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rrison Huang
updated: 10/12/18

谷風
蓼莪
大東
四月
北山
無將大車
小明
鼓鐘
楚茨
信南山

〈小雅・谷風之什〉

201〈小雅・谷風〉

谷風,刺幽王也。
天下俗薄,朋友道絶焉。

習習谷風。維風及雨。hiua
將恐將懼。維予與女。njia
將安將樂。女轉棄予。jia 魚

興也。風雨相感,朋友相須。箋云習習,和調之貌。東風謂之谷風。興者,風而有雨則潤澤行,喻朋友同志則恩愛成。
箋云將,且也。恐、懼,喻遭厄難勤苦之事也。當此之時,獨我與女爾。謂同其憂務。

言朋友趨利,窮達相棄。箋云朋友無大故則不相遺棄。今女以志達而安樂,棄恩忘舊,薄之甚。

興也。習習,和調貌。谷風,東風也。將,且也。恐懼,謂危難憂患之時也◯此朋友相怨之詩。故言,習習谷風,則維風及雨矣。將恐將懼之時,則維予與女矣。奈何將安將樂,而轉棄予哉。

習習谷風。維風及頹。duəi
將恐將懼。寘予于懷。hoəi
將安將樂。棄予如遺。jiuəi 微

頹,風之焚輪者也。風薄相扶而上,喻朋友相須而成。
箋云寘,置也。置我於懷,言至親己也。
箋云如遺者,如人行道遺忘物,忽然不省存也。

賦也。頹,風之焚輸者也。寘,與置同。置于懷親之也。如遺,忘去而不復存省也。

習習谷風。維山崔嵬nguəi
無草不死。無木不萎。iuəi
忘我大德。思我小怨。iuan 微元合韻

崔嵬,山巔也。雖盛夏萬物茂壯,草木無有不死葉萎枝者。箋云此言東風生長之風也,山巔之上,草木猶及之。然而盛夏養萬物之時,草木枝葉猶有萎槁者。以喻朋友雖以恩相養,亦安能不時有小訟乎。
箋云大德切瑳,以道相成之謂也。

比也。崔嵬,山巓也◯習習谷風,維山崔嵬,則風之所被者廣矣。然猶無不死之草,無不萎之木。况於朋友,豈可以忘大德,而思小怨乎。或曰,興也。

202〈小雅・谷風之什・蓼莪〉

蓼莪,刺幽王也。
民人勞苦,孝子不得終養爾。箋不得終養者,二親病亡之時,時在役所,不得見也。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
哀哀父母。生我劬勞。lô 宵

蓼蓼,長大貌。箋云莪已蓼蓼長大,貌視之以為非莪,反謂之蒿。興者,喻憂思雖在役中,心不精識其事。
箋云哀哀者,恨不得終養父母,報其生長己之苦。

比也。蓼蓼,長大貌。莪,美菜也。蒿,賤草也◯人民勞苦,孝子不得終養,而作此詩。言昔謂之莪,而今非莪也,特蒿而已。以比父母生我以為美材,可賴以終其身。而今乃不得其養以死。於是乃言父母生我之劬勞,而重自哀傷也。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iuət
哀哀父母。生我勞瘁。dziuət 物

蔚,牡菣也。
箋云瘁,病也。

比也。蔚,牡菣也。三月始生,七月始華。如胡麻華而紫赤。八月為角,似小豆。角銳而長。瘁,病也。

缾之罄矣。維之恥。thiə
鮮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kiuə
無父何怙。無母何恃。zjiə
出則銜恤。入則靡至。siuet, tjiet 質

瓶小而罍大。磬,盡也。箋。云瓶小而盡,罍大而盈,言為罍恥者,刺王不使富分貧、眾恤寡。
鮮,寡也。箋云此言供養日寡矣,而我尚不得終養。恨之言也。
箋云恤,憂。靡,無也。孝子之心,怙恃父母,依依然以為不可斯須無也。出門則思之而憂,旋入門又不見,如入無所至。
○怙音戶,韓詩云怙,賴也。恃,恃負也。

比也。缾,小。罍,大。皆酒器也。罄,盡。鮮,寡。恤,憂。靡,無也◯言缾資於罍,而罍資缾。猶父母與子相依為命也。故缾罄矣,乃罍之恥。猶父母不得其所,乃子之責。所以窮獨之民,生不如死也。蓋無父則無所怙,無母則無所恃。是以出則中心銜恤,入則如無所歸也。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kiuk
拊我畜我。長我育我。xiuk, jiuk
顧我復我。出入腹我。biuk, piuk 覺
欲報之德。昊天罔極。tək, giək 職

鞠,養。腹,厚也。箋云父兮生我者,本其氣也。畜,起也。育,覆育也。顧,旋視也。複,反覆也。腹,懷抱也。
箋云之,猶是也。欲報父母是德,昊天乎我心無極。

賦也。生者本其氣也。鞠、畜,皆養也。拊,拊循也。育,覆育也。顧,旋視也。復,反覆也。腹,懷抱也。罔,無。極,窮也◯言父母之恩如此。欲報之以德,而其恩之大,如天無窮。不知所以為報也。

南山烈烈。飄風發發。liat, piuat
民莫不穀。我獨何害。hat 月

烈烈然,至難也。發發,疾貌。箋云民人自苦見役,視南山則烈烈然,飄風發發然,寒且疾也。
箋云穀,養也。言民皆得養其父母,我獨何故,睹此寒苦之害。

興也。烈烈,高大貌。發發,疾貌。穀,善也◯南山烈烈,則飄風發發矣。民莫不善,而我獨何為遭此害哉。

南山律律。飄風弗弗。liuət, piuət
民莫不穀。我獨不卒。tziuət 物

律律,猶烈烈也。弗弗,猶發發也。
箋云卒,終也。我獨不得終養父母,重自哀傷也。

興也。律律,猶烈烈也。弗弗,猶發發也。卒,終也。言終養也。

◎晉王裒,以父死非罪每讀詩,至哀哀父母,生我劬勞,未嘗不三復流涕。受業者,為廢此篇。詩之感人如此。

論曰蓼莪之義不多毛傳特簡鄭氏之失惟以視莪為蒿以文害辭此孟子之所患也又以缾罍比貧富之民非詩人之本意以下文推之可見飄風非取其寒亦非詩意也其以終養為病亡之時滯泥之甚矣

本義曰周人苦於勞役不得養其父母者見彼蓼蓼然長大者非莪即蒿皆草木之微者其茂盛如此者由天地生育之功也思我之生也父母養育我者亦劬勞矣而我不得終養以報也缾罍物之同類也此述勞苦之民自相哀之辭也其曰鮮民之生者言不遂其生不如死也南山烈烈望之可畏也飄風發發暴急而中人也言王威虐可畏而暴政害人我獨罹之也

203〈小雅・谷風之什・大東〉

大東。刺亂也。
東國困於役而傷於財,譚大夫作是詩以告病焉。箋譚國在東,故其大夫尢苦征役之事也。魯莊公十年,齊師滅譚。


譚大夫,未有考,不知何据。恐或有傳耳。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piei
周道如砥。其直如矢。tjiei, sjiei
君子所履。小人所視。liei, zjiei
睠言顧之。潸焉出涕。thyei 脂

興也。饛,滿簋貌。飧,熟食,謂黍稷也。捄,長貌。匕所以載鼎實。棘,赤心也。箋云飧者,客始至,主人所致之禮也。凡飧、饔餼以其爵等為之牢禮之數陳。興者,喻古者天子施予之恩於天下厚。○饛音蒙。簋音軌。飧音孫。捄其牛反。下章同。
如砥,貢賦平均也。如矢,賞罰不偏也。箋云此言古者天子之恩厚也,君子皆法效而履行之。其如砥矢之平,小人又皆視之、共之無怨。
睠,反顧也。潸,涕下貌。箋云言,我也。此二事者,在乎前世過而去矣,我從今顧視之,為之出涕,傷今不如古。○睠音卷,本又作眷。潸,說文作潸,云涕流貌。

興也。饛,滿簋貌。飧,熟食也。捄,曲貌。棘匕,以棘為匕。所以載鼎肉而升之於俎也。砥,礪石。言平也。矢,言直也。君子,在位。履,行。小人,下民也。睠,反顧也。潸,涕下貌◯序以為,東國困於役,而傷於財。譚大夫作此以告病。言有饛簋飧,則有捄棘匕。周道如砥,則其直如矢。是以君子履之,而小人視焉。今乃顧之而出涕者,則以東方之賦役,莫不由是而西輸於周也。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tong, khong 東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shiang
佻佻公子。行彼周行。heang 陽
既往既來。使我心疚。lə, kiuə 之

空,盡也。箋云小也、大也,謂賦斂之多少也。小亦於東,大亦於東,言其政偏,失砥矢之道也。譚無他貨,維絲麻耳,今盡杼柚不作也。○杼,直呂反,說文云盛緯器。柚,本又作軸。
佻佻,獨行貌。公子,譚公子也。箋云葛屨,夏屨也。周行,周之列位也。言時財貨盡,雖公子衣屨不能順時,乃夏之葛屨,今以履霜。送轉餫,因見使行。周之列位者而發幣焉,言雖困乏,猶不得止。○佻,徒彫反,韓詩作嬥。嬥,往來貌。並音挑。周行,戶郎反。注周行下、「載施之行」並注同。餫音運。
箋云既,盡。疚,病也。言譚人自虛竭餫送而往,周人則空盡受之,曾無反幣複禮之惠,是使我心傷病也。

賦也。小東大東,東方小大之國也。自周視之,則諸侯之國皆在東方。杼,持緯者也。柚,受經者也。空,盡也。佻,輕薄不奈勞苦之貌。公子,諸侯之貴臣也。周行,大路也。疚,病也◯言東方小大之國,杼柚皆已空矣。至於以葛屨履霜,而其貴戚之臣,奔走往來,不勝其勞,使我心憂而病也。

有冽氿泉。無浸穫薪。dziuan 元, sien
契契寤歎。哀我憚人。than 元, njien 真
薪是穫薪。尚可載也。sien 真, tzə
哀我憚人。亦可息也。njien 真, siək 之職通韻

洌,寒意也。側出曰氿泉。獲,艾也。契契,憂苦也。憚,勞也。箋。云獲,落,木名也。既伐而折之以為薪,不欲使氿泉浸之。浸之則將濕腐,不中用也。今譚大夫契憂苦而寤歎,哀其民人之勞苦者,亦不欲使周之賦斂小東大東極盡之。極盡之,則將困病,亦猶是也。○洌音列。氿音軌,字又作晷。鴆,子鳩反,漬也,字又作浸。
載,載乎意也。箋云「薪是獲薪」者,析是獲薪也。尚,庶幾也。庶幾析是獲薪,可載而歸,蓄之以為家用。哀我勞人,亦可休息,養之以待國事。

興也。洌,寒意也。側出曰氿泉。穫,艾也。契契,憂苦也。憚,勞也。尚,庶幾也。載,載以歸也◯蘇氏曰,薪已穫矣。而復漬之則腐。民已勞矣。而復事之則病。故已艾,則庶其載而畜之。已勞,則庶其息而安之。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lə 之
西人之子。粲粲衣服。biuək 職
舟人之子。熊羆是裘。giuə 之
私人之子。百僚是試。sjiək 職

東人,譚人也。來,勤也。西人,京師人也。粲粲,鮮盛貌。箋云職,主也。東人勞苦而不見謂勤。京師人衣服鮮絜而逸豫。言王政偏甚也。自此章以下,言周道衰。其不言政偏,則言眾官廢職如是而已。
舟人,舟楫之人。熊羆是裘,言富也。箋云舟當作「周」,裘當作「求」,聲相近故也。周人之子,謂周世臣之子孫,退在賤官,使搏熊羆,在冥氏、穴氏之職。
私人,私家人也。是試,用於百官也。箋云此言周衰,群小得志。

賦也。東人,諸侯之人也。職,專主也。來,慰撫也。西人,京師人也。粲粲,鮮盛貌。舟人,舟楫之人也。熊羆是裘,言富也。私人,私家皁隷之屬也。僚,官。試,用也。舟人、私人,皆西人也◯此言賦役不均,羣小得志也。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tziang
鞙鞙佩璲。不以其長。diang
維天有漢。監亦有光。kuang
跂彼織女。終日七襄。siang 陽

或醉於酒,或不得漿。
鞙鞙,玉貌。璲,瑞也。箋云佩璲者,以瑞玉為佩,佩之鞙鞙然。居其官職,非其才之所長也。徒美其佩,而無其德,刺其素餐。○鞙,胡犬反,字或作琄。
漢,天河也。有光而無所明。箋云監,視也。喻王闓置官司,而無督察之實。
跂,隅貌。襄,反也。箋云襄,駕也。駕謂更其肆也。從旦至莫七辰,辰一移,因謂之七襄。○跂,說文作岐。更音庚,曆也。

賦也。鞙鞙,長貌。璲,瑞也。漢,天河也。跂,隅貌。織女,星名。在漢旁。三星跂然如隅也。七襄,未詳。傳曰,反也。箋云,駕也。駕,謂更其肆也。蓋天有十二次。日月所止舍。所謂肆也。經星一晝一夜,左旋一周而有餘,則終日之閒,自卯至酉,當更七次也◯言東人或饋之以酒,而西人曾不以為漿。東人或與之以鞙然之佩,而西人曾不以為長。維天之有漢,則庶乎其有以監我,而織女之七襄,則庶乎其能成文章以報我矣。無所赴愬而言,維天庶乎其恤我耳。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siang, tjiang
睆彼牽牛。不以服箱。siang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myang, keang
有捄天畢。載施之行。heang 陽

不能反報成章也。箋云織女有織名爾,駕則有西無東,不如人織相反報成文章。
睆,明星貌。河鼓謂之牽牛。服,牝服也。箱,大車之箱也。箋云以,用也。牽牛不可用於牝服之箱。○睆,華板反。河鼓,星名。
日旦出謂明星為啟明,日既入謂明星為長庚。庚,續也。箋云啟明、長庚皆有助日之名,而無實光也。
捄,畢貌。畢所以掩兔也,何嘗見其可用乎。箋云祭器有畢者,所以助載鼎實。今天畢則施於行列而已。

賦也。睆,明星貌。牽牛,星名。服,駕也。箱,車箱也。啓明、長庚,皆金星也。以其先日而出,故謂之啓明。以其後日而入,故謂之長庚。蓋金水二星,常附日行。而或先或後。但金大水小。故獨以金星為言也。天畢,畢星也。狀如掩兔之畢。行,行列也◯言彼織女,不能成報我之章,牽牛,不可以服我之箱,而啓明、長庚、天畢者,亦無實用,但施之行列而已。至是則知,天亦無若私何矣。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jiang
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tziang 陽
維南有箕。載翕其舌。djiat
維北有斗。西柄之揭。kiat 月

挹,㪺也。
翕,合也。箋云翕,猶引也。引舌者謂上星相近。

賦也。箕、斗,二星。以夏秋之閒,見於南方。云北斗者,以其在箕之北也。或曰,北斗常見不隱者也。翕,引也。舌,下二星也。南斗柄固指西。若北斗而西柄,則亦秋時也◯言南箕既不可以簸揚糠粃。北斗既不可以挹酌酒漿。而箕引其舌,反若有所呑噬。斗西揭其柄,反若有所挹取於東。是天非徒無若我何,乃亦若助西人而見困。甚怨之詞也。

論曰鄭氏以有饛簋飱為客始至主人所致之禮又以公子發幣於周之列位而責周人無反幣自天漢有光以下至卒章喻王置官司而無督察之實皆非詩人之本義也據序本為譚人遭幽王之時困於役重而財竭大夫作詩以告病爾亦何暇及於主人為客致飱使還反幣等事且謂王置官司而無督察之實了不關役重財竭之意若但言督察官司施於何詩不可又若必刺官司失職則日月星辰名職至多宜舉其大而要者義與王官相近方可以為善譬今詩所舉止於掩兔簸揚挹酒漿之類又其下無文莫見王官之義蓋鄭氏不得詩人本義故其為說汗漫而無指歸其以天漢有光屬鞙鞙佩璲為一章分雖則七襄以下為别章使詩不分章則已若果分章則當有義類今毛鄭所分章次以義類求之當離者合之當合者離之使章句錯亂然不繫詩義之得失學者自求之可見矣

本義曰大東之首章曰有饛簋飱有捄棘匕者足於豐饒之辭也譚人得以自足者由周道平直而賦役均也周之君子履行此道使下民視而有所賴也大夫反顧昔時譚人蓋甞如此所以潸然出涕者傷今不然也其二章遂言今則王政偏而賦役重無小無大皆取於東使譚人杼軸皆空至於窮乏以葛屨而履霜其公子佻佻然奔走於周行其行役往來頻數使其力疲而心病也其三章者告病之辭也謂彼刈薪者為水浸而腐壞尚可載刈若斯人者勞苦而困弊則將死矣故云可以休息之也其四章則言東人困苦如此王官無以其職來撫勞之者而周人方事侈富潔其衣服以相誇至於操舟之賤亦衣熊羆之裘而私家之人皆備百官而禄食其五章則刺王多取於下而濫用也言當飲漿者今飲酒矣佩玉之人皆不材而冗食矣其横費如此所以致周之重斂也其六章以下皆述譚人仰訴於天之辭也其意言我民困矣天之雲漢有光亦能下監我民乎其不言日月之明而言雲漢之光者謂天不能下監也又言天雖有織女不能為我織而成章雖有牽牛不能為我駕車而輸物其七章又言雖有啟明長庚不能助日為晝俾我營作雖有天畢不能為我掩捕鳥獸其八章又言雖有箕不能為我簸揚糠粃雖有斗不能為我挹酌酒漿其意言我譚人困於供億其取資於地者皆已竭矣欲取於天又不可得也其卒章則又言箕斗非徒不可用而已箕張其舌反若有所噬斗西其柄反若有所挹取於東也是皆怨訴之辭也其餘訓解則毛鄭多得學者當自擇之

【朱子語類】「有饛簋飧,有捄棘匕」,詩傳云「興也。」問「似此等例,卻全無義理。」曰「興有二義,有一樣全無義理。」(炎)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庚,續也。啟明金星,長庚水星。金在日西,故日將出則東見;水在日東,故日將沒則西見。泳

204〈小雅・谷風之什・四月〉

四月,大夫刺幽王也。
在位貪殘,下國構禍,怨亂並興焉。

四月維夏。六月徂暑。hea, sjia
先祖匪人。胡寧忍予。jia 魚

徂,往也。六月,火星中,暑盛而往矣。箋云徂,猶始也。四月立夏矣。至六月乃始盛暑,興人為惡,亦有漸,非一朝一夕。
箋云匪,非也。寧,猶曾也。我先祖非人乎。人則當知患難,何為曾使我當此難世乎。

興也。徂,往也。四月、六月,亦以夏正數之,建巳、建未之月也◯此亦遭亂,自傷之詩。言四月維夏,則六月徂暑矣。我先祖豈非人乎。何忍使我遭此禍也。無所歸咎之詞也。

秋日淒淒。百卉具腓。tsyei, biuəi
亂離瘼矣。爰其適歸。kiuəi 脂微合韻

淒淒,涼風也。卉,草也。腓,病也。箋云具,猶皆也。涼風用事,而眾草皆病。興貪殘之政行,而萬民困病。○腓,房非反,韓詩云「變也。」
離,憂。瘼,病。適,之也。箋云爰,曰也。今政亂,國將有憂病者矣。曰此禍其所之歸乎。言憂病之禍,必自之歸為亂。

興也。淒淒,凉風也。卉,草。腓,病。離,憂。瘼,病。奚,何。適,之也◯秋日淒淒,則百卉倶腓矣。亂離瘼矣,則我將何所適歸乎哉。

冬日烈烈。飄風發發。liat, piuat
民莫不穀。我獨何害。hat 月

箋云烈烈,猶栗烈也。發發,疾貌。言王為酷虐慘毒之政,如冬日之烈烈矣。其亟急行於天下,如飄風之疾也。
箋云穀,養也。民莫不得養其父母者,我獨何故睹此寒苦之害。

興也。烈烈,猶栗烈也。發發,疾貌。穀,善也◯夏則暑,秋則病,冬則烈。言禍亂日進,無時而息也。

山有嘉卉。侯栗侯梅。muə
廢為殘賊。莫知其尤。hiuə 之

箋云嘉,善。侯,維也。山有美善之草,生於梅栗之下,人取其實,蹂踐而害之,令不得蕃茂。喻上多賦斂,富人財盡,而弱民與受困窮。
廢,忕也。箋云尤,過也。言在位者貪殘,為民之害,無自知其行之過者,言忕於惡。○廢如字,一音發。忕,時世反。下同。又一本作「廢,大也」。此是王肅義。

興也。嘉,善。侯,維。廢,變。尤,過也◯山有嘉卉,則維栗與梅矣。任位者變為殘賊,則誰之過哉。

相彼泉水。載清載濁。deok
我日構禍。曷云能穀。kok 屋

箋云相,視也。我視彼泉水之流,一則清,一則濁。刺諸侯並為惡,曾無一善。
構,成。曷,逮也。箋云構,猶合集也。曷之言何也。穀,善也。言諸侯日作禍亂之行,何者可謂能善。

興也。相,視。載,則。構,合也◯相彼泉水,猶有時而淸,有時而濁。而我乃日日遭害,則曷云能善乎。

滔滔江漢。南國之紀。kiə
盡瘁以仕。寧莫我有。dzhiə, hiuə 之

滔滔,大水貌。其神足以綱紀一方。箋云江也、漢也,南國之大水,紀理眾川,使不雝滯。喻吳、楚之君,能長理旁側小國,使得其所。
箋云瘁,病。仕,事也。今王盡病其封畿之內,以兵役之事,使群臣有土地曾無自保有者,皆懼於危亡也。吳、楚舊名貪殘,今周之政乃反不如。

興也。滔滔,大水貌。江漢,二水名。紀,綱紀也。謂經帶包絡之也。瘁,病也。有,識有也◯滔滔江漢,猶為南國之紀。今也盡瘁以仕。而王何其不我有哉。

匪鶉匪鳶。翰飛戾天。tyen
匪鱣匪鮪。潛逃于淵。yuen 真

鶉,雕也。雕鳶,貪殘之鳥也。大魚能逃處淵。箋云翰,高。戾,至。鱣,鯉也。言雕鳶之高飛,鯉鮪之處淵,性自然也。非雕鳶能高飛,非鯉鮪能處淵,皆驚駭辟害爾。喻民性安土重遷,今而逃走,亦畏亂政故。○鳶,以專反,鴟也。

賦也。鶉,鵰也。鳶,亦鷙鳥也。其飛上薄雲漢。鱣鮪,大魚也◯鶉鳶則能翰飛戾天。鱣鮪則能潛逃于淵。我非是四者,則亦無所逃矣。

山有蕨薇。隰有杞桋。miuəi, jiei
君子作歌。維以告哀。əi 脂微合韻

杞,枸檵也。桋,赤栜也。箋云此言草木尚各得其所,人反不得其所,傷之也。
箋云告哀,言勞病而愬之。

興也。杞,枸檵也。桋,赤楝也。樹葉細而岐銳,皮理錯戾,好叢生山中。中為車輞◯山則有蕨薇,隰則有杞桋。君子作歌,則維以告哀而已。

論曰毛鄭於四月之義小小得失皆不足論惟以先祖匪人為作詩之大夫斥其先祖此失之大者也且大夫作詩本刺幽王任用小人而在位貪殘爾何事自罪其先祖推於人情决無此理凡為人之先祖者積善流慶於子孫而已安知後世所遭者亂君歟治君歟今此大夫不幸而遭亂世反深責其先祖以人情不及之事詩人之意决不如此就使如此不可垂訓聖人刪詩必棄而不録也鄭之所失於此尤多詩曰滔滔江漢南國之紀直謂江漢紀率南國之眾川以朝宗于海爾而鄭氏以為比呉楚之君且詩人本患下國之構禍豈可反稱呉楚僭叛之君以為美於理豈然矧考詩文無之此亦其失之大者予當為予奪之予鄭以予為我是以其說莫通也書曰官不必備惟其人謂惟其才也詩所謂匪人者言非才也古之仕者世禄故詩人刺在位貪殘之臣自其先祖以來任非其才爾凡言任才非其人者譬有能治水之人使之為治木之官是任非其人也而鄭氏直以謂非人者身非是人也故云是人則當知患難昔之通儒執文害義蓋有如此或謂詩人但當刺時在位之臣何必遠及其先祖曰作詩者人人意異四月之詩以寒暑為喻故推其初始而言見事皆有漸不圖之於早也考其三章之次第可以見矣

本義曰周大夫刺幽王之臣在位者貪殘刻剥於其下使民物耗竭如草木彫盡於秋冬乃於首章先本其事云自四月夏暑氣盛至六月盛極當退於此之時萬物已有將衰之漸而人未見也如彼世禄在位之臣自其先祖以來所任已非其人當時何安然忍予之禄位者蓋未見其害其二章遂言貪殘之政使民物傷耗如秋日之淒然使百草俱病也其三章則極言民物窮竭如冬日寒風凛冽暴急而萬物彫盡也其曰亂離瘼矣奚其適歸者民被患淺猶思有所歸以苟免也又曰民莫不穀我獨何害者民被患愈深則其辭愈緩蓋知其無如之何但自傷歎而已而云民誰不有生我獨何為及此害也詩人於此三章言有次第蓋如此也其曰山有嘉卉侯栗侯梅者又言貪殘之臣害物廣也謂如採於山者但知貪取栗梅不知其下美草皆被蹂踐而殘賊也其曰相彼泉水載清載濁我日構禍曷云能穀者謂此泉水澄之則清撓之則濁譬彼諸侯可使為善可使為惡而彼貪殘之臣日自構怨亂之禍於下國亦何由使其為善其曰滔滔江漢南國之紀者勉其下國之辭也謂此江漢二大川總納南方之眾水滔滔而流以歸乎海故能為南國之紀汝下國之諸侯當盡瘁以事周相率而尊天子則土地爵禄何所不有也其下二章則哀其人民之辭也謂其欲去則不如魚鳥有所逃避欲居則不如草木之依山隰得遂其生也

205〈小雅・谷風之什・北山〉

北山,大夫刺幽王也。
役使不均,己勞於從事,而不得養其父母焉。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khiə
偕偕士子。朝夕從事。tziə, dzhiə
王事靡盬。憂我父母。mə 之

箋云言,我也。登山而采杞,非可食之物,喻己行役不得其事。
偕偕,強壯貌。士子,有王事者也。箋云朝夕從事,言不得休止。
箋云靡,無也。盬,不堅固也。王事無不堅固,故我當盡力。勤勞於役,久不得歸,父母思己而憂。

賦也。偕偕,强壯貌。士子,詩人自謂也◯大夫行役而作此詩自言,陟彼北山而采杞以食者,皆强壯之人,而朝夕從事者也。蓋以王事不可以不勤,是以貽我父母之憂耳。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hea, tha 魚
率土之濱。莫非王臣。pien, zjien
大夫不均。我從事獨賢。kiuen, hyen 真

溥,大。率,循。濱,涯也。箋云此言王之土地廣矣,王之臣又眾矣,何求而不得,何使而不行。
賢,勞也。箋云王不均大夫之使,而專以我有賢才之故,獨使我從事于役。自苦之辭。

賦也。溥,大。率,循。濱,涯也◯言土之廣,臣之眾,而王不均平。使我從事獨勞也。不斥王而曰大夫。不言獨勞,而曰獨賢。詩人之忠厚如此。

四牡彭彭。王事傍傍。beang, bang
嘉我未老。鮮我方將。tziang
旅力方剛。經營四方。kang, piuang 陽

彭彭然不得息,傍傍然不得已。
將,壯也。箋云嘉、鮮皆善也。王善我年未老乎。善我方壯乎。何獨久使我也。
旅,眾也。箋云王謂此事眾之氣力方盛乎。何乃勞苦使之經營四方。

賦也。彭彭,然不得息也。傍傍,然不得已也。嘉,善。鮮,少也。以為少而難得也。將,壯也。旅,與膂同◯言王之所以使我者,善我之未老而方壯,旅力可以經營四方耳。猶上章之言獨賢也。

或燕燕居息。或盡瘁事國。siək, kuək 職
或息偃在牀。或不已于行。dzhiang, heang 陽

燕燕,安息貌。(或盡瘁事國)盡力勞病,以從國事。
箋云不已,猶不止也。

賦也。燕燕,安息貌。瘁,病。已,止也◯言役使之不均也。下章放此。

或不知叫號。或慘慘劬勞。hô, lô 宵
或棲遲偃仰。或王事鞅掌。ngiang, tjiang 陽

叫,呼。號,召也。○叫,本又作嘂。慘,七感反,字又作懆。
鞅掌,失容也。箋云鞅,猶何也。掌,謂捧之也。負何捧持以趨走,言促遽也。

賦也。不知叫號,深居安逸,不聞人聲也。鞅掌,失容也。言事煩勞,不暇為儀容也。

或湛樂飲酒。或慘慘畏咎。tziu, giu 幽
或出入風議。或靡事不為。ngiai, hiuai 歌

箋云咎,猶罪過也。
箋云風,猶放也。
○風音諷。

賦也。咎,猶罪過也。出入風議,言親信而從容也。

206〈小雅・谷風之什・無將大車〉

無將大車,大夫悔將小人也。箋周大夫悔將小人。幽王之時,小人眾多。
此序之誤由不識興體,而誤以為比也。

無將大車。祇自塵兮。dien
無思百憂。祇自疧兮。gie 真支合韻

大車,小人之所將也。箋云將,猶扶進也。祇,適也。鄙事者,賤者之所為也。君子為之,不堪其勞。以喻大夫而進舉小人,適自作憂累,故悔之。○祇音支。
疧,病也。箋云百憂者,眾小事之憂也。進舉小人,使得居位,不任其職,愆負及己,故以眾小事為憂,適自病也。

興也。將,扶進也。大車,平地任載之車,駕牛者也。祗,適。疧,病也◯此亦行役勞苦,而憂思者之作。言將大車,則塵汚之。思百憂則病及之也。

無將大車。維塵冥冥。myeng
無思百憂。不出于熲。jiueng 耕

箋云冥冥者,蔽人目明,令無所見也。猶進舉小人,蔽傷己之功德也。
熲,光也。箋云思眾小事以為憂,使人蔽闇不得出於光明之道。○熲,古迥反。

興也。冥冥,昏晦也。熲,與耿同。小明也。在憂中耿耿然,不能出也。

無將大車。維塵雍兮。iong
無思百憂。祇自重兮。diong 東

箋云雍,猶蔽也。○雍,字又作壅。
箋云重,猶累也。

興也。雝,猶蔽也。重猶累也。

207〈小雅・谷風之什・小明〉

小明,大夫悔仕於亂世也。箋名篇曰小明者,言幽王日小其明,損其政事,以至於亂。

明明上天。照臨下土。tha
我征徂西。至于艽野。jya
二月初吉。載離寒暑。sjia
心之憂矣。其毒大苦。kha
念彼共人。涕零如雨。hiua
豈不懷歸。畏此罪罟。ka 魚

箋云明明上天,喻王者當光明。如日之中也。照臨下土,喻王者當察理天下之事也。據時幽王不能然,故舉以刺之。
艽野,遠荒之地。初吉,朔日也。箋云云征,行。徂,往也。我行往之西方,至于遠荒之地,乃以二月朔日始行,至今則更夏暑冬寒矣,尚未得歸。詩人,牧伯之大夫,使述其方之事,遭亂世勞苦而悔仕。
箋云憂之甚,心中如有藥毒也。
○大音泰。
箋云共人,靖共爾位以待賢者之君。

罟,網也。箋云懷,思也。我誠思歸,畏此刑罪羅網,我故不敢歸爾。

賦也。征,行。徂,往也。艽野,地名。蓋遠荒之地也。二月,亦以夏正數之,建卯月也。初吉,朔日也。毒,言心中如有藥毒也。共人,僚友之處者也。懷,思。罟,網也◯大夫以二月西征。至于歲暮而未得歸。故呼天而訴之。復念其僚友之處者,且自言其畏罪而不敢歸也。

昔我往矣。日月方除。dia
曷云其還。歲聿云莫。mak
念我獨兮。我事孔庶。sjiak
心之憂矣。憚我不暇。hea
念彼共人。睠睠懷顧。ka
豈不懷歸。畏此譴怒。na 魚鐸通韻

除,除陳生新也。箋云四月為除。昔我往至於艽野,以四月,自謂其時將即歸。何言其還,乃至歲晚,尚不得歸。
憚,勞也。箋云孔,甚。庶,眾也。我事獨甚眾,勞我不暇,皆言王政不均,臣事不同也。○憚,音但,亦作癉,同。
箋云睠睠,有往仕之志也。
○睠音眷。

賦也。除,除舊生新也。謂二月初吉也。庶,眾。憚,勞也。睠睠,勤厚之意。譴怒,罪責也◯言昔以是時往。今未知何時可還,而歲已莫矣。蓋身獨而事眾。是以勤勞而不暇也。

昔我往矣。日月方奧。iuk
曷云其還。政事愈蹙。tsiuk
歲聿云莫。采蕭穫菽。sjiuk
心之憂矣。自詒伊戚。tsyuk
念彼共人。興言出宿。siuk
豈不懷歸。畏此反覆。phiuk 覺

燠,煖也。
蹙,促也。箋云愈,猶益也。何言其還,乃至於政事更益促急,歲晚乃至采蕭穫菽尚不得歸。
戚,憂也。箋云詒,遺也。我冒亂世而仕,自遺此憂。悔仕之辭。○遺,唯季反。下同。
箋云興,起也。夜臥起宿於外,憂不能宿於內也。
箋云反覆,謂不以正罪見罪。

賦也。奧,暖。蹙,急。詒,遺。戚,憂。興,起也。反覆,傾側無常之意也◯言以政事愈急,是以至此歲莫,而猶不得歸。又自咎其不能見幾遠去,而自遺此憂,至於不能安寢,而出宿於外也。

嗟爾君子。無恒安處。thjia
靖共爾位。正直是與。jia
神之聽之。式穀以女。njia 魚

箋云恒,常也。嗟女君子,謂其友未仕者也。人之居,無常安之處。謂當安安而能遷。孔子曰「鳥則擇木。」
靖,謀也。正直為正,能正人之曲曰直。箋云共,具。式,用。穀,善也。有明君謀具女之爵位,其志在於與正直之人為治。神明若祐而聽之,其用善人,則必用女。是使聽天乎命,不汲汲求仕之辭。言女位者,位無常主,賢人則是。○祐音又,本或作右,又作佑,並同。

賦也。君子,亦指其僚友也。恆,常也。靖,與靜同。與,猶助也。穀,祿也。以,猶與也◯上章既自傷悼。此章又戒其僚友曰,嗟爾君子,無以安處為常。言當有勞時,勿懷安也。當靖共爾位。惟正直之人是助,則神之聽之,而以穀祿與女矣。

嗟爾君子。無恒安息。siək
靖共爾位。好是正直。diək
神之聽之。介爾景福。piuək 職

息,猶處也。
介、景皆大也。箋云好,猶與也。介,助也。神明聽之,則將助女以大福。謂遭是明君,道施行也。

賦也。息,猶處也。好是正直,愛此正直之人也。介、景,皆大也。

論曰小明序云大夫悔仕於亂世也鄭謂名篇曰小明者言幽王日小其明損其政事據詩終篇但述征行勞苦畏於得罪不敢懷歸之事乃是大夫悔仕之辭如序之說是也了無幽王日小其明之意大雅明明在下謂之大明小雅明明上天謂之小明自是名篇者偶為誌别爾了不關詩義苟如鄭說則小旻小宛之類有何義乎詩云嗟爾君子無恒安處乃是大夫自相勞苦之辭云無苟偷安但靖共爾位之職惟正直是與則神將祐爾以福也鄭乃以嗟爾君子為其友之未仕者且大夫方以亂世悔仕宜勉其未仕之友以安居而不仕安得教其無恒安處蓋鄭謂大夫勉未仕之友去之他國無安處於周邦也故引鳥則擇木之說夫悔仕者悔不退而窮處爾如鄭之說則周之大夫皆懷貳心教其友以叛周而去此豈足以垂訓也

208〈小雅・谷風之什・鼓鐘〉

鼓鍾,刺幽王也。
○正義曰:毛以刺鼓其淫樂,以示諸侯。鄭以為作先王正樂於淮水之上。毛、鄭雖其意不同,俱是失所,故刺之。經四章,毛、鄭皆上三章是失禮之事,卒章陳正禮責之。此刺幽王明矣。鄭於《中候》、《握河》注云「昭王時,《鼓鍾》之詩所為作」者,鄭時未見《毛詩》,依三家為說也。

此詩文不明,故序不敢質其事,但隨例為刺幽王耳,實皆未可知也。

鼓鍾將將。淮水湯湯。憂心且傷。tsiang, sjiang, sjiang
淑人君子。懷允不忘。miuang 陽

幽王用樂,不與德比,會諸侯于淮上,鼓其淫樂,以示諸侯,賢者為之憂傷。箋云為之憂傷者,嘉樂不野合,犧象不出門。今乃于淮水之上,作先王之樂,失禮尤甚。
箋云淑,善。懷,至也。古者,善人君子,其用禮樂,各得其宜,至信不可忘。

賦也。將將,聲也。淮水,出信陽軍桐栢山,至楚州漣水軍入海。湯湯,沸騰之貌。淑,善。懷,思。允,信也◯此詩之義,未詳。王氏曰,幽王鼓鐘淮水之上,為流連之樂,久而忘反。聞者憂傷,而思古之君子,不能忘也。

鼓鍾喈喈。淮水湝湝。憂心且悲。kei, kei 脂, pəi 微
淑人君子。其德不回。huəi 微

喈喈,猶將將。湝湝,猶湯湯。悲,猶傷也。
回,邪也。

賦也。喈喈,猶將將。湝湝,猶湯湯。悲,猶傷也。回,邪也。

鼓鍾伐。淮有三洲。憂心且ku, tjiu, thiu
淑人君子。其德不猶。jiu 幽

鼛,大鼓也。三洲,淮上地。妯,動也。箋云妯之言悼也。
猶,苦也。箋云猶當作瘉。瘉,病也。

賦也。鼛,大鼓也。周禮作皐云。皐鼓,尋有四尺。三洲,淮上地。蘇氏曰,始言湯湯,水盛也。中言湝湝,水流也。終言三洲,水落而洲見也。言幽王之久於淮上也。妯,動。猶,若也。言不若今王之荒亂也。

鼓鍾欽欽。鼓瑟鼓琴。笙磬同音。khiəm, giəm, iəm
以雅以南。以nəm, tzyəm 侵

欽欽,言使人樂進也。笙磬,東方之樂也。同音,四縣皆同也。箋云同音者,謂堂上堂下八音克諧。
為雅為南也。舞四夷之樂,大德廣所及也。東夷之樂曰昧,南夷之樂曰南,西夷之樂曰朱離,北夷之樂曰禁。以為籥舞,若是,為和而不僣矣。箋云雅,萬舞也。萬也、南也、籥也,三舞不僣,言進退之旅也。周樂尚武,故謂萬舞為雅。雅,正也。籥舞,文樂也。

賦也。欽欽,亦聲也。磬,樂器。以石為之。琴瑟在堂,笙磬在下。同音,言其和也。雅,二雅也。南,二南也。籥,籥舞也。僭,亂也。言三者皆不僭也◯蘇氏曰,言幽王之不德,豈其樂非古歟。樂則是,而人則非也。

◎此詩之義有不可知者。今姑釋其訓詁名物,而略以王氏蘇氏之說解之。未敢信其必然也。

【論】鼓鐘序但言刺幽王而不知實刺何事。若據詩文,則作樂於淮上矣。然旁考詩、書、史記,無幽王東巡之事,無由遠至淮上而作樂,不知此詩安得為刺幽王也。書曰「徐夷並興。」蓋自成王時,徐戎及淮夷已皆不為周臣。宣王時,嘗遣將征之,亦不自往。至魯僖公,又伐而服之。乃在莊王時,而其事不明。初無幽王東至淮徐之事,然則不得作樂於淮上矣。其詩曰「鼓鐘將將,淮水湯湯,憂心且傷。淑人君子,懷允不忘。」其先言憂心而後言君子,不知憂心者復為何人。其卒章云「以雅以南,以籥不僭。」其辭甚美,又疑非刺也。毛謂南為南夷之樂者,非也。昔季札聽魯樂,見舞〈南籥〉者,曰「美哉,猶有憾。」蓋以為文王之樂也,詩人以文王之詩為周南、召南。然則此所謂「以雅以南」者,不知南為何樂也,皆當闕其所未詳。

209〈小雅・谷風之什・楚茨〉

楚茨,刺幽王也。
政煩賦重,田萊多荒,饑饉降喪,民卒流亡,祭祀不饗,故君子思古焉。箋田菜多荒,茨棘不除也。饑饉,倉庾不盈也。降喪,神不與福助也。
自此篇至車牽凡十篇似出一手,詞氣和平,稱述詳雅,無風刺之意。序以其在變雅中,故皆以為傷今思古之作,詩固有如此者。然不應十篇相屬而絶無一言以見其為衰世之意也。竊恐正雅之篇有錯脱在此者耳。序皆失之。

楚楚者茨。言抽其棘。自昔何為。我蓺黍稷。…, kiək, …, tziək
我黍與與。我稷翼翼。我倉既盈。我庾維億。…, jiək, …, iək
以為酒食。以享以祀。以妥以侑。以介景福。djiək 職, ziə 之, hiuə 之, piuək 職

楚楚,茨棘貌。抽,除也。箋云茨,蒺藜也。伐除蒺藜與棘,自古之人,何乃勤苦為此事乎。我將得黍稷焉。言古者先生之政以農為本。茨言楚楚,棘言抽,互辭也。
露積曰庾。萬萬曰億。箋云黍與與,稷翼翼,蕃廡貌。陰陽和,風雨時,則萬物成。萬物成,則倉庾充滿矣。倉言盈,庾言億,亦互辭,喻多也。十萬曰億。 ○與音餘。注同。
妥,安坐也。侑,勸也。箋。云享,獻。介,助。景,大也。以黍稷為酒食,獻之以祀先祖。既又迎尸,使處神坐而食之。為其嫌不飽,祝以主人之辭勸之,所以助孝子受大福也。

賦也。楚楚,盛密貌。茨,蒺藜也。抽,除也。我,為有田祿而奉祭祀者之自稱也。與與翼翼,皆蕃盛貌。露積曰庾。十萬曰億。饗,獻也。妥,安坐也。禮曰,詔妥尸。蓋祭祀,筮族人之子為尸。既奠迎之使處神坐,而拜以安之也。侑,勸也。恐尸或未飽,祝侑之曰,皇尸未實也。介,大也。景,亦大也◯此詩,述公卿有田祿者,力於農事,以奉其宗廟之祭。故言,蒺藜之地,有抽除其棘者。古人何乃為此事乎。蓋將使我於此蓺黍稷也。故我之黍稷既盛,倉庾既實,則為酒食以饗祀妥侑,而介大福也。

濟濟蹌蹌。絜爾牛羊。以往烝嘗。tsiang, jiang, zjiang
或剝或亨。或肆或將。pheang, tziang
祝祭于祊。祀事孔明。peang, myang
先祖是皇。神保是饗。huang, xiang
孝孫有慶。報以介福。萬壽無疆。khyang, …, kiang 陽

濟濟蹌蹌,言有容也。亨,飪之也。肆,陳。將,齊也。或陳于與,或齊其肉。箋云有容,言威儀敬慎也。冬祭曰烝,秋祭曰嘗。祭祀之禮,各有其事。有解剝其皮者,有煮熟之者,有肆其骨體於俎者,或奉持而進之者。
祊,門內也。箋云孔,甚也。明,猶備也,絜也。孝子不知神之所在,故使祝博求之平生門內之旁,待賓客之處,祀禮於是甚明。○祊,說文云「門內祭先祖,所彷徨也。」
皇,大。保,安也。箋云皇,暀也。先祖以孝子祀禮甚明之故,精氣歸暀之,其鬼神又安而享其祭祀。
箋云慶,賜也。疆,竟界也。

賦也。濟濟蹌蹌,言有容也。冬祭曰烝,秋祭曰嘗。剝,解剝其皮也。亨,煮熟之也。肆,陳之也。將,奉持而進之也。祊,廟門内也。孝子不知神之所在。故使祝博求之於門内待賓客之處也。孔,甚也。明,猶備也,著也。皇,大也,君也。保,安也。神保,蓋尸之嘉號。楚詞所謂靈保。亦以巫降神之稱也。孝孫,主祭之人也。慶,猶福也。

執爨踖踖。為俎孔碩。或燔或炙。tzyak, zjyak, tjyak
君婦莫莫。為豆孔庶。mak, sjiak
為賓為客。獻醻交錯。kheak, tsak
禮儀卒度。笑語卒獲。dak, hoak
神保是格。報以介福。萬壽攸酢。keak, …, dzak 鐸

爨,饔爨、廩爨也。踖踖,言爨灶有容也。燔,取膟膋。炙,炙肉也。箋云燔,燔肉也。炙,肝炙也。皆從獻之俎也。其為之於爨,必取肉也、肝也肥碩美者。
莫莫,言清靜而敬至也。豆,謂內羞、庶羞也。繹而賓尸及賓客。箋云君婦,謂后也。凡適妻稱君婦,事舅姑之稱也。庶,䏧也。祭祀之禮,后夫人主共籩豆,必取肉物肥䏧美者也。
東西為交,邪行為錯。度,法度也。獲,得時也。箋云始主人酌賓為獻。賓既酌主人,主人又自飲酌賓曰醻。至旅而爵交錯以徧。卒,盡也,古者於旅也語。
格,來。酢,報也。

賦也。爨,竃也。踖踖,敬也。俎,所以載牲體也。碩,大也。燔,燒肉也。炙,炙肝也。皆所以從獻也。特牲,主人獻尸,賓長以肝從。主婦獻尸,兄弟以燔從。是也。君婦,主婦也,莫莫,淸靜而敬至也。豆,所以盛肉羞、庶羞,主婦薦之也。庶,多也。賓客筮而戒之,使助祭者。既獻尸,而遂與之相獻酬也。主人酌賓曰獻,賓飮主人曰酢。主人又自飮,而復飮賓曰酬。賓受之奠於席前而不舉,至旅而後少長相勸,而交錯以徧也。卒,盡也。度,法度也。獲,得其宜也。格,來。酢,報也。

我孔熯矣。式禮莫愆。工祝致告。徂賚孝孫。njian, khian, …, suən 元文合韻
苾芬孝祀。神嗜飲食。卜爾百福。如幾如式。djiək, piuək, sjiək
既齊既稷。既匡既勑。永錫爾極。時萬時億。tziək, thiək, giək, iək 職

熯,敬也。善其事曰工。賚,予也。箋云我,我孝孫也。式,法。莫,無。愆,過。徂,往也。孝孫甚敬矣,於禮法無過者。祝以此故致神意造主人使受嘏。既而以嘏之物往予主人。
幾,期。式,法也。箋云卜,予也。苾苾芬芬有馨香矣,女之以孝敬享祀也,神乃歆嗜女之飲食。今予女之百福,其來如有期矣,多少如有法矣。此皆嘏辭之意。
稷,疾。勑,固也。箋云齊,減取也。稷之言即也。永,長。極,中也。嘏之禮,祝遍取黍稷牢肉魚擩于醢以授尸,孝孫前就尸受之。天子使宰夫受之以筐,祝則釋嘏辭以𠡠 之。又曰:長賜女以中和之福,是萬是億。言多無數。

賦也。熯,竭也。善其事曰工。苾芬,香也。卜,予也。幾,期也。春秋傳曰,易幾而哭。是也。式,法。齊,整。稷,疾。匡,正。敕,戒。極,至也◯禮行既久,筋力竭矣。而式禮莫愆,敬之至也。於是祝致神意,以嘏主人曰,爾飮食芳潔,故報爾以福祿,使其來如幾,其多如法。爾禮容莊敬,故報爾以眾善之極,使爾無一事而不得乎此。各隨其事,而報之以其類也。少牢嘏詞曰,皇尸命工祝,承致多福無疆,于女孝孫,來女孝孫。使女受祿于天,宜稼于田,眉壽萬年,勿替引之。此大夫之禮也。

禮儀既備。鐘鼓既戒。buək, kək
孝孫徂位。工祝致告。kuk 職覺合韻
神具醉止。皇尸載起。tjiə, khiə 之
鼓鐘送尸。神保聿歸。sjiei, kiuəi
諸宰君婦。廢徹不遲。diei
諸父兄弟。備言燕私。dyei, siei 脂微合韻

致告,告利成也。箋云鍾鼓既戒,戒諸在廟中者,以祭禮畢,孝孫往位堂下西面位也,祝於是致孝孫之意,告尸以利成。
皇,大也。箋云具,皆也。皇,君也。載之言則也。尸,節神者也。神醉而尸謖,送尸而神歸。尸出入奏《肆夏》。尸稱君,尊之也。神安歸者,歸於天也。
箋云廢,去也。尸出而可徹,諸宰徹去諸饌,君婦籩豆而已。不遲,以疾為敬也。
燕而盡其私恩。箋云祭祀畢,歸賓客之俎,同姓則留與之。燕所以尊賓客,親骨肉也。

賦也。戒,告也。徂位,祭事既畢,主人往阼階下,西面之位也。致告,祝傳尸意告利成於主人。言孝子之利養成畢也。於是神醉而尸起。送尸而神歸矣。曰皇尸者,尊稱之也。鼓鐘者,尸出入奏肆夏也。鬼神無形。言其醉而歸者,誠敬之至,如見之也。諸宰,家宰。非一人之稱也。廢,去也。不遲,以疾為敬。亦不留神惠之意也。祭畢既歸賓客之俎。同姓則留與之燕,以盡私恩。所以尊賓客親骨肉也。

樂具入奏。以綏後祿。tzok, lok 樂
爾殽既將。莫怨具慶。tziang, khang 陽
既醉既飽。小大稽首。peu, sjiu
神嗜飲食。使君壽考。khu 幽
孔惠孔時。維其盡之。dzien
子子孫孫。勿替引之。jien 真

綏,安也。安然後受福祿也。將,行也。箋云燕而祭時之樂複皆入奏,以安後日之福祿。骨肉歡而君之福祿安。女之殽羞已行,同姓之臣無有怨者,而皆慶君,是其歡也。
箋云小大,猶長幼也。同姓之臣,燕已醉飽,皆再拜稽首曰:神乃歆嗜君之飲食,使君壽旦考。此其慶辭。
替,廢。引,長也。箋云惠,順也。甚順于禮,甚得其時,維君德能盡之,願子孫勿廢而長行之。○

賦也。凡廟之制,前廟以奉神,後寢以藏衣冠。祭於廟,而燕於寢。故於此將燕而祭時之樂,皆入奏於寢也。且於祭既受祿矣。故以燕為將受後祿而綏之也。爾殽既進,與燕之人,無有怨者。而皆歡慶醉飽,稽首而言曰,向者之祭神既嗜君之飮食矣。是以使君壽考也。又言,君之祭祀,甚順甚時,無所不盡。子子孫孫,當不廢而引長之也。

◎呂氏曰,楚茨極言祭祀所以事神受福之節,致詳致備。所以推明先王致力於民者盡,則致力於神者詳。觀其威儀之盛,物品之豐,所以交神明逮羣下,至於受福無疆者。非德盛政修,何以致之。

【取舍義】楚茨刺幽王也。其詩曰「或肆或將。」毛謂肆者陳于互,將者齊于肉。鄭謂或肆其骨體于俎,或奉持而進之。詩之大義,毛鄭皆得之,無所違異。惟此一句,雖不害大義,然各為一說,使學者莫知所從。以理考之,當從鄭。

【朱子語類】楚茨一詩,精深宏博,如何做得變雅。(方子)

問「『神保是饗』,詩傳謂神保是鬼神之嘉號,引楚辭語『思靈保兮賢姱』。但詩中既說『先祖是皇』,又說『神保是饗』,似語意重複,如何。」曰「近見洪慶善說,靈保是巫。今詩中不說巫,當便是尸。卻是向來解錯了此兩字。」(文蔚)

210〈小雅・谷風之什・信南山〉

信南山,刺幽王也。
不能脩成王之業,疆理天下,以奉禹功,故君子思古焉。
曾孫,古者事神之稱。序專以為成王,則陋矣。

信彼南山。維禹甸之。dyen
畇畇原隰。曾孫田之。dyen 真
我疆我理。南東其畝。liə, mə 之

甸,治也。畇畇,墾辟貌。曽孫,成王也。箋云:信乎彼南山之野,禹治而丘甸之。今原隰墾辟,則又成王之所佃。言成王乃遠修禹之功,今王反不脩其業乎。六十四井為甸,甸方八裡,居一成之中,成方十裡,出兵車一乘,以為賦法。○甸,毛田見反,鄭繩證反。墾辟,上苦很反,下婢亦反。佃音田,本亦作田。乘,繩證反。
疆,畫經界也。理,分地理也。(南東其畝者)或南或東。

賦也。南山,終南山也。甸,治也。畇畇,墾辟貌。曾孫,主祭者之稱。曾,重也。自曾祖以至無窮,皆得稱之也。疆者,為之大界也。理者定其溝塗也。畞壟也。長樂劉氏曰,其遂東入于溝,則其畞南矣。其遂南入于溝,則其畞東矣◯此詩大指與楚茨略同。此即其篇首四句之意也。言信乎此南山者,本禹之所治。故其原隰墾闢而我得田之。於是為之疆理,而順其地勢水勢之所宜。或南其畞,或東其畞也。

上天同雲。雨雪雰雰。hiuən, phiuən 文
益之以霡霂。既優既渥。mok, eok
既霑既足。生我百穀。tziok, kok 屋

雰雰,雪貌。豐年之冬,必有積雪。
小雨曰霡霂。箋云:成王之時,陰陽和,風雨時,冬有積雪,春而益之以小雨,潤澤則饒洽。 ○霡,亡革反。霂音木。優,說文作瀀,音憂。渥,烏學反。

賦也。同雲,雲一色也。將雪之候如此。雰雰,雪貌。霢霂,小雨貌。優,渥。霑,足。皆饒洽之意也。冬有積雪,春而益之,以小雨潤澤,則饒洽矣。

疆埸翼翼。黍稷彧彧。jiək, iuək
曾孫之穡。以為酒食。shiək, djiək 職
畀我尸賓。壽考萬年。pien, nyen 真

場,畔也。翼翼,讓畔也。彧彧,茂盛貌。 ○埸音亦。下同。彧彧,於六反。
箋云:斂稅曰穡。畀,予也。成王以黍稷之稅為酒食,至祭祀齊戒則以賜屍與賓。尊屍與賓,所以敬神也。敬神則得壽考萬年。 ○畀,必寐反。注同。齊,側皆反。

賦也。場,畔也。翼翼,整飭貌。彧彧,茂盛貌。畀,與也◯言其田整飭,而穀茂盛者,皆曾孫之穡也。於是以為酒食,而獻之於尸及賓客也。陰陽和,萬物遂,而人心歡悅。以奉宗廟,則神降之福。故壽考萬年也。

中田有廬。疆埸有瓜。是剝是菹。la, koa, tzhia
獻之皇祖。曾孫壽考。受天之祜。tza, …, ha 魚

剝瓜為菹也。箋云:中田,田中也。農人作廬焉,以便其田事。於畔上種瓜,瓜成又入其稅,天子剝削淹漬以為菹,貴四時之異物。 ○剝,邦角反。菹,側居反。便,毗戰反。削,思約反。漬,子賜反,淹也。
箋云:皇,君。祜,福也。獻瓜菹於先祖者,順孝子之心也。孝子則獲福。 ○祜音戶。

賦也。中田,田中也。菹,酢菜也。祜,福也◯一井之田,其中百畞為公田,内以二十畞,分八家為廬舍,以便田事。於畔上種瓜,以盡地利瓜成,剝削淹漬以為菹,而獻皇祖。貴四時之異物,順孝子之心也。

祭以清酒。從以騂牡。享于祖考。tziu, mu, khu 幽
執其鸞刀。以啟其毛。取其血膋。tô, mô, lyô 宵

周尚赤也。箋云:清,謂玄酒也。酒,郁鬯五齊三酒也。祭之禮,先以鬱鬯降神,然後迎牲。享于祖考,納亨時。 ○騂,息營反,字林:許營反。齊,才細反。亨,普庚反。
鸞刀,刀有鸞者,言割中節也。箋云:毛以告純也。膋,脂膏也。血以告殺,膋以升臭,合之黍稷,實之於蕭,合馨香也。 ○膋音聊。中,丁仲反。臭,昌救反。

賦也。淸酒,淸潔之酒,鬱鬯之屬也。騂,赤色。周所尚也。祭禮,先以鬱鬯灌地,求神於陰。然後迎牲。執者,主人親執也。鸞刀,刀有鈴也。膋,脂膏也。啓其毛以告純也。取其血以告殺也。取其膋以升臭也。合之黍稷,實之於蕭而燔之,以求神於陽也。記曰,周人尚臭。灌用鬯臭鬱合鬯,臭陰達於淵泉。灌以圭璋,用玉氣也。既灌然後迎牲,致陰氣也。蕭合黍稷,臭陽達於牆屋。故既奠,然後焫蕭合羶薌。凡祭愼諸此。魂氣歸于天,形魄歸于地。故祭求諸陰陽之義也。

是烝是享。苾苾芬芬。祀事孔明。xiang, …, myang
先祖是皇。報以介福。萬壽無疆。huang, …, kiang 陽

烝,進也。箋云:既有牲物而進獻之,苾苾芬芬然香,祀禮於是則甚明也。
箋云:皇之言暀也。先祖之靈歸暀是孝孫而報之以福。
○疆,居良反。

賦也。蒸,進也。或曰,冬祭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