又薄雄反。膏,古報反。
郇伯,郇侯也。諸侯有事,二伯述職。箋云:有王,謂朝聘於天子也。郇侯,文王之子,為州伯,有治諸侯之功。

比而興也。芃芃,美貌。郇伯,郇侯。文王之後,嘗爲州伯。治諸侯有功。言黍苗旣芃芃然矣,又有陰雨以膏之。四國旣有王矣。而又有郇伯以勞之。傷今之不然也。

◎程子曰易剝之為卦也諸陽消剝已盡獨有上九一爻尚存如碩大之果不見食將有復生之理上九亦變則純陰矣然陽無可盡之理變於上則生於下無閒可容息也陰道極盛之時其亂可知亂極則自當思治故眾心願戴於君子君子得輿也詩匪風下泉所以居變風之終也◯陳氏曰亂極而不治變極而不正則天理滅矣人道絶矣聖人於變風之極則係之以思治之詩以示循環之理以言亂之可治變之可正也

【取舍義】下泉思治也曹人疾共公侵刻下民也其詩曰冽彼下泉浸彼苞稂毛謂稂童梁非溉草得水而病鄭謂稂當作涼涼草蕭蓍之屬毛鄭皆謂泉流浸病其草如共公為政困病其民大意則同但稂為童梁其義自通何煩改字理當從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