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rrison Huang
updated: 10/12/18

南有嘉魚
南山有臺
† 由庚
† 崇丘
† 由儀
蓼蕭
湛露
彤弓
菁菁者莪
六月
采芑
車攻
吉日

〈小雅・南有嘉魚之什〉

【朱子語類】問「鹿鳴四牡皇皇者華三詩,儀禮皆以為上下通用之樂。不知為君勞使臣,謂『王事靡盬』之類,庶人安得而用之。」曰「鄉飲酒亦用。而『大學始教,宵雅肄三,官其始也』,正謂習此。蓋入學之始,須教他便知有君臣之義,始得。」又曰「上下常用之樂,小雅如鹿鳴以下三篇,及南有嘉魚魚麗南山有臺三篇;風則是關雎卷耳采蘩采蘋等篇,皆是。然不知當初何故獨取此數篇也。」(時舉)

171〈小雅・南有嘉魚〉

南有嘉魚,樂與賢也。(六月序曰南有嘉魚廢則賢者不安下不得其所矣)
太平之君子至誠,樂與賢者共之也。箋樂得賢者,與共立於朝,相燕樂也。
序得詩意,而不明其用。其曰「太平之君子」者,本無謂。而說者又以專指成王,皆失之矣。

南有嘉魚。烝然罩罩。teôk
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樂。lôk 藥

江、漢之間,魚所產也。罩罩,篧也。箋云烝,塵也。塵然,猶言久如也。言南方水中有善魚,人將久如而俱罩之,遲之也。喻天下有賢者,在位之人將久如而並求致之於朝,亦遲之也。遲之者,謂至誠也。○罩,字林云捕魚器也。篧,郭云捕魚籠也。
箋云君子,斥時在位者也。式,用也。用酒與賢者燕飲而樂也。

興也。南,謂江漢之閒。嘉魚,鯉質鱒鱗肌,出沔南之丙穴。烝然,發語聲也。罩,篧也。編細竹以罩魚者也。重言罩罩,非一之詞也◯此又燕饗通用之樂。故其辭曰,南有嘉魚,則必烝然而罩罩之矣。君子有酒,則必與嘉賓共之,而式燕以樂矣。此亦因所薦之物,而道達主人樂賓之意也。

南有嘉魚。烝然汕汕。shean
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衎。khan 元

汕汕,樔也。箋云樔者,今之撩罟也。○汕,樔也,說文云魚游水貌。樔
衎,樂也。

興也。汕,樔也。以薄汕魚也。衎,樂也。

南有樛木。甘瓠纍之。liuə
君子有酒。嘉賓式燕綏之。siuəi 微

興也。纍,蔓也。箋云君子下其臣,故賢者歸往也。
箋云綏,安也。與嘉賓燕飲而安之。鄉飲酒曰「賓以我安。」

興也◯東萊呂氏曰,瓠有甘有苦。甘瓠則可食者也。樛木下埀而美實纍之。固結而不可解也。愚謂,此興之取義者。似比而實興也。

翩翩者鵻。烝然來思。
君子有酒。嘉賓式燕又思。hiuə 之

鵻,壹宿之鳥。箋云壹宿者,壹意於其所宿之木也。喻賢者有專壹之意於我,我將久如而來,遲之也。
箋云又,複也。以其壹意,欲複與燕,加厚之。

興也。此興之全不取義者也。思,語辭也。又既燕而又燕,以見其至誠有加而無已也。或曰,又思,言其又思念而不忘也。

◎說見魚麗

【朱子語類】子善問南有嘉魚詩中「汕汕」字。曰「是以木葉捕魚,今所謂『魚花園』是也。」問枸。曰「是機枸子,建陽謂之『皆拱子』,俗謂之『癩漢指頭』,味甘而解酒毒。有人家酒房一柱是此木,而醞酒不成。左右前後有此,則亦醞酒不成。」(節)

172〈小雅・南有嘉魚之什・南山有臺〉

南山有臺,樂得賢也。(六月序曰南山有臺廢則為國之基隊矣)
得賢則能為邦家立太平之基矣。箋人君得賢,則其德廣大堅固,如南山之有基址。
序首句誤詳見本篇

南山有臺。北山有萊。də, lə
樂只君子。邦家之基。kiə
樂只君子。萬壽無期。giə 之

興也。臺,夫須也。萊,草也。箋云興者,山之有草木,以自覆蓋,成其高大,喻人君有賢臣,以自尊顯。
基,本也。箋云只,之,言是也。人君既得賢者,置之於位又尊敬,以禮樂樂之,則能為國家之本,得壽考之福。

興也。臺,夫須。即莎草也。萊,草名。葉香可食者也。君子指賓客也◯此亦燕饗通用之樂。故其辭曰,南山則有臺矣,北山則有萊矣。樂只君子,則邦家之基矣。樂只君子,則萬壽無期矣。所以道達主人尊賓之意,美其德而祝其壽也。

南山有桑。北山有楊。sang, jiang
樂只君子。邦家之光。kuang
樂只君子。萬壽無疆。kiang 陽

箋云光,明也。政教明,有榮曜。

興也。

南山有杞。北山有李。khiə, liə
樂只君子。民之父母。
樂只君子。德音不已。jiə 之

箋云已,止也。不止者,言長見稱頌也。

興也。杞,樹,如樗。一名狗骨。

南山有栲。北山有杻。khu, niu
樂只君子。遐不眉壽。zjiu
樂只君子。德音是茂。mu 幽

栲,山樗。杻,檍也
眉壽,秀睂也。箋云遐,遠也。遠不眉壽者,言其近眉壽也。茂,盛也。

興也。栲,山樗。杻,檍也。遐,何通。眉壽,秀眉也。

南山有枸。北山有楰。ko, jio
樂只君子。遐不黃耇。ko
樂只君子。保艾爾後。ho 侯

枸,枳枸。楰,鼠梓。
黃,黃髮也。耇,老。艾,養。保,安也。

興也。枸,枳枸。樹高大,似白楊有子,著枝端。大如指。長數寸,噉之甘美如飴。八月熟。亦名木蜜。楰,鼠梓。樹葉木理如楸。亦名苦楸。黃,老人髪復黃也。耇,老人面凍梨色,如浮垢也。保,安。艾,養也。

◎說見魚麗

【一義解】南山有臺樂得賢也其詩曰南山有臺北山有萊樂只君子邦家之基鄭謂山有草木以自覆蓋成其高大喻人君有賢臣以自尊顯者非也考詩之義本謂高山多草木如周大國多賢才爾且山以其高大故草木托以生也豈由草木覆蓋然後成其高大哉

† 172.1〈小雅・由庚〉

由庚,萬物得由其道也。(六月序曰由庚廢則陰陽失其道理矣)
南陔。(曰:此笙詩也。譜序篇次、名義及其所用,已見本篇)

◎此亦笙詩。按《儀禮》〈鄉飲酒〉及〈燕禮〉,前樂既畢,皆間歌魚麗,笙由庚;歌南有嘉魚,笙崇丘;歌南山有臺,笙由儀。間,代也,言一歌一吹也。然則此六者,蓋一時之詩,而皆為燕饗賓客上下通用之樂。毛公分魚麗以足前什,而說者不察,遂分魚麗以上為文武詩,嘉魚以下為成王詩,其失甚矣。

† 172.2〈小雅・崇丘〉

崇丘,萬物得極其高大也。(六月序曰廢則萬物不遂矣)
見上。

◎說見上。

† 172.3〈小雅・由儀〉

由儀,萬物之生,各得其宜也。(六月序曰由儀廢則萬物失其道理矣)
(由庚、崇丘、由儀)有其義而亡其辭。箋云此三篇者,鄉飲酒、燕禮亦用焉,曰「乃間歌魚麗,笙由庚,歌南有嘉魚,笙崇丘,歌南山有臺,笙由儀。」亦遭世亂而亡之。燕禮又「有升歌鹿,鳴下管新宮。」新宮亦詩篇名也。辭義皆亡,無以知其篇第之意。
見上。

◎說見上。

173〈小雅・南有嘉魚之什・蓼蕭〉

蓼蕭,澤及四海也。(六月序曰蓼蕭廢則恩澤乖矣)
箋九夷、八狄、七戎、六蠻,謂之四海,國在九州之外,雖有大者,爵不過子。虞書曰「州十有二師,外薄四海,咸建五長。」
序不知此為燕諸侯之詩。但見「零露」之云,即以為澤及四海。其失與野有蔓草同,臆說淺妄,類如此云。

蓼彼蕭斯。零露湑兮。sia
既見君子。我心寫兮。sya
燕笑語兮。是以有譽處兮。ngia, thjia 魚

興也。蓼,長大貌。蕭,蒿也。湑湑然,蕭上露貌。箋。云興者,蕭,香物之微者,喻四海之諸侯,亦國君之賤者。露者,天所以潤萬物,喻王者恩澤,不為遠國則不及也。
輸寫其心也。箋云既見君子者,遠國之君朝見於天子也。我心寫者,舒其情意,無留恨也。
箋云天子與之燕而笑語,則遠國之君各得其所,是以稱揚德美,使聲譽常處天子。

興也。蓼,長大貌。蕭,蒿也。湑,湑然,蕭上露貌。君子,指諸侯也。寫,輸寫也。燕,謂燕飮。譽,善聲也。處,安樂也。蘇氏曰,譽,豫通。凡詩之譽,皆言樂也。亦通◯諸侯朝于天子,天子與之燕,以示慈惠。故歌此詩。言蓼彼蕭斯,則零露湑然矣。既見君子,則我心輸寫,而無留恨矣。是以燕笑語而有譽處也。其曰既見,蓋於其初燕而歌之也。

蓼彼蕭斯。零露瀼瀼。njiang
既見君子。為龍為光。kuang
其德不爽。壽考不忘。shiang, miuang 陽

瀼瀼,露蕃貌。
龍,寵也。箋云為寵為光,言天子恩澤光耀,被及己也。
爽,差也。

興也。瀼瀼,露蕃貌。龍,寵也。為龍為光,喜其德之詞也。爽,差也。其德不爽,則壽考不忘矣。褒美而祝頌之,又因以勸戒之也。

蓼彼蕭斯。零露泥泥。nyei
既見君子。孔燕豈弟。dyei
宜兄宜弟。令德壽豈。dyei, khəi 脂微合韻

泥泥,霑濡也。
豈,樂。弟,易也。箋云孔,甚。燕,安也。○豈,開在反,本亦作愷,後「豈弟」放此。弟如字,本亦作悌,音同,後皆放此。
為兄亦宜,為弟亦宜。

興也。泥泥,露濡貌。孔,甚。豈,樂。弟,易也。宜兄宜弟,猶曰宜其家人。蓋諸侯繼世而立。多疑忌其兄弟。如晉詛無畜羣公子,秦鍼懼選之類。故以宜兄宜弟美之。亦所以警戒之也。壽豈,壽而且樂也。

蓼彼蕭斯。零露濃濃。niuəm
既見君子。鞗革沖沖。diuəm 侵
和鸞雝雝。萬福攸同。iong, dong 東

濃濃,厚貌。
鞗,轡也。革,轡首也。沖沖,垂飾貌。在軾曰和。在鑣曰鸞。箋云此說天子之車飾者,諸侯燕見天子,天子必乘車迎于門,是以云然。攸,所也。

興也。濃濃,厚貌。鞗,轡也。革,轡首也。馬轡所把之外,有餘而埀者也。沖沖,埀貌。和鸞,皆鈴也。在軾曰和,在衡曰鸞。皆諸侯車馬之飾也。庭燎,亦以君子目諸侯,而稱其鸞旂之美,正此類也。攸,所。同,聚也。

【朱子語類】時舉說蓼蕭湛露二詩。曰「文義也只如此。卻更須要諷詠,實見他至誠和樂之意,乃好。」(時舉)

174〈小雅・南有嘉魚之什・湛露〉

湛露,天子燕諸侯也。(六月序曰湛露廢則萬國離矣)箋燕,謂與之燕飲酒也。諸侯朝覲會同,天子與之燕,所以示慈惠。

湛湛露斯。匪陽不晞。xiəi
厭厭夜飲。不醉無歸。kiuəi 微

興也。湛湛,露茂盛貌。陽,日也。晞,乾也。露雖湛湛然,見陽則乾。箋云興者,露之在物湛湛然,使物柯葉低垂。喻諸侯受燕爵,其義有似醉之貌。諸侯旅酬之則猶然。唯天子賜爵則貌變,肅敬承命,有似露見日而晞也。
厭厭,安也。夜飲,私燕也。宗子將有事,則族人皆侍。不醉而出,是不親也。醉而不出,是渫宗也。箋云天子燕諸侯之禮亡,此假宗子與族人燕為說爾。族人猶群臣也,其醉不出,不醉出,猶諸侯之儀也。飲酒至夜,猶云「不醉無歸」,此天子於諸侯之義。燕飲之禮,宵則兩階及庭門皆設大燭焉。○厭,韓詩作愔愔,和悅之貌。

興也。湛湛,露盛貌。陽,日。晞,乾也。厭厭,安也,亦久也,足也。夜飮,私燕也。燕禮,宵則兩階及庭門,皆設大燭焉◯此亦天子燕諸侯之詩。言湛湛露斯,非日則不晞。以興厭厭夜飮。不醉則不歸。蓋於其夜飮之終,而歌之也。

湛湛露斯。在彼豐草。tsu
厭厭夜飲。在宗載考。khu 幽

豐,茂也。夜飲必於宗室。箋云豐草,喻同姓諸侯也。載之言則也。考,成也。夜飲之禮,在宗室同姓諸侯則成之,於庶姓其讓之則止。昔者,陳敬仲飲桓公酒而樂,桓公命以火繼之。敬仲曰「臣卜其晝,未卜其夜。」於是乃止。此之謂不成也。

興也。豐,茂也。夜飮必於宗室。蓋路寢之屬也。考,成也。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kiək
顯允君子。莫不令德。tək 職

箋云杞也棘也異類,喻庶姓諸侯也。令,善也。無不善其德,言飲酒不至於醉。

興也。顯,明。允,信也。君子,指諸侯為賓者也。令,善也。令德,謂其飮多而不亂,德足以將之也。

其桐其椅。其實離離。iai, liai
豈弟君子。莫不令儀。ngiai 陽

離離,垂也。箋云桐也椅也,同類而異名,喻二王之後也。其實離離,喻其薦俎禮物多於諸侯也。飲酒不至於醉,徒善其威儀而已,謂陔節也。○陔節,古哀反,字亦作裓,音同戒也。

興也。離離,埀也。令儀,言醉而不喪其威儀也。

◎春秋傳寗武子曰,諸侯朝正於王,王宴樂之。於是賦湛露。曾氏曰,前兩章言厭厭夜飮,後兩章言令德令儀。雖過三爵,亦可謂不繼以淫矣。

論曰據序止言天子燕諸侯而箋以二章為燕同姓三章燕庶姓卒章為燕二王後者詩既無文皆為衍說由詩有在宗載考之言遂生穿鑿爾鄭又以露之在物使柯葉低垂喻諸侯有似醉之貌天子賜爵則貌變肅敬有似露見日而晞何其臆說也詩但言露匪陽不晞爾初無柯葉低垂之文鄭何從而得此義若詩人欲述諸侯似醉之狀則當以柯葉低垂之意見於文也今但言露非見日不乾則非喻似醉之狀矣天子燕諸侯當以晝而此詩但言夜飲者燕禮有宵則設燭之禮是古雖以禮飲酒有至夜者所以申燕私之恩盡慇懃之意蓋晝燕常禮不足道而舉其燕私慇懃之意以見天子恩禮諸侯之厚此詩人所以為美也

本義曰天之潤澤於物者若雨若雪若水泉之浸其類非一而獨以露為言者露以夜降者也因其夜飲故近取以為比云湛湛之露潤霑於物非至曙則不乾厭厭之飲恩被於諸侯非至醉則不止其義如此而已其言在彼豐草杞棘者以露之被草木如王恩被諸侯爾又云令德令儀者言此與燕之臣皆有令德令儀爾其桐其椅木之美者其實離離然亦喻諸侯在燕有威儀爾詩人比事多於卒章别引他物若下泉之詩芃芃黍苗之類是也在宗載考毛傳是矣

175〈小雅・南有嘉魚之什・彤弓〉

彤弓,天子錫有功諸侯也。(六月序曰彤弓廢則諸夏衰矣)箋諸侯敵王所愾而獻其功,王饗禮之,於是賜彤弓一,彤矢百,玈弓矢千。凡諸侯,賜弓矢然後專征伐。


○愾,苦愛反,很也。杜預云很,怒也。說文作鎎,云怒戰也。玈音盧,黑弓也。

彤弓弨兮。受言藏之。
我有嘉賓。中心貺之。
鐘鼓既設。一朝饗之。

彤弓,朱弓也,以講德習射。弨,弛貌。言,我也。箋云言者,謂王策命也。王賜朱弓,必策其功以命之。受出藏之,乃反入也。
貺,賜也。箋云貺者,欲加恩惠也。王意殷勤於賓,故歌序之。
箋云大飲賓曰饗。一朝,猶早朝。

賦也。彤弓,朱弓也。弨,弛貌。貺,與也。大飮賓曰饗◯此天子燕有功諸侯而錫以弓矢之樂歌也。東萊呂氏曰,受言藏之,言其重也。弓人所獻,藏之王府,以待有功。不敢輕與人也。中心貺之,言其誠也。中心實欲貺之。非由外也。一朝饗之,言其速也。以王府寶藏之弓,一朝舉以畀人。未嘗有遲留顧惜之意也。後世視府藏為己私分,至有以武庫兵賜弄臣者,則與受言藏之者異矣。賞賜非出於利誘,則迫於事勢。至有朝賜鐵券,而暮屠戮者,則與中心貺之者異矣。屯膏吝賞功臣解體。至有印刓而不忍予者,則與一朝饗之者異矣。

彤弓弨兮。受言載之。
我有嘉賓。中心喜之。
鐘鼓既設。一朝右之。

載以歸也。箋云出載之車也。
喜,樂也。
右,勸也。箋云右之者,主人獻之,賓受爵,奠於薦右。既祭俎,乃席末坐,卒爵之謂也。

賦也。載,抗之也。喜,樂也。右,勸也,尊也。

彤弓弨兮。受言櫜之。
我有嘉賓。中心好之。
鐘鼓既設。一朝醻之。

櫜,韜也。
好,說也。
醻,報也。箋云飲酒之禮,主人獻賓,賓酢主人。主人又飲而酌賓,謂之醻。醻猶厚也,勸也。

賦也。櫜,韜。好,說。醻,報也。飮酒之禮,主人獻賓,賓酢主人。主人又酌自飮,而遂酌以飮賓。謂之醻。醻猶厚也。勸也。

◎春秋傳寗武子曰,諸侯敵于所愾,而獻其功。於是乎賜之彤弓一,彤矢百,玈弓矢千,以覺報宴。注曰,愾,恨怒也。覺,明也。謂諸侯有四夷之功,王賜之弓矢。又為歌彤弓,以明報功宴樂。鄭氏曰,凡諸侯賜弓矢,然後專征伐。東萊呂氏曰,所謂專征者,如四夷入邉,臣子簒弑,不容待報者,其它則九伐之法,乃大司馬所職,非諸侯所專也。與後世强臣,拜表輒行者異矣。

176〈小雅・南有嘉魚之什・菁菁者莪〉

菁菁者莪,樂育材也。(六月序曰菁菁者莪廢則無禮儀矣)
君子能長育人材,則天下喜樂之矣。箋樂育材者,歌樂人君教學國人秀士,選士俊士,造士進士,養之以漸,至於官之。
此序全失詩意。

菁菁者莪。在彼中阿。
既見君子。樂且有儀。

興也。菁菁,盛貌。莪,蘿蒿也。中阿,阿中也,大陵曰阿。君子能長育人材,如阿之長莪菁菁然。箋云長育之者,既教學之,又不征役也。
箋云既見君子者,官爵之而得見也。見則心既喜樂,又以禮儀見接。

興也。菁菁,盛貌。莪,蘿蒿也。中阿,阿中也。大陵曰阿。君子,指賓客也◯此亦燕飮賓客之詩。言菁菁者莪,則在彼中阿矣。既見君子,則我心喜樂,而有禮儀矣。或曰,以菁菁者莪,比君子容貌威儀之盛也。下章放此。

菁菁者莪。在彼中沚。
既見君子。我心則喜。

中沚,沚中也。
喜,樂也。

興也。中沚,沚中也。喜,樂也。

菁菁者莪。在彼中陵。
既見君子。錫我百朋。

中陵,陵中也。
箋云古者貨貝,五貝為朋。賜我百朋,得祿多,言得意也。

興也。中陵,陵中也。古者貨貝,五貝為朋。錫我百朋者,見之而喜,如得重貨之多也。

汎汎楊舟。載沉載浮。
既見君子。我心則休。

楊木為舟,載沉亦浮,載浮亦浮。箋云舟者,沉物亦載,浮物亦載。喻人君用士,文亦用,武亦用,於人之才,無所廢。
箋云休者,休休然。
○休,美也。

比也。楊舟,楊木為舟也。載,則也。載沈載浮,猶言載淸載濁,載馳載驅之類。以比未見君子而心不定也。休者,休休然。言安定也。

【一義解】「菁菁者莪,樂育才也。君子能長育人材,則天下喜樂之矣。」其詩曰「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見君子,樂且有儀。」育材之道博矣。人之材性不一,故善育材者,各因其性而養成之。或敎於學,或命以官。勸以爵禄,勵以名節,使人人各極其所能。然則君子所以長育之道亦非一也。而鄭氏引禮家之說曰「人君敎學國人,秀士、選士、俊士、造士、進士,養之以漸至於官之」者,拘儒之狹論也。又曰「既敎學之,又不征役者」,衍說也。「既見君子,樂且有儀」,謂此君子樂易而有威儀爾。樂易,所以容眾。有儀,所以為人法也。而鄭謂「有官爵然後得見君子。見則心喜樂。又以禮儀見接」者,亦衍說也。鄭氏解詩,常患以衍說。害義如其所說則,未仕之人不見君子而不得敎育矣。

177〈小雅・南有嘉魚之什・六月〉

六月,宣王北伐也。此句得之。
鹿鳴廢則和樂缺矣。(其序曰燕群臣嘉賓也。既飲食之。又實幣帛筐篚。以將其厚意。然後忠臣嘉賓得盡其心矣。)
四牡廢則君臣缺矣。(其序曰勞使臣之來也。有功而見知則說矣。)
皇皇者華廢則忠信缺矣。(其序曰君遣使臣也。送之以禮樂。言遠而有光華也。)
常棣廢則兄弟缺矣。(其序曰燕兄弟也。閔管、蔡之失道故作常棣焉。)
伐木廢則朋友缺矣。(其序曰燕朋友故舊也。自天子至于庶人。未有不須友以成者。親親以睦。友賢不棄。不遺故舊。則民德歸厚矣。)
天保廢則福祿缺矣。(其序曰下報上也。君能下下以成其政。臣能歸美以報其上焉。)
采薇廢則征伐缺矣。(其序曰遣戍役也。文王之時。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玁狁之難。以天子之命。命將率。遣戍役。以守衛中國。故歌采薇以遣之。出車以勞還。杕杜以勤歸也。)
出車廢則功力缺矣。(其序曰勞還率也。)
杕杜廢則師眾缺矣。(其序曰勞還役也。)
魚麗廢則法度缺矣。(其序曰美萬物盛多能備禮也。文武以天保以上治內。采薇以下治外。始於憂勤。終於逸樂。故美萬物盛多。可以告於神明矣。)
南陔廢則孝友缺矣。(其序曰孝子相戒以養也。)
白華廢則廉恥缺矣。(其序曰孝子之潔白也。)
華黍廢則蓄積缺矣。(其序曰時和歲豐。宜黍稷也。)
由庚廢則陰陽失其道理矣。(其序曰萬物得由其道也。)
南有嘉魚廢則賢者不安。下不得其所矣。(其序曰樂與賢也。太平之君子至誠。樂與賢者共之也。)
崇丘廢則萬物不遂矣。(其序曰萬物得極其高大也。)
南山有臺廢則為國之基隊矣。(其序曰樂得賢也。得賢則能為邦家立太平之基矣。)
由儀廢則萬物失其道理矣。(其序曰萬物之生。各得其宜也。)
蓼蕭廢則恩澤乖矣。(其序曰澤及四海也。)
湛露廢則萬國離矣。(其序曰天子燕諸侯也。)
彤弓廢則諸夏衰矣。(其序曰天子錫有功諸侯也。)
菁菁者莪廢則無禮儀矣。(其序曰樂育材也。君子能長育人材。則天下喜樂之矣。)
小雅盡廢。則四夷交侵。中國微矣。
箋六月言周室微而復興,美宣王之北伐也。
魚麗以下,篇次為毛公所移。而此序自南陔以下八篇尚仍儀禮次第。獨以鄭譜誤分魚麗為文武時詩。故遂移此序魚麗一句自華黍之下而升於南陔之上。此一節與小序同出一手。其得失無足議者。但欲證毛公所移篇次之失與鄭氏獨移魚麗一句之私。故論於此云。

六月棲棲。戎車既飭。
四牡騤騤。載是常服。
玁狁孔熾。我是用急。
王于出征。以匡王國。

棲棲,簡閲貌。飭,正也。日月為常。服,戎服也。箋云記六月者,盛夏出兵,明其急也。戎車,革輅之等也,其等有五。戎車之常服,韋弁服也。
熾,盛也。箋云此序吉甫之意也。北狄來侵甚熾,故王以是急遣我。
箋云于,曰。匡,正也。王曰:今女出征玁狁,以正王國之封畿。

賦也。六月,建未之月也。棲棲,猶皇皇。不安之貌。戎車,兵車也。飭,整也。騤騤,强貌。常服,戍事之常服。以韎韋為弁,又以為衣,而素裳白舃也。玁狁,即獫狁,北狄也。孔,甚。熾,盛。匡,正也◯成康既沒,周室寖衰。八世而厲王胡暴虐。周人逐之,出居于彘。玁狁内侵,逼近京邑。王崩子宣王靖即位。命尹吉甫帥師伐之。有功而歸。詩人作歌,以叙其事如此。司馬法,冬夏不興師。今乃六月而出師者,以玁狁甚熾,其事危急,故不得已,而王命於是出征,以正王國也。

比物四驪。閑之維則。
維此六月。既成我服。
我服既成。于三十里。
王于出征。以佐天子。

物,毛物也。則,法也。言先教戰然後用師。
師行三十里。箋云王既成我戎服,將遣之,戒之曰「日行三十裡,可以舍息。」
出征以佐其為天子也。箋云王曰令女出征伐,以佐助我天子之事。禦北狄也。

賦也。比物,齊其力也。凡大事,祭祀、朝覲、會同也。毛馬而頒之。凡軍事,物馬而頒之。毛馬齊其色,物馬齊其力。吉事尚文,武事尚强也。則,法也。服,戎服也。三十里,一舍也。古者吉行日五十里,師行日三十里◯既比其物而曰四驪,則其色又齊。可以見馬之有餘矣。閑,習之而皆中法則。又可以見敎之有素矣。於是此月之中,即成我服。既成我服,即日引道不徐不疾。盡舍而止。又見其應變之速,從事之敏,而不失其常度也。王命於此,而出征。欲其有以敵王所愾而佐天子耳。

四牡修廣。其大有顒。
薄伐玁狁。以奏膚公。
有嚴有翼。共武之服。
共武之服。以定王國。

修,長。廣,大也。顒,大貌。
奏為膚大公功也。
嚴,威嚴也。翼,敬也。箋,事也。言今師之群帥,有威嚴者,有恭敬者,而共典是兵事。言文武之人備。
箋云定,安也。

賦也。脩,長。廣,大也。顒,大貌。奏,薦。膚,大。公,功。嚴,威。翼,敬也。共,與供同。服,事也。言將帥皆嚴敬,以共武事也。

玁狁匪茹。整居焦穫。
侵鎬及方。至于涇陽。
織文鳥章。白旆央央。
元戎十乘。以先啟行。

焦獲,周地,接於玁狁者。箋云匪,非。茹,度也。鎬也、方也,皆北方地名。言玁狁之來侵,非其所當度為也,乃自整齊而處周之焦獲,來侵至涇水之北。言其大恣也。
鳥章,錯革鳥為章也。白旆,繼旐者也。央央,鮮明貌。箋云織,徽織也。鳥章,鳥隼之文章,將帥以下衣皆著焉。
元,大也。夏后氏曰鉤車先正也,殷曰寅車先疾也,周曰元戎先良也。箋云鉤,鉤鞶,行曲直有正也。寅,進也。二者及元戎,皆可以先前啟突敵陳之前行。其制之同異未聞。

賦也。茹,度。整,齊也。焦穫、鎬、方,皆地名。焦,未詳所在。穫,郭璞以為瓠中。則今在耀州三原縣也。鎬,劉向以為千里之鎬。則非鎬京之鎬矣。亦未詳其所在也。方,疑即朔方也。涇陽,涇水之北,在豐鎬之西北。言其深入為宼也。織,幟字同。鳥章,鳥隼之章也。白旆,繼旐者也。央央,鮮明貌。元,大也。戎,戎車也。軍之前鋒也。啓,開。行,道也。猶言發程也◯言玁狁不自度量,深入為宼如此。是以建此旌旗,選鋒銳進,聲其罪而致討焉。直而壯,律而臧,有所不戰,戰必勝矣。

戎車既安。如輊如軒。
四牡既佶。既佶且閑。
薄伐玁狁。至于大原。
文武吉甫。萬邦為憲。

輊,摯。佶,正也。箋云戎車之安,從後視之如摯,從前視之如軒,然後適調也。佶,壯健之貌。
言逐出之而已。○大音泰。
吉甫,尹吉甫也。有文有武。憲,法也。箋云吉甫,此時大將也。

賦也。輊,車之覆而前也。軒,車之却而後也。凡車從後視之如輊。從前視之如軒。然後適調也。佶,壯健貌。大原,地名。亦曰大鹵。今在大原府陽曲縣。至于大原,言逐出之而已。不窮追也。先王治戎狄之法如此。吉甫,尹吉甫。此時大將也。憲,法也。非文無以附眾。非武無以威敵。能文能武,則萬邦以之為法矣。

吉甫燕喜。既多受祉。
來歸自鎬。我行永久。
飲御諸友。炰鱉膾鯉。
侯誰在矣。張仲孝友。

祉,福也。箋云吉甫既伐玁狁而歸,天子以燕禮樂之,則歡喜矣,又多受賞賜也。
御,進也。箋云御,侍也。王以吉甫遠從鎬地來,又日月長久,今飲之酒,使其諸友恩舊者侍之。又加其珍美之饌,所以極勸也。
侯,維也。張仲,賢臣也。善父母為孝,善兄弟為友,使文武之臣征伐,與孝友之臣處內。箋云張仲,吉甫之友,其性孝友。

賦也。祉,福。御,進。侯,維也。張仲,吉甫之友也。善父母曰孝,善兄弟曰友◯此言吉甫燕飮喜樂,多受福祉。蓋以其歸自鎬而行永久也。是以飮酒進饌於朋友。而孝友之張仲在焉。言其所與宴者之賢,所以賢吉甫而善是燕也。

【朱子語類】六月詩「既成我服」,不失機。「于三十里」。常度紀律。(方)

178〈小雅・南有嘉魚之什・采芑〉

采芑,宣王南征也。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菑畝。khiə 之, dyen, 真, mə 之
方叔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tjiə 之, tsyen 真, sjiək 職
方叔率止。乘其四騏。四騏翼翼。tjiə, giə 之, jiək 職
路車有奭。簟茀魚服。鉤膺鞗革。sjiək, biuək, kək 職

興也。芑,菜也。田一歲曰菑,二歲曰新田,三歲曰畬。宣王能新美天下之士,然後用之。箋云興者,新美之喻,和治其家,養育其身也。士,軍士也。
方叔,卿士也,受命而為將也。涖,臨。師,眾。干,杆。試,用也。箋云方叔臨視此戎車三千乘,其士卒皆有佐師扞敵之用爾。司馬法「兵車一乘,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宣王承亂,羨卒盡起。」○蒞,本又作涖,音利。
箋云率者,率此戎車士卒而行也。翼翼,壯健貌。
奭,赤貌。鉤膺,樊纓也。箋云茀之言蔽也,車之蔽飾,象席文也。魚服,矢服也。鞗革,轡首垂也。○樊,馬大帶也。

興也。芑,苦菜也。青白色。摘其葉有白汁出。肥可生食。亦可蒸為茹。即今苦孆菜。宜馬食軍行。采之,人馬皆可食也。田一歲曰菑,二歲曰新田,三歲曰畬。方叔,宣王卿士。受命為將者也。涖,臨也。其車三千,法當用三十萬眾。蓋兵車一乘,甲士三人,歩卒七十二人,又二十五人,將重車在後,凡百人也。然此亦極其盛而言。未必實有此數也。師,眾。干,扞也。試,肄習也。言眾且練也。率,總率之也。翼翼,順序貌。路車,戎路也。奭,赤貌。簟茀,以方丈竹簟為車蔽也。鉤膺,馬婁頷有鉤,而在膺有樊有纓也。樊,馬大帶。纓,鞅也。鞗革,見蓼蕭篇◯宣王之時,蠻荆背叛。王命方叔南征。軍行采芑而食。故賦其事以起興。曰,薄言采芑,則于彼新田,于此菑畞矣。方叔涖止,則其車三千,師干之試矣。又遂言其車馬之美,以見軍容之盛也。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鄉。dyen 真, xiang
方叔涖止。其車三千。旂旐央央。tsyen 真, iang
方叔率止。約軝錯衡。八鸞瑲瑲。heang, tsiang
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有瑲蔥珩。huang, heang 陽

鄉,所也。箋云中鄉,美地名。
箋云交龍為旂。龜蛇為旐。此言軍眾將帥之車皆備。

軧,長轂之軧也,朱而約之。錯衡,文衡也。瑲瑲,聲也。
朱芾,黃朱芾也。皇,猶煌煌也。瑲,珩聲也。蔥,蒼也。三命蔥珩,言周室之強,車服之美也。言其強美,斯劣矣。箋云命服者,命為將,受王命之服也。天子之服,韋弁服,朱衣裳也。○創,本又作瑲,亦作鎗,同,皆七羊反。

興也。中郷,民居。其田尤治。約,束。軧,轂也。以皮纏束兵車之轂,而朱之也。錯,文也。鈴在鑣,曰鑾,馬口兩旁各一,四馬故八也。瑲瑲,聲也。命服,天子所命之服也。朱芾,黃朱之芾也。皇,猶煌煌也。瑲,玉聲。葱,蒼色也。如葱者也。珩,佩首横玉也。禮,三命赤芾葱珩。

鴥彼飛隼。其飛戾天。亦集爰止。thyen 真, tjiə
方叔涖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tjiə, tsyen 真, sjiək 之職通韻
方叔率止。鉦人伐鼓。陳師鞠旅。ka, lia 魚
顯允方叔。伐鼓淵淵。振旅闐闐。yuen, dyen 真

戾,至也。箋云隼,急疾之鳥也,飛乃至天,喻士卒勁勇,能深攻入敵也。爰,於也。亦集於其所止,喻士卒須命乃行也。
箋云三稱此者,重師也。

伐,擊也。鉦以靜之,鼓以動之。鞠,告也。箋云鉦也,鼓也,各有人焉。言鉦人伐鼓,互言爾。二千五百人為師,五百人為旅。此言將戰之日,陳列其師旅,誓告之也。陳師告旅,亦互言之。
淵淵,鼓聲也。入曰振旅,複長幼也。箋云「伐鼓淵淵」,謂戰時進士眾也。至戰止將歸,又振旅伐鼓闐闐然。振猶止也。旅,眾也。春秋傳曰「出曰治兵,入曰振旅,其禮一也。」

興也。隼,鷂屬。急疾之鳥也。戾,至。爰,於也。鉦,鐃也,鐲也。伐,擊也。鉦以靜之,鼓以動之。鉦鼓各有人。而言鉦人伐鼓,互文也。鞠,告也。二千五百人為師,五百人為旅。此言將戰陳其師旅,而誓告之也。陳師鞠旅,亦互文耳。淵淵,鼓聲平和不暴怒也。謂戰時進士眾也。振,止。旅,眾也。言戰罷而止其眾以入也。春秋傳曰,出曰治兵,入曰振旅,是也。闐闐,亦鼓聲也。或曰,盛貌。程子曰,振旅,亦以鼓行,金止◯言隼飛戾天,而亦集於所止。以興師眾之盛,而進退有節,如下文所云也。

蠢爾蠻荊。大邦為讎。zjiu
方叔元老。克壯其猶。jiu
方叔率止。執訊獲醜。thjiu 幽
戎車嘽嘽。嘽嘽焞焞。如霆如雷。thuən, luəi
顯允方叔。征伐玁狁。蠻荊來威。iuəi 文微通韻

蠢,動也。蠻荊,荊州之蠻也。箋云大邦,列國之大也。
元,大也。五官之長,出於諸侯,曰天子之老。壯,大。猶,道也。箋云猶,謀也。謀,兵謀也。
箋云方叔率其士眾,執將可言問、所獲敵人之眾以還歸也。

嘽嘽,眾也。焞焞,盛也。箋云言戎車既眾盛,其威又如雷霆。言雖久在外,無罷勞也。
箋云方叔先與吉甫征伐玁狁,今特往伐蠻荊,皆使來服於宣王之威,美其功之多也。

賦也。蠢者,動而無知之貌。蠻荆,荆州之蠻也。大邦,猶言中國也。元,大。猶,謀也。言方叔雖老,而謀則壯也。嘽嘽,眾也。焞焞,盛也。霆,疾雷也。方叔蓋嘗與於北伐之功者。是以蠻荆聞其名,而皆來畏服也。

【一義解】采芑宣王南征也其詩稱述將帥師徒車服之盛威武之容而其首章曰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菑畝者言宣王命方叔為將以伐荆蠻取之之易如采芑爾芑苦菜也人所常食易得之物于新田亦得之于菑畝亦得之如宣王征伐四夷所往必獲也其言采芑猶今人云拾芥也其所以往而必得之易者由命方叔為將而師徒車服之盛威武之容如詩下章所陳是也毛鄭於此篇車服物名訓詁尤多其學博矣獨於采芑之義失之以謂宣王中興必用新美天下之士鄭又謂和治軍士之家而養育其身可謂迂疎矣

【朱子語類】時舉說采芑詩。曰「宣王南征蠻荊,想不甚費力,不曾大段戰鬥,故只極稱其軍容之盛而已。」(時舉)

179〈小雅・南有嘉魚之什・車攻〉

車攻,宣王復古也。
宣王能內脩政事,外攘夷狄,復文、武之境土。脩車馬,備器械,復會諸侯于東都,因田獵而選車徒焉。箋東都,王城也。○攘,除也,卻也。選,數也。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
四牡龐龐。駕言徂東。

攻,堅。同,齊也。宗廟齊毫,尚純也。戎事齊力,尚強也。田獵齊足,尚疾也。
龐龐,充實也。東,洛邑也。

賦也。攻,堅。同,齊也。傳曰,宗廟齊豪。尚純也。戎事齊力。尚强也。田獵齊足。尚疾也。龐龐,充實也。東,東都,洛邑也◯周公相成王營洛邑為東都,以朝諸侯。周室既衰,久廢其禮。至于宣王,内脩政事,外攘夷狄復文武之境土,脩車馬,備器械,復會諸侯於東都。因田獵而選車徒焉。故詩人作此以美之。首章汎言將往東都也。

田車既好。四牡孔阜。
東有甫草。駕言行狩。

甫,大也。田者,大芟草以為防,或舍其中。褐纏旃以為門,裘纏質以為槸,間容握,驅而入,擊則不得入。之左者之左,之右者之右,然後焚而射焉。天子發然後諸侯發,諸侯發然後大夫、士發。天子發抗大綏,諸侯發抗小綏,獻禽於其下,故戰不出頃,田不出防,不逐奔走,古之道也。箋云甫草者,甫田之草也。鄭有甫田。

賦也。田車,田獵之車。好,善也。阜,盛大也。甫草,甫田也。後為鄭地。今開封府中牟縣西圃田澤是也。宣王之時,未有鄭國圃田,屬東都畿内。故往田也◯此章指言將往狩于圃田也。

之子于苗。選徒嚻嚻。
建旐設旄。搏獸于敖。

之子,有司也。夏獵曰苗。囂囂,聲也。維數車徒者,為有聲也。箋云于,曰也。
敖,地名。箋云獸,田獵搏獸也。敖,鄭地,今近滎陽。

賦也。之子,有司也。苗,狩獵之通名也。選,數也。囂囂,聲眾盛也。數車徒者,其聲囂囂,則車徒之眾可知。且車徒不譁而惟數者有聲,又見其靜治也。敖,近滎陽。地名也◯此章言至東都,而選徒以獵也。

駕彼四牡。四牡奕奕。
赤芾金舄。會同有繹。

言諸侯來會也
諸侯「赤芾金舄」,舄,達屨也。時見曰會,殷見曰同。繹,陳也。箋云金舄,黃朱色也。

賦也。奕奕,連絡布散之貌。赤芾,諸侯之服。金舄,赤舄而加金飾。亦諸侯之服也。時見曰會,殷見曰同。繹,陳列聮屬之貌也◯此章言諸侯來會朝於東都也。

決拾既佽。弓矢既調。
射夫既同。助我舉柴。

決,鉤弦也。拾,遂也。佽,利也。箋云佽,謂手指相佽比也。調,謂弓強弱與矢輕重相得。
柴,積也。箋云既同,已射,同複將射之位也。雖不中必助中者,舉積禽也。

賦也。決,以象骨為之。著於右手大指,所以鉤弦開體。拾,以皮為之。著於左臂,以遂弦。故亦名遂。佽,比也。調,謂弓强弱與矢輕重相得也。射夫,蓋諸侯來會者。同,協也。柴,說文作㧘。謂積禽也。使諸侯之人,助而舉之。言獲多也◯此章言既會同而田獵也。

四黃既駕。兩驂不猗。
不失其馳。舍矢如破。

言御者之良也。
言習於射御法也。箋云御者之良,得舒疾之中。射者之工,矢發則中,如椎破物也。

賦也。猗,偏倚不正也。馳,馳驅之法也。舍矢如破,巧而力也。蘇氏曰,不善射御者,詭遇則獲。不然不能也。今御者不失其馳驅之法,而射者舍矢如破,則可謂善射御矣◯此章言田獵而見其射御之善也。

蕭蕭馬鳴。悠悠旆旌。
徒御不驚。大庖不盈。

言不讙譁也。
徒,輦也。御,御馬也。不驚,驚也。不盈,盈也。一曰乾豆,二曰賓客,三日充君之庖,故自左膘而射之,達於右腢,為上殺。射右耳本,次之。射左髀
,達於右■﹛骨+肙﹜,為下殺。面傷不獻。踐毛不獻。不成禽不獻。禽雖多,擇取三十焉,其餘以與大夫、士。以習射於澤宮,田雖得禽,射不中不得取禽。田雖不得禽,射中則得取禽。古者以辭讓取,不以勇力取。箋云不驚,驚也。不盈,盈也。反其言,美之也。「射右耳本」,射當為達。三十者,每禽三十也。○膘,三蒼云小腹兩邊肉也,說文云脅後髀前肉也,本亦作髀。腢,本亦作髃,謂肩前也,說文同。脾,本又作髀,薄禮反,謂股外。■﹛骨+肙﹜,謂水膁也。字書無此字,一本作■(骨+号),本或作膘。

賦也。蕭蕭、悠悠,皆閑暇之貌。徒,歩卒也。御,車御也。驚,如漢書夜軍中驚之驚。不驚,言比卒事,不喧譁也。大庖,君庖也。不盈,言取之有度,不極欲也。蓋古者田獵獲禽,面傷不獻,踐毛不獻,不成禽不獻。擇取三等,自左膘而射之,達于右腢為上殺。以為乾豆奉宗廟。達右耳本者次之。以為賓客。射左髀達于右■﹛骨+肙﹜為下殺。以充君庖,每禽取三十焉。每等得十,其餘以與士大夫,習射於澤宮中者取之。是以獲雖多,而君庖不盈也。張子曰,饌雖多,而無餘者,均及於眾而有法耳。凡事有法,則何患乎不均也。舊說,不驚,驚也。不盈,盈也。亦通◯此章言其終事嚴而頒禽均也。

之子于征。有聞無聲。
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有善聞而無諠譁之聲。箋云晉人伐鄭。陳成子救之,舍於柳舒之上,去穀七裡,穀人不知。可謂有聞無聲。○聞音問,注同,本亦作問。
箋云允,信。展,誠也。大成,謂致太平也。

賦也。允,信。展,誠也。聞師之行,而不聞其聲,言至肅也。信矣其君子也,誠哉其大成也◯此章總叙其事之始終,而深美之也。

◎以五章以下考之,恐當作四章章八句。

【朱子語類】時舉說車攻吉日二詩。先生曰「好田獵之事,古人亦多刺之。然宣王之田,乃是因此見得其車馬之盛,紀律之嚴,所以為中興之勢者在此。其所謂田,異乎尋常之田矣。」(時舉)

180〈小雅・南有嘉魚之什・吉日〉

吉日,美宣王田也。
能慎微接下,無不自盡以奉其上焉。
序「慎微」以下非詩本意。

吉日維戊。既伯既禱。
田車既好。四牡孔阜。
升彼大阜。從其群醜。

維戊,順類乘牡也。伯,馬祖也。重物慎微,將用馬力,必先為之禱其祖。禱,禱獲也。箋云戊,剛日也,故乘牡為順類也。
箋云醜,眾也。田而升大阜,從禽獸之群眾也。

賦也。戊,剛日也。伯,馬祖也。謂天駟房星之神也。醜,眾也。謂禽獸之羣眾也。此亦宣王之詩。言田獵將用馬力。故以吉日祭馬祖而禱之。既祭而車牢馬健。於是可以歷險而從禽也。以下章推之,是日也,其戊辰歟。

吉日庚午。既差我馬。
獸之所同。麀鹿麌麌。
漆沮之從。天子之所。

外事以剛日。差,擇也。
鹿牝曰麀。麌麌,衆多也。箋云同猶聚也。麕牡曰麌。麌複麌,言多也。○麀音憂。麌,愚甫反,說文作噳,云麋鹿群口相聚貌也。
漆沮之水,麀鹿所生也。從漆沮驅禽,而致天子之所。

賦也。庚午,亦剛日也。差,擇。齊其足也。同,聚也。鹿牝曰麀。麌麌,眾名也。漆沮,水名。在西都畿内涇渭之北,所謂洛水,今自延韋流入鄜坊,至同州入河也◯戊辰之日既禱矣。越三日庚午,遂擇其馬而乘之。視獸之所聚,麀鹿最多之處,而從之。惟漆沮之旁為盛。宜為天子田獵之所也。

瞻彼中原。其祁孔有。
儦儦俟俟。或群或友。
悉率左右。以燕天子。

祁,大也。箋云祁當作麎。麎,麋牝也。中原之野甚有之。○祁,毛巨私反,又止之反,鄭改作麎,音辰,郭音脤。
趨則儦儦,行則俟俟。獸三曰群,二曰友。○儦,本作麃,表嬌反,趨也,廣雅云行也。
驅禽之左右,以安待天子。箋云率,循也。悉驅禽順其左右之宜,以安待王之射也。

賦也。中原,原中也。祁,大也。趣則儦儦。行則俟俟。獸三曰羣,二曰友。燕,樂也◯言從王者視彼禽獸之多。於是率其同事之人,各共其事,以樂天子也。

既張我弓。既挾我矢。
發彼小豝。殪此大兕。
以御賓客。且以酌醴。

殪,壹發而死。言能中微而制大也。箋云豕牝曰豝。
饗醴,天子之飲酒也。箋云御賓客者,給賓客之御也。賓客謂諸侯也。酌醴,酌而飲群臣,以為俎實也。

賦也。發,發矢也。豕牝曰豝。一矢而死曰殪。兕,野牛也。言能中微而制大也。御,進也。醴,酒名。周官五齊,二曰醴齊。注曰,醴成而汁滓相將。如今甜酒也◯言射而獲禽以為俎實,進於賓客而酌醴也。

◎東萊呂氏曰,車攻、吉日,所以為復古者何也。蓋蒐狩之禮,可以見王賦之復焉。可以見軍實之盛焉。可以見師律之嚴焉。可以見上下之情焉。可以見綜理之周焉。欲明文武之功業者,此亦足以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