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rrison Huang
updated: 10/12/18

魚藻
采菽
角弓
菀柳
都人士
采綠
黍苗
隰桑
白華
綿蠻
瓠葉
漸漸之石
苕之華
何草不黃

〈小雅・魚藻之什〉

221〈小雅・魚藻〉

魚藻,刺幽王也。
言萬物失其性,王居鎬京,將不能以自樂,故君子思古之武王焉。箋萬物失其性者,王政教衰,陰陽不和,群生不得其所也。將不能以自樂,言必自是有危亡之禍。
此詩意與楚茨等篇相類。

魚在在藻。有頒其首。tzô 宵, sjiu
王在在鎬。豈樂飲酒。hô 宵, tziu 幽

頒,大首貌。魚以依蒲藻為得其性。箋箋云藻,水草也。魚之依水草,猶人之依明王也。明王之時,魚何所處乎。處於藻。既得其性則肥充,其首頒然。此時人物皆得其所,正言魚者以潛逃之類,信其著見。○頒,說文同,韓詩云眾貌。
箋云豈亦樂也。天下平安,萬物得其性,武王何所處乎。處於鎬京,樂八音之樂,與群臣飲酒而已。今幽王惑於褒姒,萬物失其性,方有危亡之禍,而亦豈樂飲酒於鎬京,而無悛心,故以此刺焉。
○豈,本亦作愷,同苦在反,樂也。下同。悛,七全反,改也。

興也。藻,水草也。頒,大首貌。豈亦樂也◯此天子燕諸侯,而諸侯美天子之詩也。言魚何在乎。在乎藻也,則有頒其首矣。王何在乎。在乎鎬京也,則豈樂飮酒矣。

魚在在藻。有莘其尾。tzô 宵, miuəi
王在在鎬。飲酒樂豈。hô 宵, khəi 微

莘,長貌。

興也。莘,長也。

魚在在藻。依于其蒲。tzô 宵, bua
王在在鎬。有那其居。hô 宵, kia 魚

箋云那,安貌。天下平安,王無四方之虞,故其居處那然安也。○那,乃多反,王「多也」。

興也。那,安。居,處也。

【一義解】魚藻刺幽王也言萬物失其性王居鎬京將不能以自樂故君子思古之武王焉其詩曰魚在在藻有頒其首王在在鎬豈樂飲酒鄭謂魚之依水草猶人之依明王明王之時魚處於藻得其性則肥充詩之言有述事者有比物者一句之中不能兼此兩義也魚藻述事之言也詩人謂幽王時萬物失其性而不安其生王亦將不能長有其樂也乃思古武王之時萬物得其性故王亦安其樂其言魚在在藻者言萬物之得其性也王在在鎬者謂武王安其樂爾其義止於如此而已鄭謂魚依水草如人依明王者非詩人之本意也

222〈小雅・魚藻之什・采菽〉

采菽,刺幽王也。
侮慢諸侯,諸侯來朝,不能錫命,以禮數徵會之,而無信義。君子見微而思古焉。箋幽王征會諸侯,為合義兵,征討有罪。既往而無之,是於義事不信也。君子見其如此,知其後必見攻伐,將無救也。○數,音朔。
同上(此詩意與楚茨等篇相類)。

采菽采菽。筐之筥之。kia
君子來朝。何錫予之。jia
雖無予之。路車乘馬。ja, mea
又何予之。玄袞及黼。jia, piua 魚

興也。菽所以芼大牢而待君子也。羊則苦,豕則薇。箋云菽,大豆也。采之者,采其葉以為藿。三牲牛、羊、豕芼以藿。王饗賓客,有牛俎,乃用鉶羹,故使采之。○筐音匡。筥音舉。
君子,謂諸侯也。箋云賜諸侯以車馬,言「雖無予之」,尚以為薄。○乘,繩證反。下注「車乘」、「驂乘」皆同。
玄袞,卷龍也。白與黑謂之黼。箋云及,與也。玄袞,玄衣而畫以卷龍也。黼,黼黻,謂絺衣也。諸公之服自袞冕而下,侯伯自鷩冕而下,子男自毳冕而下。王之賜,維用有文章者。○玄袞,冕服。黼音斧。黻音弗。絺,知裡反,本又作黹,同。鷩,冕也。毳,尺銳反。

興也。菽,大豆也。君子,諸侯也。路車,金路以賜同姓,象路以賜異姓也。玄袞,玄衣而畫以卷龍也。黼,如斧形。刺之於裳也。周制,諸公袞冕九章,已見九罭篇。侯伯鷩冕七章,則自華蟲以下。子男毳冕五章,衣自宗彝以下,而裳黼黻。孤卿絺冕三章,則衣粉米,而裳黼黻。大夫玄冕,則玄衣黻裳而已◯此天子所以答魚藻也。采菽采菽,則必以筺筥盛之。君子來朝,則必有以錫予之。又言,今雖無以予之,然已有路車乘馬玄袞及黼之賜矣。其言如此者,好之無已。意猶以為薄也。

觱沸檻泉。言采其芹。giən
君子來朝。言觀其旂。giən 文
其旂淠淠。鸞聲嘒嘒。phiet, xyuet
載驂載駟。君子所屆。siet, ket 質

觱沸,泉出貌。檻,泉正出也。箋云言,我也。芹,菜也,可以為菹,亦所用待君子也。我使采其水中芹者,尚絜清也。周禮「芹菹雁醢」。○觱音必。爾雅云「正出,湧出也。」
淠淠,動也。嘒嘒,中節也。箋云屆,極也。諸侯來朝,王使人迎之,因觀其衣服車乘之威儀,所以為敬,且省禍福也。諸侯將朝于王,則驂乘乘四馬而往。此之服飾,君子法制之極也,言其尊,而王今不尊也。

興也。觱沸,泉出貌。檻泉,正出也。芹,水草,可食。淠淠,動貌。嘒嘒,聲也。屆,至也◯觱沸檻泉,則言采其芹。諸侯來朝,則言觀其旂。見其旂,聞其鸞聲。又見其馬,則知君子之至於是也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ka, hea
彼交匪紓。天子所予。sjia, jia 魚
樂只君子。天子命之。myen
樂只君子。福祿申之。sjien 真

諸侯赤芾。邪幅,偪也,偪所以自偪束也。紓,緩也。箋云芾,大古蔽膝之象也。冕服謂之芾,其他服謂之韠。以韋為之,其制上廣一尺,下廣二尺,長三尺,其頸五寸,肩革帶,博二寸。脛本曰股。邪幅,如今行縢也,偪束其脛,自足至膝,故曰在下。彼與人交接,自偪束如此,則非有解怠紓緩之心,天子以是故賜予之。
申,重也。箋云只之言是也。古者天子賜諸侯也,以禮樂樂之,乃後命予之也。天子賜之,神則以福祿申重之,所謂「人謀鬼謀」也。刺今王不然。

賦也。脛本曰股。邪幅,偪也。邪纏於足。如今行縢。所以束脛在股下也。交,交際也。紓,緩也◯言諸侯服此芾偪,見于天子,恭敬齊遬,不敢紓緩,則為天子所與,而申之以福祿也。

維柞之枝。其葉蓬蓬。bong
樂只君子。殿天子之邦。peong
樂只君子。萬福攸同。dong
平平左右。亦是率從。dziong 東

蓬蓬,盛貌。箋云此興也。柞之幹,猶先祖也。枝,猶子孫也。其葉蓬蓬,喻賢才也。正以柞為興者,柞之葉新,將生。故,乃落於地。以喻繼世以德相承者明也。
殿,鎮也。
平平,辯治也。箋云率,循也。諸侯之有賢才之德,能辯治其連屬之國,使得其所,則連屬之國亦循順之。○平平,婢延反。韓詩作「便便」,云「閒雅之貌。」

興也。柞,見車舝篇。蓬蓬,盛貌。殿,鎭也。平平,辯治也。左右,諸侯之臣也。率,循也◯維柞之枝,則其葉蓬蓬然。樂只君子,則宜殿天子之邦,而為萬福之所聚。又言,其左右之臣,亦從之而至此也。

汎汎楊舟。紼纚維之。jiuəi
樂只君子。天子葵之。giuei
樂只君子。福祿膍之。biei
優哉游哉。亦是戾矣。lyet 微脂質合韻

紼,繂也。纚,緌也。明王能維持諸侯也。箋云楊木之舟,浮於水上,汎汎然東西無所定。舟人以紼系其緌以制行之,猶諸侯之治民,御之以禮法。○爾雅云「紼,繂也。」纚,韓詩云「筰也。」
葵,揆也。膍,厚也。○膍,韓詩作「肶」。注同。
戾,至也。箋,止也。諸侯有盛德者亦優遊,自安止於是,言思不出其位。

興也。紼,繂也。纚、維,皆繫也。言以大索纚其舟而繫之也。葵,揆也。揆,猶度也。膍,厚。戾,至也◯汎汎楊舟,則必以紼纚維之。樂只君子,則天子必葵之,福祿必膍之。於是又歎其優游而至於此也。

論曰詩云君子來朝言觀其旂鄭謂諸侯來朝王使人迎之因觀其衣服車乘之威儀所以為敬且省禍福據序但言幽王侮慢諸侯不能錫命以禮君子思古以刺今爾如鄭所說省禍福詩及序文皆無之據詩但述諸侯來朝車服之盛可觀爾其曰君子所届者乃言君子所至車旂如此之盛爾亦不謂其法制之極也天子所予者謂此諸侯旂鸞驂駟與其所服赤芾邪幅皆是天子所賜爾以刺幽王不能賜諸侯也諸侯爵秩車服有等差當賜則賜矣不待其幅束無紓緩之心然後賜也其曰彼交匪紓者直自言邪幅爾鄭謂君子所届為法制之極天子所子為非有解怠紓緩之心天子以是故賜予之者皆衍說也汎汎楊舟紼纚維之者鄭謂紼纚維舟猶諸侯御民以禮法者非也據詩意紼纚維舟如天子以爵命維制諸侯爾故其下文云樂只君子天子葵之毛謂明王能維持諸侯是矣

223〈小雅・魚藻之什・角弓〉

角弓,父兄刺幽王也。
不親九族,而好讒佞,骨肉相怨,故作是詩也。

騂騂角弓。翩其反矣。piuan
兄弟昏姻。無胥遠矣。hiuan 元

興也。騂騂,調利也。不善絏檠巧用則翩然而反。箋云興者,喻王與九族,不以恩禮御待之,則使之多怨也。○騂,說文作「弲。」檠,弓匣也。說文云「榜也」,謂輔也。
箋云胥,相也。骨肉之親,當相親信,無相疏遠。相疏遠,則以親親之望,易以成怨。

興也。騂騂,弓調和貌。角弓,以角飾弓也。翩,反貌。弓之為物,張之則内向而來。弛之則外反而去。有似兄弟昏姻親疎遠近之意。胥,相也◯此刺王不親九族,而好讒佞,使宗族相怨之詩。言騂騂角弓,既翩然而反矣。兄弟昏姻,則豈可以相遠哉。

爾之遠矣。民胥然矣。hiuan, njian 元
爾之教矣。民胥傚矣。keô, heô 宵

箋云爾,女,女幽王也。胥,皆也。言王,女不親骨肉,則天下之人皆如之。見女之教令,無善無惡,所尚者,天下之人皆學之。言上之化下,不可不慎。

賦也。爾,王也。上之所為,下必有甚者。

此令兄弟。綽綽有裕。jiok
不令兄弟。交相為jio 屋侯通韻

綽綽,寬也。裕,饒。瘉,病也。箋云令,善也。○綽,處若反,寬大也。

賦也。令,善。綽,寬。裕,饒。瘉,病也。言雖王化之不善,然此善兄弟,則綽綽有裕而不變。彼不善之兄弟,則由此而交相病矣。蓋指讒己之人而言也。

民之無良。相怨一方。liang, piuang
受爵不讓。至于己斯亡。njiang, miuang 陽

箋云良,善也。民之意不獲,當反責之於身,思彼所以然者而恕之。無善心之人,則徙居一處,怨恚之。
爵祿不以相讓,故怨禍及之。比周而黨愈少,鄙爭而名愈辱,求安而身愈危。箋云斯,此也。

賦也。一方,彼一方也◯相怨者,各據其一方耳。若以責人之心責己,愛己之心愛人,使彼己之閒,交見而無蔽,則豈有相怨者哉。况兄弟相怨相讒,以取爵位,而不知遜讓,終亦必亡而已矣。

老馬反為駒。不顧其後。kio, ho
如食宜。如酌孔取。io, tsio 侯

已老矣,而孩童慢之。箋云此喻幽王見老人反侮慢之,遇之如幼稚,不自顧念。後至年老,人之遇己亦將然。○孩本作「咳。」許慎云「小兒笑也。」稺音稚。
饇,飽也。箋。云王如食老者,則宜令之飽。如飲老者,則當孔取。孔取,謂度其所勝多少。凡器之孔,其量大小不同,老者氣力弱,故取義焉。王有族食、族燕之禮。○食音嗣。宜本作儀。韓詩云「儀,我也。」饇,於據反。

比也。饇,飽。孔,甚也◯言其但知讒害人以取爵位,而不知其不勝任。如老馬憊矣,而反自以為駒。不顧其後,將有不勝任之患也。又如食之已多而宜飽矣。酌之所取亦已甚矣。

毋教升木。如塗塗附。mok, bio
君子有徽猷。小人與屬。zjiok 屋侯通運

猱,猨屬。塗,泥。附,著也。箋云毋,禁辭。猱之性善登木,若教使其為之,必也。附,木桴也。塗之性善者,若以塗附,其著亦必也。以喻人之心皆有仁義,教之則進。
徽,美也。箋云猷,道也。君子有美道以得聲譽,則小人亦樂與之而自連屬焉。今無良之人相怨,王不教之。

比也。猱,獼猴也。性善升木。不待敎而能也。塗,泥。附,著。徽,美。猷,道。屬,附也◯言小人骨肉之恩本薄。王又好讒佞以來之。是猶敎猱升木,又如於泥塗之上,加以泥塗附之也。苟王有美道,則小人將反為善以附之,不至於如此矣。

雨雪瀌瀌。見曰消。piô, siô
莫肯下遺。式居婁驕。kiô 宵

晛,日氣也。箋云雨雪之盛瀌瀌然,至日將出,其氣始見,人則皆稱曰雪今消釋矣。喻小人雖多,王若欲興善政,則天下聞之,莫不曰小人今誅滅矣。其所以然者,人心皆樂善,王不啟教之。○瀌,雪盛貌。見如字。韓詩作「曣」,音於見反,云「曣,見日出也。」曰,韓詩作「聿」,劉向同。
箋云莫,無也。遺讀曰隨。式,用也。婁,斂也。今王不以善政啟小人之心,則無肯謙虛,以禮相卑下,先人而後己,用此自居處,斂其驕慢之過者。
○遺,王申毛如字,鄭讀曰隨。婁,數也。徐云「鄭音樓,斂也。」爾雅云「裒、鳩、樓,聚也。」

比也。瀌瀌,盛貌。晛,日氣也。張子曰,讒言遇明者當自止。而王甘信之,不肯貶下而遺棄之,更益以長慢也。

雨雪浮浮。見晛曰流。biu, liu
如蠻如髦。我是用憂。iu 幽

浮浮,猶瀌瀌也,流流而去也。
蠻,南蠻也。髦,夷髦也。箋云今小人之行如夷狄,而王不能變化之,我用是為大憂也。髦,西夷別名。武王伐紂,其等有八國從焉。

比也。浮浮,猶瀌瀌也。流,流而去也。蠻,南蠻也。髦,夷髦也。書作髳。言其無禮義,而相殘賊也。

論曰角弓據序但言幽王不親九族而好䜛佞骨肉相怨而作是詩爾如毛鄭之說老馬反為駒謂王侮慢老人遇之如㓜穉雖非詩本義而理尚可通其如食冝饇如酌孔取謂王如食老人宜使之飽如飲老人宜度其所勝多少則非詩之意也詩述九族怨王不親爾不論老者飲食多少也言如者有所比類之辭也至於敎猱塗附謂人心皆有仁義敎之則進雨雪見晛喻小人雖多王若欲興善政則小人誅滅如蠻如髦又謂小人之行如荒徼而王不能變化考序及詩了無此義與上章意不相屬由毛鄭失其本旨也弓之為物其體往來張之則内嚮而來弛之則外反而去詩人引此以喻九族之親王若親之以恩則内附若不以仁恩結之則亦離叛而去矣其義如此而已毛謂不善紲檠巧用則反者衍說也紲檠制弓使不反之器也蓋造弓未成時所用已成之弓則體有往來其張之則來弛之則去古今通然是詩人所取之義也

本義曰角弓之詩自四章以上毛鄭之說皆是其一章言雖骨肉之親若遇之失其道則亦怨叛而乖離如角弓翩然而外反矣二章言王與骨肉如此則下民亦將效上之所為也三章四章遂言效上之事云兄弟不令而交相賊害則民亦效之各相怨於一方貪爭不已至於亡身也五章六章則刺王所以不親九族者由好䜛佞而被離間也因述䜛佞之人變易是非善惡乃以老馬為駒不顧人在其後而辨其非也謂其肆為䜛佞傍若無人也其所以如此取王之寵如貪飲食之人務自飽足而已又言䜛佞之人已自如此而王又好䜛以來之如猱喜升木又敎之塗喜著又附之其曰君子有徽猷小人與屬者徽美也猷道也君子有所美之道則小人爭趨而為之矣其七章八章又述骨肉相怨之言云王踈九族而好䜛佞如此亡無日矣如雨雪見日而將消也莫肯下遺式居婁驕者謂王不以恩意下及九族而自為驕傲也如蠻如髦言骨肉相視如化外無禮義仁恩也

224〈小雅・魚藻之什・菀柳〉

菀柳,刺幽王也。
暴虐無親,而刑罰不中,諸侯皆不欲朝,言王者之不可朝事也。○菀音郁。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
上帝甚蹈。無自暱焉。
俾予靖之。後予極焉。

興也。菀,茂木也。箋云尚,庶幾也。有菀然枝葉茂盛之柳,行路之人,豈有不庶幾欲就之止息乎。興者,喻王有盛德,則天下皆庶幾原往朝焉。憂今不然。
蹈,動。暱,近也。箋云蹈讀曰悼。上帝乎者,訴之也。今幽王暴虐,不可以朝事,甚使我心中悼病,是以不從而近之。釋己所以不朝之意。○蹈音悼,鄭作「悼」,病也。
靖,治。極,至也。箋云靖,謀。俾,使。極,誅也。假使我朝王,王留我,使我謀政事。王信讒,不察功考績,後反誅放我。是言王刑罰不中,不可朝事也。

比也。柳,茂木也。尚,庶幾也。上帝,指王也。蹈,當作神。言威靈可畏也。暱,近。靖,定也。極,求之盡也◯王者暴虐諸侯不朝,而作此詩。言彼有菀然茂盛之柳,行路之人,豈不庶幾欲就止息乎。以比,人誰不欲朝事王者。而王甚威神,使人畏之而不敢近耳。使我朝而事之,以靖王室,後必將極其所欲,以求於我。蓋諸侯皆不朝,而己獨至,則王必責之無已。如齊威王朝周,而後反為所辱也。或曰,興也。下章放此。

有菀者柳。不尚愒焉。
上帝甚蹈。無自瘵焉。
俾予靖之。後予邁焉。

愒,息也。
瘵,病也。箋云瘵接也
箋云邁,行也。行亦放也。春秋傳曰「子將行之。」

比也。愒,息。瘵,病也。邁,過也。求之過其分也。

有鳥高飛。亦傅于天。
彼人之心。于何其臻。
曷予靖之。居以凶矜。

箋云傅、臻皆至也。彼人,斥幽王也。鳥之高飛,極至於天耳。幽王之心,於何所至乎。言其轉側無常,人不知其所屆。
曷,害。矜,危也。箋云王何為使我謀之,隨而罪我、居我以凶危之地。謂四裔也。

興也。傅、臻,皆至也。彼人,斥王也。居,猶徒然也。凶矜,遭凶禍而可憐也◯鳥之高飛,極至於天耳。彼王之心,於何所極乎。言其貪縱無極,求責無已。人不知其所至也。如此則豈予能靖之乎。乃徒然自取凶矜耳。

論曰鄭箋上帝云者愬之也以謂詩人呼上帝而告之曰幽王暴虐甚使我中心悼病然則上帝與甚蹈當分為兩句豈成文理考於詩意亦豈得通俾予靖之後予極焉訓靖為謀又以謂假使我朝王王留我謀政事王信讒不察功考績後反誅放我如鄭此說則詩人方呼天言王不可朝其下文遽言王使我謀之初無假使朝王之語鄭何從而得之可知其臆說也君子不逆詐而詩人假使朝王王必留我謀而又後必誅我於義皆必不然也彼人之心以為斥幽王言王心無常不知所届考詩初無此意又與下文不屬蓋亦其失也

本義曰不尚尚也蹈動也謂警動也靖安也詩人言彼菀然茂盛之柳尚可以依而休息而幽王暴虐不可親今天警動我使我無自暱近之又使我安之以待其極其二章之義皆同惟言後予邁焉謂待其可往朝則往焉其卒章言彼鳥之飛猶能戾天而人心何之不可我則獨安然當此虐王之時將罹其凶禍而不去蓋諸侯怨叛之辭也録之以見幽王之惡人心離叛如此而王不悔改也

225〈小雅・魚藻之什・都人士〉

都人士,周人刺衣服無常也。
古者長民,衣服不貳,從容有常,以齊其民,則民德歸壹,傷今不復見古人也。箋服謂冠弁衣常也。古者,明王時也。長民,謂凡在民上倡率者也。變易無常謂之貳。從容,謂休燕也。休燕猶有常,則朝夕明矣。壹者,專也,同也。
此序蓋用緇衣之誤。

彼都人士。狐裘黃黃。
其容不改。出言有章。
行歸于周。萬民所望。

彼,彼明王也。箋云城郭之域曰都。古明王時,都人之有士行者,冬則衣狐裘,黃黃然取溫裕而已。其動作容貌既有常,吐口言語又有法度文章。疾今奢淫,不自責以過差。
周,忠信也。箋云于,於也。都人之士所行,要歸於忠信。其餘萬民寡識者,咸瞻望而法效之。又疾今不然。

賦也。都,王都也。黃黃,狐裘色也。不改,有常也。章,文章也。周,鎬京也◯亂離之後,人不復見昔日都邑之盛,人物儀容之美,而作此詩,以歎惜之也。

彼都人士。臺笠緇撮。
彼君子女。綢直如髮。
我不見兮。我心不說。

臺所以御暑,笠所以御雨也。緇撮,緇布冠也。箋云台,夫須也。都人之士以台皮為笠,緇布為冠。古明王之時,儉且節也。
密直如髮也。箋云彼君子女者,謂都人之家女也。其情性密緻,操行正直,如發之本末無隆殺也。○殺,所界反,又所側反。
箋云疾時皆奢淫,我不復見今士女之然者,心思之而憂也。

賦也。臺,夫須也。緇撮,緇布冠也。其制小,僅可撮其髻也。君子女,都人貴家之女也。綢直如髮,未詳其義。然以四章五章推之,亦言其髮之美耳。

彼都人士。充耳琇實。
彼君子女。謂之尹吉。
我不見兮。我心苑結。

琇,美石也。箋云言以美石為瑱。瑱,塞耳。
尹,正也。箋尹,正也。云吉讀為姞。尹氏、姞氏,周室昏姻之舊姓也。人見都人之家女,咸謂之尹氏、姞氏之女,言有禮法。
箋云苑猶屈也,積也。

賦也。琇,美石也。以美石為瑱。尹吉,未詳。鄭氏曰,吉讀為姞。尹氏姞氏,周之昏姻舊姓也。人見都人之女,咸謂尹氏姞氏之女,言其有禮法也。李氏曰,所謂尹吉,猶晉言王謝,唐言崔盧也。苑,猶屈也,積也。

彼都人士。垂帶而厲。
彼君子女。卷髮如蠆。
我不見兮。言從之邁。

厲,帶之垂者。箋云而亦如也。而厲,如鞶厲也。鞶必垂厲以為飾,厲字當作裂。蠆,螫蟲也。尾末揵然,似婦人發末曲上卷然。○ 蠆,敕邁反,蠚蟲也。通俗文云:長尾為蠆,短尾為蠍。揵,漢書音義云:舉也。
箋云言亦我也。邁,行也。我今不見士女此飾,心思之,欲從之行。言已憂悶,欲自殺,求從古人。

賦也。厲,埀帶之貌。卷髮,鬢傍短髮,不可歛者,曲上卷然以為飾也。蠆,螫蟲也。尾末揵然,似髮之曲上者。邁,行也。蓋曰,是不可得見也。得見,則我從之邁矣。思之甚也。

匪伊垂之。帶則有餘。
匪伊卷之。髮則有旟。
我不見兮。云何盱矣。

旟,掦也。箋。旟,揚也。云伊,辭也。此言士非故垂此帶也,帶於禮自當有餘也。女非故卷此發也,發於禮自當有旟也。旟,枝旟。揚,起也。
箋云盱,病也。思之甚,云「何乎,我今已病也。」

賦也。旟,揚也。盱,望也。說見何人斯篇◯此言士之帶,非故埀之也。帶自有餘耳。女之髪,非故卷之也。髪自有旟耳。言其自然閑美,不假脩飾也。然不可得而見矣。則如何而不望之乎。

226〈小雅・魚藻之什・采綠〉

采綠,刺怨曠也。
幽王之時多怨曠者也。箋怨曠者,君子行役過時之所由也。而刺之者,譏其不但憂思而已,欲從君子於外,非禮也。
此詩怨曠者所自作。非人刺之,亦非怨曠者有所刺於上也。

終朝采綠。不盈一匊。
予髮曲局。薄言歸沐。

興也。自旦及食時為終朝。兩手曰匊。箋云綠,王芻也,易得之菜也。終朝采之而不滿手,怨曠之深,憂思不專於事。
局,卷也。婦人,夫不在則不容飾。箋云言,我也。禮,婦人在夫家笄象笄。今曲卷其發,憂思之甚也。有云君子將歸者,我則沐以待之。

賦也。自旦及食時為終朝。綠,王芻也。兩手曰匊。局,卷也。猶言首如飛蓬也◯婦人思其君子,而言終朝采綠,而不盈一匊者,思念之深,不專於事也。又念其髪之曲局,於是舍之,而歸沐以待其君子之還也。

終朝采藍。不盈一襜。
五日為期。六日不詹。

衣蔽前謂之襜。箋云藍,染草也。○襜,尺占反,郭璞云「今之蔽膝。」
詹,至也。婦人五日一御。箋云婦人過於時乃怨曠。五日、六日者,五月之日、六月之日也。期至五月而歸,今六月猶不至,是以憂思。

賦也。藍,染草也。衣蔽前謂之襜。即蔽膝也。詹,與瞻同。五日為期,去時之約也。六日不詹,過期而不見也。

之子于狩。言韔其弓。
之子于釣。言綸之繩。

箋云之子,是子也,謂其君子也。于,往也。綸,釣繳也。君子往狩與,我當從之,為之韔弓。其往釣與,我當從之,為之繩繳。今怨曠,自恨初行時不然。○韔,敕亮反,弢也。

賦也。之子,謂其君子也。理絲曰綸◯言君子若歸而欲往狩耶,我則為之韔其弓。欲往釣耶,我則為之綸其繩。望之切,思之深,欲無往而不與之倶也。

其釣維何。維魴及鱮。
維魴及鱮。薄言觀者。

箋云觀,多也。此美其君子之有技藝也。釣必得魴、鱮,魴鱮是云其多者耳。其眾雜魚,乃眾多矣。○魴音防。鱮音敘。觀,韓詩作覩。技

賦也。於其釣而有獲也。又將從而觀之。亦上章之意也。

227〈小雅・魚藻之什・黍苗〉

黍苗,刺幽王也。
不能膏潤天下,卿士不能行召伯之職焉。箋陳宣王之德、召伯之功,以刺幽王及其群臣廢此恩澤事業也。
此宣王時,美召穆公之詩。非刺幽王也。

芃芃黍苗。陰雨膏之。
悠悠南行。召伯勞之。

興也。芃芃,長大貌。箋云興者,喻天下之民如黍苗然,宣王能以恩澤育養之,亦如天之有陰雨之潤。
悠悠,行貌。箋云宣王之時,使召伯營謝邑,以定申伯之國。將徒南行,眾多悠悠然,召伯則能勞來勸說以先之。

興也。芃芃,長大貌。悠悠,遠行之意◯宣王封申伯於謝。命召穆公往營城邑。故將徒役南行。而行者作此言。芃芃黍苗,則唯陰雨能膏之。悠悠南行,則唯召伯能勞之也。

我任我輦。我車我牛。
我行既集。蓋云歸哉。

任者,輦者,車者,牛者。箋云集猶成也。蓋猶皆也。營謝轉餫之役,有負任者,有輓輦者,有將車者,有牽傍牛者。其所為南行之事既成,召伯則皆告之云:可歸哉。刺今王使民行役,曾無休止時。

賦也。任,負任者也。輦,人輓車也。牛,所以駕大車也。集,成也。營謝之役。既成而歸也。

我徒我御。我師我旅。
我行既集。蓋云歸處。

徒行者,御車者,師者,旅者。箋云步行曰徒。召伯營謝邑,以兵眾行。其士卒有步行者,有御兵車者。五百人為旅,五旅為師。春秋傳曰「諸侯之制,君行師從,卿行旅從。」

賦也。徒,歩行者。御,乘車者。五百人為旅,五旅為師。春秋傳曰,君行師從,卿行旅從。

肅肅謝功。召伯營之。
烈烈征師。召伯成之。

謝,邑也(毛注大雅崧高曰「謝,周之南國也」)。箋云肅肅,嚴正之貌。營,治也。烈烈,威武貌。征,行也。美召伯治謝邑,則使之嚴正,將師旅行則有威武也。

賦也。肅肅,嚴正之貌。謝,邑名。申伯所封國也。今在鄧州信陽軍。功,工役之事也。營,治也。烈烈,威武貌。征,行也。

原隰既平。泉流既清。
召伯有成。王心則寧。

土治曰平,水治曰清。箋云召伯營謝邑,相其原隰之宜,通其水泉之利。此功既成,宣王之心則安也。又刺今王臣無成功而亦心安。

賦也。土治曰平,水治曰淸◯言召伯營謝邑,相其原隰之宜,通其水泉之利。此功既成,宣王之心則安也。

◎此宣王時詩。與大雅崧高相表裏。

228〈小雅・魚藻之什・隰桑〉

隰桑,刺幽王也。
小人在位,君子在野,思見君子,盡心以事之。
此亦非刺詩。疑與上篇皆脱簡在此也。

隰桑有阿。其葉有難。
既見君子。其樂如何。

興也。阿然,美貌。難然,盛貌。有以利人也。箋云隰中之桑,枝條阿阿然長美,其葉又茂盛可以庇蔭人。興者,喻時賢人君子不用而野處,有覆養之德也。正以隰桑興者,反求此義,則原上之桑,枝葉不能然,以刺時小人在位,無德於民。
箋云思在野之君子,而得見其在位,喜樂無度。

興也。隰,下濕之處。宜桑者也。阿,美貌。難,盛貌。皆言枝葉條埀之狀◯此喜見君子之詩。言隰桑有阿,則其葉有難矣。既見君子,則其樂如何哉。詞意大槩與菁莪相類。然所謂君子,則不知其何所指矣。或曰,比也。下章放此。

隰桑有阿。其葉有沃。
既見君子。云何不樂。

沃,柔也。

興也。沃,光澤貌。

隰桑有阿。其葉有幽。
既見君子。德音孔膠。

幽,黑色也。
膠,固也。箋云君子在位,民附仰之,其教令之行甚堅固也。

興也。幽,黒色也。膠,固也。

心乎愛矣。遐不謂矣。
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箋云遐,遠。謂勤藏善也。(禮記引此篇,鄭注曰瑕之言胡也。謂,猶告也。)我心愛此君子,君子雖遠在野,豈能不勤思之乎。宜思之也。我心善此君子,又誠不能忘也。孔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

賦也。遐,與何同。表記作瑕。鄭氏註曰,瑕之言胡也。謂猶告也◯言我中心誠愛君子。而既見之,則何不遂以告之。而但中心藏之。將使何日而忘之耶。楚辭所謂思公子兮未敢言。意蓋如此。愛之之根於中者深。故發之遲而存之久也。

229〈小雅・魚藻之什・白華〉

白華。周人刺幽后也。
幽王取申女以為后,又得襃姒而黜申后,故下國化之,以妾為妻,以孽代宗,而王弗能治,周人為之作是詩也。箋申,姜姓之國也。褒姒,褒人所入之女,姒其字也,是謂幽后。孽,支庶也。宗,適子也。王不能治,己不正故也。
此事有據序蓋得之但幽后字誤當為申后刺幽王也下國化之以下皆衍說耳又漢書注引此序幽字下有王廢申三字雖非詩意然亦可補序文之缺

白華菅兮。白茅束兮。
之子之遠。俾我獨兮。

興也。白華,野菅也。已漚為菅。箋云白華於野,已漚名之為菅。菅柔忍中用矣,而更取白茅收束之。茅比於白華為脆。興者,喻王取於申,申后禮儀備,任妃后之事。而更納褒姒,褒姒為孽,將至滅國。
箋云之子,斥幽王也。俾,使也。王之遠外我,不復答耦我,意欲使我獨也。老而無子曰獨。後褒姒譖申后之子,宜咎奔申。

比也。白華,野菅也。已漚為菅。之子,斥幽王也。俾,使也。我,申后自我也◯幽王娶申女以為后。又得褒姒而黜申后。故申后作此詩。言白華為菅,則白茅為束。二物至微,猶必相須為用。何之子之遠,而俾我獨耶。

英英白雲。露彼菅茅。
天步艱難。之子不猶。

英英,白雲貌。露亦有雲,言天地之氣,無微不著,無不覆養。箋云白雲下露,養彼可以為菅之茅,使與白華之菅相亂易,猶天下妖氣生褒姒,使申后見黜。○英英,韓詩作泱泱。
步,行。猶,可也。箋云猶,圖也。天行此艱難之妖久矣,王不圖其變之所由爾。昔夏之衰,有二龍之妖,卜藏其漦。周厲王發而觀之,化為玄黿。童女遇之,當宣王時而生女,懼而棄之。後褒人有獻而入之幽王,幽王嬖之,是謂褒姒。○漦,沬也。爾雅云「漦,盝也。」

比也。英英,輕明之貌。白雲,水土輕淸之氣。當夜而上騰者也。露,即其散而下降者也。步,行也。天步,猶言時運也。猶,圖也。或曰,猶,如也◯言雲之澤物,無微不被。今時運艱難,而之子不圖。不如白雲之露菅茅也。

滮池北流。浸彼稻田。
嘯歌傷懷。念彼碩人。

滮,流貌。箋云池水之澤,浸潤稻田,使之生殖。喻王無恩意於申后,滮池之不如也。豐、鎬之間,水北流。
箋云碩,大也。妖大之人,謂褒姒也。申后見黜,褒姒之所為,故憂傷而念之。

比也。滮,流貌。北流,豐鎬之閒,水多北流。碩人,尊大之稱。亦謂幽王也◯言小水微流,尚能浸灌。王之尊大,而反不能通其寵澤,所以使我嘯歌傷懷而念之也。

樵彼桑薪。卬烘于煁。
維彼碩人。實勞我心。

卬,我。烘,燎也。煁,烓灶也。桑薪,宜以養人者也。箋云人之樵,取彼桑薪,宜以炊饔饍之爨,以養食人。桑薪,薪之善者也,我反以燎於烓灶,用炤事物而已。喻王始以禮取申后,申后禮儀備。今反黜之,使為卑賤之事,亦猶是。

比也。樵,采也。桑薪,薪之善者也。卬,我。煁,燎也。煁,無釜之竈。可燎而不可烹飪者也。桑薪宜以烹飪,而但為燎燭。以比嫡后之尊,而反見卑賤也。

鼓鐘于宮。聲聞于外。
念子懆懆。視我邁邁。

有諸宮中,必形見於外。箋云王失禮於外,而下國聞知而化之。王弗能治,如鳴鼓鍾於宮中,而欲外人不聞,亦不可止。
邁邁,不說也。箋云此言申后之忠於王也。念之懆懆然,欲諫正之。王反不說於其所言。○懆,說文云「愁不申也。」亦作「慘慘」。邁如字,韓詩及說文並作「忄巿忄巿。」韓詩云「意不說好也。」許云「很怒也。」

比也。懆懆,憂貌。邁邁,不顧也◯鼓鐘于宮,則聲聞于外矣。念子懆懆,而反視我邁邁,何哉。

有鶖在梁。有鶴在林。
維彼碩人。實勞我心。

鶖,禿鶖也。箋云鶖也,鶴也,皆以魚為美食者也。鶖之性貪惡,而今在梁。鶴絜白,而反在林。興王養褒姒而餒申后,近惡而遠善。

比也。鶖,禿鶖也。梁,魚梁也◯蘇氏曰,鶖、鶴,皆以魚為食。然鶴之於鶖,淸濁則有閒矣。今鶖在梁,而鶴在林,鶖則飽,而鶴則飢矣。幽王進褒姒而黜申后。譬之養鶖而棄鶴也。

鴛鴦在梁。戢其左翼。
之子無良。二三其德。

箋云戢,斂也。斂左翼者,謂右掩左也。鳥之雌雄不可別者,以翼右掩左雄,左掩右雌,陰陽相下之義也。夫婦之道,亦以禮義相下,以成家道。
箋云良,善也。王無答耦己之善意,而變移其心志,令我怨曠。

比也。戢其左翼,言不失其常也。良,善也。二三其德,則鴛鴦之不如也。

有扁斯石。履之卑兮。
之子之遠。俾我疧兮。

扁扁,乘石貌。王乘車履石。箋云王后出入之禮與王同,其行登車以履石。申后始時亦然,今見黜而卑賤。
疷,病也。箋云王之遠外我,欲使我困病。

比也。扁,卑貌。俾,使。疷,病也◯有扁然而卑之石,則履之者亦卑矣。如妾之賤,則寵之者亦賤矣。是以之子之遠,而俾我疷。

論曰白華據序意言幽王黜申后而立襃姒致下國化之亦多棄妻而立妾周人推本其事由襃姒淫惑幽王竊居后位故使下國之人效之立妾為妻正妻被棄而王不能治也然則周人作詩本為下國之人以妾為妻爾毛鄭二家所解終篇不及下國之人妻妾事此其所以失也且序言刺幽后而鄭以詩所謂之子為斥幽王碩人為斥幽后今考詩八章五章常言之子則是刺幽王者多矣何得序獨言刺幽后也碩人者大人爾毛既以為斥襃姒遂解為妖大之人此又其穿鑿也今考詩意言之子者棄妻斥其夫也所謂碩人者乃刺幽后爾又序言以妾為妻以孽代宗雖為兩事而其實一也蓋妾子為孽妻子為宗既升妾為妻則自然其孽子為適矣今考詩但述妻妾之事而無及適庶之語乃作序者因言及之爾

本義曰白華以為菅白茅以為束言二物各有所施可以並用如妻妾各有職可以並居而之子乃獨遠棄我而不見容彼英英然白雲者於彼菅也茅也皆覆露之而無所擇而君子之於妻妾亦當均其恩愛無異而之子乃獨棄我蓋由天道艱難而使之子心不善也歩猶行道也滮池北流浸彼稻田者自高而及下也言化自上行而及下也此刺王及后也碩人者大人也王后是矣樵彼桑薪卬烘于煁者物失其所也桑薪宜爨烹飪而為燎燭棄妻自傷失職者由幽后化之然也鼓鍾于宫聲聞于外者言王后為惡於内而聲達於外使人效之而之子懆懆然棄逐我使我邁邁而去也邁往也有鶖在梁有鶴在林言二物皆非其所處如妾不冝居正位而妻不宜被遠棄也亦由襃姒奪據后位而下效之也鴛鴦戢翼雌雄相好之鳥也言之子二三其德曾此鳥之不如也有扁斯石履之卑兮言至賤之物當常在人下而為人助也扁石乘石也人履以升車者也棄妻指此石常在人下而助人升者如妾止當在下而佐人爾今之子遠我而進彼使我病也

230〈小雅・魚藻之什・緜蠻〉

緜蠻,微臣刺亂也。
大臣不用仁心,遺忘微賤,不肯飲食教載之,故作是詩也。箋微臣,謂士也。古者卿大夫出行,士為末介。士之祿薄,或困乏於資財,則當周贍之。幽王之時,國亂禮廢恩薄,大不念小,尊不恤賤,故本其亂而刺之。
此詩未有刺大臣之意。蓋方道其心之所欲耳。若如序者之言,則褊狹之甚無復「温柔敦厚」之意。

緜蠻黃鳥。止於丘阿。
道之云遠。我勞如何。
飲之食之。教之誨之。
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興也。綿蠻,小鳥貌。丘阿,曲阿也。鳥止於阿,人止於仁。箋云止,謂飛行所止託也。興者,小鳥知止於丘之曲阿靜安之處而託息焉,喻小臣擇卿大夫有仁厚之德者而依屬焉。
箋云在國依屬於卿大夫之仁者。至於為末介,從而行,道路遠矣,我罷勞則卿大夫之恩宜如何乎。渴則予之飲,饑則予之食,事未至則豫教之,臨事則誨之,車敗則命後車載之。後車,倅車也。

比也。緜蠻,鳥聲。阿,曲阿也。後車,副車也◯此微賤勞苦,而思有所託者,為鳥言以自比也。蓋曰,緜蠻之黃鳥自言,止於丘阿,而不能前。蓋道遠而勞甚矣。當是時也,有能飮之食之敎之誨之,又命後車以載之者乎。

緜蠻黃鳥。止于丘隅。
豈敢憚行。畏不能趨。
飲之食之。教之誨之。
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箋云丘隅,丘角也。
箋云憚,難也。我罷勞,車又敗,豈敢難徒行乎。畏不能及時疾至也。

比也。隅,角。憚,畏也。趨,疾行也。

緜蠻黃鳥。止于丘側。
豈敢憚行。畏不能極。
飲之食之。教之誨之。
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箋云丘側,丘旁也。
箋云極,至也。

比也。側,傍。極,至也。國語云,齊朝駕則夕極魯國。

【朱子語類】「虞芮質厥成,文王蹶厥生。」蹶,動也;生,是興起之意。當時一日之間,虞芮質成,而來歸者四十餘國,其勢張盛,一時見之,如忽然跳起。又曰「粗說時,如今人言軍勢益張。」(義剛)

舊嘗見橫渠詩傳中說,周至太王辟國已甚大,其所據有之地,皆是中國與夷狄夾界所空不耕之地,今亦不復見此書矣。意者,周之興與元魏相似。初自極北起來,漸漸強大;到得後來中原無主,遂被他取了。(廣)

231〈小雅・魚藻之什・瓠葉〉

瓠葉,大夫刺幽王也。
上棄禮而不能行,雖有牲牢饔餼,不肯用也,故思古之人,不以微薄廢禮焉。箋牛羊豕為牲,系養者曰牢,熟曰饔,腥曰餼,生曰牽。不肯用者,自養厚而薄於賓客。
序說非是。

幡幡瓠葉。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嘗之。

幡幡,瓠葉貌。庶人之菜也。箋云亨,熟也。熟瓠葉者,以為飲酒之菹也。此君子謂庶人之有賢行者也。其農功畢,乃為酒漿,以合朋友,習禮講道藝也。酒既成,先與父兄室人亨瓠葉而飲之,所以急和親親也。飲食而曰嘗者,以其為之主於賓,客賓客則加之以羞。《易·兌·象》曰「君子以朋友講習。」

賦也。幡幡,瓠葉貌◯此亦燕飮之詩。言幡幡瓠葉,采之亨之,至薄也。然君子有酒,則亦以是酌而嘗之。蓋述主人之謙詞。言物雖薄,而必與賓客共之也。

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獻之。

毛曰炮。加火曰燔。獻,奏也。箋云斯,白也,今俗語「斯白」之字作「鮮」,齊、魯之間聲近斯。有兔曰首者,兔之小者也。炮之燔之者,將以為飲酒之羞也。飲酒之禮,既奏酒於賓,乃薦羞。每酌言言者,禮不下庶人,庶人依士禮立賓主為酌名。

賦也。有兔斯首,一兔也。猶數魚以尾也。毛曰炮,加火曰燔。亦薄物也。獻,獻之於賓也。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炕火曰炙。酢,報也。箋云報者,賓既卒爵,洗而酌主人也。凡治兔之宜,鮮者毛炮之,柔者炙之,乾者燔之。

賦也。炕火曰炙。謂以物貫之,而舉於火上,以炙之。酢,報也。賓既卒爵,而酌主人也。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醻之。

醻,道飲也。箋云主人既卒酢爵,又酌自飲,卒爵複酌進賓,猶今俗之勸酒。

賦也。醻,導飮也。

232〈小雅・魚藻之什・漸漸之石〉

漸漸之石,下國刺幽王也。
戎狄叛之,荊舒不至,乃命將率東征,役久病於外,故作是詩也。箋荊,謂楚也。舒,舒鳩、舒鄝、舒庸之屬。役,謂士卒也。
序得詩意,但不知果為何時耳。

漸漸之石。維其高矣。山川悠遠。維其勞矣。
武人東征。不皇朝矣。

漸漸,山石高峻。箋云山石漸漸然高峻,不可登而上,喻戎狄眾彊而無禮義,不可得而伐也。山川者,荊舒之國所處也,其道裡長遠,邦域又勞勞廣闊,言不可卒服。
箋云武人,謂將率也。皇,王也。將率受王命,東行而征伐,役人罷病,必不能正荊舒,使之朝於王。

賦也。漸漸,高峻之貌。武人,將帥也。遑,暇也。言無朝旦之暇也◯將帥出征,經歷險遠,不堪勞苦,而作此詩也。

漸漸之石。維其卒矣。山川悠遠。曷其沒矣。
武人東征。不皇出矣。

卒,竟。沒,盡也。箋云卒者,崔嵬也,謂山巔之末也。曷,何也。廣闊之處,何時其可盡服。
箋云不能正之,令出使聘問於王。

賦也。卒,崔嵬也。謂山巓之末也。曷,何。沒,盡也。言所登歷,何時而可盡也。不遑出,謂但知深入,不暇謀出也。

有豕白蹢。烝涉波矣。
月離于畢。俾滂沱矣。
武人東征。不皇他矣。

豕,豬也。蹢,蹄也。將久雨,則豕進涉水波。箋云烝,眾也。豕之性能水,又唐突難禁制。四蹄皆白曰駭,則白蹄其尢躁疾者。今離其繒牧之處,與眾豕涉入水之波漣矣。喻荊舒之人,勇悍捷敏,其君猶白蹄之豕也,乃率民去禮義之安,而居亂亡之危。賤之,故比方於豕。
畢,噣也。月離陰星則雨。箋云將有大雨,征氣先見於天。以言荊舒之叛,萌漸亦由王出也。豕既涉波,今又雨使之滂沱,疾王甚也。
箋云不能正之,令其守職,不干王命。

賦也。蹢,蹄。烝,眾也。離,月所宿也。畢,星名。豕涉波,月離于畢。將雨之驗也◯張子曰,豕之負塗曳泥,其常性也。今其足皆白,眾與涉波而去,水患之多可知矣。此言久役,又逢大雨。甚勞苦而不暇及他事也。

論曰序言戎狄叛之荆舒不至乃命將率東征蓋序詩者言幽王暴虐致天下離心因言戎狄已叛而荆舒又不至爾然考詩之文惟言東征則是此詩但述征荆舒也鄭氏泥於序文遂以漸漸之石比戎狄不可伐山川悠遠為荆舒之所處且戎狄無不可伐之理如文王征犬戎宣王伐玁狁但幽王自不伐爾就使戎狄為不可伐幽王置而專討荆舒則是幽王知所伐矣復何刺哉何國無山川豈獨荆舒有之此又不通之論也維其勞矣者詩人述東征者自訴之辭也鄭以為荆舒之國勞勞廣闊何其舍簡易而就迂回也不皇者詩人之常語鄭於此獨以皇為正至不皇出矣為不能正荆舒令出使聘問於王此尤臆說也豕渉波月離畢但將雨之兆爾毛說是也鄭曲為比興又汗漫而不切蓋其衍說也

本義曰漸漸高石與悠悠然長遠之山川皆東征之人叙其所歴險阻之勞爾不皇朝矣者謂久處於外不得朝見天子也其二章云不皇出矣者謂深入險阻之地將不得出也豕渉波而月離畢將雨之驗也謂征役者在險阻之中惟雨是憂不皇及他也履險遇雨征行所尤苦故以為言

【朱子語類】周家初興時,「周原膴膴,堇荼如飴」,苦底物事亦甜。及其衰也,「牂羊墳首,三星在罶;人可以食,鮮可以飽」。直恁地蕭索。(文蔚)

233〈小雅・魚藻之什・苕之華〉

苕之華,大夫閔時也。
幽王之時,西戎東夷,交侵中國,師旅並起,因之以饑饉,君子閔周室之將亡,傷己逢之,故作是詩也。箋師旅並起者,諸侯或出師,或出旅,以助王距戎與夷也。大夫將師出,見戎夷之侵周而閔之。今當其難,自傷近危亡。

苕之華。芸其黃矣。
心之憂矣。維其傷矣。

興也。苕,陵苕也。將落則黃。箋云陵苕之華,紫赤而繁。興者,陵苕之幹喻如京師也,其華猶諸夏也,故或謂諸夏為諸華。華衰則黃,猶諸侯之師旅罷病將敗,則京師孤弱。
箋云傷者,謂國日見侵削。

比也。苕,陵苕也。本草云,即今之紫葳。蔓生附於喬木之上。其華黃赤色。亦名凌霄◯詩人自以身逢周室之衰,如苕附物而生。雖榮不久。故以為比,而自言其心之憂傷也。

苕之華。其葉青青。
知我如此。不如無生。

華落,葉青青然。箋云京師以諸夏為障蔽。今陵苕之華衰而葉見青青然,喻諸侯微弱,而王之臣當出見也。
箋云我,我王也。知王之為政如此,則已之生不如不生也。自傷逢今世之難,憂閔之甚。

比也。青青,盛貌。然亦何能久哉。

牂羊墳首。三星在罶。
人可以食。鮮可以飽。

牂羊,牝羊也。墳,大也。罶,曲梁也,寡婦之笱也。「牂羊墳首」,言無是道也。三星在罶,言不可久也。箋云無是道者,喻周已衰,求其復興,不可得也。不可久者,喻周將亡,如心星之光耀,見於魚笱之中,其去須臾也。
治日少而亂日多。箋云今者,士卒人人於晏早皆可以食矣。時饑饉,軍興乏少,無可以飽之者。

賦也。牂羊,牝羊也。墳,大也。羊瘠則首大也。罶,笱也。罶中無魚而水靜,但見三星之光而已◯言餓饉之餘,百物彫耗如此。苟且得食足矣。豈可望其飽哉。

◎陳氏曰,此詩其詞簡,其情哀。周室將亡,不可救矣。詩人傷之而已。

234〈小雅・魚藻之什・何草不黃〉

何草不黃,下國刺幽王也。
四夷交侵,中國背叛,用兵不息,視民如禽獸。君子憂之,故作是詩也。

何草不黃。何日不行。
何人不將。經營四方。

箋云用兵不息,軍旅自歲始,草生而出,至歲晚矣,何草而不黃乎。言草皆黃也。於是之間,將率何日不行乎。言常行勞苦之甚。
言萬民無不從役。

興也。草衰則黃。將,亦行也◯周室將亡,征役不息,行者苦之。故作此詩。言何草而不黃。何日而不行。何人而不將,以經營於四方也哉。

何草不玄。何人不矜。
哀我征夫。獨為匪民。

箋云玄,赤黑色。始春之時,草牙孽者將生,必玄於此時也,兵猶複行。無妻曰矜。從役者皆過時不得歸,故謂之矜。
箋云征夫,從役者也。古者師出不踰時,所以厚民之性也。今則草玄至於黃,黃至於玄,此豈非民乎。

興也。玄,赤黑色也。既黃而玄也。無妻曰矜。言從役過時,而不得歸,失其室家之樂也。哀我征夫,豈獨為非民哉。

匪兕匪虎。率彼曠野。
哀我征夫。朝夕不暇。

兕、虎,野獸也。曠,空也。箋云兕虎,比戰士也。

賦也。率,循也。曠,空也◯言征夫匪兕匪虎,何為使之循曠野,而朝夕不得閒暇也。

有芃者狐。率彼幽草。
有棧之車。行彼周道。

芃,小獸貌。棧車,役車也。箋云狐草行草止,故以比棧車輦者。

興也。芃,尾長貌。棧車,役車也。周道,大道也。言不得休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