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rrison Huang
updated: 10/12/18

生民
行葦
既醉
鳧鷖
假樂
公劉
泂酌
卷阿
民勞

〈大雅・生民之什〉

245〈大雅・生民〉

生民,尊祖也。
后稷生於姜嫄,文武之功起於后稷,故推以配天焉。○嫄音原。姜,姓。嫄,名。有邰氏之女,帝嚳元妃,後稷母也。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mien, ngiuan 真元合韻
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ziə, tziə
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miə, tjiə 之
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siuk, jiuk, tziək 覺職合韻

生民,本后稷也。姜,姓也。后稷之母配高辛氏帝焉。箋云厥,其。初,始。時,是也。言周之始祖,其生之者,是姜嫄也。姜姓者,炎帝之後。有女名嫄,當堯之時,為高辛氏之世妃,本后稷之初生,故謂之生民。
禋,敬。弗,去也。去無子,求有子,古者必立郊禖焉。玄鳥至之日,以大牢祠于郊禖,天子親往,后妃率九嬪御。乃禮天子所御,帶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郊禖之前。箋云克,能也。弗之言祓也。姜嫄之生后稷,如何乎。乃禋祀上帝於郊禖,以祓除其無子之疾,而得其福也。能者,言齊肅當神明意也。二王之後,得用天子之禮。○禋音因。韣音獨,弓衣。祓音拂。齊,側皆反,本亦作齋。篇末「齊敬」同。
履,踐也。帝,高辛氏之帝也。武,迹。敏,疾也。從於帝而見于天,將事齊敏也。歆,饗。介,大。攸止,福禄所止也。震,動。夙,早。育,長也。后稷播百穀以利民。箋云帝,上帝也。敏,拇也。介,左右也。夙之言肅也。祀郊禖之時,時則有大神之迹,姜嫄履之,足不能滿。履其拇指之處,心體歆歆然。其左右所止住,如有人道感己者也。於是遂有身而肅戒,不復御。後則生子而養,長名之曰弃。舜臣堯而舉之,是為后稷。○敏,密謹反。歆,許金反。見,賢遍反。齊敏,側皆反,又如字。

賦也。民,人也。謂周人也。時,是也。姜嫄,炎帝後。姜姓有邰氏女。名嫄。為高辛之世妃。精意以享,謂之禋祀。郊禖矣。弗之言,祓也。祓無子,求有子也。古者立郊禖。蓋祭天於郊,而以先媒配也。變媒言禖者,神之也。其禮以玄鳥至之日,用大牢祀之。天子親往,后率九嬪御。乃禮天子所御,帶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郊禖之前也。履,踐也。帝,上帝也。武,迹。敏,拇。歆,動也。猶驚異也。介,大也。震,娠也。夙,肅也。生子者,及月辰居側室也。育,養也◯姜嫄出祀郊禖見大人迹,而履其拇。遂歆歆然如有人道之感。於是即其所大所止之處,而震動有娠。乃周人所由以生之始也。周公制禮,尊后稷以配天。故作此詩,以推本其始生之祥,明其受命於天,固有以異於常人也。然巨跡之說,先儒或頗疑之。而張子曰,天地之始,固未嘗先有人也,則人固有化而生者矣。蓋天地之氣生之也。蘇氏亦曰,凡物之異於常物者,其取天地之氣常多。故其生也或異。麒麟之生,異於犬羊,蛟龍之生,異於魚鼈。物固有然者矣。神人之生,而有以異於人。何足怪哉。斯言得之矣。

誕彌厥月。先生如達。ngiuat, dat
不坼不副。無菑無害。hat 月
以赫厥靈。上帝不寧。lyeng, nyeng 耕
不康禋祀。居然生子。ziə, ziə 之

誕,大。彌,終。達,生也。姜嫄之子先生者也。箋云達,羊子也。大矣后稷之在其母,終人道十月而生。生如達之生,言易也。○達,他未反。注同。說文云小羊也。沈云毛如字。
言易也。凡人在母,母則病。生則坼副菑害其母,横逆人道。
○副,說文云分也。字林云判也。
赫,顯也。不寧,寧也。不康,康也。箋云康、寧皆安也。姜嫄以赫然顯著之徵,其有神靈審矣。此乃天帝之氣也,心猶不安之。又不安徒以禋祀而無人道,居黙然自生子,懼時人不信也。

賦也。誕,發語辭。彌,終也。終十月之期也。先生,首生也。達,小羊也。羊子,易生無留難也。坼、副,皆裂也。赫,顯也。不寧,寧也。不康,康也。居然,猶徒然也◯凡人之生,必坼副災害其母,而首生之子尤難。今姜嫄首生后稷,如羊子之易。無坼副災害之苦。是顯其靈異也。上帝豈不寧乎,豈不康我之禋祀乎。而使我無人道,而徒然生是子也。

誕寘之隘巷。牛羊腓字之。dziə 之
誕寘之平林。會伐平林。liəm, liəm 侵
誕寘之寒冰。鳥覆翼之。piəng 侵蒸合韻, jiək 之職通韻
鳥乃去矣。后稷呱矣。khia, kua 魚
實覃實訏。厥聲載路。xiua, lak 魚鐸通韻

誕,大。寘,置。腓,辟。字,愛也。天生后稷,異之於人,欲以顯其靈也。帝不順天,是不明也,故承天意而異之於天下。箋云天異之,故姜嫄置后稷於牛羊之徑,亦所以異之。○腓,避也。


牛羊而辟人者,理也。置之平林,又為人所收取之。
大鳥來,一翼覆之,一翼藉之,人而收取之,又其理也,故置之於寒冰。
於是知有天異,往取之矣。后稷呱呱然而泣。○呱音孤,泣聲也。尚書云「啟呱呱而泣。」是也。
覃,長。訏,大。路,大也。箋云實之言適也。覃,謂始能坐也。訏,謂張口鳴呼也。是時聲音則已大矣。

賦也。隘,狹。腓,芘。字,愛。會,値也。値人伐木而收之。覆,蓋。翼,藉也。以一翼覆之,以一翼藉之也。呱,啼聲也。覃,長。訏,大。載,滿也。滿路,言其聲之大也◯無人道而生子。或者以為不祥。故棄之而有此異也。於是始收而養之。

誕實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bək, ngiək, djiək 職
蓺之荏菽。荏菽旆旆。禾役穟穟。bat, ziuət 月物合韻
麻麥幪幪。瓜瓞唪唪。mong, pong 東

岐,知意也。嶷,識也。箋云能匍匐,則岐岐然意有所知也。其貌嶷嶷然有所識别也。以此至于能就眾人口自食,謂六七歲時。○覃,徒南反,本或作譚。嶷,說文作㘈,云小兒有知。長,張丈反,或如字。
荏菽,戎菽也。斾斾然,長也。役,列也。穟穟,苗美好也。幪幪然,盛茂也。唪唪然,多實也。箋云蓺,樹也。戎菽,大豆也。就口食之時,則有種殖之志,言天性也。○菽,郭璞云今胡豆是。

賦也。匍匐,手足並行也。岐、嶷,峻茂之狀。就,向也。口食,自能食也。蓋六七歲時也。蓺,樹也。荏菽,大豆也。旆旆,枝旟揚起也。役,列也。穟穟,苗美好之貌也。幪幪然,茂密也。唪唪然,多實也◯言后稷能食時,已有種殖之志。蓋其天性然也。史記曰,棄為兒時,其游戲好種殖麻麥,麻麥美。及為成人,遂好耕農。堯舉以為農師。

誕后稷之穡。有相之道。du
茀厥豐草。種之黃茂。tsu, mu
實方實苞。實種實褎。peu, ziu
實發實秀。實堅實好。siu, xu 幽
實穎實栗。即有邰家室。liet, sjiet 質

相,助也。箋云大矣,后稷之掌稼穡,有見助之道。謂若神助之力也。○相,息亮反。注同。
茀,治也。黃,嘉穀也。茂,美也。方,極畝也。苞,本也。種,雜種也。褎,長也。發,盡發也。不榮而實曰秀。穎,垂穎也。栗,其實栗栗然。邰,姜嫄之國也。堯見天因邰而生后稷,故國后稷於邰,命使事天以顯,神順天命耳。箋云豐、苞亦茂也。方,齊等也。種,生不雜也。褎,枝葉長也。發,發管時也。栗,成就也。后稷教民除治茂草,使種黍稷,黍稷生則茂好,熟則大成。以此成功,堯改封於邰,就其成國之家室無變更也。○茀音拂,韓詩作拂。拂,弗也。種,注「種,雜種」、「種,生不雜」、下「嘉種」並注並同。褎,餘秀反。穎,營井反,穗也。尚書云「唐叔得禾,異畝同穎。」是也。邰,他來反,後稷所封國也,今在京兆武功縣。

賦也。相,助也。言盡人力之助也。茀,治也。種,布之也。黃茂,嘉穀也。方,房也。苞,甲而未拆也。此漬其種也。種,甲拆而可為種也。褎,漸長也。發,盡發也。秀,始穟也。堅,其實堅也。好,形味好也。頴,實繁碩而埀末也。栗,不秕也。既收成,見其實皆栗栗然不秕也。邰,后稷之母家也。豈其或滅或遷,而遂以其地封后稷歟◯言后稷之穡如此。故堯以其有功於民,封於邰。使即其母家而居之,以主姜嫄之祀。故周人亦世祀姜嫄焉。

誕降嘉種。維秬維秠。維穈維芑。phiə, khiə
恒之秬秠。是穫是畝。phiə, mə
恒之穈芑。是任是負。以歸肇祀。kiuə, biuə, ziə 之

天降嘉種。秬,黑黍也。秠,一稃二米也。穈,赤苗也。芑,白苗也。箋云天應堯之顯后稷,故為之下嘉種。○秬音巨。秠,亦黑黍也。穈音門,爾雅作虋,同。芑音起,郭云白粱粟也。稃,芳於反,字書云粗糠也。應,應對之應。為,於偽反。下「天為己」同。
恒,徧。肇,始也。始歸郊祀也。箋云任,猶抱也。肇,郊之神位也。后稷以天為己下此四穀之故,則徧種之,成熟則穫而畝計之,抱負以歸,於郊祀天得祀天者,二王之後也。

賦也。降,降是種於民也。書曰,稷降播種,是也。秬,黑黍也。秠,黑黍,一稃二米者也。穈,赤梁粟也。芑,白梁粟也。恆,徧也。謂徧種之也。任,肩任也。負,背負也。既成則穫而棲之於畝,任負而歸,以供祭祀也。秬、秠言穫、畝,穈、芑言任、負,互文耳。肇,始也。稷始受國為祭主。故曰肇祀。

誕我祀如何。或舂或揄。或簸或蹂。jio, njiu
釋之叟叟。烝之浮浮。su, biu 侯幽合韻
載謀載惟。取蕭祭脂。jiuəi, tjiəi 微脂合韻
取羝以軷。載燔載烈。以興嗣歲。buat, liat, siuat 月

揄,抒臼也。或簸穅者,或蹂黍者。釋,淅米也。叟叟,聲也。浮浮,氣也。箋云蹂之言潤也。大矣,我后稷之祀天如何乎。美而將說其事也。舂而抒出之,簸之又潤溼之,將復舂之,趣於鑿也。釋之烝之,以為酒及簠簋之實。○叟,字又作溲,濤米聲也。爾雅作溞,音同。浮如字,爾雅、說文並作烰,云烝也。抒,蒼頡篇云取出也。淅,星曆反,說文云汰也。鑿,精米也,字林作毇,云糲米一斛舂為八鬥也。簠音甫。簋音軌。
嘗之日涖卜來歲之芟,獮之日涖卜來歲之戒,社之日涖卜來歲之稼,所以興來而繼往也。穀熟而謀,陳祭而卜矣。取蕭合黍稷,臭達牆屋。既奠而後爇蕭合馨香也。羝,牡羊也。軷,道祭也。傅火曰燔,貫之加于火曰烈。箋云惟,思也。烈之言爛也。后稷既為郊祀之酒及其米,則諏謀其日,思念其禮。至其時,取蕭草與祭牲之脂,爇之於行神之位。馨香既聞,取羝羊之體以祭神。又燔烈其肉,為尸羞焉。自此而往郊。○牴,都禮反,字亦作羝。軷,說文云出必告道神,為壇而祭為軷。字林同。涖音利。芟,所銜反。獮,息淺反。奠,徒練反。
興來歲,繼往歲也。箋云嗣歲,今新歲也。以先歲之物齊敬犯軷而祀天者,將求新歲之豐年也。孟春之月令曰「乃擇元日,祈穀于上帝。」

賦也。我祀,承上章而言。后稷之祀也。揄,抒臼也。簸,揚去糠也。蹂,蹂禾取穀以繼之也。釋,淅米也。叟叟,聲也。浮浮,氣也。謀,卜日擇土也。惟,齊戒具脩也。蕭,蒿也。宗廟之祭,取蕭合膟膋爇之,使臭達墻屋也。羝,牡羊也。軷,祭行道之神也。燔,傳諸火也。烈,貫之而加于火也。四者皆祭祀之事。所以興來歲而繼往歲也。

卬盛于豆。于豆于登。其香始升。上帝居歆。təng, sjiəng, xiəm 蒸侵合韻
胡臭亶時。后稷肇祀。庶無罪悔。以迄于今。zjiə, ziə, xuə 之, kiəm 侵

卬,我也。木曰豆,瓦曰登。豆,薦葅醢也。登大羹也。箋云胡之言何也。亶,誠也。我后稷盛葅醢之屬,當于豆者,于登者,其馨香始上行,上帝則安而歆饗之,何芳臭之誠得其時乎,美之也。祀天用瓦豆,陶器質也。○卬,五郎反。盛音成。注同。其香,一本作其馨。亶,都但反。醢音海。
迄,至也。箋云庶,眾也。后稷肇祀上帝於郊,而天下眾民咸得其所,無有罪過也。子孫蒙其福,以至於今,故推以配天焉。

賦也。卬,我也。木曰豆。以薦菹醢也。瓦曰登。以薦大羹也。居,安也。鬼神食氣曰歆。胡,何。臭,香。亶,誠也。時,言得其時也。庶,近。迄,至也◯此章言其尊祖配天之祭。其香始升,而上帝已安而享之,言應之疾也。此何但芳臭之薦,信得其時哉。蓋自后稷之肇祀,則庶無罪悔,而至于今矣。曾氏曰,自后稷肇祀以來前後相承,兢兢業業,惟恐一有罪悔,獲戾于天。閲數百年,而此心不易。或曰,庶無罪悔,以迄于今,言周人世世用心如此也。

☉生民八章,四章章十句,四章章八句。
◎此詩未詳所用。豈郊祀之後,亦有受釐頒胙之禮也歟。舊說第三章八句,第四章十句。今按第三章當為十句,第四章當為八句,則去、呱、訏、路,音韻諧協,呱聲載路,文勢通貫。而此詩八章,皆以十句八句相閒為次。又二章以後七章以前,每章章之首,皆有誕字。

【論】妄儒不知所守而無所擇,惟所傳則信而從焉。而曲學之士,好奇得怪事,則喜附而為說。前世以此為六經患者非一也。后稷之生,說者不勝其怪矣,不可以遍攻。攻其一二之尤者,則眾說可從而息也。毛謂姜嫄者,帝嚳高辛之配也,高辛為天子,以玄鳥至之日,親祠于郊禖以求子,姜嫄從帝嚳而見于天,將事齊敏,天歆饗而降福,乃生后稷。姜嫄以后稷生異於人,欲以顯其靈,乃寘於隘巷而牛羊辟之,又寘於平林而林間人收取之,又寘於冰上而有鳥以翼覆藉之。於是姜嫄知有天異,乃往取而育之。鄭謂姜嫄非帝嚳之配,乃高辛氏後世子孫之妃爾。高辛後世不為帝矣,得用天子之禮,祠高禖者,為二王後故也。又謂當祠高禖時,有上帝大足迹,姜嫄履其指拇,歆然感而有身,遂生后稷,以無人道而生子,懼人不信,乃寘之隘巷等處以顯其異凡。怪妄之說使諸家合辭并力以相固結,若折以至理,猶可攻而破之,況二家自相乖戾如此也。今各以其所自為說者,反攻之則亦可以屈矣。毛鄭之前,世已傳姜嫄之事也,今見於史記者是矣。初無高禖祈子與欲顯靈異之事也,直言姜嫄出履大人之迹生子,懼而棄之,及見牛羊不踐等事,始知為異兒,遂收育之爾。就其妄說,猶若有次第。至二家解詩乃各增損其事以遷就己說。毛能不信履迹之怪,善矣。然直謂姜嫄從高辛祠於郊禖而生子,則是以人道而生矣。且有所禱而夫婦生子乃古今人之常事,有何為異。欲顯其靈而以天子之子棄之牛羊之徑及林間冰上乎,此不近人情者也。毛傳啇頌亦言高辛次妃簡狄以玄鳥至之日祀高禖而生契,與姜嫄生后稷事正同。其先生契也,未嘗以為異其後生后稷,豈特駭而異之乎,此又理之不通矣。五帝君臣世次至周以後,已失其傳,蓋其相去千五六百歲,久不能無訛繆而無所考正矣。今史記本紀出於大戴禮,世本諸書,其言堯及契稷皆為帝嚳之子,先儒以年世長短考之,理不能通,固難取信。而鄭又自惑於䜟緯,專用命歷。序言帝嚳傳十世,因以堯契皆不為嚳子,而猶以后稷為嚳後世子孫,謂堯不徒非嚳子,亦非高辛氏之族,故以后稷於堯世為二王之後。其言無所稽據而皆由其臆出。夫天命有德以王天下,此聖賢之通論也。天生聖賢異於眾人,理亦有之。然所謂天命有德者,非天諄諄有言語文告之命也。惟人有德則輔之以興爾。所謂天生聖賢者,其人必因父母而生,非天自生之也。曰「維嶽降神,生甫及申。」申、甫皆父母所生也。鄭則不然,直謂后稷天自生之爾。夏有天下四百餘歲而為商,商有天下六百歲而為周,如鄭之說,是天不因人道自與姜嫄歆然接感而生后稷。其傳子孫一千歲後為周而王天下,且天既自感姜嫄以生后稷,不王其身而王其一千歲後之子孫,天意果如是乎。無人道而生子,與天自感於人而生之在於人,理皆必無之事,可謂誣天也。蓋毛於史記不取履迹之怪,而取其訛繆之世次。鄭則不取其世次而取其怪說。三家或異或同,諸儒附之駁雜紛亂。附毛說者謂后稷是帝嚳遺腹子,附鄭說者謂是蒼帝靈威仰之子,其乖妄至於如此。夫以不近人情、無稽臆出、異同紛亂之說,遠解數千歲前神怪、人理必無之事,後世其可必信乎。然則生民之詩,孔子之所録也,必有其義。蓋君子之學也,不窮遠,以為能闕所不知,愼其傳以惑世也。闕焉而有待,可矣。毛鄭之說余能破之,不疑生民之義。余所不知也,故闕其所未詳。

【朱子語類】生民詩是敘事詩,只得恁地。蓋是敘,那首尾要盡,下武文王有聲等詩,卻有反覆歌詠底意思。(義剛)

問「履帝武敏」。曰「此亦不知其何如。但詩中有此語,自歐公不信祥瑞,故後人纔見說祥瑞,皆闢之。若如後世所謂祥瑞,固多偽妄。然豈可因後世之偽妄,而併真實者皆以為無乎。『鳳鳥不至,河不出圖』,不成亦以為非。」(廣)

時舉說「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處。曰「『敏』字當為絕句。蓋作母鄙反,協上韻耳。履巨跡之事,有此理。且如契之生,詩中亦云『天命玄鳥,降而生商。』蓋以為稷契皆天生之耳,非有人道之感,非可以常理論也。漢高祖之生亦類此,此等不可以言盡,當意會之可也。」(時舉)

246〈大雅・生民之什・行葦〉

行葦,忠厚也。
周家忠厚,仁及草木,故能內睦九族,外尊事黃耇,養老乞言,以成其福祿焉。箋九族,自已上至高祖,下至玄孫之親也。黃,黃髮也。耇,凍梨也。乞言,從求善言可以為政者,敦史受之。○耇音苟,爾雅云「壽也。」梨,方言云「凍梨,老也。」
此詩章句本甚分明,但以說者不知比興之體、音韻之節,遂不復得全詩之本意。而碎讀之逐句自生意義不暇尋繹血脈照管前後但見勿踐行葦便謂仁及草木但見戚戚兄弟便謂親睦九族但見黃耉台背便謂養老但見以祈黃耉便謂乞言但見介爾景福便謂成其福禄隨文生義無復倫理諸序之中此失尤甚覽者詳之

敦彼行葦。牛羊勿踐履。hiuəi, liei
方苞方體。維葉泥泥。thyei, nyei

戚戚兄弟。莫遠具爾。dyei, njiei
或肆之筵。或授之几。kiei 微脂合韻

敦,聚貌。行,道也。葉初生泥泥。箋云苞,茂也。體,成形也。敦敦然道旁之葦,牧牛羊者毋使躐履折傷之。草物方茂盛,以其終將為人用,故周之先王為此愛之,況於人乎。○泥,張揖作「苨苨」,云「草盛也。」
戚戚,內相親也。肆,陳也。或陳言筵者,或授幾者。箋云莫,無也。具猶俱也。爾謂進之也。王與族人燕,兄弟之親,無遠無近,俱揖而進之。年稚者,為設筵而已。老者,加之以幾。○筵,席也。鋪陳曰筵,藉之曰席。

興也。敦,聚貌。勾萌之時也。行,道也。勿,戒止之詞也。苞,甲而未拆也。體,成形也。泥泥,柔澤貌。戚戚,親也。莫,猶勿也。具,倶也。爾,與邇同。肆,陳也◯疑此祭畢,而燕父兄耆老之詩。故言敦彼行葦,而牛羊勿踐履,則方苞方體,而葉泥泥矣。戚戚兄弟,而莫遠具爾,則或肆之筵,而或授之几矣。此方言其開燕設席之初,而慇懃篤厚之意,藹然已見於言語之外矣。讀者詳之。

肆筵設席。授几有緝御。zyak, ngiak
或獻或酢。洗爵奠斝。dzak, kea

醓醢以薦。或幡或炙。tjyak
嘉殽脾臄。或歌或咢。giak, ngak 鐸魚通韻

設席,重席也。緝御,踧踖之容也。箋云緝,猶續也。御,侍也。兄弟之老者,既為設重席授幾,又有相續代而侍者,謂敦史也。
斝,爵也。夏曰醆,殷曰斝,周曰爵。箋云進酒於客曰獻。客答之曰酢。主人又洗爵酬客,客受而奠之,不舉也。用殷爵者,尊兄弟也。○斝,音嫁。
以肉曰醓醢。臄,函也。歌者,比於琴瑟也。徒擊鼓曰咢。箋云薦之禮,韭菹則醓醢也。燔用肉,炙用肝,以脾函為加,故謂之嘉。○醓,他感反,肉醬也。鄭注儀禮云「醓汁也。」醢,呼改反。咢,毛云「徒歌曰咢。」爾雅云「徒擊鼓謂之咢。徒歌謂之謠。」函,胡南反,說文云「函,舌也。」又云「口吹肉也。」通俗文云「口上曰臄,口下曰函。」

賦也。設席,重席也。緝,續。御,侍也。有相續代而侍者。言不乏使也。進酒於客曰獻,客答之曰酢。主人又洗爵醻客,客受而奠之不舉也。斝,爵也。夏曰醆,殷曰斝,周曰爵。醓,醢之多汁者也。燔用肉,炙用肝。臄,口上肉也。歌者,比於琴瑟也。徒擊鼓曰咢◯言侍御獻醻,飮食歌樂之盛也。

敦弓既堅。四鍭既鈞。kyen, kiuen
舍矢既均。序賓以賢。kiuen, hyen 真

敦弓既句。既挾四鍭。ko, ho
四鍭如樹。序賓以不侮。zjio, mio 侯

敦弓,畫弓也。天子敦弓。鍭,矢參亭。已均中蓺。箋云舍之言釋也。蓺,質也。周之先王將養老,先與群臣行射禮,以擇其可與者以為賓。
(序賓以賢)言賓客次序皆賢。孔子射於矍相之圃,觀者如堵牆。射至於司馬,使子路執弓矢出,延射曰「奔軍之將,亡國之大夫,與為人後者,不入。其餘皆入。」蓋去者半,入者半。又使公罔之裘、序點揚觶而語。公罔之裘揚觶而語曰「幼壯孝弟,耆耋好禮,不從流俗,修身以俟死者,不在此位。」蓋去者半,處者半。序點又揚觶而語曰「好學不倦,好禮不變,耄勤稱道不亂者,不在此位也。」蓋僅有存焉。箋云序賓以賢,謂以射中多少為次第。
天子之弓,合九而成規。箋云射禮搢三挾一個,言已挾四鍭,則已徧釋之。○句,說文作「彀」,云「張弓曰彀。」個,古賀反,亦作「介」。
(四鍭如樹)言皆中也。(序賓以不侮)言其皆有賢才也。箋云不侮者,敬也。其人敬於禮,則射多中。

賦也。敦,雕通。畫也。天子雕弓。堅,猶勁也。鍭,翦羽也。鈞,參亭也。謂三分之一在前,二在後,三訂之而平者。前有鐵重也。舍,釋也。謂發矢也。均,皆中也。賢,射多中也。投壺曰,某賢於某若于純。奇則曰奇,均則曰左右均,是也。句,彀通。謂引滿也。射禮,搢三挾一,既挾四鍭,則徧釋矣。如樹,如手就樹之。言貫革而堅正也。不侮,敬也。令弟子辭。所謂無憮,無敖,無偕立,無踰言者也。或曰,不以中病不中者也。射以中多為雋。不侮為德◯言既燕而射以為樂也。

曾孫維主。酒醴維醹。tjio, njio
酌以大斗。以祈黃耇。to, ko 侯

黃耇台背。以引以翼。puək, jiək
壽考維祺。以介景福。piuək 職

曾孫,成王也。醹,厚也。大鬥,長三尺也。祈,報也。箋云祈,告也。今我成王承先王之法度,為主人,亦既序賓矣,有醇厚之酒醴,以大鬥酌而嘗之而美,故以告黃耇之人,徵而養之也。飲酒之禮曰「告於先生君子,可也。」○醹,說文「厚酒也」,字林同。鬥字又作「枓」,都口反,徐又音主。三尺,謂大鬥之柄也。
台背,大老也。引,長。翼,敬也。箋云台之言鮐也,大老則背有鮐文。既告老人,及其來也,以禮引之,以禮翼之。在前曰引,在旁曰翼。○台,爾雅云「壽也。」鮐,湯來反,魚名。一音夷。
祺,吉也。箋,助也。養老人而得吉,所以助大福也。

賦也。曾孫,主祭者之稱。今祭畢而燕。故因而稱之也。醹,厚也。大斗,柄長三尺。祈,求也。黃耇,老人之稱。以祈黃耇,猶曰以介眉壽云耳。古器物欵識云,用蘄萬壽,用蘄眉壽,永命多福。用蘄眉壽,萬年無疆。皆此類也。台,鮐也。大老則背有鮐文。引,導。翼,輔。祺,吉也◯此頌禱之詞。欲其飮此酒而得老壽,又相引導輔翼,以享壽祺介景福也。

☉行葦,八章章四句。故言七章,二章章六句,五章章四句。
☉毛,七章二章章六句,五章章四句。鄭,八章章四句。毛首章以四句興二句。不成文理。二章又不協韻。鄭首章有起興,而無所興。皆誤。今正之如此。

247〈大雅・生民之什・既醉〉

既醉,大平也。
醉酒飽德,人有士君子之行焉。箋成王祭宗廟,旅酬下徧群臣,至於無筭爵,故云醉焉。乃見十倫之義,志意充滿,是謂之飽德。
序之失如上篇,蓋亦為孟子斷章所誤爾。

既醉以酒。既飽以德。
君子萬年。介爾景福。

既者,盡其禮,終其事。箋云禮,謂旅酬之屬。事,謂惠施先後及歸俎之類。
箋云君子,斥成王也。介,助。景,大也。成王,女有萬年之壽,天又助女以大福,謂五福也。

賦也。德,恩惠也。君子,謂王也。爾,亦指王也◯此父兄所以答行葦之詩。言享其飮食恩惠之厚,而願其受福如此也。

既醉以酒。爾殽既將。
君子萬年。介爾昭明。

將,行也。箋云爾,女也。殽,謂牲體也。成王之為群臣俎實,以尊卑差次行之。
箋云昭,光也。

賦也。殽,俎實也。將,行也。亦奉持而進之意。昭明,猶光大也。

昭明有融。高朗令終。
令終有俶。公尸嘉告。

融,長。朗,明也。始於饗燕,終於享祀。箋云有,又。令,善也。天既助女以光明之道,又使之長。有高明之譽,而以善名終,是其長也。
俶,始也。公尸天子以卿,言諸侯也。箋云俶,猶厚也。既始有善令,終又厚之。公尸以善言告之,謂嘏辭也。諸侯有功德者,入為天子卿大夫,故云「公尸」。公,君也。

賦也。融,明之盛也。春秋傳曰,明而未融。朗,虛明也。令終,善終也。洪範所謂考終命。古器物銘,所謂令終令命,是也。俶,始也。公戶,君尸也。周稱王,而尸但曰公尸。蓋因其舊。如秦已稱皇帝。而其男女猶稱公子公主也。嘉告,以善言告之。謂嘏辭也。蓋欲善其終者,必善其始。今固未終也。而既有其始矣。於是公尸以此告之。

其告維何。籩豆靜嘉。
朋友攸攝。攝以威儀。

恒豆之菹,水草之和也。其醢,陸產之物也。加豆,陸產也。其醢,水物也。籩豆之薦,水土之品也。不敢用常褻味而貴多品。所以交於神明者,言道之遍至也。箋云公尸所以善言告之,是何故乎。乃用籩豆之物,絜清而美,政平氣和所致故也。
言相攝佐者,以威儀也。箋云朋友,謂群臣同志好者也。言成王之臣,皆有仁孝士君子之行,其所以相攝佐威儀之事。

賦也。靜嘉,淸潔而美也。朋友,指賓客助祭者。說見楚茨篇。攝,撿也◯公尸告以汝之祭祀,籩豆之薦,既靜嘉矣。而朋友相攝佐者,又皆有威儀當神意也。自此至終篇,皆述尸告之辭。

威儀孔時。君子有孝子。
孝子不匱。永錫爾類。

箋云孔,甚也。言成王之臣威儀甚得其宜,皆君子之人,有孝子之行。
匱,竭。類,善也。箋云永,長也。孝子之行,非有竭極之時,長以與女之族類,謂廣之以教道天下也。春秋傳曰「穎考叔,純孝也,施及莊公。」

賦也。孝子,主人之嗣子也。儀禮,祭祀之終,有嗣舉奠。匱,竭。類,善也◯言汝之威儀,既得其宜,又有孝子以舉奠。孝子之孝,誠而不竭,則宜永錫爾以善矣。東萊呂氏曰,君子既孝,而嗣子又孝。其孝可謂源源不竭矣。

其類維何。室家之壼。
君子萬年。永錫祚胤。

壼,廣也。箋云壺之言梱也。其與女之族類云何乎。室家先以相梱致,已乃及於天下。
胤,習也。箋云永,長也。成王女有萬年之壽,天又長予女福祚至於子孫。

賦也。壺,宮中之巷也。言深遠而嚴肅也。祚,福祿也。胤,子孫也。錫之以善。莫大於此。

其胤維何。天被爾祿。
君子萬年。景命有僕。

禄,福也。箋云天予女福祚至於子孫,云何乎。天覆被女以祿位,使錄臨天下。○被,皮寄反。注同。
僕,附也。箋云成王女既有萬年之壽,天之大命又附著於女,謂使為政教也。

賦也。僕,附也◯言將使爾有子孫者,先當使爾被天祿,而為天命之所附屬。下章乃言子孫之事。

其僕維何。釐爾女士。
釐爾女士。從以孫子。

釐,予也。箋云天之大命附著於女云何乎。予女以女而有士行者,謂生淑媛使為之妃。
箋云從,隨也。天既予女以女而有士行者,又使生賢知之子孫以隨之,謂傳世也。

賦也。釐,予也。女士,女之有士行者。謂生淑媛使為之妃也。從,隨也。謂又生賢子孫也。

【朱子語類】時舉說既醉詩「古人祝頌,多以壽考及子孫眾多為言。如華封人祝堯『願聖人壽。願聖人多男子。』亦此意。」曰「此兩事,孰有大於此者乎。」曰「觀行葦及既醉二詩,見古之人君盡其誠敬於祭祀之時,極其恩義於燕飲之際。凡父兄耆老所以祝望之者如此,則其獲福也宜矣,此所謂『禍福無不自己求之者』也。」先生頷之。(時舉)

子善問「釐爾女士」。曰「女之有士行者。」銖曰「荊公作向后冊云『唯昔先王,釐厥士女。』『士女』與『女士』,義自不同。蘇子由曾論及,曰『恐它只是倒用了一字耳。』」因言荊公誥詞中,唯此冊做得極好,後人皆學之不能及。銖曰「曾子固作皇太子冊,亦放此。」曰「子固誠是學它,只是不及耳。子固卻是後面幾箇誥詞好。國朝之制:外而三公三少,內而皇后太子貴妃皆有冊。但外自三公而下,內自嬪妃而下,皆聽其辭免。一辭即免。惟皇后太子用冊。」(銖)

248〈大雅・生民之什・鳧鷖〉

鳧鷖,守成也。
大平之君子,能持盈守成,神祇祖考安樂之也。箋君子,斥成王也。言君子者,大平之時則皆然,非獨成王也。○鳧音符。鷖,於雞反,蒼頡解詁云「鷖,鷗也。一名水鴞。」祇,祁支反。
同上。

鳧鷖在涇。公尸來燕來寧。
爾酒既清。爾殽既馨。
公尸燕飲。福祿來成。

鳧,水鳥也。鷖,鳧屬。太平則萬物眾多。箋云涇,水中也。水鳥而居水中,猶人為公尸之在宗廟也,故以喻焉。祭祀既畢,明日又設禮而與尸燕。成王之時,尸來燕也,其心安,不以己實臣之故自謙。言此者,美成王事尸之禮備。
馨,香之遠聞也。箋云爾者,女成王也。女酒殽清美,以與公尸燕樂飲酒之故,祖考以福祿來成女。

興也。鳧,水鳥。如鴨者。鷖,鷗也。涇,水名。爾,自歌工而指主人也。馨,香之遠聞也◯此祭之明日,繹而賓尸之樂。故言鳧鷖則在涇矣。公戶則來燕來寧矣。酒淸殽馨,則公尸燕飮,而福祿來成矣。

鳧鷖在沙。公尸來燕來宜。
爾酒既多。爾殽既嘉。
公尸燕飲。福祿來為。

沙,水旁也。宜,宜其事也。箋云水鳥以居水中為常,今出在水旁,喻祭四方百物之尸也。其來燕也,心自以為宜,亦不以己實臣自嫌也。
言酒品齊多而殽備矣。
厚為孝子也。箋云為,猶助也,助成王也。

興也。為,猶助也。

鳧鷖在渚。公尸來燕來處。
爾酒既湑。爾殽伊脯。
公尸燕飲。福祿來下。

渚,沚也。處,止也。箋云水中之有渚,猶平地之有丘也,喻祭天地之尸也,以配至尊之故,其來燕似若止得其處。
箋云湑,酒之泲者也。天地之尸尊,事尊不以褻味,泲酒脯而已。

興也。渚,水中高地也。湑,酒之泲者也。

鳧鷖在潀。公尸來燕來宗。
既燕于宗。福祿攸降。
公尸燕飲。福祿來崇。

潀,水會也。宗,尊也。箋云潀,水外之高者也,有瘞堙之象,喻祭社稷山川之尸,其來燕也,有尊主人之意。 ○潀,說文云:小水入大水也。瘞,於例反。
崇,重也。箋云既,盡也。宗,社宗也。群臣下及民,盡有祭社之禮而燕飲焉,為福祿所下也。今王祭社,又以尸燕,福祿之來,乃重厚也。天子以下其社神同,故云然。

興也。潨,水會也。來宗之宗,尊也。于宗之宗,廟也。崇,積而高大也。

鳧鷖在亹。公尸來止熏熏。
旨酒欣欣。燔炙芬芬。
公尸燕飲。無有後艱。

亹,山絕水也。熏熏,和說也。箋。云亹之言門也。燕七祀之尸於門戶之外,故以喻焉其來也,不敢當王之燕禮,故變言「來止熏熏」,坐不安之意。○亹音門。熏,說文作「醺」,云「醉也。」
欣欣然,樂也。芬芬,香也。無有後艱,言不敢多祈也。箋云艱,難也。小神之尸卑,用美酒,有燔炙,可用褻味也。又不能致福祿,但令王自今無有後艱而已。

興也。亹,水流峽中,兩岸如門也。熏熏,和說也。欣欣,樂也。芬芬,香也。

論曰鳬鷖序言太平之君子能持盈守成神祗祖考安樂之者但言人神和樂而已其曰鳬鷖在涇在沙謂公尸和樂如水鳥在水中及水旁得其所爾在沙在渚在潨在亹皆水旁爾鄭氏曲為分别以譬在宗廟等處者皆臆說也於詩大義未為甚害然學者戒於穿鑿而汩亂經義也論曰假樂序所以但言嘉成王而不列所嘉之事者以詩文意顯更無他事可陳大意止於臣民嘉美成王之德爾而鄭氏乃以宜人為能官人成王德美甚眾不應獨言其官人若專為官人而作則序當見詩人之意況考文求義理不然也其二章言子孫千億宜君宜王則不愆不忘當為戒其後世無忘成王之法爾而鄭以為成王循用周公之禮法者亦非也燕及朋友非謂燕飲之燕也語曰子之燕居則燕私之燕也三者皆為小失然既汩詩義則不可以不明燕及朋友與以燕翼子義同

本義曰詩人言大哉可樂者彼成王君子有顯顯之德以宜其人民而受天之禄為天所保右而命之以為王也其二章言成王福禄及其子孫之眾世世宜為君王又戒其子孫常循用成王之典法無使過差忽忘也其三章言成王外有威儀内有令德其臨下無有怨惡於人率用群臣以共治之王享其福禄緫其綱紀而已其卒章言在燕私則朋友在公朝則卿士皆當共愛于王而不解于位民乃得安息也

249〈大雅・生民之什・假樂〉

假樂,嘉成王也。
嘉成王也。假音暇。

假本嘉字然非為嘉成王也

假樂君子。顯顯令德。
宜民宜人。受祿于天。
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假,嘉也。宜民宜人,宜安民,宜官人也。箋云:顯,光也。天嘉樂成王,有光光之善德,安民官人皆得其宜,以受福祿於天。
申,重也。箋云:成王之官人也,群臣保右而舉之,乃後命用之,又用天意申敕之,如舜之敕伯禹、伯夷之屬。

賦也。嘉,美也。君子,指王也。民,庶民也。人,在位者也。申,重也◯言王之德既宜民人,而受天祿矣。而天之於王,猶反覆眷顧之而不厭,既保之右之,命之而又申重之也。疑此即公尸之所以答鳧鷖者也。

干祿百福。子孫千億。
穆穆皇皇。宜君宜王。
不愆不忘。率由舊章。

宜君王天下也。箋云:幹,求也。十萬曰億。天子穆穆,諸侯皇皇。成王行顯顯之令德,求祿得百福,其子孫亦勤行而求之,得祿千億,故或為諸侯,或為天子,言皆相勖以道。
箋云:愆,過。率,循也。成王之令德,不過誤,不遺失,循用舊典之文章,謂周公之禮法。

賦也。穆穆,敬也。皇皇,美也。君,諸侯也。王,天子也。愆,過。率,循也。舊章,先王之禮樂政刑也◯言王者干祿而得百福。故其子孫之蕃,至于千億。適為天子,庶為諸侯,無不穆穆皇皇,以遵先王之法者。

威儀抑抑。德音秩秩。
無怨無惡。率由群匹。
受福無疆。四方之綱。

抑抑,美也。秩秩,有常也。箋云:抑抑,密也。秩秩,清也。成王立朝之威儀緻密無所失,教令又清明,天下皆樂仰之,無有怨惡。循用群臣之賢者,其行能匹耦已之心。
○疆,居良反。下篇同。

賦也。抑抑,密也。秩秩,有常也。匹,類也◯言有威儀聲譽之美,又能無私怨惡,以任眾賢。是以能受無疆之福,為四方之綱。此與下章,皆稱願其子孫之辭也。或曰,無怨無惡,不為人所怨惡也。

之綱之紀。燕及朋友。
百辟卿士。媚于天子。
不解于位。民之攸塈。

朋友,群臣也。箋云:成王能為天下之綱紀,謂立法度以理治之也。其燕飲常與群臣,非徒樂族人而已。 ○樂音洛。
塈息也。箋云百辟畿内諸侯也卿士卿之有事也媚愛也成王以恩意及群臣群臣故皆愛之不解於其職位民之所以休息由此也

賦也。燕,安也。朋友,亦謂諸臣也。解,惰。墍,息也◯言人君能綱紀四方,而臣下賴之以安,則百辟卿士,媚而愛之。維欲其不解于位,而為民所安息也。東萊呂氏曰,君燕其臣,臣媚其君。此上下交而為泰之時也。泰之時,所憂者怠荒而已。此詩所以終於不解于位,民之攸墍也。方嘉之,又規之者,蓋皐陶賡歌之意也。民之勞逸在下,而樞機在上。上逸則下勞矣。上勞則下逸矣。不解于位,乃民之所由休息也。

【朱子語類】「千祿百福,子孫千億。」是願其子孫之眾多。「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舊章。」是願其子孫之賢。(道夫)

舜功問「『不愆不忘,率由舊章』,是『勿忘、勿助長』之意。」曰「不必如此說。不愆是不得過,不忘是不得忘。能如此,則能『率由舊章』。」(可學)

此詩末章則承上章之意,故上章云「四方之綱」,而下章即繼之曰「之綱之紀」。蓋張之為綱,理之為紀。下面「百辟卿士」,至於庶民,皆是賴君以為綱。所謂「不解于位」者,蓋欲綱常張而不弛也。(時舉)

250〈大雅・生民之什・公劉〉

公劉,召康公戒成王也。
成王將涖政。戒以民事。美公劉之厚於民。而獻是詩也。箋云公劉者后稷之曾孫也夏之始衰見迫逐遷於豳而有居民之道成王始幼少周公居攝政反歸之成王將涖政召公與周公相成王為左右召公懼成王尚幼稚不留意於治民之事故作詩美公劉以深戒之也
召康公名奭成王即位年㓜周公攝政七年而歸政焉於是成王始將涖政而召公為太保周公為太師以相之然此詩未有以見其為康公之作意其傳授或有自來耳後篇召穆公凡伯仍叔放此

 篤公劉。匪居匪康。
迺埸迺疆。迺積迺倉。
迺裹餱糧。于橐于囊。思輯用光。
弓矢斯張。干戈戚揚。爰方啟行。

篤厚也公劉居於邰而遭夏人亂迫逐公劉公劉乃辟中國之難遂平西戎而遷其民邑於豳焉迺埸迺疆言脩其疆埸也迺積迺倉言民事時和國有積倉也小曰橐大曰囊思輯用光言民相與和睦以顯於時也。箋云厚乎公劉之為君也不以所居為居不以所安為安邰國乃有疆埸也乃有積委及倉也安安而能遷積而能散為夏人迫逐己之故不忍鬭其民乃裹糧食於囊橐之中棄其餘而去思在和其民人用光大其道為今子孫之基
戚斧也揚鉞也張其弓矢秉其干戈威揚以方開道路去之豳蓋諸侯之從者十有八國焉。箋云干盾也戈句矛㦸也爰日也公劉之去邰整其師旅設其兵器告其士卒日為女方開道而行明已之遷非為迫逐之故乃欲全民也

賦也。篤,厚也。公劉,后稷之曾孫也。事見豳風。居,安。康,寧也。場、疆,田畔也。積,露積也。餱,食。糧,糗也。無底曰橐,有底曰囊。輯,和。戚,斧。揚,鉞。方,始也◯舊說,召康公以成王將涖政,當戒以民事。故詠公劉之事,以告之曰,厚哉公劉之於民也,其在西戎不敢寧居,治其田疇,實其倉廩,既富且强。於是裹其餱糧,思以輯和其民人,而光顯其國家。然後以其弓矢斧鉞之備,爰始啓行,而遷都豳焉。蓋亦不出其封内也。

 篤公劉。于胥斯原。既庶既繁。既順迺宣。而無永歎。
陟則在巘。復降在原。何以舟之。維玉及瑤。鞞琫容刀。

胥相宣徧也民無長嘆猶文王之無悔也。箋云于於也廣平曰原厚乎公劉之於相此原地以居民民既衆矣既多矣既順其事矣又乃使之時耕民皆安今之居而無長嘆思其舊時也
巘小山别於大山也舟帶也瑤言有美德也下曰鞞上曰琫言德有度數也容刀言有武事也。箋云陟升降下也公劉之相此原地也由原而升巘復下在原言反復之重居民也民亦愛公劉之如是故進玉瑤容刀之佩

賦也。胥,相也。庶、繁,謂來居之者眾也。順,安。宣,徧也。言居之徧也。無永嘆,得其所不思舊也。巘,山頂也。舟,帶也。鞞,刀鞘也。琫,刀上飾也。容刀,容飾之刀也。或曰,容刀如言容臭。謂鞞琫之中容此刀耳◯言公劉至豳欲相土以居,而帶此劔佩,以上下於山原也。東萊呂氏曰,以如是之佩服,而親如是之勞苦。斯其所以為厚於民也歟。

 篤公劉。逝彼百泉。瞻彼溥原。迺陟南岡。乃覯于京。
京師之野。于時處處。于時廬旅。于時言言。于時語語。

大覯見也。箋云逝往瞻視溥廣也山脊曰岡絶高為之京厚乎公劉之相此原地也往之彼百泉之間視其廣原可居之處乃升其南山之脊乃見其可居者於京謂可營立都邑之處
是京乃大衆所宜居之野廬寄也直言曰言論難曰語。箋云于於時是也京地乃衆民所宜居之野也於是處其所當處者廬舍其賓旅言其所當言語其所當語謂安民館客施教令也

賦也。溥,大。覯,見也。京,高丘也。師,眾也。京師,高山而眾居也。董氏曰,所謂京師者,蓋起於此,其後世因以所都,為京師也。時,是也。處處,居室也。廬,寄也。旅,賓旅也。直言曰言,論難曰語◯此章言營度邑居也。自下觀之,則往百泉而望廣原。自上觀之,則陟南岡而覯于京。於是為之居室,於是廬其賓旅,於是言其所言,於是語其所語。無不於斯焉。

 篤公劉。于京斯依。蹌蹌濟濟。俾筵俾几。
既登乃依。乃造其曹。執豕于牢。酌之用匏。
食之飲之。君之宗之。

箋云蹌蹌濟濟士大夫之威儀也俾使也厚乎公劉之居於此京依而築宮室其既成也與群臣士大夫飲酒以落之群臣則相使為公劉設几筵使之升坐
賓已登席坐矣乃依几矣曹群也執豕于牢新國則殺禮也酌之用匏儉以質也。箋云公劉既登堂負扆而立群臣適其牧群搏豕於牢中以為飲酒之殽酌酒以匏為爵言忠敬也


為之君為之大宗也。箋云宗尊也公劉雖去邰國來遷群臣從而君之尊之猶在邰也

賦也。依,安也。蹌蹌濟濟,群臣有威儀貌。俾,使也。使人為之設筵几也。登,登筵也。依,依几也。曹,群牧之處也。以豕為殽。用匏,為爵。儉以質也。宗,尊也,主也。嫡子孫主祭祀,而族人尊之以為主也◯此章言宮室既成而落之。既以飮食勞其群臣,而又為之君,為之宗焉。東萊呂氏曰,既饗燕而定經制,以整屬其民。上則皆統於君,下則各統於宗。蓋古者建國立宗。其事相須。楚執戎蠻子,而致邑立宗,以誘其遺民,即其事也。

 篤公劉。既溥既長。既景迺岡。相其陰陽。觀其流泉。
其軍三單。度其隰原。徹田為糧。
度其夕陽。豳居允荒。

既景迺岡考於日景參之高岡。箋云厚乎公劉之居豳也既廣其地之東西又長其南北既以日景定其經界於山之脊觀相其陰陽寒煖所宜流泉浸潤所及皆為利民富國其軍三單
三單相襲也徹治也。箋云邰后稷上公之封大國之制三軍以其餘卒為羡今公劉遷於豳民始從之丁夫適滿三軍之數單者無羡卒也度其隰與原田之多少徹之使出稅以為國用什一而稅謂之徹魯哀公曰二吾猶不足如之何其徹也度其夕陽
山西曰夕陽荒大也。箋云允信也夕陽者豳之所處也度其廣輪豳之所處信寛大也

賦也。溥,廣也。言其芟夷墾辟,土地既廣而且長也。景,考日景,以正四方也。岡,登高以望也。相,視也。陰陽,向背寒暖之宜也。流泉,水泉灌漑之利也。三單,未詳。徹,通也。一井之田,九百畝。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耕則通力而作,收則計畝而分也。周之徹法自此始。其後周公蓋因而脩之耳。山西曰夕陽。允,信。荒,大也◯此言辨土宜,以授所徙之民,定其軍賦與其稅法,又度山西之田以廣之。而豳人之居,於此益大矣。

篤公劉。 于豳斯館。涉渭為亂。取厲取鍛。
止基迺理。爰眾爰有。夾其皇澗。溯其過澗。
止旅迺密。芮鞫之即。

館舍也正絶流曰亂鍜石也。箋云鍜石所以為鍜質也厚乎公劉於豳地作此宮室乃使人渡渭水為舟絶流而南取鍜厲斧斤之石可以利器用伐取材木給築事也止基迺理
皇澗名也遡郷也過澗名也。箋云爰日也止基作宫室之功止而後疆理其田野校其夫家人數日益多矣器物有足矣皆布居澗水之旁
密安也芮水厓也鞫究也。箋云芮之言内也水之内曰隩水之外曰鞫公劉居豳既安軍旅之役止士卒乃安亦就澗水之内外而居脩田事也

賦也。館,客舍也。亂,舟之截流橫渡者也。厲,砥。鍛,鐵。止,居。基,定也。理,疆理也。眾,人多也。有,財足也。遡,郷也。皇、過,二澗名。芮,水名。出呉山西北,東入涇。周禮職方作汭。鞫,水外也◯此章又總叙其始終。言其始來未定居之時,涉渭取材,而為舟以來往,取厲取鍛,而成宮室。既止基於此矣,乃疆理其田野,則日益繁庶富足。其居有夾澗者,有遡澗者,其止居之眾,日以益密,乃復即芮鞫而居之,而豳地,日以廣矣。

【朱子語類】問「第二章說『既庶既繁,既順乃宣』,而第四章方言居邑之成。不知未成邑之時,何以得民居之繁庶也。」曰「公劉始於草創,而人從之者已若是其盛,是以居邑由是而成也。」問第四章「君之宗之」處。曰「東萊以為為之立君立宗,恐未必是如此,只是公劉自為群君之君宗耳。蓋此章言其一時燕饗,恐未說及立宗事也。」問「徹田為糧」處。先生以為「徹,通也」之說,乃是橫渠說。然以孟子考之,只曰「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又公羊云「公田不治則非民,私田不治則非吏」;似又與橫渠之說不同,蓋未必是計畝而分也。又問「此詩與豳七月詩皆言公劉得民之盛。想周家自后稷以來,至公劉始稍盛耳。」曰「自后稷之後,至于不窋,蓋已失其官守,故云『文武不先不窋』。至於公劉乃始復修其業,故周室由是而興也。」(時舉)

時舉說「公劉詩『钋琫容刀』,注云『或曰「容刀,如言容臭,謂钋琫之中,容此刀也。」』如何謂之容臭。」曰「如今香囊是也。」(時舉)

251〈大雅・生民之什・泂酌〉

泂酌,召康公戒成王也。
言皇天親有德。饗有道也。
序無大失然語意亦疎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餴饎。
豈弟君子。民之父母。

泂遠也行潦流潦也餴餾也饎酒食也。箋云流潦水之薄者也遠酌取之投大器之中又挹之注之於此小器而可以沃酒食之餴者以有忠信之德齊潔之誠以薦之故也春秋傳曰人不易物唯德繄物
樂以强教之易以說安之民皆有父之尊有母之親

興也。泂,遠也。行潦,流潦也。餴,烝米一熟,而以水沃之,乃再烝也。饎,酒食也。君子,指王也◯舊說以為,召康公戒成王。言遠酌彼行潦,挹之於彼,而注之於此,尚可以餴饎。况豈弟之君子,豈不為民之父母乎。傳曰,豈,以强敎之。弟,以悅安之。民皆有父之尊,有母之親。又曰,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此之謂民之父母。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濯
豈弟君子。民之攸歸。

濯滌也罍祭器

興也。濯,滌也。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濯溉。
豈弟君子。民之攸塈。

溉清也箋云塈息也

興也。漑,亦滌也。墍,息也。

252〈大雅・生民之什・卷阿〉

卷阿,召康公戒成王也。
言求賢用吉士也。吉,猶善也。
求賢用吉士本用詩文而言固為不切然亦未必分為兩事後之說者既誤認豈弟君子為賢人遂分賢人吉士為兩等彌失之矣夫泂酌之豈弟君子方為成王而此詩遽為所求之賢人何哉

有卷者阿。飄風自南。ai 歌, nəm
豈弟君子。來游來歌。以矢其音。kai 歌, iəm 侵

興也。卷,曲也。飄風,回風也。惡人被德化而消,猶飄風之入曲阿也。箋云:大陵曰阿。有大陵卷然而曲,回風從長養之方來入之。興者,喻王當屈體以待賢者,賢者則猥來就之,如飄風之入曲阿然。其來也,為長養民。
矢,陳也。箋云:王能待賢者如是,則樂易之君子來就王遊,而歌以陳出其聲。音言其將以樂王也,感王之善心也。

賦也。卷,曲也。阿,大陵也。豈弟君子,指王也。矢,陳也◯此詩舊說亦召康公作。疑公從成王游歌於卷阿之上,因王之歌,而作此以為戒。此章總叙以發端也。

伴奐爾游矣。優游爾休矣。jiu, xiu
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似先公酋矣。dziu 幽

伴奂,廣大有文章也。箋云:伴奐,自縱弛之意也。賢者既來,王以才官秩之,各任其職。女則得伴奐而優自休息也。孔子曰:「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恭己正南面而已。」言任賢故逸也。
彌,終也。似,嗣也。酋,終也。箋云:俾,使也。樂易之君子來在位,乃使女終女之性命,無困病之憂,嗣先君之功而終成之。

賦也。伴奐、優游,閑暇之意。爾、君子,皆指王也。彌,終也。性,猶命也。酋,終也◯言爾既伴奐優游矣。又呼而告之。言使爾終其壽命,似先君善始而善終也。自此至第四章,皆極言壽考福祿之盛,以廣王心而歆動之。五章以後,乃告以所以致此之由也。

爾土宇昄章。亦孔之厚矣。ho
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百神爾主矣。tjio 侯

昄,大也。箋云:土宇,謂居民以土地屋宅也。孔,甚也。女得賢者,與之為治,使居宅民大得其法則,王恩惠亦甚厚矣。勸之使然。
箋云:使女為百神主,謂群神受饗而佐之。

賦也。昄章,大明也。或曰,昄當作版。版章,猶版圖也◯言爾土宇昄章,既甚厚矣。又使爾終其身,常為天地山川鬼神之主也。

爾受命長矣。茀祿爾康矣。diang, khang
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純嘏爾常矣。zjiang 陽

茀,小也。箋云:茀,福。康,安也。女得賢者,與之承順天地,則受久長之命,福祿又安女。
嘏,大也。箋云:純,大也。予福曰嘏。使女大受神之福以為常。

賦也。茀、嘏,皆福也。常,常享之也。

有馮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jiək, tək, jiək
豈弟君子。四方為則。tzək 職

有馮有翼,道可馮依,以為輔翼也。引,長。翼,敬也。箋云:馮,馮幾也。翼,助也。有孝,斥成王也。有德,謂群臣也。王之祭祀,擇賢者以為屍,尊之。豫撰幾,擇佐食。廟中有孝子,有群臣。屍之入也,使祝贊道之,扶翼之。屍至,設幾佐令入助之。屍者,神象,故事之如祖考。
箋云:則,法也。王之臣,有是樂易之君子,則天下莫不放效以為法。

賦也。馮,謂可為依者。翼,謂可為輔者。孝,謂能事親者。德,謂得於己者。引,導其前也。翼,相其左右也。東萊呂氏曰,賢者之行非一端,必曰有孝有德,何也。蓋人主常與慈祥篤實之人處,其所以興起善端,涵養德性。鎭其躁而消其邪,日改月化,有不在言語之閒者矣◯言得賢以自輔如此,則其德日脩,而四方以為則矣。自此章以下,乃言所以致上章福祿之由也。

顒顒卬卬。如圭如。令聞令望。ngang, tjiang, miuang
豈弟君子。四方為綱。kang 陽

顒顒,溫貌。卬卬,盛貌。箋云:令,善也。王有賢臣,與之以禮義相切瑳,體貌則顒顒然敬順,志氣則卬卬然高朗,如玉之圭璋也。人聞之則有善聲譽,人望之則有善威儀,德行相副。
箋云:綱者能張眾目。

賦也。顒顒卬卬,尊嚴也。如圭如璋,純潔也。令聞,善譽也。令望,威儀可望法也◯承上章言。得馮翼孝德之助,則能如此。而四方以為綱矣。

鳳皇于飛。翽翽其羽。亦集爰止。tjiə
藹藹王多吉士。維君子使。媚于天子。dzhiə, shiə, tziə 之

鳳皇靈鳥仁瑞也。雄曰鳳,雌曰皇。翽翽,眾多也。箋云:翽翽,羽聲也。亦,亦眾鳥也。爰,於也。鳳皇往飛,翽翽然,亦與眾鳥集於所止。眾鳥慕鳳皇而來,喻賢者所在,群士皆慕而往仕也。因時鳳皇至,故以喻焉。 ○翽,呼會反,說文云:羽聲也。字林云:飛聲也。
藹藹,猶濟濟也。箋云:媚,愛也。王之朝多善士藹藹然,君子在上位者率化之,使之親愛天子,奉職盡力。 ○藹,於害反,爾雅云:臣盡力也。說文作藹藹,云:臣盡力之美也。朝,直遙反。

興也。鳳凰,靈鳥也。雄曰鳳,雌曰凰。翽翽,羽聲也。鄭氏以為,因時鳳凰至,故以為喩。理或然也。藹藹,眾多也。媚,順愛也◯鳳凰于飛,則翽翽其羽,而集於其止矣。藹藹王多吉士,則維王之所使,而皆媚于天子矣。既曰君子,又曰天子,猶曰王于出征,以佐天子云爾。

鳳皇于飛。翽翽其羽。亦傅于天。thyen
藹藹王多吉人。維君子命。媚于庶人。njien, myen, njien 真

箋云:傅,猶戾也。
箋云:命,猶使也。善士親愛庶人,謂撫擾之,令不失職。
○令,力呈反。下「欲令」同。

興也。媚于庶人,順愛于民也。

鳳皇鳴矣。于彼高岡。mieng 耕, kang
梧桐生矣。于彼朝陽。sheng 耕, jiang 陽
菶菶萋萋。雝雝喈喈。tsyei, kei 脂

梧桐,柔木也。山東曰朝陽。梧桐不生山岡,太平而後生朝陽。箋云:鳳皇鳴於山脊之上者,居高視下,觀可集止。喻賢者待禮乃行,翔而後集。梧桐生者,猶明君出也。生於朝陽者,被溫仁之氣亦君德也。鳳皇之性,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 ○被,皮寄反。棲音西。
梧桐盛也,鳳皇鳴也。臣竭其力,則地極其化,天下和洽,則鳳皇樂德。箋云:菶々萋萋,喻君德盛也。雍雍喈喈,喻民臣和協。

比也。又以興下章之事也。山之東曰朝陽。鳳凰之性,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菶菶萋萋,梧桐生之盛也。雝雝喈喈,鳳凰鳴之和也。

君子之車。既庶且多。kia 魚, tai
君子之馬。既閑且馳。mea 魚, diai
矢詩不多。維以遂歌。tai, kai 歌

上能錫以車馬,行中節,馳中法也。箋云:庶,眾。閑,習也。今賢者在位,王錫其車眾多矣,其馬又閑習於威儀能馳矣。大夫有乘馬,有貳車。 ○中,丁仲反。下同。乘,承證反。
不多,多也。明王使公卿獻詩以陳其志,遂為工師之歌焉。箋云:矢,陳也。我陳作此詩,不復多也。欲令遂為樂歌,王日聽之,則不損今之成功也。

賦也。承上章之興也。菶菶萋萋,則雝雝喈喈矣。君子之車,則既眾多而閑習矣。其意若曰,是亦足以待天下之賢者,而不厭其多矣。遂歌,蓋繼王之聲而遂歌之。猶書所謂賡載歌也。

論曰卷阿言召康公戒成王求賢用吉士毛鄭二家所解得詩義者多矣而其所失者三詩曰有馮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毛以為道可馮依以為輔翼得之矣而鄭謂馮為馮几有孝為成王有德為群臣言王之祭祀擇賢者以為尸豫撰几擇佐食尸之入也使祝賛道扶翼之據詩十章其九章皆言用賢不應忽於此章三句特言祭祀用尸之事於其本章豈弟君子四方為則義已不倫而以上下章文義考之絶不相屬且詩本無祭祀之事此鄭之失一也詩曰鳳凰于飛翽翽其羽亦集爰止者謂吉士來居王朝如鳳凰來集鳳凰世所稀見之鳥故詩人引以喻賢臣難得王能致之其義止於如此爾而鄭以亦集爰止為眾鳥也謂眾鳥慕鳳凰而來喻賢者所在群士慕而往仕且詩人但言亦集爰止安知亦為眾鳥如下章亦傅于天豈可鳳自來集而眾鳥上傳于天此理不通灼然可見且詩人言亦者多矣皆是連上為文未嘗以亦别為他物也鄭又言因時鳳凰至故以為喻考於詩書成王時未嘗有鳳至此其失者二也詩曰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菶菶萋萋雝雝喈喈者言鳳鳴高岡而集於梧桐之上梧桐則菶菶萋萋然茂盛鳳凰則雝雝喈喈而和鳴以喻成王能致賢士集於朝君臣相得而樂也故其下文遂言君子車多而馬閑謂其得優游之樂也而毛謂梧桐太平而後生朝陽且梧桐世所常有之木無時不生詩人言生朝陽者取其向陽而茂盛爾安有太平然後生朝陽之理此妄說也鄭又謂梧桐生猶明君出生於朝陽猶君德之温仁者亦衍說也此其失者三也

【朱子語類】時舉說卷阿詩畢,以為詩中凡稱頌人君之壽考福祿者,必歸於得人之盛。故既醉詩云「君子萬年,介爾景福。」而必曰「朋友攸攝,攝以威儀。」假樂詩言「受天之祿」,與「千祿百福」,而必曰「率由群匹」,與「百辟卿士,媚于天子」。蓋人君所以致福祿者,未有不自得人始也。先生頷之。(時舉)

253〈大雅・生民之什・民勞〉

民勞。召穆公刺厲王也。箋云厲王成王七世孫也時賦斂重數繇役煩多人民勞苦輕為姦宄彊淩弱眾暴寡作宼害故穆公以刺之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khang
惠此中國。以綏四方。piuang
無縱詭隨。以謹無良。liang
式遏寇虐。憯不畏明。myang
柔遠能邇。以定我王。hiuang 陽

汔危也中國京師也四方諸夏也。箋云汔幾也康綏皆安也惠愛也今周民罷勞矣王幾可以小安之乎愛京師之人以安天下京師者諸夏之根本
詭隨詭人之善隨人之惡者以謹無良愼小以懲大也憯曾也。箋云謹猶慎也良善式用遏止也王為政無聽於詭人之善不肯行而隨人之惡者以此勑慎無善之人又用此止為宼虐曾不畏敬明白之刑罪者疾時有之
柔安也。箋云能猶侞也邇近也安遠方之國順侞其近者當以此定我國家為王之功言我者同姓親也

賦也。汔,幾也。中國,京師也。四方,諸夏也。京師,諸夏之根本也。詭隨,不顧是非,而妄隨人也。謹,歛束之意。憯,魯也。明,天之明命也。柔,安也。能,順習也◯序說以此為召穆公刺厲王之詩。以今考之,乃同列相戒之詞耳。未必專為刺王而發。然其憂時感事之意,亦可見矣。蘇氏曰,人未有無故而妄從人者。維無良之人,將悅其君而竊其權,以為寇虐,則為之。故無縱詭隨,則無良之人肅,而寇虐無畏之人止。然後柔遠能邇,而王室定矣。穆公,名虎。康公之後。厲王,名胡。成王七世孫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休。xiu
惠此中國。以為民逑。giu
無縱詭隨。以謹惛怓。neô
式遏寇虐。無俾民憂。iu
無棄爾勞。以為王休。xiu 幽宵合韻

休定也逑合也。箋云休止息也合聚也
惽怓大亂也。箋云惽怓讙譁也謂好爭者也俾使也
休美也。箋云勞猶功也無廢女始時勤政事之功以為女王之美述其始時者誘掖之也

賦也。逑,聚也。惛怓,猶讙譁也。勞,猶功也。言無棄爾之前功也。休,美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息。siək
惠此京師。以綏四國。kuək
無縱詭隨。以謹罔極。giək
式遏寇虐。無俾作慝。thək
敬慎威儀。以近有德。tək 職

息止也。
慝惡也。箋云罔無極中也無中所行不得中正
求近德也。

賦也。罔極,為惡無窮極之人也。有德,有德之人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愒。khiat
惠此中國。俾民憂泄。jiat
無縱詭隨。以謹醜厲。liat
式遏寇虐。無俾正敗。beat
戎雖小子。而式弘大。dat 月

愒息泄去也。箋云泄猶出也發也
醜眾厲危也。箋云厲惡也春秋傳曰其父為厲敗壞也無使先王之正道壞
戎大也。箋云戎猶女也式用也弘猶廣也今王女雖小子自遇而女用事於天下甚廣大也易曰君子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况其邇者乎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况其邇者乎是以此戒之

賦也。愒,息。泄,去。厲,惡也。正敗,正道敗壞也。戎,汝也。言汝雖小子,而其所為甚廣大,不可不謹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安。an
惠此中國。國無有殘。dzan
無縱詭隨。以謹繾綣。khiuan
式遏寇虐。無俾正反。piuan
王欲玉女。是用大諫。kean 元

賊義曰殘。箋云王愛此京師之人則天下邦國之君不為殘酷
繾綣反覆也王欲玉女
箋云玉者君子比德焉王乎我欲令女如玉然故作是詩用大諫正女此穆公至忠之言

賦也。繾綣,小人之固結其君者也。正反,反於正也。玉,寶愛之意。言王欲以女為玉,而寶愛之。故我用王之意,大諫正於女。蓋託為王意以相戒也。

【朱子語類】時舉竊謂,每章上四句是刺厲王,下六句是戒其同列。曰「皆只是戒其同列。鋪敘如此,便自可見。故某以為古人非是直作一詩以刺其王,只陳其政事之失,自可以為戒。」時舉因謂,第二章末謂「無棄爾勞,以為王休」,蓋以為王者之休,莫大於得人;惟群臣無棄其功,然後可以為王之休美。至第三章後二句謂「敬慎威儀,以近有德」,蓋以為既能拒絕小人,必須自反於己,又不可以不親有德之人。不然,則雖欲絕去小人,未必有以服其心也。後二章「無俾正敗」,「無俾正反」,尤見詩人憂慮之深。蓋「正敗」,則惟敗壞吾之正道;而「正反」,則全然反乎正矣。其憂慮之意,蓋一章切於一章也。先生頷之。(時舉)

254〈大雅・生民之什・板〉

板,凡伯刺厲王也。箋云凡伯,周同姓,周公之胤也。入為王卿士。

上帝板板。下民卒。出話不然。為猶不遠。pan, tan, njian, hiuan
靡聖管管。不實于kuan, tan
猶之未遠。是用大諫。hiuan, kean 元

板板,反也。上帝,以稱王者也。癉,病也。話,善言也。猶,道也。箋云猶,謀也。王為政反先王與天之道,天下之民盡病,其出善言而不行之也。此為謀不能遠圖,不知禍之將至。 ○僤,本又作癉,當但反。話,戶快反,說文云:會合善言也。
管管,無所依也。亶,誠也。箋云王無聖人之法度,管管然以心自恣,不能用實於誠信之言,言行相違也。
猶,圖也。箋云王之謀不能圖遠,用是故我大諫王也。

賦也。板板,反也。卒,盡。癉,病。猶,謀也。管管,無所依也。亶,誠也◯序以此為凡伯刺厲王之詩。今考其意,亦與前篇相類。但責之益深切耳。此章首言天反其常道,而使民盡病矣。而女之出言,皆不合理,為謀又不久遠。其心以為無復聖人,但恣己妄行,而無所依據,又不實之於誠信。豈其謀之未遠而然乎。世亂乃人所為,而曰上帝板板者,無所歸咎之詞耳。

天之方難。無然nan, xian 元
天之方。無然kiuat, jiat 月
辭之矣。民之洽矣。dziəp, heəp 緝
辭之矣。民之莫矣。jyak, mak 鐸

憲憲,猶欣欣也。蹶,動也。泄泄,猶遝遝也。箋云天斥王也。王方欲艱難天下之民,又方變更先王之道。臣乎,女無憲憲然,無遝遝然為之制法度,達其意,以成其惡。 ○爾雅云:憲憲、泄泄,制法則也。說文作呭,云:多言也。
輯,和。洽,合。懌,說。莫,定也。箋云辭,辭氣,謂政教也。王者政教和說順於民,則民心合定。此戒語時之大臣。

賦也。憲憲,欣欣也。蹶,動也。泄泄,猶沓沓也。蓋弛緩之意。孟子曰,事君無義,進退無禮,言則非先王之道者,猶沓沓也。輯,和。洽,合。懌,悅。莫,定也。辭輯而懌,則言必以先王之道矣。所以民無不合,無不定也。

我雖異事。及爾同寮。lyô
我即爾謀。聽我xiô
我言維服。勿以為笑。siô
先民有言。詢于njiô 宵

寮,官也。嚻嚻,猶謷謷也。箋云及,與。即,就也。我雖與爾職事異者,乃與女同官,俱為卿士。我就女而謀,欲忠告以善道。女反聽我言,謷謷然不肯受。
芻蕘,薪采者。箋云服,事也。我所言,乃今之急事,女無笑之。古之賢者有言,有疑事當與薪采者謀之。匹夫匹婦或知及之,況於我乎。
○蕘,如謠反,說文云:蕘,草薪也。知音智,又如字。

賦也。異事,不同職也。同僚,同為王臣也。春秋傳曰,同官為僚。即,就也。囂囂,自得不肯受言之貌。服,事也。猶曰我所言者,乃今之急事也。先民,古之賢人也。芻蕘,采薪者。古人尚詢及芻蕘。况其僚友乎。

天之方。無然ngiôk, xiôk
老夫灌灌。小子kiôk
匪我言。爾用憂xiôk
多將。不可救藥。xôk, jiôk 藥

謔謔然,喜樂。灌灌,猶款款也。蹻蹻,驕貌。箋云今王方為酷虐之政,女無謔謔然以讒慝助之。老夫諫女款款然,自謂也。女反蹻蹻然如小子,不聽我言。
八十曰耄。熇熇然,熾盛也。箋云將,行也。今我言非老耄有失誤,乃告女用可憂之事,而女反如戲謔,多行熇々慘毒之惡,誰能止其禍。 ○熇,說文云:火熱也。

賦也。謔,戲侮也。老夫,詩人自稱。灌灌,欵欵也。蹻蹻,驕貌。耄,老而昬也。熇熇,熾盛也◯蘇氏曰,老者知其不可,而盡其欵誠以告之。少者不信而驕之。故曰,非我老耄而妄言,乃汝以憂為戲耳。夫憂未至而救之,猶可為也。苟俟其益多,則如火之盛,不可復救矣。

天之方。無為夸dzyei, biei
威儀卒迷。善人載尸。myei, sjiei
民之方殿。則莫我敢葵。xiei, giuei
喪亂蔑資。曾莫惠我師。tziei, shiei 脂

懠,怒也。夸毗,體柔人也。箋云王方行酷虐之威怒,女無夸毗以形體順從之,君臣之威儀盡迷亂。賢人君子則如屍矣,不復言語。時厲王虐而弭謗。 ○疾,怒也。弭,彌耳反,止也。
殿屎,呻吟也。蔑,無。資,財也。箋云葵,揆也。民方愁苦而呻吟,則忽然無有揆度知其然者。其遭喪禍,又素以賦斂空虛,無財貨以共其事。窮困如此,又曾不肯惠施以周贍眾民,言無恩也。 ○殿,說文作唸。屎,說文作吚。呻音申。吟如字,本又作唫,同。度,待洛反。

賦也。懠,怒。夸,大。毗,附也。小人之於人,不以大言夸之,則以諛言毗之也。尸,則不言不為,飮食而已者也。殿屎,呻吟也。葵,揆也。蔑,猶滅也。資,與咨同。嗟嘆聲也。惠,順。師,眾也◯戒小人。毋得夸毗。使威儀迷亂,而善人不得有所為也。又言民方愁苦呻吟,而莫敢揆度。其所以然者,是以至於散亂滅亡,而卒無能惠我師者也。

天之民。如die
。如取如攜。kyue, hyue 支
攜無曰益。牖民孔易。iek, jiek
民之多。無自立biek, biek 錫

牖,道也。如塤如篪,言相和也。如璋如圭,言相合也。如取如攜,言必從也。箋云王之道民以禮義,則民和合而從之如此。
辟,法也。箋云易,易也。女攜掣民東與西與,民皆從女所為,無曰是何益為。道民在己,甚易也。民之行多為邪辟者,乃女君臣之過,無自謂所建為法也。 ○多辟,匹亦反,邪也。

賦也。牖,開明也。猶言天啓其心也。壎唱而篪和。璋判而圭合。取求攜得而無所費。皆言易也。辟,邪也◯言天之開民,其易如此。以明上之化下,其易亦然。今民既多邪辟矣。豈可又自立邪辟以道之邪。

价人維藩。大師維piuan, hiuan 元
大邦維屏。大宗維byeng 耕, han 元
懷德維寧。宗子維城。nyeng, zjieng 耕
無俾城壞。無獨斯畏。hoəi, iuəi 微

价,善也。藩,屏也。垣,牆也。王者天下之大宗。翰,幹也。箋云价,甲也。被甲之人,謂卿士掌軍事者。大師,三公也。大邦,成國諸侯也。大宗,王之同姓之適子也。王當用公卿諸侯及宗室之貴者為藩屏垣幹,為輔弼,無疏遠之。 ○价音界,說文同,鄭作介。大師,音泰。被,皮寄反。適,丁曆反。下同。遠,于萬反。
懷,和也。箋云斯,離也。和女德,無行酷虐之政,以安女國,以是為宗子之城,使免於難。遂行酷虐,則禍及宗子,是謂城壞。城壞則乖離,而女獨居而畏矣。宗子,謂王之適子。 ○難,乃旦反。

賦也。价,大也。大德之人也。藩,籬。師,眾。垣,牆也。大邦,强國也。屛,樹也。所以為蔽也。大宗,强族也。翰,幹也。宗子,同姓也◯言是六者,皆君之所恃以安,而德其本也。有德,則得是五者之助,不然,則親戚叛之而城壞。城壞,則藩垣屛翰,皆壞而獨居。獨居而所可畏者至矣。

敬天之怒。無敢戲豫。na, jia 魚
敬天之。無敢馳驅。jio, khio 侯
天曰明。及爾出王。myang. hiuang 陽
天曰旦。及爾游衍。tan, jian 元

戲豫,逸豫也。馳驅,自恣也。箋云渝,變也。
王,往。旦,明。遊,行。衍,溢也。箋云及,與也。昊天在上,人仰之皆謂之明,常與女出入往來,遊溢相從,視女所行善惡,可不慎乎。 ○昊,胡老反。曰音越。

賦也。渝,變也。王,往通。言出而有所往也。旦,亦明也。衍,寬縱之意◯言天之聦明,無所不及。不可以不敬也。板板也,難也,蹶也,虐也,懠也,其怒而變也甚矣。而不之敬也,亦知其有曰監在茲者乎。張子曰,天體物而不遺,猶仁體事而無不在也。禮儀三百威儀三千,無一事而非仁也。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無一物之不體也。

【一義解】板刺厲王也其詩曰上帝板板下民卒癉者上帝天也其民呼天而訴曰上帝板板者謂天宜愛養下民而今反使民皆病也其意如此而已毛鄭以為上帝斥王者非也其下云天之方難又以為斥王者亦非也天之方蹶方虐方懠及天之牖民皆呼天而訴之辭也其謂天之方虐者天不宜酷虐蓋民怨尤之辭猶言天未悔禍也苟如鄭說其卒章云敬天之怒又豈得為斥王乎故凡言天者皆謂上天也

【朱子語類】「『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旦與明祇一意。這箇豈是人自如此。皆有來處。纔有些放肆,他便知。賀孫錄云「這裏若有些違理,恰似天知得一般。」所以曰『日監在茲。』」又曰「『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問「『渝』字如何。」曰「變也。如『迅雷風烈必變』之『變』,但未至怒。」道夫。(賀孫錄同)

道夫言「昨來所論『昊天曰明』云云至『游衍』,此意莫祇是言人之所以為人者,皆天之所為,故雖起居動作之頃,而所謂天者未嘗不在也。」曰「公說『天體物不遺』,既說得是;則所謂『仁體事而無不在』者,亦不過如此。今所以理會不透,祇是以天與仁為有二也。今須將聖賢言仁處,就自家身上思量,久之自見。記曰『兩君相見,揖讓而入門,入門而縣興;揖讓而升堂,升堂而樂闋。下管象武,夏籥序興,陳其薦俎,序其禮樂,備其百官,如此而後君子知仁焉。』又曰『賓入大門而奏肆夏,示易以敬也。卒爵而樂闋,孔子屢歎之。』」道夫曰「如此,則是合正理而不紊其序,便是仁。」曰「恁地猜,終是血脈不貫,且反復熟看。」(道夫)

時舉說板詩,問「『天體物而不遺』,是指理而言;『仁體事而無不在』,是指人而言否。」曰「『體事而無不在』,是指心而言也。天下一切事,皆此心發見爾。」因言「讀書窮理,當體之於身。凡平日所講貫窮究者,不知逐日常見得在吾心目間否。不然,則隨文逐義,趕汚期限,不見悅處,恐終無益。」時舉。餘見張子書類。