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rrison Huang
updated: 10/12/18

甫田
大田
瞻彼洛矣
裳裳者華
桑扈
鴛鴦
頍弁
車舝
青蠅
賓之初筵

〈小雅・甫田之什〉

211〈小雅・甫田〉

甫田,刺幽王也。
君子傷今而思古焉。箋刺者,刺其倉廩空虛,政煩賦重,農人失職。
此序專以「自古有年」一句生說,而不察其下文。今適南畝以下亦未嘗不有年也

倬彼甫田。歲取十千。dyen, tsyen
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有年。dien, njien, nyen 真
今適南畝。或耘或耔。黍稷薿薿。mə, tziə, ngiə
攸介攸止。烝我髦士。tjiə, dzhiə 之

倬,明貌。甫田,謂天下田也。十千,言多也。箋云甫之言丈夫也。明乎彼太古之時,以丈夫稅田也。歲取十千,於井田之法,則一成之數也。九夫為井,井稅一夫,其田百畝。井十為通,通稅十夫,其田千畝。通十為成,成方十里,成稅百夫,其田萬畝。欲見其數,從井、通起,故言十千。上地穀畝一鍾。○倬,韓詩作箌,音同,云「箌,卓也。」甫之言丈夫也,直兩反,依義「丈夫」是也。本又作「大夫」,一本「甫之言夫也」,又一本「甫之言大也」。大古,音泰。見,賢遍反。
尊者食新,農夫食陳。箋云倉廩有餘,民得賖貰取食之,所以紓官之蓄滯,亦使民愛存新穀。自古者豐年之法如此。○食音嗣。賒音奢。貰音世,說文云「貸也。」
耘,除草也。耔,雝本也。箋云今者,今成王之法也。使農人之南畝,治其禾稼,功至力盡,則薿薿然而茂盛。於古言稅法,今言治田互辭。○耔音子,壅禾根也。
烝,進。髦,俊也。治田得穀,俊士以進。箋云介,舍也。禮,使民鋤作耘耔,閑暇則於廬舎及所止息之處,以道藝相講肄,以進其為俊士之行。○介音界,王「大也」。

賦也。倬,明貌。甫,大也。十千,謂一成之田。地方十里,為田九萬畞,而以其萬畞為公田。蓋九一之法也。我,食祿主祭之人也。陳,舊粟也。農人,私百畞而養公田者也。有年,豐年也。適,往也。耘,除草也。耔,雝本也。蓋后稷為田,一畞三畎,廣尺深尺,而播種於其中。苗生葉以上,稍耨壠草。因隤其上,以附苗根。壠盡畎平,則根深而能風與旱也。薿,茂盛貌。介,大。烝,進。髦,俊也。俊士,秀民也。古者士出於農,而工商不與焉。管仲曰,農之子恆為農,野處而不暱。其秀民之能為士者,必足賴也,即謂此也◯此詩述公卿有田祿者,力於農事,以奉方社田祖之祭。故言於此大田,歲取萬畞之入,以為祿食。及其積之久而有餘,則又存其新而散其舊,以食農人,補不足助不給也。蓋以自古有年。是以陳陳相因,所積如此。然其用之之節,又合宜而有序如此。所以粟雖甚多,而無紅腐不可食之患也。又言自古既有年矣。今適南畞,農人方且或耘或耔,而其黍稷又已茂盛,則是又將復有年矣。故於其所美大止息之處,進我髦士,而勞之也。

以我齊明。與我犧羊。以社以方。myang, jiang, piuang
我田既臧。農夫之慶。tzang, khyang 陽
琴瑟擊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穀我士女。ka, tza, hiua, …, nia 魚

器實曰齊,在器曰盛。社,后土也。方,迎四方氣於郊也。箋云以絜齊豐盛,與我純色之羊,秋祭社與四方,為五穀成熟,報其功也。○齊,本又作「齎」,又作「齍」,同音資。注同。
箋云臧,善也。我田事已善,則慶賜農夫。謂大蠟之時,勞農以休息之也。年不順成,則八蠟不通。
○勞,力報反。篇末「勞賜」同。
田祖,先嗇也。穀,善也。。箋云御,迎。介,助。穀,養也。設樂以迎祭先嗇,謂郊後始耕也。以求甘雨,佑助我禾稼,我當以養士女也。周禮曰「凡國祈年于田祖,吹雅,擊土鼓,以樂田畯。」○豳,彼貧反,本亦作邠。

賦也。齊與粢同。曲禮曰,稷曰明粢。此言齊明,便文以協韻耳。犧羊,純色之羊也。社,后土也。以句龍氏配。方,秋祭四方報成萬物。周禮所謂羅弊獻禽,以祀祊,是也。臧,善。慶,福。御,迎也。田祖,先嗇也。謂始耕田者,即神農也。周禮籥章,凡國祈年于田祖,則吹豳雅,擊土鼓,以樂田畯,是也。穀,養也。又曰,善也。言倉廩實,而知禮節也◯言奉其齊盛犠牲,以祭方社而曰,我田之所以善者,非我之所能致也。乃賴農夫之福而致之耳。又作樂以祭田祖而祈雨,庶有以大其稷黍,而養其民人也。

曾孫來止。以其婦子。饁彼南畝。 tjiə, tziə, mə
田畯至喜。攘其左右。嘗其旨否。xiə, hiuə, piuə
禾易長畝。終善且有。mə, hiuə
曾孫不怒。農夫克敏。miə 之

箋云曾孫,謂成王也。攘讀當為饟。饁、饟,饋也。田畯,司嗇,今之嗇夫也。喜讀為饎。饎,酒食也。成王來止,謂出觀農事也。親與后、世子行,使知稼穡之艱難也。為農人之在南畝者,設饋以勸之。司嗇至,則又加之以酒食,饟其左右從行者。成王親為嘗其饋之美否,示親之也
○饁,於輒反。喜,毛如字,鄭為饎,尺志反。下篇同。攘,如羊反,鄭讀為饟,式尚反,王如字。
易,治也。長畝,竟畝也。
敏,疾也。箋云禾治而竟畝,成王則無所責怒,謂此農夫能自敏也。

賦也。曾孫,主祭者之稱。非獨宗廟為然。曲禮,外事曰曾孫某侯某。武王禱名山大川。曰,有道曾孫周王發,是也。饁,餉。攘,取。旨,美。易,治。長,竟。有,多。敏,疾也◯曾孫之來,適見農夫之婦子來饁耘者。於是與之偕至其所,而田畯亦至而喜之。乃取其左右之饋,而嘗其旨否。言其上下相親之甚也。既又見其禾之易治,竟畞如一,而知其終當善而且多。是以曾孫不怒,而其農夫益以敏於其事也。

曾孫之稼。如茨如梁。曾孫之庾。如坻如京。liang, …, kyang
乃求千斯倉。乃求萬斯箱。tsang, siang
黍稷稻粱。農夫之慶。liang, khyang
報以介福。萬壽無疆。kiang 陽

茨,積也。梁,車梁也。京,高丘也。箋云稼,禾也,謂有槁者也。茨,屋蓋也。上古之稅法,近者納總,遠者納粟米。庾,露積穀也。坻,水中之高地也
箋云成王見禾穀之稅,委積之多,於是求千倉以處之,萬車以載之,是言年豐收入踰前也。
箋云慶,賜也。年豐則勞賜,農夫益厚,既有黍稷,加以稻粱。報者為之求福,助於八蠟之神,萬壽無疆竟也。

賦也。茨,屋蓋。言其密比也。梁,車梁。言其穹隆也。坻,水中之高地也。京,高丘也。箱,車箱也◯此言收成之後,禾稼既多,則求倉以處之,求車以載之。而言,凡此黍稷稻粱,皆賴農夫之慶而得之。是宜報以大福,使之萬壽無疆也。其歸美於下,而欲厚報之如此。

212〈小雅・甫田之什・大田〉

大田,刺幽王也。
言矜寡不能自存焉。箋幽王之時,政煩賦重,而不務農事,蟲災害穀,風雨不時,萬民饑饉,矜寡無所取活,故時臣思古以刺之。○矜,古頑反。注皆同。字或作「鰥」。
此序專以「寡婦之利」一句生說。

大田多稼。既種既戒。既備乃事。kək, dzhiə
以我覃耜。俶載南畝。ziə, mə 職之通韻
播厥百穀。既庭且碩。曾孫是若。zjyak, njiak 鐸

箋。云大田,謂地肥美,可墾耕,多為稼,可以授民者也。將稼者,必先相地之宜,而擇其種。季冬,命民出五種,計耦耕事,脩耒耜,具田器,此之謂戒,是既備矣。至孟春,土長冒橛,陳根可拔而事之。
覃,利也。箋云俶讀為熾。載讀為菑栗之菑。時至,民以其利耜,熾菑發所受之地,趨農急也。田一歲曰菑。○栗音列,鄭注周禮云「讀如裂繻之裂。」
庭,直也。箋云碩,大。若,順也。民既熾菑,則種其眾穀。眾穀生,盡條直茂大。成王於是則止力役,以順民事,不奪其時。

賦也。種,擇其種也。戒,飭其具也。覃,利。俶,始。載,事。庭,直。碩,大。若,順也◯蘇氏曰,田大而種多。故於今歲之冬,具來歲之種,戒來歲之事。凡既備矣,然後事之。取其利耜,而始事於南畞,既耕而播之。其耕之也勤,而種之也時。故其生者皆直而大,以順曾孫之所欲。此詩為農夫之詞,以頌美其上。若以答前篇之意也。

既方既皁。既堅既好。不稂不莠。dzu, xu, jiu 幽
去其螟螣。及其蟊賊。dək, dzək 職
無害我田稺。diei
田祖有神。秉畀炎火。xuəi 脂微合韻

實未堅者曰皂。琅,童梁也。莠,似苗也。箋云方,房也,謂孚甲始生而未合時也。盡生房矣,盡成實矣,盡堅熟矣,盡齊好矣,而無稂莠,擇種之善,民力之專,時氣之和所致之。○稂音郎,童梁,草也,說文作蓈,云稂或字也。禾粟之莠,生而不成者,謂之童蓈也。
食心曰螟,食葉曰螣,食根曰蟊,食節曰賊。箋云此四蟲者,恒害我田中之穉禾,故明君以正已而去之。○蟊,本又作蛑,莫侯反。爾雅云「隨所食為名。」郭云「皆蝗類也。」穉音稚。下同。
炎火,盛陽也。箋云螟螣之屬,盛陽氣嬴則生之。今明君為政,田祖之神不受此害,持之付與炎火,使自消亡。○執,持也,韓詩作蔔。蔔,報也。畀,必二反,與也。嬴音盈。

賦也。方,房也。謂孚甲始生,而未合時也。實未堅者曰皁。稂,童梁。莠,似苗。皆害苗之草也。食心曰螟,食葉曰螣,食根曰蟊,食節曰賊。皆害苗之蟲也。穉,幼禾也◯言其苗既盛矣,又必去此四蟲,然後可以無害田中之禾。然非人力所及也。故願田祖之神,為我持此四蟲,而付之炎火之中也。姚崇遣使捕蝗。引此為證。夜中設火,火邊掘坑,且焚且瘞。蓋古之遺法如此。

有渰萋萋。興雨祈祈。tsyei, giei
雨我公田。遂及我私。siei
彼有不穫稺。此有不斂穧。diei, dzyei 脂
彼有遺秉。此有滯穗。伊寡婦之利。ziuet, liet 質

。渰,雲興貌。萋萋,雲行貌。祈祈,徐也。箋云古者陰陽和,風雨時,其來祈祈然而不暴疾。其民之心,先公後私,令天主雨於公田,因及私田爾。此言民怙君德,蒙其餘惠。○渰,漢書作黤。「興雨」如字,本或作「興雲」,非也。
秉,把也。箋云成王之時,百穀既多,種同齊孰,收刈促遽,力皆不足,而有不獲不斂,遺秉滯穗,故聽矜寡取之以為利。○穧,獲也。穗音遂。矜音鰥。

賦也。渰,雲興貌。萋萋,盛貌。祁祁,徐也。雲欲盛。盛則多雨。雨欲徐。徐則入土。公田者,方里而井。井,九百畞。其中為公田。八家皆私百畞,而同養公田也。穧,束。秉,把也。滯,亦遺棄之意也。言農夫之心,先公後私。故望此雲雨而曰,天其雨我公田,而遂及我之私田乎。冀怙君德,而蒙其餘惠。使收成之際,彼有不及穫之穉禾,此有不及歛之穧束,彼有遺棄之禾把,此有滯漏之禾穗。而寡婦尚得取之以為利也。此見其豐成有餘而不盡取,又與鰥寡共之。既足以為不費之惠,而亦不棄於地也。不然,則粒米狼戾,不殆於輕視天物而慢棄之乎。

曾孫來止。以其婦子。饁彼南畝。田畯至喜。tjiə, tziə, mə, xiə 之
來方禋祀。以其騂黑。與其黍稷。xək, tziək
以享以祀。以介景福。piuək 職

箋云喜讀為饎。饎,酒食也。成王出觀農事,饋食耕者,以勸之也。司嗇至,則又加之以酒食勞倦之爾。○饋食,音嗣。勞,力報反。
騂,牛也。黑,羊、豕也。箋云成王之來,則又禋祀四方之神,祈報焉。陽祀用騂牲,陰祀用黝牲。○禋音因。黝,黑也。

賦也。精意以享,謂之禋◯農夫相告曰,曾孫來矣。於是與其婦子,饁彼南畞之穫者。而田畯亦至而喜之也。曾孫之來,又禋祀四方之神而賽禱焉。四方各用其方色之牲。此言騂黑,舉南北以見其餘也。以介景福,農夫欲曾孫之受福也。

◎前篇有擊鼓以御田祖之文。故或疑此楚茨、信南山、甫田、大田四篇,即為豳雅。其詳見於豳風之末。亦未知其是否也。然前篇上之人,以我田既臧,為農夫之慶,而欲報之以介福,此篇農夫以雨我公田,遂及我私,而欲其享祀以介景福,上下之情,所以相賴而相報者如此。非盛德,其孰能之。

213〈小雅・甫田之什・瞻彼洛矣〉

瞻彼洛矣,刺幽王也。
思古明王能爵命諸侯,賞善罰惡焉。
此序以命服為賞善,六師為罰惡。然非詩之本意也。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
君子至止。福祿如茨。
韎韐有奭。以作六師。

興也。洛,宗周溉浸水也。泱泱,深廣貌。箋云瞻,視也。我視彼洛水,灌溉以時,其澤浸潤,以成嘉穀。興者,喻古明王恩澤加於天下,爵命賞賜,以成賢者.
箋云君子至止者,謂來受爵命者也。爵命為福,賞賜為祿。茨,屋蓋也。如屋蓋,喻多也。

韎韐者,茅蒐染韋也。一入曰韎韐,所以代韠也。天子六軍。箋云此諸侯世子也。除三年之喪,服士服而來,未遇爵命之時,時有征伐之事。天子以其賢,任為軍將,使代卿士將六軍而出。韎者,茅蒐染也。茅蒐,韎聲也。韐,祭服之韠,合韋為之。其服爵弁服,糸才衣纁裳也。○奭,許力反,赤貌。

賦也。洛,水名,在東都。會諸侯之處也。泱泱,深廣也。君子,指天子也。茨,積也。韎,茅蒐所染色也。韐,韠也。合韋為之。周官所謂韋弁,兵事之服也。奭,赤貌。作,猶起也。六師,六軍也。天子六軍◯此天子會諸侯于東都,以講武事,而諸侯美天子之詩。言天子至此洛水之上,御戎服而起六師也。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鞞琫有珌。
君子萬年。保其家室。

鞸,容刀鞸也。琫,上飾。珌,下飾也。天子玉琫而珧珌,諸侯璗琫而璆珌,大夫鐐琫而鏐珌,士珕琫而珕珌。箋云此人世子之賢者也,既受爵命賞賜,而加賜容刀有飾,顯其能制斷。○鞸,說文云「刀室也。」琫,佩刀削上飾。珌字又作㻫,佩刀下飾。珧音遙,以蜃者謂之珧。璗,爾雅云「黃金謂之璗。」璆,玉也。鐐,爾雅云「白金謂之銀,其美者謂之鐐。」本又作璙,說文云「玉也。」鏐,力虯反,黃金之美者。郭云「紫磨金。」珕,力計反,說文云「蜃屬。」
箋云德如是,則能長安,其家室親。家室親,安之尤難,安則無篡殺之禍也。
○殺,本亦作「弑」,同音試。

賦也。鞞,容刀之鞞。今刀鞘也。琫,上飾。珌,下飾。亦戎服也。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祿既同。
君子萬年。保其家邦。

箋云此人世子之能繼世位者也。其爵命賞賜,盡與其先君受命者同而已,無所加也。

賦也。同,猶聚也。

【朱子語類】問「瞻彼洛矣,洛水或云兩處。」曰「只是這一洛,有統言之,有說小地名。東西京共千里,東京六百里,西京四百里。」(賀孫)

問「『韎韐有奭。』韎韐,毛鄭以為祭服,王氏以為戎服。」曰「只是戎服。左傳云『有韎韋之跗注』,是也。」又曰「詩多有酬酢應答之篇。瞻彼洛矣,是臣歸美其君,君子指君也。當時朝會於洛水之上,而臣祝其君如此。裳裳者華又是君報其臣,桑扈鴛鴦皆然。」(賀孫)

214〈小雅・甫田之什・裳裳者華〉

裳裳者華,刺幽王也。
古之仕者世祿,小人在位則讒諂並進,棄賢者之類,絶功臣之世焉。箋古者,古昔明王時也。小人,斥今幽王也。
此序只用「似之」二字生說。

裳裳者華。其葉湑兮。
我覯之子。我心寫兮。我心寫兮。是以有譽處兮。

興也。裳裳,猶堂堂也。湑,盛貌。箋云興者,華堂堂於上,喻君也。葉湑然於下,喻臣也。明王賢臣,以德相承而治道興,則讒諂遠矣。
箋云覯,見也。之子,是子也,謂古之明王也。言我得見古之明王,則我心所憂,寫而去矣。我心所憂既寫,是則君臣相與,聲譽常處也。憂者,憂讒諂並進。

興也。裳裳,猶堂堂。董氏云,古本作常。常棣也。湑,盛貌。覯,見。處,安也◯此天子美諸侯之詞。蓋以答瞻彼洛矣也。言堂裳者華,則其葉湑然而美盛矣。我覯之子,則其心傾寫而悅樂之矣。夫能使見者悅樂之如此,則其有譽處宜矣。此章與蓼蕭首章文勢全相似。

裳裳者華。芸其黃矣。
我覯之子。維其有章矣。維其有章矣。是以有慶矣。

芸,黃盛也。箋云華芸然而黃,興明王德之盛也。不言葉,微見無賢臣也。
箋云章,禮文也。言我得見古之明王,雖無賢臣,猶能使其政有禮文法度。政有禮文法度,是則我有慶賜之榮也。

興也。芸,黃盛也。章,文章也。有文章,斯有福慶矣。

裳裳者華。或黃或白。
我覯之子。乘其四駱。乘其四駱。六轡沃若。

箋云華或有黃者,或有白者,興明王之德,時有駁而不純。
言世禄也。箋。云我得見明王德之駁者,雖無慶譽,猶能免於讒諂之害,守我先人之祿位,乘其四駱之馬,六轡沃若然。

興也。言其車馬威儀之盛。

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
維其有之。是以似之。

左,陽道,朝祀之事。右,陰道,喪戎之事。箋云君子,斥其先人也。多才多藝,有禮於朝,有功於國。
似,嗣也。箋云維我先人,有是二德,故先王使之世祿,子孫嗣之。今遇讒諂並進,而見棄絕也。

賦也。言其才全德備。以左之,則無所不宜,以右之,則無所不有。維其有之於内,是以形之於外者,無不似其所有也。

論曰裳裳者華刺幽王者三事爾由小人在位而讒諂進故棄賢者之類絶功臣之世也其卒章又戒王毋近小人而當親君子義止如是而已矣然毛鄭之失者以裳華喻君以之子為明王由是詩之義不可得而見毛又以左之為朝祀之事右之為喪戎之事鄭以君子為先人考詩及序皆了無此義失之尤遠

本義曰裳裳者華其葉湑兮者言其葉華並茂喻賢材美眾盛也我見是人而傾心用之則君臣有榮譽也又曰裳裳者華芸其黃矣言其華色光耀喻有功之臣功烈顯赫也我見是人作事皆可法故得慶於後而世禄不絶也章法也陳二章刺王不能也又曰裳裳者華或黃或白刺王朝君子小人雜處也而讒諂得進因戒王以馭臣之道當如馭馬使駑良並駕而進退遲速如一者在調和其轡緩急以節之爾謂善馭臣下者君子小人各適其用而節制在己也其卒章則又言左右常當親近君子而愼其所習左右有小人則似小人有君子則似君子也

215〈小雅・甫田之什・桑扈〉

桑扈,刺幽王也。
君臣上下,動無禮文焉。箋動無禮文,舉事而不用先王禮法威儀也。
此序只用「彼交匪敖」一句生說。

交交桑扈。有鶯其羽。
君子樂胥。受天之祜。

興也。鶯然有文章。箋云交交,猶佼佼,飛往來貌。桑扈,竊脂也。興者,竊脂飛而往來有文章,人觀視而愛之。喻君臣以禮法威儀升降於朝廷,則天下亦觀視而仰樂之。
胥,皆也。箋云胥,有才知之名也。祜,福也。王者樂臣下有才知文章,則賢人在位,庶官不曠,政和而民安,天予之以福祿。

○胥,毛如字,鄭、徐思叙反。祜音戶。
興也。交交,飛往來之貌。桑扈,竊脂也。鶯然,有文章也。君子,指諸侯。胥,語詞。祜,福也◯此亦天子燕諸侯之詩。言交交桑扈,則有鶯其羽矣。君子樂胥,則受天之祜矣。頌禱之詞也。

交交桑扈。有鶯其領。
君子樂胥。萬邦之屏。

領,頸也。
屏,蔽也。箋云王者之德,樂賢知在位,則能為天下蔽捍四表患難矣。蔽捍之者,謂蠻夷率服,不侵畔。

興也。領,頸。屛,蔽也。言其能為小國之藩衛。蓋任方伯連帥之職者也。

之屏之翰。百辟為憲。
不戢不難。受福不那。

翰,榦。憲,法也。箋云辟,君也。王者之德,外能捍蔽四表之患難,內能立功立事,為之楨榦,則百辟卿士莫不修職而法象之。
戢,聚也。不戢,戢也。不難,難也。那,多也。不多,多也。箋云王者位至尊,天所子也。然而不自斂以先王之法,不自難以亡國之戒,則其受福祿亦不多也。

賦也。翰,幹也。所以當墻兩邊障土者也。辟,君。憲,法也。言其所統之諸侯,皆以之為法也。戢,歛。難,愼。那,多也。不戢,戢也。不難,難也。不那,那也。蓋曰,豈不歛乎。豈不愼乎。其受福豈不多乎。古語聲急而然也。後放此。

兕觥其觩。旨酒思柔。
彼交匪敖。萬福來求。

箋云兕觥,罰爵也。古之王者與群臣燕飲,上下無失禮者,其罰爵徒觩然陳設而已。其飲美酒,思得柔順中和與共其樂,言不幠敖自淫恣也。○兕,獸名。觥,以兕角為之。
箋云彼,彼賢者也。賢者居處恭,執事敬,與人交必以禮,則萬福之祿就而求之,謂登用爵命,加以慶賜。

賦也。兕觥,爵也。觩,角上曲貌。旨,美也。思,語詞也。敖,傲通。交際之閒,無所傲慢,則我無事於求福,而福反來求我矣。

216〈小雅・甫田之什・鴛鴦〉

鴛鴦,刺幽王也。
思古明王交於萬物有道,自奉養有節焉。箋交於萬物有道,謂順其性,取之以時,不暴夭也。
此序穿鑿,尤為無理。

鴛鴦于飛。畢之羅之。
君子萬年。福祿宜之。

興也。鴛鴦,匹鳥。太平之時,交於萬物有道,取之以時,於其飛,乃畢掩而羅之。箋云匹鳥,言其止則相耦,飛則為雙,性馴耦也。此交萬物之實也。而言興者,廣其義也。獺祭魚而後漁,豺祭獸而後田,此亦皆其將縱散時也。
箋云君子,謂明王也。交於萬物,其德如是,則宜壽考,受福祿也。

興也。鴛鴦,匹鳥也。畢,小罔長柄者也。羅,罔也。君子,指天子也◯此諸侯所以答桑扈也。鴛鴦于飛,則畢之羅之矣。君子萬年,則福祿宜之矣。亦頌禱之詞也。

鴛鴦在梁。戢其左翼。
君子萬年。宜其遐福。

言休息也。箋云梁,石絕水之梁。戢,斂也。鴛鴦休息於梁,明王之時,人不驚駭,斂其左翼,以右翼掩之,自若無恐懼。○戢,韓詩云「捷也。捷其噣於左也。」
箋云遐,遠也。遠猶久也。

興也。石絕水為梁。戢,歛也。張子曰,禽鳥並棲,一正一倒。戢其左翼,以相依於内,舒其右翼,以防患於外。蓋左不用而右便故也。遐,遠也,久也。

乘馬在廄。摧之秣之。
君子萬年。福祿艾之。

摧,莝也。秣,粟也。箋云挫,今莝字也。古者明王所乘之馬系於廄,無事則委之以莝,有事乃予之穀,言愛國用也。以興於其身亦猶然,齊而後三舉設盛饌,恒日則減焉,此之謂有節也。○廄音救。摧,采臥反,芻也。秣音末,穀馬也。莝,韓詩云「委也。」齊,本亦作齋。
艾,養也。箋云明王愛國用,自奉養之節如此,故宜久為福祿所養也。

興也。摧,莝。秣,粟。艾,養也。蘇氏曰,艾,老也。言以福祿終其身也。亦通◯乘馬在廐,則摧之秣之矣。君子萬年,則福祿艾之矣。

乘馬在廄。秣之摧之。
君子萬年。福祿綏之。

箋云綏,安也。

興矣。綏,安也。

論曰鴛鴦序云思古明王交於萬物有道自奉養有節今考詩下二章言乘馬在廏猶近於自奉養之事然馬無事則委之以莝有事則予之以榖此前世中材常主之所能為而不足當詩人思古而詠歎然義猶有說而通若其上二章之義了不涉及序意且鴛鴦非是鴈之類其肉不登俎非常人所捕食之物今飛而遭畢羅乃是物之失所者而謂匹鳥止則耦飛則雙此為交萬物之實匹鳥之雙自是物之本性了不干人事幽王之世鴛鴦飛止亦宜自雙耦何必果明王之時也其二章云鴛鴦在梁戢其左翼鄭謂明王之時人不驚駭而自若無恐懼然則人不驚駭與遭畢羅二章義正相反而鄭皆為明主之時理豈得通又詩二章其下文皆云君子萬年是其在梁與畢羅詩人本不取其驚不驚也故此篇本義未可知也宜闕其所未詳

217〈小雅・甫田之什・頍弁〉

頍弁,諸公刺幽王也。
暴戾無親,不能宴樂同姓,親睦九族,孤危將亡,故作是詩也。箋戾,虐也。暴虐,謂其政教如雨雪也。○頍弁,著弁貌,說文云舉頭貌。燕又作宴。
序見詩言「死喪無日」,便謂弧危將亡。不知古人勸人,燕樂多為此。言如逝者,其耋他人是保之類。且漢魏以來,樂府猶多如此,如「少壯幾時,人生幾何」之類是也。

有頍者弁。實維伊何。
爾酒既旨。爾殽既嘉。
豈伊異人。兄弟匪他。
蔦與女蘿。施于松柏。
未見君子。憂心弈弈。
既見君子。庶幾說懌。

興也。頍,弁貌。弁,皮弁也。箋云實,猶是也。言幽王服是皮弁之冠,是維何為乎。言其宜以宴而弗為也。禮,天子諸侯朝服以宴天子之朝,皮弁以日視朝。
箋云旨、嘉皆美也。女酒已美矣,女殽已美矣,何以不用與族人宴也。言其知具其禮而弗為也。
箋云此言王當所與宴者,豈有異人疏遠者乎。皆兄弟與王。無他,言至親。又刺其弗為也。

蔦,寄生也。女蘿,菟絲、松蘿也。喻諸公非自有尊,託王之尊。箋云讬王之尊者,王明則榮,王衰則微。刺王不親九族,孤特自恃,不知己之將危亡也。○蔦,寄生草也。爾雅云「寓木,宛童」,是也。女蘿,在草曰兔絲,在木曰松蘿。
奕奕然無所薄也。箋云君子,斥幽王也。幽王久不與諸公宴,諸公未得見幽王之時,懼其將危亡,已無所依怙,故憂而心弈弈然。故言我若已得見幽王諫正之,則庶幾其變改,意解懌也。○弈音亦。說音悅。懌音亦,本又作繹。怙音戶。解音蟹。

賦而比也。頍,弁貌。或曰,舉首貌。弁,皮弁。嘉、旨,皆美也。匪他,非他人也。蔦,寄生也。葉似當盧,子如覆盆子,赤黑甜美。女蘿,兔絲也。蔓連草上,黃赤如金。此則比也。君子,兄弟為賓者也。弈弈,憂心無所薄也◯此亦燕兄弟親戚之詩。故言,有頍者弁,實維伊何乎。爾酒既旨,爾殽既嘉,則豈伊異人乎。乃兄弟而匪他也。又言,蔦蘿施于木上。以比兄弟親戚纏綿依附之意。是以未見而憂,既見而喜也。

有頍者弁。實維何期。
爾酒既旨。爾殽既時。
豈伊異人。兄弟具來。
蔦與女蘿。施于松上。
未見君子。憂心怲怲。
既見君子。庶幾有臧。

箋云何期,猶伊何也。期,辭也。○期,本亦作其,音基。王如字。
時,善也。
箋云具,猶來也。
怲怲,憂盛滿也。臧,善也。

賦而比也。何期,猶伊何也。時,善。具,倶也。怲怲,憂盛滿也。臧,善也。

有頍者弁。實維在首。
爾酒既旨。爾殽既阜。
豈伊異人。兄弟甥舅。
如彼雨雪。先集維霰。
死喪無日。無幾相見。
樂酒今夕。君子維宴。

箋云阜,猶多也。謂吾舅者,吾謂之甥。
霰,暴雪也。箋云將大雨雪,始必微溫。雪自上下,遇溫氣而摶,謂之霰,久而寒勝,則大雪矣。喻幽王之不親九族,亦有漸自微至甚,如先霰後大雪。○霰,蘇薦反,消雪也。摶,徒端反。
箋云王政既衰,我無所依怙,死亡無有日數,能複幾何與王相見也。且今夕喜樂此酒,此乃王之宴禮也。刺幽王將喪亡,哀之也。

賦而比也。阜,猶多也。甥舅,謂母姑姊妹妻族也。霰,雪之始凝者也。將大雨雪,必先微溫雪自上下,遇溫氣摶。而謂之霰。久而寒勝,則大雪矣。言霰集則將雪之候。以比老至則將死之徵也。故卒言,死喪無日,不能久相見矣。但當樂飮以盡今夕之歡。篤親親之意也。

【一義解】頍弁刺幽王也暴戾無親孤危將亡也其詩曰如彼雨雪先集維霰箋云喻幽王不親九族亦有漸自微至甚如先霰後大雪非詩意也考詩之意非謂不親九族有漸謂其危亡有漸爾謂國將亡必先離其九族如雪將降必先下霰見霰知必有雪見九族離心知必亡國必然之理也故其下文云死喪無日無幾相見也

218〈小雅・甫田之什・車舝〉

車牽,大夫刺幽王也。
褒姒嫉妒,無道並進,讒巧敗國,德澤不加於民。周人思得賢女以配君子,故作是詩也。○舝,胡瞎反,車軸頭鐵也。
以上十篇,並已見楚茨篇。

間關車之舝兮。思孌季女逝兮。
匪飢匪渴。德音來括。
雖無好友。式燕且喜。

興也。間關,設舝也。孌,美貌。季女,謂有齊季女也。箋云逝,往也。大夫嫉褒姒之為惡,故嚴車設其舝,思得孌然美好之少女有齊莊之德者,往迎之,以配幽王,代褒姒也。既幼而美,又齊莊,庶其當王意。
括,會也。箋云時讒巧敗國,下民離散,故大夫汲汲欲迎季女,行道雖饑不饑,雖渴不渴,覬得之而來,使我王更脩德教,合會離散之人。
箋云式,用也。我得德音而來,雖無同好之賢友,我猶用是燕飲,相慶且喜。

賦也。閒關,設舝聲也。舝,車軸頭鐵也。無事則脫,行則設之。昬禮,親迎者乘車。孌,美貌。逝,往。括,會也◯此燕樂其新昬之詩。故言,閒關然設此車舝者,蓋思孌然季女,故乘此車往而迎之也。匪飢匪渴也。望其德音來括,而心如飢渴耳。雖無他人,亦當燕飮以相喜樂也。

依彼平林。有集維鷮。
辰彼碩女。令德來教。
式燕且譽。好爾無射。

依,茂木貌。平林,林木之在平地者也。鷮,雉也。辰,時也。箋云平林之木茂,則耿介之鳥往集焉。喻王若有茂美之德,則其時賢女來配之,與相訓告,改修德教。
箋云爾,女。女,王也。射,厭也。我於碩女來教,則用是燕飲酒,且稱王之聲譽。我愛好王無有厭也。
○射音亦。下同。

興也。依,茂木貌。鷮,雉也。微小於翟走而且鳴。其尾長肉甚美。辰,時。碩,大也。爾,即季女也。射,厭也◯依彼平林,則有集維鷮。辰彼碩女,則以令德來配己而敎誨之。是以式燕且譽,而悅慕之無厭也。

雖無旨酒。式飲庶幾。
雖無嘉殽。式食庶幾。
雖無德與女。式歌且舞。

箋云諸大夫覬得賢女以配王,於是酒雖不美猶用之此燕飲,殽雖不美猶食之。人皆庶幾於王之變改,得輔佐之,雖無其德,我與女用是歌舞,相樂喜之至也。

賦也。旨、嘉,皆美也。女,亦指季女也◯言我雖無旨酒、嘉殽、美德以與女,女亦當飮食歌舞以相樂也。

陟彼高岡。析其柞薪。
析其柞薪。其葉湑兮。
鮮我覯爾。我心寫兮。

箋云陟,登也。登高崗者,必析其木以為薪。析其木以為薪者,為其葉茂盛,蔽岡之高也。此喻賢女得在王后之位,則必辟除嫉妒之女,亦為其蔽君之明。
箋云鮮,善。覯,見也。善乎。我得見女如是,則我心中之憂除去也。

興也。陟,登。柞,櫟。湑,盛。鮮,少。覯,見也◯陟岡而析薪,則其葉湑兮矣。我得見爾,則我心寫兮矣。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四牡騑騑。六轡如琴。
覯爾新婚。以慰我心。

景,大也。箋云景,明也。諸大夫以為,賢女既進,則王亦庶幾古人有高德者則慕仰之,有明行者則而行之。其御群臣,使之有禮,如御四馬騑騑然。持其教令,使之調均,亦如六轡緩急有和也。○仰止,本或作「仰之」。景行,注「有明行」同。調音條。
慰,安也。箋云我得是女之新昏如是,則以慰除我心之憂也。新昏,謂季女也。○慰,怨也。王申為怨恨之義。韓詩作「以慍我心」,慍,恚也。本或作「慰」,安也,是馬融義。馬昭、張融論之詳矣。

興也。仰,瞻望也。景行,大道也。如琴,謂六轡調和如琴瑟也。慰,安也◯高山則可仰。景行則可行。馬服御良,則可以迎季女而慰我心也。此又舉其始終而言也。表記曰,小雅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子曰,詩之好仁如此。郷道而行,中道而廢,忘身之老也。不知年數之不足也。俛焉日有孳孳斃而後已。

論曰鄭氏以車舝之詩周大夫惡襃姒之亂國欲求賢女以輔佐幽王然解詩三章燕喜燕譽飲食歌舞皆以為幽王既得賢女之後改為善行大夫以此相慶自相燕樂故雖無賢友旨酒嘉殽亦且亟相飲食歌舞言其喜甚也據詩序言襃姒之惡敗亂其國大夫不能救止顧無如之何因思得賢女以配君子為輔佐庶幾可救王爾思得者是未見之辭也所思賢女尚未有其人而諸大夫舍其所憂之急者遂言已得賢女之後慶喜燕樂之事使略及之猶在人情或有今詩連章復句述其燕喜燕譽至其三章更不及他事惟說飲酒歌舞然則鄭氏之說豈詩人之本意哉且詩人本以幽王無道思得賢女以救其惡鄭箋平林云王若有美茂之德則賢女來配若王自有美茂之德則詩人復何所刺乎亦非詩人本意也至於雖無旨酒式飲庶幾以為庶幾王之變改是式飲庶幾分為二事又云我與女用是歌舞相樂喜之甚也然則上言方庶幾幸王變改下言則已喜甚又以雖無德三言斷為一句皆文義乖離害詩本義不可不論正也

本義曰間關車之舝兮思孌季女逝兮匪飢匪渴德音來括者所謂思得賢女之辭也匪飢匪渴云者言我所思者非飢思食非渴思飲乃思賢女以德音來與我王配合也雖無好友式燕且喜者謂彼所思之女雖無眾妾與相好友祗得一人亦足以承王之燕喜也婦人以相好為友見關雎之文又曰依彼平林有集維鷮辰彼碩女令德來教式燕且譽好爾無射云者此惡襃姒嫉妒之辭也謂彼平林之廣能容飛鳥則鳴鷮皆來依其䕃蔽碩女賢淑能容其下則眾妾之有令德者皆來化其善行也若得此賢女與王燕樂而享榮譽則我好愛之無厭射也又曰雖無旨酒式飲庶幾雖無嘉殽式食庶幾雖無德與女式歌且舞云者思賢女而不可得之辭也以謂酒殽雖不美善庶幾可飲食則飲食之矣賢女雖無德及汝可配王則當共歌舞而樂之爾陟岡析薪言得之易也鮮我覯爾我心寫兮者歎賢女難得使我傾心求之而未見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者勉其不已之辭也以謂賢女雖難得求之不已將有得也故其下則云四牡騑騑六轡如琴者謂調和車馬往迎之如首章車舝也使我見王得此賢女為新昏則慰我心矣

【朱子語類】問「列女傳引詩『辰彼碩女』,作『展彼碩女』。」先生以為然,且云「向來煞尋得。」(方子)

219〈小雅・甫田之什・青蠅〉

青蠅,大夫刺幽王也。

營營青蠅。止于樊。
豈弟君子。無信讒言。

興也。營營,往來貌。樊,藩也。箋云興者,蠅之為蟲,汙白使黑,汙黑使白,喻佞人變亂善惡也。言止於藩,欲外之,令遠物也。○營,說文作營,云「小聲也。」樊音煩。
箋云豈弟,樂易也。

比也。營營,往來飛聲。亂人聽也。青蠅,汚穢能變白黑。樊,藩也。君子,謂王也◯詩人以王好聽讒言,故以青蠅飛聲比之,而戒王以勿聽也。

營營青蠅。止于棘。
讒人罔極。交亂四國。

箋云極,猶已也。

興也。棘,所以為藩也。極,猶已也。

營營青蠅。止于榛。
讒人罔極。構我二人。

榛,所為藩也。
箋云構,合也。合,猶交亂也。

興也。構,合也。猶交亂也。己與聽者為二人。

論曰青蠅之汙黑白不獨鄭氏之說前世儒者亦多見於文字然蠅之為物古今理無不同不知昔人何為有此說也今之青蠅所汙甚微以黑㸃白猶或有之然其㣲細不能變物之色詩人惡讒言變亂善惡其為害大必不引以為喻至於變黑為白則未嘗有之乃知毛義不如鄭說也齊詩曰匪雞則鳴蒼蠅之聲蓋古人取其飛聲之眾可以亂聽猶今謂聚蚊成雷也

義曰青蠅之為物甚㣲至其積聚而多也營營然往來飛聲可以亂人之聽故詩人引以喻讒言漸漬之多能致惑爾其曰止于樊者欲其遠之當限之於藩籬之外鄭說是也棘榛皆所以為藩也

220〈小雅・甫田之什・賓之初筵〉

賓之初筵,衛武公刺時也。
幽王荒廢,媟近小人,飲酒無度。天下化之,君臣上下,沈湎淫液。武公既入而作是詩也。箋淫液者,飲酒時情態也。武公入者,入為王卿士。
韓詩說見本篇。此序誤矣。

賓之初筵。左右秩秩。
籩豆有楚。殽核維旅。
酒既和旨。飲酒孔偕。
鍾鼓既設。舉醻逸逸。
大侯既抗。弓矢斯張。
射夫既同。獻爾發功。
發彼有的。以祈爾爵。

秩秩然肅敬也。箋云筵,席也。左右,謂折旋揖讓也。秩秩,知也。先王將祭,必射以擇士。大射之禮,賓初入門,登堂即席,其趨翔威儀甚審知,言不失禮也。射禮有三:有大射,有賓射,有燕射。○秩,直乙反,鄭「智也」。知音智。
楚,列貌。殽,豆實也。核,加籩也。旅,陳也。箋云豆實,菹醢也。籩實,有桃梅之屬。凡非穀而食之曰殽。
箋云和旨,酒調美也。孔,甚也。王之酒已調美,眾賓之飲酒又威儀齊一,言主人敬其事,而眾賓肅慎。

逸逸,往來次序也。箋云鍾鼓於是言既設者,將射故縣也。
大侯,君侯也。抗,舉也。有燕射之禮。箋云舉者,舉鵠而棲之於侯也。周禮梓人「張皮侯而棲鵠」。天子諸侯之射皆張三侯,故君侯謂之大侯。大侯張,而弓矢亦張節也。將祭而射,謂之大射。下章言「烝衎烈祖」,其非祭與。○鵠,戶沃反,鵠鴿也,說文云「即鵲也」,小而難中。又云「鵠者,覺也,直也,射者直己志。」棲音西,著也。梓音子。衎,苦旦反。祭與,音餘。
箋云射夫,眾射者也。獻,猶奏也。既比眾耦,乃誘射,射者乃登射,各奏其發矢中的之功。
○比,毗志反。中,丁仲反。
的,質也。祈,求也。箋云發,發矢也。射者與其耦拾發。發矢之時,各心競云「我以此求爵女。」爵,射爵也。射之禮,勝者飲不勝,所以養病也,故論語曰「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賦也。初筵,初即席也。左右,筵之左右也。秩秩,有序也。楚,列貌。殽,豆實也。核,籩實也。旅,陳也。和旨,調美也。孔,甚也。偕,齊一也。設,宿設而又遷于下也。大射樂人宿縣,厥明將射乃遷樂于下。以避射位,是也。舉醻,舉所奠之醻爵也。逸逸,往來有序也。大侯,君侯也。天子,熊侯,白質。諸侯,麋侯,赤質。大夫,布侯,畫以虎豹。士,布侯,畫以鹿豕。天子侯,身一丈,其中三分,居一白質畫熊。其外則丹地,畫以雲氣。抗,張也。凡射張侯而不繫左下綱,中掩束之。至將射,司馬命張侯。弟子脫束,遂繫下綱也。大侯張而弓矢亦張,節也。射夫既同,比其耦也。射禮,選羣臣為三耦。三耦之外,其餘各自取匹,謂之眾耦。獻,猶奏也。發,發矢也。的,質也。祈,求也。爵,射不中者,飮豐上之觶也◯衛武公飮酒悔過,而作此詩。此章言因射而飮者,初筵禮儀之盛,酒既調美而飮者齊一。至於設鍾鼓舉醻爵,抗大侯,張弓矢,而眾耦拾發。各心競云,我以此求爵汝也。

籥舞笙鼓。樂既和奏。烝衎烈祖。以洽百禮。
百禮既至。有壬有林。
錫爾純嘏。子孫其湛。
其湛曰樂。各奏爾能。
賓載手仇。室人入又。
酌彼康爵。以奏爾時。

秉籥而舞,與笙鼓相應。箋云籥,管也。殷人先求諸陽,故祭祀先奏樂,滌蕩其聲也。烝,進。衎,樂。烈,美。洽,合也。奏樂和,必進樂其先祖,於是又合見天下諸侯所獻之禮。
壬,大。林,君也。箋云壬,任也,謂卿大夫也。諸侯所獻之禮既陳於庭,有卿大夫,又有國君,言天下徧至,得萬國之歡心。
嘏,大也。箋云純,大也。嘏,謂尸與主人以福也。湛,樂也。王受神之福於尸,則王之子孫皆喜樂也。○嘏,古雅反。湛,答南反。其湛曰樂
手,取也。室人,主人也。主人請射於賓,賓許諾,自取其匹而射。主人亦入于次,又射以耦賓也。箋云子孫各奏爾能者,謂既湛之後,各酌獻尸,尸酢而卒爵也。士之祭禮,上嗣舉奠,因而酌尸。天子則有子孫獻尸之禮。文王世子曰「其登餕獻受爵則以上嗣。」是也。仇讀曰㪺。室人,有室中之事者,謂佐食也。又,複也。賓手挹酒,室人複酌為加爵。○仇,毛音求,匹也,鄭讀為㪺,音俱,謂挹取酒。
酒所以安體也。時,中者也。箋。云康,虛也。時,謂心所尊者也。加爵之間,賓與兄弟交錯相酬。卒爵者,酌之以其所尊,亦交錯而已,又無次也。

賦也。籥舞,文舞也。烝,進。衎,樂。烈,業。洽,合也。百禮,言其備也。壬,大。林,盛也。言禮之盛大也。錫,神錫之也。爾,主祭者也。嘏,福。湛,樂也。各奏爾能,謂子孫各酌獻尸,尸酢而卒爵也。仇,讀曰㪺。室人,有室中之事者,謂佐食也。又,復也。賓手挹酒,室人复酌為加爵也。康,安也。酒,所以安體也。或曰,康,讀曰抗。記曰,崇坫康圭。此亦謂坫上之爵也。時,時祭也。蘇氏曰,時物也◯此言因祭而飮者,始時禮樂之盛如此也。

賓之初筵。溫溫其恭。
其未醉止。威儀反反。
曰既醉止。威儀幡幡。
舍其坐遷。屢舞僊僊。
其未醉止。威儀抑抑。
曰既醉止。威儀怭怭。
是曰既醉。不知其秩。

箋云此複言初筵者,既祭,王與族人燕之筵也。王與族人燕,以異姓為賓。溫溫,柔和也。
反反,言重慎也。幡幡,失威儀也。遷,徙。屢,數也。仙仙然。箋云此言賓初即筵之時,能自敕戒以禮。至於旅酬,而小人之態出。言王既不得君子以為賓,又不得有恆之人,所以敗亂天下率如此也。○反,如字,韓詩作昄。昄,音蒲板反,善貌。舍音捨。數,音朔。
抑抑,慎密也。怭怭,媟嫚也。秩,常也。

賦也。反反,顧禮也。幡幡,輕數也。遷,徙。屢,數也。僊僊,軒舉之狀。抑抑,愼密也。怭怭,媟嫚也。秩,常也◯此言凡飮酒者,常始乎治,而卒乎亂也。

賓既醉止。載號載呶。
亂我籩豆。屢舞僛僛。
是曰既醉。不知其郵。
側弁之俄。屢舞傞傞。
既醉而出。並受其福。
醉而不出。是謂伐德。
飲酒孔嘉。維其令儀。

號、呶,號呼,讙呶也。僛僛,舞不能自正也。傞傞,不止也。箋云郵,過。側,傾也。俄,傾貌。此更言賓既醉而異章者,著為無筭爵以後也。○止,集注本正,或作止。按下傞傞是舞不止,此宜為正。說文云醉舞也。讙,呼端反。
箋云出,猶去也。孔,甚。令,善也。賓醉則出,與主人俱有美譽。醉至若此,是誅伐其德也。飲酒而誠得嘉賓,則於禮有善威儀。武公見王之失禮,故以此言箴之。

賦也。號,呼。呶,讙也。僛僛,傾側之狀。郵,與尤同。過也。側,傾也。俄,傾貌。傞傞,不止也。出,去。伐,害。孔,甚。令,善也◯此章極言醉者之狀。因言,賓醉而出,則與主人倶有美譽。醉至若此,是害其德也。飮酒之所以甚美者,以其有令儀爾。今若此,則無復有儀矣。

凡此飲酒。或醉或否。
既立之監。或佐之史。
彼醉不臧。不醉反恥。
式勿從謂。無俾大怠。
匪言勿言。匪由勿語。
由醉之言。俾出童羖。
三爵不識。矧敢多又。

立酒之監,佐酒之史。箋云「凡此」者,凡此時天下之人也。飲酒於有醉者,有不醉者,則立監使視之,又助以史,使督酒,欲令皆醉也。彼醉則已不善,人所非惡,反復取未醉者,恥罰之。言此者,疾之也。
箋云式讀曰慝。勿,猶無也。俾,使。由,從也。武公見時人多說醉者之狀,或以取怨致讎,故為設禁。醉者有過惡,女無就而謂之也,當防護之,無使顛僕至於怠慢也。其所陳說,非所當說,無為人說之也,亦無從而行之也,亦無以語人也,皆為其聞之將恚怒也。
○式,徐云「毛如字。」又云「用也。」鄭讀作慝,他得反,惡也。大音泰。語,魚據反,又如字。故為,於偽反。下同。顛,都田反,本作「傎僕」,說文云「頓也。」恚,一瑞反,怒也。
羖,羊不童也。箋云女從行醉者之言,使女出無角之羖羊,脅以無然之物,使戒深也。羖羊之性,牝牡有角。○羖音古。
箋云矧,況。又,複也。當言我於此醉者,飲三爵之不知,況能知其多複飲乎。三爵者,獻也,酬也,酢也。
○矧,失忍反。

賦也。監史,司正之屬。燕禮郷射,恐有解倦失禮者,立司正以監之,察儀法也。謂,告。由,從也。童羖,無角之羖羊,必無之物也。識,記也◯言飮酒者,或醉或不醉。故既立監而佐之以史,則彼醉者所為不善,而不自知,使不醉者反為之羞愧也。安得從而告之,使勿至於大怠乎。告之若曰,所不當言者勿言。所不當從者勿語。醉而妄言,則將罰汝,使出童羖矣。設言必無之物,以恐之也。女飮至三爵,已昏然無所記矣。况敢又多飮乎。又丁寧以戒之也。

◎毛氏序曰,衛武公刺幽王也。韓氏序曰,衛武公飮酒悔過也。今按此詩,意與大雅抑戒相類。必武公自悔之作。當從韓義。

【論】衛武公之作是詩也,本以幽王荒廢飲酒無度,天下化之,君臣沈湎,所以刺也。如鄭氏之說,則王之飲酒,賓主肅然,禮修樂備,物有其容,揖讓周旋,皆中其節。先與群臣射而擇士,然後祭祀其先,至於受神之福,酌尸登餕,禮無違者。及乎射祭訖事之後,燕其族人,旅酬之際,始與其坐賓頓出小人之態,號呼傾側,以至失禮敗俗。是其一日之内,朝為得禮之賢君,暮為淫液之昬主。此豈近於人情哉。蓋詩人之作,常陳古以刺今。今詩五章,其前二章陳古如彼,其後三章刺時如此。而鄭氏不分别之,此其所以為大失也。鄭氏長於禮學,其以禮家之說曲為附會。詩人之意本未必然。義或可通,亦不為害也。學者當自擇之。

【本義】賓之初筵,刺幽王君臣沈湎於酒。其前二章,略陳昔之人君與其臣下飲酒,必賓主秩秩然肅恭。至於籩豆殽䔩,皆有次序,而酒旨樂和又不徒燕飲而已也。或行射禮以揖讓周旋,因其勝不以相爵。或因祭其先祖,神享而降福,子孫受賜,乃相湛樂。蓋明非以淫泆為樂也。其下二章,遂刺王之君臣,上下飲酒既失威儀,又號呶,雜亂籩豆,亦無次序,至於起舞,傾側其冠弁。又立監史以督罰不飲者,皆使之醉而時人反以不醉為恥。勿、無,皆禁止之辭也。其卒章曰「式勿從謂,無俾太怠」者,戒醉者無從其所謂,以自縱而至於太慢惰也。「匪言勿言,匪由勿語,由醉之言,俾出童羖」云者,又戒人以醉言不可聽,至於謂羖羊童首。是以無為有則,醉言無度,可知也。「三爵不識,矧敢多又」云者,又敎飲者以醉辭也,言我三爵已昬然,無所識知矣,其又敢多飲乎。

【朱子語類】或問「賓之初筵詩是自作否。」曰「有時亦是因飲酒之後作此自戒,也未可知。」(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